读书阁 > 其他小说 > 无限之次元幻想 > 第35章 一波三折
    十神说:“能轻易做到这件事情的人,不用我说大家都知道是谁了?”

    叶隐说:“?真的吗?究竟是谁啊?”

    十神说:“调包的人留下的证据,还清楚留在化学教室里。。。。。”

    林潇说:“是化学教室柜子前留下的脚印。。。。。指出调包者的证据一定是那个吧?”

    十神说:“今天早上我到化学教室的时候,那里还没有脚印。。。。换句话说脚印就是在事件前后后下来的。。。。这么说来肯定和事件脱不了关系。。。。而且留下脚印的地点是a柜前,那个柜子里面放了装有蛋白质粉的c柜的瓶子,凶手恐怕是在a柜前调包蛋白质粉,而留下脚印了吧。。。。。既然留下如此清楚的脚印要判断是谁也很容易了。。。。马上调查我们所有的人鞋子,这样一来马上就能。。。。”

    “。。。。是我,那是我的脚印。。。。反正,一定会被拆穿的。。。。不如自已说出来,对吧?”朝日奈说。

    叶隐说:“那。。。是你杀了巨魔。。。。!”

    “嗯。。。对啊,是我杀了阿樱的。。。”朝日奈说。

    十神说:“果然。。。不出我所料。。。那脚印怎么看都是球鞋留下的。。。而我们之中穿球鞋的人。。。除了苗木和朝日奈的话没有其他人,不过苗木我已经在化学室验证过了,并不是他。。。顺便提一下,今天开始学级审判后,朝日奈的模样就一直不对劲。。。莫名一直催大家投票吧。。。。。那是为了把自已的罪行推给别人吧,所以才这么着急下结论?”

    苗木说:“怎么会这样。。。我不敢相信。。。”

    十神说:“。。。。有什么不敢相信的?”

    “毕竟朝日奈和大神同学的关系那么要好,不可能会做这种事情吧?”苗木说。

    十神说:“正因为是好朋友所以才有机会。。。。不是吗?由好友朝日奈手中接过的蛋白质粉大神一定不会怀疑的喝下。。。。好朋友,朝日奈。。。。就是利用了这个关系!这么做,不仅仅是骗过了被害人大神樱,还想连我们都骗过。。。。。!朝日奈,没想到你会想出如此狠毒的办法。。。。。”

    苗木说:“朝日奈同学。。。。是真的吗?你真的。。。杀了大神同学?如果是真的,为什么要做这种事?”

    “在娱乐室。。。。发现阿樱头部受伤的时候。。。。阿樱拜托我。。。要我拿蛋白质粉过来。。。。可是,当我去化学教室拿蛋白质粉的时候,突然想到。。。”朝日奈说。

    “现在就得杀了她了。。。。是不是?然后,你调包了,再将装了毒的蛋白质粉容器交给了她。。。”十神说。

    朝日奈说:“于是。。。阿樱她。。一口气喝光了。。。”

    林潇说:“等等,你的这个说法,根本不对劲。”

    “就是如此,这种事情,我无法认同。。。”雾切说。

    十神说:“证据确凿,你们还认为好朋友就不可能杀害对方。。。。。。?你还不懂吗。。。。。。这场游戏不是那么天真。。。。。友情什么的天真想法根本行不通,只有超越别人,踢开别人才是。。。不可能会有人为了别人牺牲自已,每个人最终只考虑自已而已!这个女人。。。。也是为了自已而牺牲了大神。。。。。”

    雾切说:“这个说法很正确,但是我还是无法接受。。。。”

    十神说:“你还要纠缠到什么时候。。。。。?”

    雾切说:“你不要误会了。。。。我这么说不是因为感情上不能接受。。。。我只是。。。。无法接受解不开的谜题。。。。”

    林潇说:“疑点有2个,第一是密室的谜题,第二个就算是大神,每天都喝的蛋白质粉,被调包了,应该能够立刻喝出不对劲吧?”

    苗木说:“。。。密室诡计是怎么回事?”

    朝日奈说:“。。。。”

    “我们必须解开这个谜团。”林潇说。

    雾切说:“朝日奈如果你是凶手,这个密室是怎么回事?”

