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其他小说 > 无限之次元幻想 > 第十六章 原因
    灭族者翔陶醉道:“哦呵呵。。。。多么美丽的友情。。。。”

    “现在要做的是,是将那个碰面对象,同时也是犯人的家伙查清楚就好了吧?”朝日奈说。

    苗木诚说:“可是,只有这点线索的话能推断。。。。”

    “。。。。出结果了不是么。。。。”雾切冷不丁的说道。

    “唉?”所有人都望向雾切。。。。。

    石丸说:“真的吗?”

    “谁,是谁!谁才是犯人?”大和田说。

    雾切说:“试着把着眼点放在被犯人处理掉的运动包和运动衫上。。。。从那些东西的特征上来思考,应该就能够明白他是跟谁见面的了。。。。”

    “。。。那是,真的吗?从已经被处理掉了的证据那里,判断出谁是犯人。。。。”瑟雷丝说。

    山田你说:“难道是要调查指纹吗?”

    石丸说:“连器具都没有,外行人的我们搞不定的啦。”

    十神说:“而且原本,证物也已经被处理掉了,就算想提取指纹,没有实物也什么都做不了。”

    “尽管如此,依靠推理应该可行吧,大家一起好好商量试试的话,应该能找到线索。”雾切说。

    朝日奈说:“就算你说再商讨看看也。。。。那,我就再问问小瑟雷丝吧。。。。那个包包或者运动上有什么特征吗?”

    “包的话。。。。就是仓库里面摆着的普通的包呢。。。摆在仓库里的包,只有一个种类,所以就算你问有何特征也。。。。”瑟雷丝想了下回道。

    大神樱说:“如果吾没有记错的话,运动衫应该是有种类之分的。。。。。就是说,千寻曾经持有的运动衫上,是不是有能与犯人联系起来的线索。。。。?”

    “。。。。那么就围绕他曾持有过的运动衫,认真讨论一下如何?”雾切说,“原来被害人应该是打算去锻炼的。。。。那么他为什么。。。会选中那样的运动衫呢。。。。”

    十神说:“那样的运动衫。。。是什么意思啊?”

    “我懂了,他所选的运动衫是。。。。。跟犯人持有的那件是一模一样的!”石丸说。

    “也就是说,真正的犯人是持有跟那家伙一样的蓝色运动衫,对吧?我的是黑色运动衫呢!”大和田说。

    山田说:“我连运动衫都没有呢,谁叫我讨厌运动嘛!”

    叶隐说:“俺的是白色运动衫哦,是从宿舍的仓库里拿出来的!”

    “讨论这种话题,真的就能知道犯人是谁吗?”瑟雷丝说。

    “不,不可能的。”大和田说。

    “等等。。。。。大和田你刚才说什么?你刚才的话,很奇怪啊!”林潇说。

    “啊?什么地方奇怪啊?”大和田说。

    “因为,刚才瑟雷丝的证言,从来没有说过运动衫的颜色吧?你说千寻的是蓝色运动衫,你是怎么知道的?”林潇说。

    苗木说:“关于运动衫的颜色这点什么也没有提到过,尽管如此,为什么大和田君会。。。”

    “大和田!你是怎么知道千寻曾经持有的运动衫是蓝色的呢!”林潇说。

    大和田说:“在。。。再说什么啊。。。你!”

    “喂,瑟雷丝,千寻的运动衫到底是什么颜色的。。。”十神说。

    瑟雷丝说:“确实。。。是蓝色的呢。。。”

    林潇说:“这件事情在学级审判之前,你有对谁说过吗?”

    瑟雷丝摇摇头说:“并没有提到过运动衫的颜色。”

    “那么,大和田是在什么时候知道的?千寻的运动衫是蓝色的这件事情。。。。。”大神樱说。

    “那,那个嘛。。。!”大和田说。

    石丸说:“一定是。。。搜查的时候找到了那件运动衫吧。。。。”

    林潇说:“不,我们开始搜查的时候,应该是在运动包和运动衫已经被处理掉了之后吧。”

    “那么,大和田这个家伙之所以会知道运动衫的颜色。。。。。因为他在小千死之前拿着的时候看到了嘛!不会再有其他情况了吧!”灭族者翔说,“说!到底怎么回事?你看见运动衫了么?还是没看见呢?”

    大和田说:“只,只是碰巧而已。。。昨天夜里,碰巧看到的啊,那家伙,拿着运动衫走着的时候。。。。”

    林潇说:“大和田,瑟雷丝说过千寻将运动衫放进了包里。。。。你是怎么看到她拿着运动衫?”

