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其他小说 > 无限之次元幻想 > 第十五章 真凶
    场面陷入了沉默,最终林潇打破了沉默。

    “十神君。。。。你说过,是在女更衣室里把千寻杀死的吧?但是,事实上真的是这样吗?”

    “这句话是什么意思?”大神樱说。

    “。。。。有一个疑点,现场是别的地方的可能性很大。”苗木说。

    十神说:“真是。。。让我失望啊。。。还以为会说出什么东西来呢。。。。结果还是让我的期待落空了。。。那家伙毫无疑问是死在女更衣室里面的吧。。。现场不可能会是其他的地方。”

    “但是,在别的地方杀人之后,再把尸体搬运过来的可能性也是有的吧!而且。。。。犯人最聪明的诡计是。。。。连同整个现场一起搬运!”林潇说。

    十神疑惑道:“连同现场。。。。么?”

    “这怎么可能呢!”朝日奈说。

    “。。。。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想法?”瑟雷丝说。

    “能有这样的想法。。。。你肯定是有根据的吧?。。。。。”十神说。

    “当然。。。。能够证明现场是其他的地方的根据。。。。。。。就是在更衣室里贴着的海报。。。。”林潇说。

    “原来如此,经过调查我们发现在女更衣室里面贴着的海报是。。。。很受男生欢迎的女性偶像的写真海报。。。。这样不是很奇怪吗?因为在女更衣室的海报竟然会是女偶像的写真。。。。。”苗木说。

    “不单单如此简单,还有个更奇怪的地方是,男更衣室里贴着的是在女生中大受欢迎的偶像团体龙卷风的海报。。。。这也完全会男更衣室一点也不相符合。。。当然最重要的还有一个原因,前不久开放了2楼之后,我和苗木都进过男更衣室,里面的海报一开始是女性偶像的海报。。。但是在案发现场却被更换了。。。”林潇说。

    “也就是说,女更衣室和男更衣室里的海报被互相交换过了?”瑟雷丝说。

    “还不止这些,这俩间更衣室中还存在另一个奇怪的地方。。。。。。。”苗木说。

    林潇说:“这一点。。。。。大神同学应该很清楚。”

    “汝是想说。。。。蛋白质咖啡的事么?”大神樱回道。

    林潇点点头,示意让她继续说下去。。。。。

    “之前,吾在女更衣室里锻炼的时候,把蛋白质咖啡洒落到了地上。。。。然而。。。。事件发生之后再看的时候,那个印迹已经被彻底打扫干净了。。。。”大神樱说。

    “那个印迹并不是被打扫干净了,只是被转移而已。。。。”林潇说,“而转移的地方就是隔壁的男更衣室,这一点我们在调查的时候发现了男更衣室的地毯上找到了这样的痕迹。。。。。”

    “那个的确是。。。吾打翻的蛋白质咖啡的痕迹。。。。”大神樱说。

    “那么就是说,连地毯也都被互相交换过了是吗?”瑟雷丝说,“可是。。。。。这是出于什么目的呢?”

    林潇说:“当然是为了转移现场。。。将案发现场从男更衣室转移到女更衣室。。。。也就是说,犯人为了交换现场。。。。连同尸体一起。。。将沾有血迹的海报和地毯都转移了。。。。”

    “只要这么做,就能把房间的现场都交换过来了。。。。”苗木说。

    “的确,可以从这个角度来考虑。。。。可是那种行为到底有什么意义呢?”瑟雷丝说。

    意义,任何案件的犯人目的肯定是为了隐藏罪行,为了不让侦查发现自已所进行的手段。

    不然干嘛要大费周折,全部都是为了逃脱。。。。。。通过这样想的话。。。。。一定是因为某种原因才会让犯人采取这个行动。

    十神说:“特意交换现场。。。。。做那种事,意义何在。。。”

    瑟雷丝说:“在那之前。。。如果真正的杀人现场是在男更衣室里面的话。。。。。身为被害人的千寻又是怎么进入男更衣室的呢。。。。。。”

    “。。。这些都是问题,想要进入更衣室,除了用读卡器识别电子学生手册之外别无他法。。。。可是身为女性的千寻的电子学生手册应该是只能用来进入女更衣室的!”瑟雷继续说。

    石丸说:“这样说,她应该是没有办法进入男更衣室的。。。。。”