    “那。。。那是。。。。就算是凶手也不用什么事情都告诉你们吧?”朝日奈说。

    “你这样的说法,就很让人在意。”雾切说。

    林潇说:“这次事件还是有许多不自然的地方。”

    雾切说:“对,事情不会那么简单。。。”

    “你们该不会是觉得朝日奈。。。不是凶手吧?”十神说。

    “是。。又如何?”雾切说。

    “不可能,只要是毒被调包了,凶手只有可能是她。”十神说。

    “。。。这样一想,确实不对劲。。。。”苗木说。

    “什么地方不对劲了?”十神说。

    “因为现场留下的脚印,那样的证据这么明显,凶手可以轻易消除的吧?”苗木说。

    “简直就像是刻意为之。。。”林潇说。

    “对啊。。。好像是在叫别人怀疑自已一样。。。。”雾切说。

    朝日奈说:“那。。那是因为太紧张了。。。所以没有注意到留下脚印的事情。。。。”

    雾切说:“太紧张了?”

    “是啊,就是这样没错。”朝日奈说。

    “那么,朝日奈,你能说说但是调包的详情吗?”林潇说。

    “为什么?这没有必要吧?”朝日奈说。

    苗木说:“朝日奈同学。。。我也拜托你。。。”

    十神说:“。。。随便你们,朝日奈是凶手,这是很明显的。。。其他没有可疑的人了。。除了朝日奈以外的真凶。。。。”

    雾切说:“朝日奈,你可以开始说了,请从你到化学教室之后的行动开始。。。。”

    朝日奈说:“我最先到。。。c柜从那里拿了危险药品。。。。”

    林潇说:“就是在哪个时候粉末散落在四周的吗。。。。”

    朝日奈说:“对。。。从柜子里面取出的时候瓶子不小心掉落了。。。接着我去a柜拿了蛋白质粉,然后进行调包,之后我拿着有毒的蛋白质粉,走出化学教室。。。那个时候不小心将装着蛋白质粉的瓶子放回了a柜。。因此才被发现的。。。”

    苗木说:“你说一开始从c柜拿出危险药品然后直接去a柜拿蛋白质了吧?换句话说朝日奈同学是从c柜移动到a柜?”

    “嗯。。是这样没错。。。”朝日奈说。

    林潇说:“真的是这样吗。。。。”

    苗木说:“麻烦朝日奈你能再说一次吗?”

    “怎么了,这么积极呢。。”灭族者说。

    十神说:“不管问几次都一样,真的打算继续到什么时候。。。”

    “我一开始去c柜,然后从那里拿了危险药品,接着移动到a柜,进行调包。。。。”

    朝日奈说。

    “一开始先去c柜拿危险药品,并再那里散落了粉末。。对吧?”林潇说。

    “那,那又怎么了吗?”朝日奈说。

    苗木说:“之后,你说为了取蛋白质粉,然后从c柜直接朝着a柜移动。。。很奇怪啊。。。”

    “朝日奈,留在现场的脚印,没有从c柜朝着a柜移动的脚印。。。”林潇说。

    叶隐说:“为了伪装脚印。。。所以故意绕远路了吧?”

    “不,不会是这样。。。。因为朝日奈同学刚才说了吧?因为太紧张没有注意到脚印。”苗木说。

    “喂。。。这是怎么回事,朝日奈。”十神说。

    雾切说:“朝日奈,你说谎了吧。。。。因为光从脚印看来,朝日奈在化学教室采取的行动。。。。应该是在粉末散落后,你才来到化学教室的,然后直接朝着a柜走去。。。。换句话说,你根本没有靠近c柜,只在a柜做了些什么吧。。。。?”

    朝日奈说:“所以。。。那是。。”

    说不出话来,她看起来脸色一片苍白。。。。

    雾切说:“朝日奈的证词中,奇怪的地方还不只有脚印,在说明那个之前。。。首先让我提出新的证据。。。。”

    十神说:“新的证据?愚蠢!怎么可能有这种事!”

    “提供给这个情报的人就是你。。。刚才你拿出的瓶子,就藏着那证据。。。连这么重要的东西都没有发现,你犯下致命的失误了呢。。。。。”雾切说。

    “你说说看。。。那到底是什么啊。。”十神说。

    “我发现的东西就是这个。。。。”雾切说着伸出手,手心上放着一个玻璃的碎片。

    十神说:“这碎片。。。是什么。。。”

    “这个碎片看起来像是。。。娱乐室的玻璃窗户的碎片。。。。”林潇说。

    十神说:“你说。。。玻璃窗?”