    “确实如此,千寻在被瑟雷丝提醒以后就把运动衫全塞进了包里!所以就算你碰巧看到了,也应该不会知道藏在包里的运动衫的颜色。。。。。”苗木说。

    雾切说:“。。。自掘坟墓了吧?”

    “不如说,这反应正中下怀了吧?就是因为这个,才会那样说吧?说什么从千寻的运动衫的特征来考虑,就可以明白那家伙和谁见面了。。。。。这种事情怎么可能知道。。。不过碰巧犯人确实很愚蠢。”十神说。

    瑟雷丝说:“。。。。原来如此,故弄玄虚对吧?你真正的目的,是想要引出犯人的失言。。。是这么回事吧?为了那个目的,说出已经知道犯人了这种事情来引起动摇。。。。”

    “没错。。。只不过。。。。我从最初开始就打算发起进攻,因为我一直就知道他很可疑。”雾切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指着大和田。

    “可是。。。为什么。。。你会认为大和田君很可疑呢。”苗木说。

    “我明白了。。。之所以会这样,是因为大和田君对千寻的称呼突然改变了。。。。。就连他自已都不知道。。。”林潇说着看向脸色苍白的大和田说:“大和田,或许你都没有意识到,你对男性和女性的称呼是不同的哦。。。。对于女性,使用那个女人来称呼,对于男性,应该是用那家伙来称呼吧。。。。”

    “在发生杀人事件后,大和田君就对不千寻用那家伙来称呼了。。。。那个时候我就这么想了,大和田君,你已经知道千寻是男生了吧。。。。”雾切说。

    山田说:“那种微不足道的事情都注意到了?”

    “你是魔女么!真是恐怖的女人!”灭族者翔说。

    “不恐怖的不是我。。。。真正恐怖的是,将人,将同伴。。。。杀死的人呢。。。”雾切说。

    “还有一个地方,自从发现千寻是男生之后,案件现场其实就是男生更衣室。。。。。。那说明只有男性才有杀人的可能性,排除我,苗木,十神。。。。只剩下山田,石丸,大和田。。。。。。而这其中和千寻关系比较近的就是大和田你了吧。。。。”

    林潇说。

    苗木说:“大和田君。。。。真的。。。是你吗?”

    “才没有杀人啊!”大和田叫道。。。。“而且从头到尾吧搞什么啊。。。。刚才开始就问来问去,一直都在挑毛病,抠字眼。。。。是把我当做犯人在审问么?”

    石丸说:“就是啊!兄弟是不可能做出这种事情,这不明摆着在找茬么!”

    “的确。。。。作为根据来讲没有什么说服力呢。”雾切说。

    “不过还真是麻烦了呢。。。。已经没有线索了。。。”瑟雷丝说。

    “呼呼呼,终于到了我出场的时候了!”山田说。

    “说起来,山田曾说过找到跟犯人有关的证据之类的。”苗木说。

    “真的吗?那是什么样的证据啊!”朝日奈说。

    山田沉默了一下然后摆摆手说:“那个。。其实冷静思考一下。。。说不定基本没有什么关系。。。。你们不要抱那么大的期望。。。。”

    叶隐抓抓头说:“。。。。别那么快就丧失自信啊。。。好了快出示一下看看?”

    山田说:“都说到这个份上了。。。那。。。。”

    这么说着山田拿出了一个电子学生手册。。。。。。。灭族者翔说:“哦?那是什么啊。”

    “是电子学生手册。。。掉在某处被我发现,然后捡回来的。。。。”山田说。

    “我记得千寻的电子学生手册,从现场失踪了对吧?这样说的话,这个电子学生手册。。。是不是就是他的东西吧?”林潇说。

    “果然,就是那个吧!我也是这么想的哦,这个会不会就是千寻殿的东西呢!”山田说。

    朝日奈说:“那么,那上面会有犯人的线索咯?”

    山田低下头说:“。。。。虽然这样想。。。但是这个已经坏掉了所以无法启动了。。。”

    瑟雷丝说:“恐怕,犯人在杀人之后在销毁证据时一并弄坏了吧。。。。”

    “。。。。但是有点奇怪啊。。。那个电子学生手册应该不是那么容易就能弄坏的东西吧?”十神说。

    “嗯,说的没错。。是非常厉害非常棒的东西呢。”黑白熊说。

    瑟雷丝说:“但是事实上来说,确实坏掉了,还有玄关大厅的桑田君的也是。。。你还自信满满的夸耀,它们已经彻底坏掉了。”

    “是这样没错。。。。不过这是一个谜,那么为什么电子学生手册会坏掉呢?”黑白熊说。

    苗木说:“黑白熊之前有提到过吧,这个电子学生手册是有弱点的。。。。”

    黑白熊说:“哎呀,的确那时候可能是不小心说漏了,但是弱点详细内容我可没有对任何人说过哦。。。。。。”

    “但是已经连续俩个都坏掉了。。。。这是不是说明有人知道了这个弱点!”大神樱说。

    雾切说:“呐,黑白熊你应该知道的吧,那个弱点。。。到底是什么。。。。”

    黑白熊说:“咦?你是让我说出来吗?”

