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其他小说 > 无限之次元幻想 > 28章 校长
    这时候传来了一个熟悉的声音。。。。“怎么了,内哄了?”

    这种很高傲的腔调一听就知道是十神。。。。。

    十神走进了餐厅之中。。。。。

    他扫视了一下大家,然后说:“你们的好朋友家家酒,差不多也面临极限了吧。。。话说回来,怎么一个一个都一脸消沉的样子?已经长的很丑了,还这么消沉是想怎么样?简直就像是掉入温水中的青蛙,麻烦替看到你们这种表情的我考虑一下。”

    叶隐说:“不好意思呗。。。。”

    “你是笨蛋吗,干嘛道歉。。。。”朝日奈不满的冲叶隐说道。

    然后看向十神说:“不要你管啦。。。和你又没关系。。。”

    “那倒是,是没关系,我和你们永远都没关系。。。。所以你们要永远顶着那张丑脸消沉也和我完全没关系。。。。相反的,要是我从那东西哪儿,取得了什么重要线索也和你们一点关系都没有。”十神说。

    朝日奈惊讶道:“刚刚是不是随口说出了很重大的事?”

    “。。。十神同学,至今你人都在哪儿?”雾切说。

    “好吧,就告诉你们,强制你们那怠惰的脑袋运转一下也好。。。。我至今都在澡堂里,还想知道什么吗?本日运势之类的?”十神说。

    澡堂的话,人工智能就放在那里,看来十神获得了情报。

    雾切当即说:“看来我们也。。。去一趟澡堂比较好。。。”

    “是啊,也对。”大神说。

    众人飞快的来到了澡堂之中的更衣室,然后看到了腐川和放在长椅上的电脑。

    苗木看到腐川问道:“腐川同学。。。。你也是来问人工智能的情报的吗?”

    腐川说:“已经听说了,和白夜大人一起。”

    朝日奈说:“不用这么强调也知道了,那你在这里做什么。。。。?”

    腐川说:“少啰嗦,别妨碍我。。。。”

    叶隐说:“妨碍的人是你呗,我们找人工智能有事啊。”

    “不行,这是和白夜大人的约定。。。”腐川说。

    “什么约定?”苗木说。

    “我要在这里等,白夜大人是这么吩咐的。。。”腐川说。

    “你这也太听话了。。。。”朝日奈说。

    “只要是白夜大人的吩咐我一定会做好的。”腐川说。

    “那你现在能让开吗?”雾切说。

    “嗯?如果一定要让开的话。。。”接着腐川打了个喷嚏。

    “啊拉?是什么情况了?”说话的人已经是灭族者翔了,所以说三流设定啊完全是。

    叶隐说:“希望你让开,让我们看看人工智能。”

    “好啊,只要跪在我脚边求我。”灭族者说。

    苗木说:“那个,腐川同学,拜托你,电脑让我们用一下行吗?”

    “啊?你没听见我刚才书偶读话,我叫你给我跪下啊!”腐川说。

    “苗木仔,就是现在呗,块使出下跪的尊敬语气的连续必杀技。”叶隐说。

    “。。。说的好像事不关己一样。。。”苗木说。

    “算了,看见你们为难的样子,被白夜大人虐待的闷气都一扫而空了。。。”说着她就让开了。

    电脑屏幕上,人工智能露出了笑容说:“大家都来了啊。。。。刚才我也告诉了十神同学了。。。原本这台电脑里面有关学园的档案终于可以打开了。。。让大家久等了抱歉哦。”

    雾切说:“果然是这样啊。”

    大神说:“终于。。。这时刻来临了。。。。”

    “。。。嗯,总觉得好紧张呗。。。”叶隐说。

    “那么,开始吧,麻烦你把已经知道的事实告诉我们。”林潇在键盘上输入文字。

    “那我就把解析档案后抽来的情报,用我的方式归纳说明。。。。根据调查学园中好像进行着某个计划。。。。将高中生哥你在希望之峰学园**同生活。。。。这样的计划。。。。而且这里说的共同生活还不是普通的共同生活。。。。被隔离的高中生们,在某些情况下可能必须一辈子生活在学园中。。。。”

    苗木说:“这个计划。。。莫非是!”

