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其他小说 > 无限之次元幻想 > 第24章 希望和绝望
    林潇说:“紧接着,我们刚走出保健室。。。。。瑟蕾丝说发现了2楼有人影闪过。。。。”

    “听起来瑟雷丝目击证言的我们立刻分头行动,开始搜查2楼。。。。在开始搜查后不久。。。。”苗木说。

    瑟雷丝说:“这次是在3楼。。。。。看见了可疑人物的身影。。。我马上大叫起来,好让大家都知道!”

    苗木说:“是很夸张的叫声。。。。不过重点是紧接着在3楼还未展开搜查。。。听到了山田君的惨叫声。。。。”

    林潇说:“之后,我们分头行动。。。分为2组。。。。我和瑟雷丝,朝日奈,苗木一起返回了1楼的保健室。。。。。”

    苗木说:“大神,十神君和腐川到3楼继续搜查可疑人物。。。。。。”

    “然后,我们返回保健室,发现了山田君的尸体。。。。”林潇说。

    苗木说:“就在那个时候,听到了尸体发现的公告。。。。”

    “在那之后,为了传达这件事情,于是我和苗木一起返回3楼。。。瑟雷丝和朝日奈则留下来看护现场。。。。”林潇说。

    大神悲痛道:“那个时候,吾等也刚在3楼物理室中发现了石丸的尸体。。。。。山田和石丸尸体的发现应该几乎是同时的。。。。。吾也在刚发现了石丸尸体之后,马上就听到了公告播放了。。。。。”

    苗木说:“然后我们也转达了山田君被杀的事实。。。。。。接着大家就决定一同前往保健室。。。。。”

    “刚刚走出物理室。。。。。大家就从姗姗来迟的瑟雷丝那里,听到了让人大吃一惊的事。。。。。。”林潇说。

    瑟雷丝说:“山田君的尸体消失不见了。。。。我当时是这么说的。。。”

    “大家焦急的赶回了保健室,可是山田君的尸体已经不见了。。。。。。”林潇说。

    大神说:“想到赶来之前,丢下因为看到血昏迷的腐川,吾等又再次回到了物理准备室。。。。然而。。。。”

    林潇说:“这一次连石丸的尸体也消失了。。。。。”

    “哎呀。。真是没用的腐川冬子。。。。凶手就在昏迷的她的身边运尸体都没发现。。。。。嘎哈哈哈。。。如果是我的话,搞不好现在凶手已经抓到了!”灭族者说。

    “在那之后,吾等立刻开始搜查消失的俩人的尸体。。。。。”林潇说。

    “经过一段时间之后。。。。从瑟雷丝那里得知尸体找到了,我们便去了美术仓库。。。。。”十神说。

    林潇说:“在那里发现了俩具消失的尸体。。。。嗯应该是说被凶手运过来的吧。”

    苗木说:“这就是一连串事件的过程了。。。。。”

    “安排的非常周密,想必也有过深思熟虑的计划了。。。。。这次的凶手还真是厉害啊。”林潇说。

    雾切说:“是一个颇为复杂的事件呢。。。。将这些都当作是一系列连续事件来考虑,看来是不会有什么显著的进展呢。。。。。”

    “所以,现在该怎么办呢。。。。”苗木说。

    “不要当成连续的事件,而是当成各自独立的事件来考虑看看。。。。。然后从那里面,就能找出这个事件的矛盾点了。。。”雾切说。

    “虽然是这么说,但是具体该怎么做呢?”朝日奈说。

    “嗯。。。首先是石丸君的事件中隐藏的矛盾点。。。。。”雾切说。

    叶隐说:“矛盾点那是什么啊。。。。”

    “原本石丸君被杀的时间。。。。。是在山田君被杀之前?还是在那之后呢?”雾切说。

    朝日奈说:“俩人的被杀顺序已经定下来了。。。。。石丸明显在后啊。”

    大神说:“为什么你会这样想呢。。。。?”

    “因为正义之锤的顺序。。。。”朝日奈说。

    十神说:“的确,山田是被3号锤子杀害的。。。。。。石丸是被4号锤子杀害的。。。。!”