    “为了让学级审判能够公平的进行下去,我认为这是有必要了解的情报。”雾切说。

    “可是。。。把那个告诉你们的话。。。。要是有人效仿就难办了啊。”黑白熊说。

    朝日奈说:“有什么关系啦。。。。快说!我们绝对不会效仿的!”

    “真没办法。。。被你这样拜托的话我也不好意思啊。。。但是真的不要去效仿哟。”黑白熊说,“那,我就额外的特别发表一下吧。。。。。这种无敌的电子学生手册唯一的弱点就是!长时间处在高温状态下的话,就会因为过热而导致彻底的坏掉!”

    “果然啊!因为这个电子学生手册是掉在桑拿那里的!”山田说。

    林潇分析道:“不过啊,被害人的电子学生手册是在桑拿里被发现的。。。。说不定犯人就是瞄准了这个弱点才会将手册丢进桑拿房。。。。。”

    大神樱说:“那么,犯人就是知道了?知道电子学生手册的弱点?”

    朝日奈说:“可是,犯人是怎么知道的,黑白熊说过它没有把这件事情告诉过任何人啊。。。。。”

    林潇说:“应该是偶然知道的。。。。大和田。。。你和石丸进行了桑拿的耐力比赛。。。那个时候你的电子学生手册。。。就坏了吧?拜此所赐,所以你得知了电子学生手册的弱点。。。。。”

    “你。。你说什么?”大和田说。

    石丸说:“为什么啊?为什么会这样。。。。”

    苗木说:“。。。。我也记起来了大和田和石丸君,曾经在桑拿房进行了耐力比试。。。。那个时候大和田君还穿着制服就这样进入了桑拿了。。。。当时那套制服,电子学生手册还放在里面不是么?而这件事情只有大和田你知道吧?知道电子手册会在桑拿那里坏掉!”

    “等等。。。给我的呢一下。。。怎么可能。。。兄弟怎么可能会杀人。。。。我绝不承认!给我说出明确的根据啊!”石丸说。

    雾切说:“如果推理是正确的。。。那么大和田君在之前就已经把自已的电子学生手册搞坏了吧。。。。”

    瑟雷丝说:“也就是说,大和田君的学生手册真的坏掉了的话。。。。。那就能说明刚才的推理是正确的了吧。”

    “我的电子学生手册还是好好开着的呢!”大和田说。

    “看吧,果然推理是错误的啊!兄弟不可能会杀人的!”石丸说。

    林潇说:“哦?这样说的话,大和田,你的电子学生手册真的是你自已的吗?”

    “你。。。你这是什么意思?”大和田说。

    “在玄关大厅,摆着的坏掉的电子学生手册。。。。实际上那个手册是大和田你的东西吧。。。”林潇说。

    “等等,你从刚才开始就在说什么啊!”石丸说。

    苗木说;“桑田君的电子学生手册,如果黑白熊所说的唯一弱点是真的,那么玄关那个坏掉的,根本不是他的手册!也就是说大和田君,你进行了交换是吧?”

    “将坏掉的自已的电子学生手册,换成了桑田君的电子学生手册。。。。。黑白熊能够证明这一点,桑田君的手册应该是不会坏掉的。”林潇说。

    “说的没错,那种程度的惩罚是不会弄坏电子学生手册的!”黑白熊说。

    “也就是说现在,大和田你身上拿着的就是桑田君的学生手册。。。。。这就是最好的证据。”林潇说。

    “那么。。。大和田君?现在你还能辩解吗?如果说是我搞错了,我也无话可说了。”苗木说。

    “。。。你这家伙。”大和田说。

    “怎么了。兄弟快说啊,说他搞错了。。。是啊,搞错了啊,这不是明摆着搞错了吗!刚才的推理全部是猜测,只是推理而已!一定是搞错了。。。。”石丸说。

    林潇说:“既然这样的话,就在一次从头回顾一遍整个事件如何?所有一切的真相,都将在这里揭晓!”