    苗木说:“我打破的娱乐室玻璃窗是浅蓝色的。。。所以我想应该没有错。。。”

    “没错,正因为没错,所以很奇怪。。。。为什么娱乐室的玻璃窗户的碎片会混在毒x药瓶里面呢?”雾切说。

    灭族者说:“这有什么奇怪的。。。。”

    林潇说:“奇怪的地方是,按照朝日奈同学的证词来看,毒x药瓶是放在化学教室的a柜的吧,是这么说的。。。。”

    苗木说:“明明这样,但是毒x药瓶却混进了娱乐室的玻璃。。。”

    叶隐说:“这表示朝日奈的证词根本就是谎言!”

    苗木说:“其实,毒x药瓶应该是在娱乐室才对。。。。至少娱乐室的窗户打破之前,换句话说就是在密室被破坏前。。。。。如果不是这样就无法说明为何瓶子中又玻璃窗户的碎片了。。。。”

    “而当密室被破坏后,才被放回化学教室的柜子里面。。。。相反掉落在现场的蛋白质粉容器,被带劲娱乐室的时间点,是在密室被破坏之后,也就是说大神同学死后。。。。”雾切说。

    十神说:“这和原本想的差太多了。。。。但是凭借这些也无法断定蛋白质粉容器是在密室被破坏后才带进去的。。。再说,大神之所以会中毒不就是因为拿到了装了毒的蛋白质容器吗?如果蛋白质容器不在现场大神要怎么服下毒。。。。。?”

    雾切说:是啊。。。。这也得说明才行。。。。不过在那之前,我有件事情想先跟大家确认。。。。是关于蛋白质粉容器,发现大神的尸体之后,有没有人踢了那容器?

    十神说:“。。。这什么意思?诱导性询问?”

    雾切说:“别管那么多吗,回答就好了。。。。”

    十神说:“我记得没有踢过。。。”

    之后在场的人都说明没有踢到过。。。。雾切说:“这样吗。。。这样就清楚了。。。果然蛋白质粉容器是密室破坏后才被带进去的。。。。。”

    十神说:“你够了吧。。。为什么这么肯定。。。”

    “因为有确实的根据,这一点我也想到了。。。证明这个的根据就是掉在现场的容器周围散落了玻璃碎片,这你也知道吧。。。。。那碎片散落的位置不只是在蛋白质粉容器周围,那碎片也散落在容器之下。。。正常来说如果一开始容器就在室内玻璃碎片怎么可能会出现在容器的下面?”

    林潇说。

    “这。。。这样啊。。。原来是这么回事。。。刚才雾切问。。。有没有人踢走容器的原因。。。。。”十神说。

    “就是因为有可能有人把容器踢到碎片上去。。。。。”雾切说。

    “这样啊。。。所以那个问题是为了事先消除这个可能性吗?”苗木说。

    “总之,也把事情弄清楚了吧。。。但娱乐是还是密室的时候,蛋白质粉容器并不在房间里。。。可是2者却在密室破坏之后调包了。。。蛋白质粉容器放在娱乐室,毒x药x瓶则被放在了化学教室的a柜。。。。”雾切说。

    十神说:“这么说来,大神为什么会中毒。。。。。。不就是因为拿到装了毒的蛋白质粉容器那家伙才会喝下毒x药而死的吗?”

    苗木说:“不。。不是这样。。。大神同学一定是直接从毒x药那里直接喝了。。。”

    十神说:“那么大神是明知道是毒x药却喝下去了。。。。。这怎么可能!”

    “在娱乐室的毒x药究竟是谁带进去的?”雾切说。

    “肯定是朝日奈带进去的,交给巨魔的不是吗?”叶隐说。

    “不。。。我认为是大神同学自已。”苗木说。

    灭族者说:“你是说被杀的大神同学,自已拿的毒x药?”

    “怎么可能啊。。。”朝日奈说。

    “不,大神确实去过化学教室,而且是去了有毒x药的c柜。。。。”雾切说。

    “骗人的。。不可能。”朝日奈说。

    “不,我有根据能证明。。。。”林潇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