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其他小说 > 无限之次元幻想 > 第34章 发现
    叶隐说:“那是在我被巨魔叫出去后的事呗。。。。突然被叫出去的我很不安,比预定时间提早在娱乐室守着。。。结果不久后,我看见了。。。。我看见腐川走进娱乐室。。。。。不久后,巨魔也走进娱乐室。。。。。所以,我心想腐川也在里面,这才放心走进娱乐室的。。。但是里面只有巨魔一个人!腐川仔消失了呗!”

    十神说:“为何。。。。这么这么重要的事情现在才说。。。。”

    叶隐一副了不起的样子说:“以为自已杀人了,让我太震惊,把这事情忘光了呗。。。。”

    十神说:“有没有人能检查一下这家伙的脑袋。。。。”

    叶隐说:“喂,腐川仔!那时候,你到底消失到哪儿去了。。。。!”

    腐川说:“是。。。是你看错了。。。我才没去娱乐室呢。。。。!”

    雾切说:“或许不是消失。。。。是躲藏起来了。。。躲在娱乐室里的某个地方。。。”

    腐川说:“说我躲在娱乐室里面。。。怎么可能。。。。!”

    林潇说:“腐川同学,娱乐室的置物柜的内侧留下了手印,那绝对是有人躲在置物柜的时候不小心留下了手印。。。。。”

    腐川说:“这。。。。手印不是我的。。。”

    “既然如此,就用这手印和你的手比较一下,这么一来就一清二楚了。。。”雾切说。

    十神说:“快说。。。。!不要浪费我们的时间。。。。”

    腐川说:“。。。是,那是我的手印。。。”

    叶隐说:“哇。。。这么干脆就承认了呗。。。”

    朝日奈说:“那杀了阿樱的人。。。。也是你吧。。。。!”

    腐川说:“怎么。。。可能。。。!”

    十神说:“老实说。。。。!”

    “是我杀的。。。大概。。”腐川说。

    叶隐说:“这也太干脆了点吧。。。。”

    朝日奈说:“可是。。。。大概是什么意思。。。。?”

    “腐川,你可以说清楚一点吗?你和大神之间发生了什么事?”雾切说。

    “我。。。被大神交出去后,就提早进了娱乐室。。。如果不去。。。。不知道会被怎么样子,但是要我直接面对她。。。又很恐怖。。。。。我就想。。。早点去躲起来,所以才会躲在置物柜里面。。。。”腐川说。

    “那。。。你该不会看见了吧?我殴打巨魔的时候。。。。”叶隐说。

    腐川说:“那之后。。。你用我的名字捏造临死讯息我也看到了。。。。。”

    “那还真是。。。。真是尴尬呗。。。。”叶隐说。

    “所以。。。。我在叶隐离开之后。。。从置物柜里面出来了。。。。把那本杂志。。。。放回杂志架。。。。”腐川说。

    苗木说:“那个时候。。。。你放回杂志的时候上下放反了,是吗。。。。。?”

    “没办法啊。。。。但是很赶!”腐川说。

    “真是太愚蠢了。。。每个家伙都一样。。。。”十神说。

    朝日奈说:“比起那种事情。。。。为什么要殴打阿樱。。。。?”

    腐川说:“把,杂志放回架子里后。。。突然背后传来。。。。好像野兽的吼声,所以我回头看了一眼,就看到满身是血的大神樱瞪着我。。。。。因为看到血,我就杂志架前昏倒了。。。。所以,之后的事情我不记得了。。。剩下的得问那家伙了。。。。”

    然后,灭族者翔出来了。。。双面人格的设定真是。。。无力吐槽。

    “哈哈,我出来了!”灭族者兴高采烈的说。

    叶隐说:“果然是你害的啊。。。。!”

    十神说:“你只要回答问题就好了。。。大神樱是不是你杀的?”

    灭族者说:“嗯。。。请注意大前提之下我和阴沉鬼的记忆不共通。。。。所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详细情形我也不清楚。。。。总之,我本来正睡的香甜,突然有人把我摇起来了。。。。本来还以为是王子呢,没想到睁开眼睛,竟然是个满身都是血的人,吓了我一大跳!因为太可怕了,就拿起附近的瓶子揍了她。。。实在太可怕了嘛!”