    “你看,显然是石丸在后啊。。。”朝日奈说。

    “只是看一个编号的话,不能够得出完全的结论,正义之锤的顺序不一定就是把被杀害的顺序。。。。也许这是凶手用来隐藏自已的手法。。。。。不,应该说是这一定是凶手的陷阱吧。。。。那些编号也好,锤子也好,全部都是凶手准备的。。。。搞不好都是凶手的伪装工作。。。。。”

    十神说:“既然那些正义之锤的号码是犯人的伪装工作,那就是说。。。。实际被杀的顺序是。。。石丸在先,山田在后。。。。这样吗?那么,你就给我们说明一下那个根据吧。。。。”

    林潇说:“根据当然是有的。。。。能够证明的东西就在石丸的身上。。。。被杀的石丸君的手表指针是指着6点多钟的状态下坏掉了。。。。。。。”

    “恐怕,是被犯人袭击的时候弄坏的吧,因为昨天晚上,我们看到的时候还是好的。”雾切说。

    林潇说:“既然昨天晚上那会儿还没有坏掉,那么他被袭击的时间必然是今天早上6点多了。。。。。”

    苗木说:“也就是说,石丸君是在这个时间被杀的。。。。”

    大神说:“可是,早上6点多的话,那比山田被杀的时间早很多啊。。。。。”

    林潇说:“黑白熊这次给的档案也没有提到死亡时间,想必也是为了隐藏什么。。。。”

    苗木说:“在最初的时候,瑟雷丝被袭击的早上7点多钟之前。。。。。”

    “时间来说,石丸君被杀比那个时间都要早发生。。。。。”雾切说。

    苗木说:“我们就是在时间上这一点产生了误解。。。。。。由于那个正义之锤的号码的关系误认了事件发生的顺序。。。。”

    “这个犯人,特意将凶器都编上号码。。。。使用的凶器一个比一个大。。。。。”

    十神说,“手段非常,很有心理学的套路,都是为了让我们误认为事件是按照锤子的顺序进行的。。。。”

    雾切说:“石丸君被杀的时间是早上6点多,在他被杀的时候,所有人的不在场证明都没有用了。。。。。因为,他的事件发生的时候,是在我们与食堂会合之前。。。。!”

    大神说:“的确,关于石丸的杀人事件,可能确实如此。。。。但是在山田被杀的时候,吾等全体应该都有不在场证明的吧。。。。。?”

    朝日奈说:“对啊。。。确实山田被杀的时候。。。。全员都在搜查3楼。。。。”

    “除了当时不在的叶隐和雾切以外。。。。。”林潇说。

    朝日奈说:“当时,大家一起赶到了保健室,然后发现了山田的尸体。。。。。”

    “真的哦,有不在场证明啦。”灭族者说。

    “俺明白啦!用录音机录下惨叫,再设下时间差来播放呗!”叶隐说。

    朝日奈说:“录音机什么的究竟在哪儿。。。。。?”

    叶隐说:“嗯,不知道。。。。”

    “不要随随便便乱说话,你是第一嫌疑人!”朝日奈说。

    大神说:“总之不管如何,听到山田惨叫的时候,吾等有明确的不在场证明。。。。。”

    “有不在场证明的我们,杀死山田是不可能的。。。。。”林潇说。

    瑟雷丝说:“不可能的不仅仅是杀害山田君这件事情。。。。。那之后的尸体消失事件也不可能哦。。。。。山田君的尸体从保健室消失的时候。。。。我和朝日奈一起在洗手间,其余的各位都在物理准备室里吧?而且,还有一个疑问。。。石丸君的尸体从物理准备室消失的时候。。。又是怎么做到的?那个时候,因为山田君尸体消失的事,我们全体都聚集在保健室里。。。。。搬运尸体我们也无法做到。。。。”

    灭族者说:“当时人家可是昏倒在物理准备室里哦。。。。哦,不对是那个没用的腐川冬子。。。”

    “那,是灭族者的话,就能把石丸君的尸体运出去了吧?”叶隐说。

    十神说:“就算能搬运石丸的尸体。。。。搬运保健室里山田的尸体也是不可能的。。。。。因为山田的尸体消失的时候,那家伙应该还在物理准备室里躺着呢。。。。”

    灭族者说:“我说,不管哪边都没有做过啦!!”

    瑟雷丝说:“也就是说,杀害山田君,以及之后俩人的尸体的消失,对于当时的我们来说是不可能做到的。。。。。相反,有可能做到的就只有消失不见的叶隐君和雾切了。。。。”

    雾切说:“就算再像这样继续讨论是谁干的,看来。。这场学级审判是无法推进的。。。。。。那么,不要从是谁的角度,而是试着从怎样的角度来考虑一下?”

