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其他小说 > 无限之次元幻想 > 第十三章 推进的线索
    十神说完,拿出了一份档案文件递给林潇。

    林潇拿着打开之后,苗木也凑了过来,林潇看到里面写着的是灭族者翔的调查报告。

    一连串的案发现场的照片的一页。。。场面血腥至极,相当猎奇。。。。灭族者翔杀害的牺牲者的名字翻了许多页还是一大排的排列着。

    如此众多的牺牲者全都被同样的手法杀害,又被同样的方式吊起。。。。以及在现场一定会留下鲜血狂欢的血字。。。这样说的话。。

    千寻的尸体也是这种状况吧。。。。。。林潇说:“难道真的是灭族者翔干的?为什么这样的人会潜伏在我们当中?”

    苗木说:“。。。。但是我看大家的情况都完全不像是那种人。。”

    “。。。。隐藏的本性。。。。是很可怕的。”林潇说。

    “。。。。看一下后面一页吧,那里也写着些有趣的事情呢。。。。”十神说。

    林潇翻开下一页,上面的讯息是犯罪推理的结果?一系列的罪行,都是在工作日的深夜,或者,周末的白天到晚上的时段发生。。。。

    最为频繁的是,周末的午后。。。。由此可推测出,犯人的身份是学生。。。。。。。另外现场有疑似犯人久坐于现场,但是后来又慌忙逃离了现场的痕迹。。。。由于并没有目击者的报告,所以好像并没有外在原因迫使犯人采取这么奇怪的行动。。。。从这一点考虑。。。。是不是可以考虑犯人患有重度的精神分裂症的可能性呢?

    “总之,也就是说犯人可能是多重人格。”十神说。

    所谓的多重人格是一种精神疾病。。。。所以表面上现在的大家看起来都没有什么问题,但是其实或许还潜伏着也一个里人格。。。。

    杀人鬼。。。。但是这种事情基本上只有电视上才有的吧。。。。。。。有些脱离现实的感觉。。。不过现在所处的环境。。。。现实什么的早就脱离了吧。。。。。有这种事情或许也不奇怪。。。。。

    可能并没有那么不可思议。。。我是已经开始习惯了吧。。。。。。

    “嗯。。。。。能告诉你们的就这些了,我在学级审判之前还有其他的事情要做,所以就在这里分别吧。”十神说。

    说完这句话,他就自已离开了。

    苗木说:“真是,突然说一起行动,又突然要离开。。。。不过也多亏如此得到了重要的线索。。。没想到的是,灭族者翔就藏在我们当中。。。。一定要将他找出来才行啊。。。不过,现在我们应该去调查什么地方。。。”

    林潇想了想说:“作为现场的是女更衣室,隔壁的男更衣室也顺便看看吧。。。对了,顺便问下其他人,他们或许也有什么情报。”

    来到了游泳室。。。。在那儿遇到了山田,他一副很高兴的样子。

    见到了林潇说:“山田找到了有关凶手的证据了!”

    “哦,是怎么样的?”林潇说。

    “是有发现什么吗?”苗木说。

    山田一副得意的样子说:“看来那家伙还没说出来!不过。。。。。。这个对凶手来说肯定是个非常致命的证据哦!。。。。”

    “好了,赶紧说吧。。。。不然待会学级审判就要开始了。”林潇说。

    山田说:“。。。。好吧,是这样的瑟雷丝说过她目击到了什么。。。。。。不过她不告诉我,这就是在欺负人吧。。。你怎么认为。。。”

    “那么,现在她人在哪儿?”林潇说。

    “宿舍的仓库。。。。不过也许现在人不在了。”山田说。

    “算了,待会我们自已去找她问问。。。。”林潇说。

    林潇和苗木进入了女x更衣室,看到了雾切一副思考的样子。

    苗木询问道:“雾切。。。搜查有进展了吗?”

    雾切说:“差不多了。。。但是我必须要走了,有些搜查之外的事不得不去做。。。。”

    “哦,那是什么事情啊?”苗木询问道。

    “不是你需要在意的的事情,你只要把精力集中在这次的杀人事件上就好了。”雾切说着就朝着门口走去。。。一副很神秘的样子。

    就在她即将出去的时候突然回头说:“对了,最后有一件事要说。。。去把千寻的尸体再仔细搜查一遍。。。还有千寻的学生手册也不见了,把它的去向也摸清楚比较好。。。。就这些了,祝你们好运。”

    林潇说:“这样的话,我们再调查一次尸体,肯定是有什么新的发现。”

    调查之后发现,千寻的双手被绳子状的东西捆住了。。。。看来是使用这根绳子将尸体以十字状吊了起来。。。。。嗯绳子的一端是有个插头。。。。也就说是用插头的绳子吊起来的来的吗?