    “不。。。。方法是有的,看样子就由俺来告诉大家呗?”叶隐开口道。

    “。。。真可疑。”瑟雷丝说。

    “一点也不可疑!就让俺来为你们揭开真相吧!那个方法!”叶隐说。

    “真的存在吗?让女生进入男更衣室的方法!”瑟雷丝说。

    “啊!我已经明白了!她把电子学生手册改造了!她是超高校级的程序员。。。。这种程度应该能够做到的!”石丸说。

    “改造应该是不可能的。。。首先她为了什么要改造了?特别去男生更衣室?有这种可能性吗?。。。。还有就是电子学生手册黑白熊说过这个东西是非常重要比较很难损坏的。。。改造的话应该也没那么简单完成。”苗木说。

    “对,石丸你的想法是错误的,真正的原因是那家伙用了玄关大厅的那个。。。。在玄关大厅有着桑田同学的电子学生手册,被放在信箱里,用了那个的话,她就能进入男更衣室了!”叶隐说。

    “信箱?那是什么?”山田说。

    “死去的学生的电子手册都会回收在信箱之中。。。。。但是叶隐说千寻使用了桑田君的学生手册,这种事情怎么想也不可能吧。。。。”林潇说。

    “为什么呗”叶隐疑惑道。

    “因为已经坏掉了,桑田君的学生手册。。。。”林潇说。

    “原来如此!那就没办法啦!”叶隐憨厚的笑着说。

    大神樱吐槽道:“放弃的还真是干脆啊。。。。”

    “先不说那个,使用别人的学生手册,不是违反校规的吗?”瑟雷丝说。

    十神说:“校规里写的是禁止借给别人,借给别人是禁止的,但是向别人借来则并没有禁止。”

    “甚至于可以去偷过来,拿过来,就是说,不管从死人那里拿多少次电子学生手册,也应该是不会违反校规的!这些方法全部都是成立的。。。。。这是黑白熊的文字陷阱而已。。。。”林潇说。

    “噗呼呼,真是啊。。。被你们发现了呢!没错!就是这个道理。。。。”黑白熊说。

    “不过,原本已经坏掉了的话,说这些也没有意义了呢。。。。。”十神说。

    石丸说:“这样的话,她能进去一定是改造过了!利用她那超高校级的程序员的本事。。。。。”

    “都说了,改造电子学生手册是不可能的,如果有人拆开电子学生手册的话就会响起警报!”黑白熊说。

    大神樱说:“。。。。既不是桑田的电子学生手册,也没办法改造学生手册。。。。。”

    “那就是说。。。现在的推理出现错误了?”山田说。

    “如果说被害人无法进入男更衣室的话,看起来就是这样了呢。。。。。”朝日奈说。

    石丸说:“那么,我就投十神君一票!”

    这时候一直沉默的雾切开口了:“。。。稍等一下,迄今为止的推理,我认为思路还是不错的,我赞成现在的推理。。。。”

    “啊?刚想着你终于开口发言了。。。。可你说的这是什么意思?”大和田说。。。。“那家伙可是没法进入男更衣室的啊。。。所以说。。。。”

    “。。。为什么,为什么就这样断定她无法进入男更衣室,能进的可能性应该还是有的吧?”雾切说。

    “。。。。什么?”大和田说。

    石丸说:“雾切君!那是什么样的可能性啊?”

    “是吗?为了搞清楚这个,暂时中止学级审判,稍微休息一下我想带大家去一个地方。。。。”雾切说。

    黑白熊说:“等等?你在说什么啊。。。。。!”

    “我认为这样能令学级审判的气氛更加高涨。。。。这应该还是顺了你的心意才是!”雾切说。。。。。

    “啊。。。?能令学级审判的气氛。。。更为高涨。。。。。那也行哟,我现在宣布,学级审判中断片刻!”黑白熊说。

    “咦?真的?”朝日奈大吃一惊。

    “那么,想要让我们看的东西在哪里?。。。。如果是什么无聊的玩意的话,可饶不了你哦。”黑白熊说。

    雾切说:“肯定不会辜负你的期待,那么我们走吧。。。。。。”

    就这样,学级审判莫名其妙的中断了,然后在雾切的带领下,朝着某个地方走去。。。。。

    然后我们来到了女更衣室。。。。。。石丸说:“这里早就彻底调查过了啊,事到如今还来这里想做什么!”

    雾切面无表情的说:“被害人的尸体。。。再详细的调查一遍看看。。。。要全身仔仔细细调查一遍。。。。”

    山田说:“仔仔细细。。。是要触碰尸体么。。。。?”