    “怎样的意思是?”林潇说。

    “比如说搬运山田君尸体的方法,应该有必要讨论讨论。。。。”雾切说。

    苗木说:“说的也对啊。。。。不管怎么调查,只有他尸体的搬运办法还没弄明白。。。。而且根据瑟雷丝证言。。。朝日奈和瑟雷丝一起去洗手间,之后回到保健室的时间只有1分钟左右。。。。”

    “是这样没错,山田君的尸体离开我们的视线范围的时间。。。短的离谱。。。。犯人究竟是怎么样块速的将山田君那么庞大的尸体搬运的呢?”朝日奈说。

    “要在那么短的时间内,把那个巨大的身躯从1楼保健室运到3楼的美术仓库。。。。。怎么想都不可能吧?”林潇说。

    雾切说:“如果我说,存在能将这种不可能变为可能的办法呢。。。。。?”

    “咦!?什么方法?”朝日奈说。

    雾切说:“尸体自已移动过去不就行了。。。。。”

    朝日奈吃惊道:“你是说,尸体他自已移动?”

    叶隐说:“又在说幽灵吗。。。。。”

    “怎么可能说超自然的话题,那个女人想说的是。。。。。。被认为已经死掉的山田,实际上那时有可能还活着,这个意思。。。。。”

    十神说。

    “还。。。还活着。。。。?”朝日奈说。

    大神说:“是说,山田不是从保健室里被运走,而是自已用脚走出去的?”

    “可是,我们在保健室里见到的山田的尸体,又是啥啊?”朝日奈说。

    林潇说:“装死吗?”

    瑟雷丝说:“那种事。。。不可能呢。。。”

    大神说:“最初在保健室里发现时的山田。。。。。还可能活着吗?有什么根据吗?”

    “那个时候的山田君,无疑已经死了啊。。。”瑟雷丝说。

    雾切说:“为什么能如此下断言。。。。。”

    瑟雷丝说:“你也听到了尸体发现公告吧。。。。那正是因为发现了山田君的尸体。。。。。。所以才播出的公告吧。。。。”

    雾切说:“真的是这样吗?或许是针对另外的谁的尸体播放的公告也说不定吧。。。。。”

    “正是如此,那个时候的尸体发现公告,真的是因为山田君的尸体吗?”林潇说。

    “当然是了,因为在刚发现山田君的尸体之后就听到了那个公告啊。”瑟雷丝说。

    大神说:“是啊,我也听到了。”

    林潇说“但是那个公告,在发现石丸君的尸体的人们来说,也应该是同样的吧?”

    十神说:“说的没错,我们在刚发现石丸尸体之后,就听到那个公告。。。。。”

    苗木说:“也就是说。。。我们是不是误会了呢。。。?把石丸君的尸体发现公告当成了山田君的尸体发现公告。。。。”

    十神说:“原本,如果有俩具尸体被发现的话,公告也应该得播放俩次的。。。。。”

    “由于黑白熊偷懒。。。只是播放了一次也说不定呢。。。”瑟雷丝说。

    林潇说:“黑白熊,你怎么解释?”

    “因为是非常敏感的问题,没法详细说明。。。。不过原本尸体发现公告是至少3个或者以上数量的人最初发现尸体的情况下播放的。。。。。”黑白熊说。

    叶隐说:“这个不算回答啊。。。俺们明明问的是你有没有偷懒。。。。”

    十神说:“不,刚才的已经足够了。。。。只在最初发现尸体时播放就是指。。。同样的尸体就算再重复发现好几次,尸体发现公告也不会播放了。。。。。这样的话,那个时候尸体发现公告为什么会播放呢?”

    灭族者说:“哈?那个时候是指。。。。?”

    苗木说:“我们在这次一系列事件中应该听到了2次尸体发现公告吧。。。。”

    “确实如此,第二次的尸体发现公告,是在美术仓库中再次发现俩人的尸体的时候。。。。”林潇说。

    苗木说:“虽然那个时候没有空留意公告。。。但是这和黑白熊说的话矛盾了吧?”