    大神说:“相同。。。和我等的目前状况相同。。。。”

    “真是非同小可的计划呢。。。。而且弄出这种计划的不是别人,正是希望之峰学园的事务局哦。。。”人工智能说。

    朝日奈说:“咦?等一下!那我们被关在这里面。。。。不是犯罪组织或者心理异常者做出的事情吗?而是希望之峰学园本身设计的?”

    “怎么会有这种事,目的是什么?”叶隐说。

    雾切说:“人工智能的话还没说完,不要乱插话了。”

    “会设计出这种计划的原因,好像是因为一年前的某事件,关于这起事件。。。是这么写的。。。人类史上最大最恶的绝望事件。。。。”

    “绝望事件?那是什么。。。”朝日奈说。

    “而且还取了一个这么夸张名字。。。。”叶隐惊讶道。

    人工智能继续说:“一年前,那起人类史上最大最恶的绝望事件,好像是一起相当悲惨的事件哦。。。毕竟因为那件事情,希望之峰学园失去身为教育机构的机能。甚至被逼不得不关闭。。。。”

    “原来如此,一切都解释的通了。”雾切说。

    林潇说:“这样说来,距今一年前发生了所谓的人类历史上最大最恶的绝望事件,从而导致了希望之峰学园不得不关闭。。。。”

    雾切说:“那之后学园设计出了,将高中生隔离在此一辈子共同生活的计划。。。。”

    朝日奈说:“但是为什么要做这种事情吗?”

    大神说:“所谓的绝望事件,到底发生了什么?”

    人工智能说:“抱歉。除此之外就不知道了,这里没有更深入的情报。。。没派上用场,抱歉。。。”

    叶隐说:“那。。。就这样结束了吗?在这么不上不下的地方?”

    雾切说:“很遗憾好像就是这样。。。。”

    “等等,对了还知道了一件事情。。。是很重要的大事。。。大概是关于幕后黑手的事情。。。。虽然还不知道它的真面目,倒是发现了线索。。。。建立计划将我们隔离在希望之峰学园的该事务局的负责人。。。。就是希望之峰学园的校长,换句话说设计这一切的幕后黑手很可能就是那个校长。。。。。顺便提一下,校长是35-4O岁之间的男性。。。。。他现在还在这所校园内的可能性很高。。。。”

    人工智能说。

    “那就没错了,那家伙一定是幕后黑手,黑白熊也自称为校长。。。。”朝日奈说,

    大神说:“这么说来。。。。那间校长室就更加可疑了。。。。”

    林潇说:“但是因为校规,现在我们无法进入了。。。”

    “既然如此就毫无办法了呗。。。。”叶隐说。

    这时候雾切突然说:“我一定会把校长找出来。。。。”

    看起来神色有点古怪雾切的样子。。。。。

    朝日奈惊讶道:“你。。。你怎么了。。。雾切妹妹。。。。”

    雾切摇摇头表示自已不要紧然后说:“我非找到不可,我有这种感觉。。。。”

    雾切也有什么秘密吗?

    “除此之外还有什么情报,在问一下看看比较好。。。”雾切说。

    然后询问之后,人工智能回答道:“抱歉,除此之外已经没有更多的情报了,想要再调查更多的东西,光凭这部电脑里的咨询是无可奈何的。。。真的很抱歉。。。”

    叶隐苦着脸说:“那就真的到此结束了。。。。”

    人工智能说:“那个,虽然有点离题了,但是我也有事情想问。。。。”

    雾切想了想然后敲击了键盘,没有一丝感情。。。。

    “那三个人已经死了。。。”

    人工智能说:“这样啊。。。虽然已经预测到了这个可能了。。。。果真是这样啊。。。抱歉我在这里消沉下去,也是没有任何作用的。。。。”

    雾切:“总之,如此一来一切都结束了。。。辛苦你了。。。”

    人工智能说:“那就稍微休息一下吧。。。我也稍微休息一下,那么大家再见。”

    接着电脑进入了睡眠状态。。。。大神说:“任务已经结束了吗。。。。”

    “接下来没有必要频繁的互动了。。。。”雾切说。

    朝日奈说:“可是总觉得好可怜。。。。”

    叶隐说:“可怜。。那不过是电脑程序而已呗。。。”

    朝日奈说:“是这样。。。没错,可是至今他为我们做了那么多努力。。。。”

    叶隐说:“为了我们努力是应该的呗,因为他是电脑程序呗。。。难道朝日奈同学你每次关上电脑的时候都会说辛苦你了吗?”