    “对女性的身体。。。我还是免了比较好吧。”石丸说。

    叶隐说:“俺,可并不是恶心之类的哦。。。。。可是不晓得会不会牵扯到宗教方面的问题。。。。。”

    “那就让我来吧。”大神樱说。

    接着她走过去仔细调查了一遍之后,发出了惊吓般的吼声:“是男人啊!”

    “是这样啊,原来是男人啊,真是太感谢了。。。。等等!不对!啊。。。”山田惊恐的大叫道。。

    叶隐说:“。。。。。开玩笑的呗?”

    大神樱说:“吾是。。。不会开玩笑的。。。。”

    “那。。。那么居然是真的吗。。。。”石丸目瞪口呆。。。。

    经过调查确认了一件事情,千寻实际上是个男人。。。。

    这时候黑白熊说:“哦呀哦呀?你们都不知道么?这种事情从一开始就显而易见了嘛!那家伙就是传说中的伪娘哦!”

    “为毛穿女装啊!可恶啊萌死我!先下手就好了!”灭族者翔一副不甘的样子。

    “原来如此呢。。。雾切说想让我们看的,就是这件事呢。。。。噗呼呼呼,确实很有趣。。。。这玩意成功让气氛变的热闹起来了哟!那么,就继续维持着这种干劲回到法庭,赶紧继续议论吧!”黑白熊说。

    之后,回到了学级审判庭。。。黑比熊说:“唉。。。那么让各位就等了,学级审判继续咯。。。发现了冲击性的事实!那家伙竟然是男生,那么,请继续接下去吧!”

    “虽然不知道这当中包含什么原因,总之千寻并不是女性,而是男性。。。。这是肯定的。于是,因为被害人是男性,所以能进入男更衣室也应该不是问题了吧。。。。。。”雾切说。

    十神分析道:“既然那家伙的电子学生手册是男人的东西。。。那就可以做到了。。。。”

    黑白熊说:“当然了,给他配发的是男生的电子学生手册,因为他是伪娘嘛!”

    “这样的话,一开始的推理完全没有任何问题呢。。。。被害者在男更衣室里被杀。。。。在那之后,被搬运到了女更衣室。。。。”雾切说。

    “想要进入女更衣室,使用玄关大厅死亡的学生。。。江之岛或者舞圆同学的电子学生手册的话,这应该不是难事。”林潇说。

    石丸说:“这么说,千寻君被杀的现场,真的是男更衣室!”

    “跟之前一样,转移现场的意图仍旧是不明,但是这可能性很高吧。。。。。”雾切说。

    十神说:“这个事实让我也感觉到了意外,不过这就联系起来了。。。。所有的谜团都终于被解开了!”

    “说什么解开了。。。。之前应该已经顺利讨论出你就是犯人了吧。。。。”朝日奈说。

    十神说:“呵呵。。。有趣。。实在太有趣了不是么。。。。”

    山田说:“感觉他这个样子看起来很吓人啊。。。他已经去了跟我们不同的世界了。。。。”

    “那么,现在推理要继续进行下去,还有其他的线索吗?或者说认为犯人就是十神君。”雾切说。

    苗木说:“把千寻的死伪装成灭族者翔罪行的人。。。我认为找不到其他的人了,毫无疑问就是十神君。。。因为知道灭族者翔的事件的人,最早只有十神君。”

    “虽然是这样没错。。但是苗木,你是否还找不到关键的证据。。。。”林潇说。

    苗木点点头说:“是这样没错。。。。。果然,犯人应该不是十神君。。。”

    山田说:“什么。。?明明是你先提出来的啊?”

    “你看十神君的样子,游刃有余,就像是在享受解开谜题的过程。。。。完全一副事不关己的态度。。。真正的犯人是做不到这样的吧。。。。”林潇说。

    “他的这份态度,是因为实际上真的不关他的事。。。。?”瑟雷丝说。

    “而且。。。证据什么的,感觉实在太直白了。。。台灯的延长电线和灭族者事件。。。。如果真的是十神君干的,我感觉他不会做的这么容易被发现。”林潇说。

    苗木说:“还有,当他知道杀人现场是男更衣室的时候,露出了明显动摇的样子。。。。得知千寻是男生的时候也是。。。。”

    十神说:“原来如此。。。。是这样。。。虽然还是觉得欠缺了明确的根据。。。。。算了这样也好,总之就算你答对了吧。。。。”

    “答对了的意思是?”朝日奈说。

    “正如苗木所说,我并不是犯人。。。。只是偶然最初由我在女更衣室里发现了尸体想试着伪装成那样看看,就是如此。。。。”十神突然说出来的话,让所有人大吃一惊。。。。果然伪装现场的是就是他。

    大和田说:“你。。。你这混蛋,在胡扯什么啊?”