    林潇说:“只在最初发现尸体的时候播放的话,再次发现尸体的时候就不会播放!这样的果然就是这么回事。。。。。在我们在美术仓库再次发现俩人的尸体的时候,其中一方的尸体。。。。实际上还是初次发现的状态。。。。也就是说山田君一开始在保健室根本没有死。。。。”

    大神说:“装死吗。。。。。吾等真正意义发现那啊家伙的尸体是在美术仓库。。。。”

    苗木说:“可是,还不止是那些啊。。。。还有一个根据能证明山田君是装死。”

    灭族者说:“哦,那个根据人家知道哦,也就是说山田装死很厉害啦。。。。”

    瑟雷丝说:“那种程度的事,不能叫根据!果然能够证明他还活着的根据。。。我不认为是存在的。。。。。”

    雾切说:“那么,就再回想一遍山田尸体的状况吧。。。。这么做的话,就应该能弄清楚了,他当时到底是不是活着的。。。。”

    朝日奈说:“最初发现山田君的尸体是在保健室对吧?可是在我和瑟雷丝上洗手间,尸体就消失不见了。。。。。”

    十神说:“接下来尸体发现是在美术仓库。。。。”

    瑟雷丝说:“被移动前他的尸体和被移动后的尸体。。。除了姿态变了以外。。。并没有什么区别呢。。。”

    “那家伙。。。。真的还活着吗。。。”大神说。

    林潇说:“一想到这个,我想起一个很关键的地方。。。。保健室的山田君,与美术仓库里的山田君,那俩者之间,应该是有明显区别的。。。。。就是山田君的眼镜啊。。。这是能够证明保健室的山田是在装死的根据。”

    瑟雷丝说:“你的意思是?”

    林潇说:“最初在保健室发现山田君的尸体时,他的眼镜被血弄脏了。。。。可是在美术仓库里再次发现尸体的时候。。。。山田君的眼镜,变的很干净了呢。。。。”

    苗木说:“确实是这样,我们在调查的时候发现,用来擦掉眼镜上血的东西,也在保健室的垃圾桶里面找到了。。。。在垃圾桶里面找到的就是印着卡通人物的眼镜布。。。。山田君眼镜上的血,就是用这块眼镜布擦拭的。。。。”

    林潇说:“还有这块眼镜布上的动漫角色,和那个数码相机上的是同样的。。。。也就是山田所说的他好不容易得到的数码相机,也是这个卡通人物的珍藏版。。。不过因为他个人原因就没要了。。。。但是毫无疑问这块眼镜布一定是他自已的。。。。”

    “外道天使中的布子公主。。。。。。记得山田是这样说的。”朝日奈说。

    “持有这种眼镜布的人,只能是山田。。。。。”林潇说。

    大神说:“可是我们当中也有戴眼镜的。。。”

    十神说:“我是不会用那种便宜货的。。。。”

    “人家的眼镜布嘛,只是用纸巾就足够了。。。”灭族者说。

    叶隐说:“这样的话,到底是怎么回事?”

    “也就是说,山田君眼镜上沾到的血是他自已用眼镜布擦掉的。。。”林潇说。

    “为什么如此肯定了。。。眼镜上的血也不一定是他自已擦掉的。”瑟雷丝说。

    苗木说:“可是,犯人根本没有必要做这种事情吧?怎么想,眼镜布确实被擦干净了,如果是山田君自已移动到美术仓库的话,那么除了戴上眼镜的本人以外,想不到还有谁了。”

    大神说:“这个。。。。倒也对呢。。。”

    叶隐说:“就是说,果然是山田请,自已擦的么。。。。”

    雾切说:“如此看来,在保健室里找到的山田君,就是还活着呢。。。。装死的他,用眼镜布擦掉眼镜上沾的血之后。。。就自已从保健室里走了出去。。。。。”

    “不过他究竟是为了什么。。。。要做这种事情呢。。。。先不说这个,这样一想不可能做到的搬运工作就完成了。。。。”林潇说。

    “不过呢,如果在保健室里面的他只是在装死的话。。。。那。。。那些血是怎么回事,颜料之类的东西吗?”朝日奈说。

    “血液很新鲜和刺鼻。。。。是货真价实的东西。”大神说。

    林潇说:“在保健室的冰箱里面,保管着输血用的血液,恐怕,就是使用那个吧。。。。”

    灭族者说:“肯定是在伪装死状的时候,夸张的洒血洒的太多了吧。。。。!所以之后不得不差眼镜呢。。。”

    灭族者一副经验老道的前辈的模样,在批评后背。。。。不过一想到她的真实身份也就不奇怪了。。。。毕竟是传说中的杀人鬼。。。。。

    “这样的话,就解释清楚了,各位还有什么疑问吗?”林潇说。

    众人都一一点头,表示没有疑问。。。。。

    雾切说:“接下来,以山田君还活着为前提,再来说明一下石丸君的尸体消失的事情。。。。。”

    尸体消失,为什么要做这些事情,为什么要装死。。。这些事实都很奇怪。。。。不过渐渐的真相也越来越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