    朝日奈说:“阿樱是担心你。。。。你竟然这样对她。。。。太过分了!”

    灭族者说:“那家伙才过分好吗?拜他所赐,我第一次杀了我萌的男生以外的人!”

    雾切说:“之后,你为了湮灭证据,才会处理掉黑白熊瓶吧?”

    “因为我才不想因为杀了女人而死呢。。。。既然都是要死,我想被白夜大人杀死!”

    灭族者说。

    “要死自已找地方去死,没有任何意思,死就对了。。。。”十神说。

    灭族者说:“太倒霉了。。。。各种坏事一起上。。。。因为要是平时的巨魔的话,就算被我用瓶子攻击也不会有事情吧。。。。。?”

    雾切说:“但是就算是她。。。受到叶隐同学攻击时,创伤已经留下了吧。。。。”

    叶隐说:“不。。。。怎么说呢。。可是,还是太好了呗,这样就知道巨魔不是我杀的。。。!”

    “总之,就这样就确定了吧,那我们块开始投票吧。。。。”朝日奈说。

    十神说:“等等。。。我有句话要问灭族者,听了刚才的话,你们不觉得奇怪吗,不应该会觉得吧?不可能不觉得。。。。。”

    林潇说:“嗯确实还有几个谜团,叶隐先殴打。。。之后灭族者再殴打。。。但是事情还是没有结束。。。灭族者是说在杂志架前殴打的大神。。。但是大神同学死的时候是维持坐在椅子上的姿势。。。。。如果在杂志前的殴打是死因,就无法解释她为什么会死在椅子上。。。。。”

    十神说:“就是这样。。。。”

    朝日奈说:“那只是因为杀人鬼说谎而已。。。。!”

    叶隐说:“其实你殴打的是坐在椅子上的巨魔,是不是?没错吧?”

    “不,我想确实是在杂志前殴打的,只要是调查过现场的人都会这么认为。。。。。”

    十神说。

    苗木说:“是这样没错,应该是在杂志架前被殴打的哦。。。现场调查杂志架前的血迹清楚说明了事实。。。。”

    叶隐说:“那么,是杀死巨魔之后,灭族者才移动尸体的吧?目的是为了伪装成是我杀的。。。因为我殴打她的时候,巨魔就是坐在椅子上的。。。。。”

    灭族者说:“不不不,等一下。。。我可是拿不动比剪刀还重的东西。。。所以那么一个肌肉大块头,我怎么可能搬的动!”

    叶隐说:“那。。。。是怎么回事呗。。。。?”

    十神说:“如何,现在还敢说事件已经解决了吗?”

    朝日奈说:“可是。。。。”

    雾切说:“最重要的是,这起事件最大的谜团,密室诡计也到现在还没有解开。。。。。只要还没有解开这个谜,这起事件就称不上是完全解决的。。。。!”

    朝日奈说:“那种密室诡计,很简单啊!腐川杀了阿樱之后,又躲回置物柜了!”

    叶隐说:“原来如此,一直到密室被破坏之前就藏在置物柜之中。。。。。当密室被破坏的时候,她才趁乱跑出来的呗!”

    苗木说:“不。。。那是不可能的。。。在娱乐室的门被破坏前,我就看到了。。。置物柜已经打开了啊。。。那个时候。。。所以再怎么想,腐川同学都不可能躲在置物柜里面。。。。”

    林潇说:“这一点我可以证明。。。。”

    叶隐说:“那屠杀者到底躲在哪呗。。。。”

    灭族者说:“谁知道啊。。。。话说回来,密室诡计是啥?”

    叶隐说:“你不是凶手吗。。。。?为什么会不知道啊?”

    “也就是说。。。我不是凶手吧。”灭族者说。

    朝日奈说:“这,这是骗人的吧!”

    十神说:“不是骗人的。。。。刚才我也说过,这起事件还有后续。。。。”

    叶隐说:“可是啊。。。若屠杀者不是凶手,巨魔就不是因为头部殴打而死的。。。。。”

    十神说:“这又如何。。。。?”

    朝日奈说:“可是又不可能还有其他的死因。。。。”

    十神说:“只是你们忽略了这个可能性而已吧?”