    “我没有胡扯。。。。这就是真相!”十神说。

    石丸说:“谁会信啊!”

    “不想相信的话,那也没关系,大家一起亲密友好的被处刑也行吗?”十神说。

    林潇说:“有些难以理解你的行为,你是为什么要去伪装尸体呢?还弄成猎奇的灭族者翔的风格。”

    “那种理由已经无所谓了。。。现在更重要的应该是把犯人找出来吧?真正的犯人会是谁?!”十神说。

    “那个。。不再继续商量一下的话,也不知道啊。。。。”苗木说。

    叶隐说:“还要继续么?已经够了不是么?不管怎么想犯人都是十神亲啊!”

    “。。。我继续奉陪哦,还有疑问的话,就必须商量到底。。。。。如果在这里判断失误的话。。。。我们大家都会一起被处刑的。。。。”雾切说。

    瑟雷丝微笑着说:“。。。。说的没错呢,那么我也奉陪到底吧。”

    “俺当然也参加呗!毕竟自已的命不慎重可不行呗。。。。”叶隐说。

    石丸指着他说:“你这个人就没有主见吗!”

    “主见什么的还是有的!”叶隐说。

    林潇说:“那么我们继续商量一下再看看吧。。。。”

    “确实,是这样呢。。。。”大神樱说。

    朝日奈难过的说:“毕竟。。。是赌上性命的呢。。。”

    “那样的话。。。找犯人的游戏就重新开始吧。。。。”十神说。

    出于某种目的十神伪装了现场,但是却不是犯人。。。那真正的犯人究竟是谁呢?

    从现在的情况来看,犯人能够进入真正的现场,也就是说犯人是。。。男生。

    由于现场是男更衣室,想要进入那里,必须要有男生的电子学生手册。。。。既然桑田的电子手册无法使用,那么犯人就是用的自已的。

    还有什么其他的线索吗。。。。。。林潇陷入了沉思。

    大神樱说:“没有什么。。。关于犯人的线索吗?”

    石丸说:“。。。。就算你说线索也。。。就没有谁目击到了犯人了么?”

    “目击到了的话,一开始就说了呗。。。。”叶隐说。

    大神说:“若是目击到被害人也可以。。。。”

    “如今,就算很少也好,正需要新情报呢。。”朝日奈说。

    叶隐说:“不行。。。果然不行啊。。已经束手无策了吗?”

    山田说:“难道我们要在这里放弃?!。。。。”

    “我想起来了。。瑟雷丝同学。。。你说过你在快到夜晚时间的时候见过千寻是吗?”林潇询问道。

    “。。。这么说起来,确实如此,我曾经见到过呢。。。”瑟雷丝说。

    山田说:“咦?真的吗?。。。。”

    瑟雷丝说:“是啊。。。由于学级审判气氛太过凝重了,我就一下子忘记了。。。。不过这件事情,还好告诉过苗木他们,所以各位才会不知情,所以才会发生这种不堪的骚乱对吧。。。。”

    “好了,赶快进入正题!”石丸说。

    “那是昨天在夜晚时段之前不久,我在宿舍的仓库里目击到了千寻君。。。。。。她往运动包里面塞进了像是运动衫之类的衣服。。。。看样子恐怕是要去锻炼吧。。。。。”瑟雷丝说。

    “往运动包里塞运动衫。。。。?可是现场并没有留下那种东西啊!”石丸说。

    大神樱说:“恐怖,已经被犯人处理掉了吧。。。。为了销毁证据。。。。”

    瑟雷丝说:“在那个时候,他说漏嘴一句话让我比较在意。”

    “那个时候他说他有急事,急着要办的事。。。。是约好了和税减免的事可以这么想把?”瑟雷丝说。

    山田说:“也就是。。。千寻殿和某人约号了碰面,然后和那个人一起去锻炼.....?”

    大神樱说:“吾和朝日奈邀请过好几次,却一次也没有跟吾辈一起锻炼过啊。。。。。?”

    林潇说:“那也是没办法的,估计她不想暴露自已的真身。。。。否则跟着你们去了,就会暴露他进不了女更衣室的事实。”

    “反过来说,于他约好碰面的那个人,相当受他信赖呢。。。。信赖到就算重要的秘密曝光了,也无所谓的程度。。。。。”瑟雷丝说。

    信赖。。。千寻信赖的人究竟是谁。。。。。林潇思考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