    朝日奈说:“是不会啦。。。可是总觉得和他接触后没办法说的这么豁达。。。”

    林潇说:“我也是。。。你的表情我大概明白。。。不过现在让他休息一下也好。”

    叶隐说:“喂别把程序和伙伴混为一谈啊。。。。”

    苗木说:“。。。可是我们和程序到底哪儿不一样呢?该怎么说呢,区别人类和程序的究竟是什么标准?虽然人工智能是程序没错,但是也应该一样是伙伴吧。。一起并肩作战过。”

    朝日奈说:“说的是啊。。。是伙伴啊。”

    “原来如此,你们的心情我明白了。。。那就算伙伴行了吧?反正伙伴越多越好!听好了,伙伴是人生的宝物光是有伙伴的存在,人生的苦难就会减轻。。。。”叶隐说。

    雾切说:“先不要管这些了。。。”

    “什么。我好不容易引用的帅气名言就这样不管了?”叶隐说。

    “总之,现在想想我们应该怎么做吧。”林潇说。

    大神说:“我们先讨论一下刚才人工智能的情报吧。”

    叶隐说:“也对,为什么希望之峰学园要让我们自相残杀啊?”

    大神说:“一年前的事件是一切的元凶吧?”

    朝日奈说:“应该是这样没错。。。那个名字很夸张的事件。。。。”

    苗木说:“一定是很可怕的事情。。。。可是在我的记忆里面一年前有发生过什么大的事件吗?”

    叶隐说:“至少我是想不出来。。。。大家呢?”

    “我不看新闻的。。。”朝日奈说。

    大神说:“抱歉,我没有印象。。。。”

    雾切说:“总之因为这件事情的缘故,才使得希望之峰学园关闭。。。。”

    林潇说:“搞不好这件事情和学园有关系,否则不至于关闭。”

    “该不会是什么重大的凶杀事件什么的。。。。比如全校学生都被杀了。。。”叶隐说。

    “这么大的惨案,一定会引起新闻的骚动,不可能我们之中没有人听说过。。。”大神说。

    朝日奈说:“那就是被压下来了!我们连希望之峰学园关闭这事件都不知道,就是事件被隐瞒起来的关系。”

    大神说:“确实这个想法。。。有这个可能性。”

    雾切说:“无论如何。。。现在人工智能已经调查不到更多了,我们目前能做的只有一个。。。。就是找出希望之峰学园的校长!找出校长,问出一切事实就好了。。。。”

    大神说:“不管怎么说,看起来不像是立刻能得出结论的问题。。。”

    林潇说:“我们先离开这里,能做的都做完了,接下来只能等待和竭尽全力了。。。”

    叶隐说:“是啊。。。”

    刚走出澡堂,居然遇到了意想不到的人。。。是黑白熊。

    黑白熊说:“我可是非常的生气哦,心脏都要跳出来了!哦,虽然是毛绒质地没有心脏。”

    叶隐说:“你还在为我们要破开校长室的门而生气吗。。。。”

    “不是因为那个生气。。。。只有你们享受男女混浴啊。。。这可不妙啊,记住我是一个有仇必报的人。”这么说完它就离开了。

    大家都一头雾水,不过林潇却在想,黑白熊出现在这里莫非是因为知道了点什么。。。

    但是他还没有行动。。。。应该不会吧?

    雾切说:“总之我们小心一点,以后少来澡堂。”

    大家都点点头,各自离开了。。。。依然还是未知充满的校园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