    “那么,首先从事件发生之前开始回顾吧。。。。。昨天夜里,瑟雷丝在仓库里看到了千寻,那时候他正偷偷摸摸的在准备什么,然后瑟雷丝发现了他,往手中的运动包里放入了某件东西。。。。。没错就是蓝色运动衫。。。。拿着包的千寻在瑟雷丝的提醒下将运动衫塞进运动包,并且说自已有急事,立刻就离开了。。。而那个时间段已经马上到了夜晚时间。。。。但是拿着运动包的千寻无视了夜晚的时间段的约定,依然去了某个地方。。。。。那个地方就是案发的现场,男更衣室。。。。。但是应该是女性的被害人,为什么能进入男更衣室呢。。。。?”

    “因为千寻的真实身份,实际上他就是一名男生。。。。所以,就用自已的电子学生手册进入了男更衣室。。。。。在男更衣室里,千寻和某人约好了碰面,那个人就是这次事件的犯人!接着犯人趁着千寻不注意的瞬间,把哑铃当作凶器。。。。。。袭击了他!那个时候男更衣室的海报和地毯上,都沾上了喷溅的血迹。。。。。”

    “恐怕是一时冲动才杀人的吧。。。。如果是有准备的话,这也太缺乏计划性了。。。。所以犯人慌忙开始实施伪装工作。。。。。首先是沾了血迹的地毯。。。。。和海报一起同时回收。。。。然后犯人把尸体搬运到了女更衣室里。。。。。想要进入女更衣室,当然就是需要用女生的男电子学生手册。。。。。虽然这么说,但是也不会因此就把犯人局限在女生当中。。。。在玄关大厅那里,放着舞圆和江之岛的手册。。。。使用哪个的话,就算任何人进入女更衣室也是可以做到的。。。。”

    “这可以说是黑白熊规则的陷阱,虽然说是电子学生手册不允许借给别人,但是却没有说不可以从别人那里借。。。或者说从死去的学生那里拿。。。。之后按照这个办法进入女更衣室的犯人,使用刚才回收的地毯和海报,实施了某种行动。。。。。将男更衣室和女更衣室进行了交换,也就是交换现场!可是这次的事件到这里还没有结束。。。。。由于尸体的第一发现者十神君的介入,事件变的更加复杂化了。。。。。。”

    “进入现场的十神君。。。。。使用放在图书馆里的延长电线,做了某件事情。。。。没错,十神君用延长电线把千寻的尸体固定成了十字状。。。。。不仅仅如此,十神君还用被害人的血在现场留下血字。。。。弄的就像是灭族者翔的罪行似的。。。。就是为了让我们产生错觉。。。然而那时。。。。就在十神君进行伪装工作的同时。。。。把千寻的运动包等东西处理掉的犯人来到了桑拿房这里。。。。。为了将最后的证物。。。。千寻的电子学生手册处理掉。。。。”

    “然后,正如犯人所预期的,那个电子学生手册在桑拿房的热气之下而坏掉了。。。。。。犯人早已经知道了。。。。电子学生手册,会在桑拿房中的热气坏掉的事。。。。要说为什么的话,因为在那之前,犯人自已的电子学生手册就是这样在桑拿房里被弄坏的。。。。!这就是事件的全部,而真正的犯人就是大和田!”

    石丸说:“等等。。。不可能。。。证据是什么?有证据吗?”

    “。。。。如果到现在为止的推理没有错,大和田君一定和桑田君的学生手册交换了,所以就子啊这里大家把手册拿来互相确认一下。。。。”

    林潇说。

    “。。。。没有那个必要了。。”大和田突然低声说。

    所有人都看向他,他低声说:“。。。是的,没错。。。就是我杀的。。。。”

    石丸一脸不敢相信的表情说:“兄弟。。。。你在说什么啊?”

    “已经。。。。都到了这个地步了。。。。只能放弃了吧。。。。”大和田说。

    “等等。。。。到底是为什么,要做这种事情。。。为什么要对千寻动手。。。。。你只是一时冲动的吧?”苗木说。

    “已经无所谓了吧。。。。。黑白熊,快开始吧。。。投票。。。。。。”

    大和田说。

    “看来讨论出结果了呢。。。噗呼呼。。。那么投票开始!”黑白熊宣布道。

    当一切落下帷幕,投票结果指定了大和田。。。。。黑白熊说:“恭喜你们,找到了这次事件的真正犯人!”

    可是,大和田这样的家伙,为什么要做出这种事情,千寻可以是非常信赖他啊。。。。就连秘密都愿意和他分享。。。可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