    叶隐说:“巨魔的死因。。。。。如果不是殴打的原因的话。。。。那到底是怎么死的。。。。”

    朝日奈说:“所以说根本不会有其他的死因了!”

    “。。。。不,根据黑白熊档案,大神同学好像吐血了。。。。吐血和大神同学的死是不是有关系呢?”苗木说。

    林潇说:“事实上,大神同学的尸体上也留有吐血的痕迹。。。。”

    朝日奈说:“那或许是头部遭到殴打的时候,咬破了嘴也说不定啊。。。。。”

    “如果只是要破嘴,黑白熊档案就不会写吐血了吧。。。。再说,她口中也没看到咬破的伤口。。。。”

    雾切说。

    “连着你都调查了。。。这孩子真的很喜欢尸体呢。。。。”灭族者说。

    “我不是对尸体有兴趣。。。我只是对解谜有兴趣而已。。。”雾切说。

    “可是如果不是咬破嘴唇,吐血的原因又是什么呢。。。。?”叶隐说。

    十神说:“原因是体内产生了某种异变。。。我想恐怕。。。。大神樱是被下了毒杀害的。。。。”

    叶隐说:“被下了毒。。。”

    “没错。这是我做出的结论,就一定不会错。”十神说。

    “不,不可能。。。什么下毒。。。”朝日奈说。

    “你不相信,那我就说明给你听吧,凶手是怎么让大神服毒的。。。”十神说。

    “有。。有办法说明吗?”朝日奈说。

    “当然,这就开始吧。。。”十神说。

    “肃静认真听白夜大人说话。”灭族者兴奋的说。

    叶隐说:“最吵的就是你了。。。”

    “解开谜题的关键就在4楼的化学室。。。。。”十神说。

    “啊?不是娱乐室?那样我也可以搜查嘛!”叶隐说。

    十神说:“就凭借你的脑子,是不可能找上那里的。。。”

    叶隐说:“唉。。说中了呗。。。”

    “那间,化学教师里有很大的药品,里面有齐全的各种药物。。。其中就有危险的药品。。。。这种危险药品,不是强烈的毒,但是如果服用的足够多,还是会死的。。。不过这种毒的性质怎么样都无所谓,问题在于毒所放置的场所。。。。化学室的柜子,被分为a,B,c三个柜子。。。。a放营养剂,B放试剂。。。c放危险药品。。。然后我无意间发现有一瓶毒是放在a柜。。。。”十神说着拿出了一瓶危药品。

    “啊?可是a号,不是放置营养柜的吗?”叶隐说。

    “很奇怪吧。。。。。。为什么放置营养剂的a柜,会被混进去毒呢?因为这就是凶手调包后留下的副产品!”十神说。

    “这。。这是什么意思。。。。?”朝日奈说。

    “就是这个意思。。。。”这么说着,十神将这瓶毒放到嘴边,然后喝了下去。。。所有人都惊讶不已。。。

    “白夜大人。。。”灭族者说。

    十神依然冷静,若无其事的样子,然后说:“好难吃。。。。”

    灭族者说:“不好,白夜大人不好了。。。”

    “赶快把毒药先吐出来吧。。。。。。。”叶隐说。

    “这确实是难吃的令人想吐。。。。是谁说这是高级品啊。。。。”十神说。

    林潇说“你吃的是蛋白质粉吗。。。。”

    “那是当然的。。。这个瓶子里面庄的不是毒,而是蛋白质粉。。。。那么原本装在这瓶子里的毒,又到哪儿去了呢。。。。?”十神说。

    “只有一个可能了,就是在现场的蛋白质粉的容器中。。。。”林潇说。

    “没错,毒和蛋白质粉。。。。各自交换了内容物。。。而只要这么做,就能察觉凶手是如何让大神服下毒的了。。。”十神说。

    叶隐说:“真的吗。。。。”

    “犯人将现场的某个东西交给大神,让她服下毒。。。。也就是下了毒的蛋白质粉!凶手将这个交给大神,并让她服下,这才是那家伙,真正的死因。。。。。”十神说。

    那究竟到底是谁是犯人呢。。。。。。。在场的人。。。最符合条件的人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