    千寻的致命伤。。。是这个头部的打击。。。。也就是说头部遭受到了重击而死的吧?

    这一点就比较奇怪了。。。。十字吊和致命伤初看都没什么奇怪。。。。但是看过灭族者的资料以后,就有些在意了的地方了。。。。

    还有固定千寻的身体的绳子。。。这东西究竟是什么。。。。。

    看来必须要调查清楚了,于这个东西有关的话,那就再去一次那个图书馆了。。调查看看比较好吧。。。。

    大神樱这时候说:“有发现什么吗。。。”

    林潇说:“暂时还没确认。。。。”

    大神樱叹了口气说:“千寻就算在吾等之中。。。。也是特别弱小的存在。。。心灵也是,身体也是。。。。不可饶恕,盯上那么弱小的存在。。。。真是何等的卑劣。。。”

    大神樱这位魁梧身材的女格斗家,实际上也是也一个好人啊。。。。难怪朝日奈和她很亲近。。。。

    “。。。。我们一定会找出凶手的。”林潇保证道。

    和苗木一起离开了女更衣室来到隔壁的男更衣室。。。进入到里面之后,发现男更衣室很整齐。。。。应该没什么人来过。

    这时候林潇注意到了,墙壁上有一张海报。。。苗木也注意到了。

    然后说:“这是很受女生欢迎的偶像团体。。。龙卷风的海报。”

    清一色的男性偶像。。。。总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这和男更衣室不怎么相称。。。。。

    “等等。。。。女生那边的海报也感觉不对劲。。。。”

    苗木说。

    林潇说:“所以说这一点很让人在意,为什么会这样呢?不管怎么看都很奇怪吧?”

    苗木说:“男更衣室的海报上面是很受女生欢迎的偶像团体。。。。。女更衣室的海报上面是很受男生欢迎的巨x偶像。。。。”

    林潇说:“其实上次来的时候。。。我发现并不是这张海报,而是隔壁的那张。。。。”

    苗木说:“也就是说交换了吗?做这种事情有什么意义。。。。”

    “嗯。。。我也还没想明白。”林潇说。

    继续调查发现地毯上有一个印迹完全不知道是什么。。。

    算了,林潇决定去问下大神樱对游泳室她们比较熟悉。

    “大神同学,你应该常常来这里锻炼身体吧?”林潇问道。

    “自从这里能使用以来,基本每天都会来,偶尔也会和朝日奈同行。。。。”大神说。

    苗木说:“那么有件事情想问下你,女更衣室和男更衣室里的海报是不是被替换过了。。。。。。”

    大神说:“抱歉,吾没有印象了,海报之类的吾从没有注意过。。。。”

    “不过,说到于这个更衣室有关的话,倒是邮件令吾略感在意的事情。。。。”

    大神说。

    “吾在训练之后,都一直喜欢喝蛋白质咖啡。。。。”

    “咖啡这里也有吗?”林潇说。

    “仓库有,虽然只是便宜货但是也只能将就下了。”大神说。

    “然后五准备好了蛋白质咖啡,每次训练完之后就喝,只不过。。。。前阵子吾不小心把咖啡洒在了地毯上了,昂时候在上面留下了污渍。。。。但是刚才吾注意到了,那个污渍已经消失了。。。。是有人将它打扫了?但是这么说来,我感觉太干净了点,简直就像是从最初起就不存在什么污渍一样。。。。”大神说。

    “原来如此。。。我明白了。”林潇说。

    之后继续调查,回到了图书室。。。。进入了书库之中。。。。林潇找到了档案,又将灭族者翔事件的资料看了一次。

    “苗木,我们去找瑟雷丝吧。。。山田说过她目击到了什么。”林潇提议道。

    之后前去寻找瑟雷丝,路过餐厅遇到了朝日奈。

    苗木询问道:“朝日奈,你怎么在这里,冬子她怎么样了。。。”

    “嗯。。。她还是那个样子。。。完全不肯出来。。。一直在说什么灭族者什么的。。。所以我就随她去了。。。。毕竟问题虽然一大堆,很麻烦。。。但是也得把肚子填饱。。。”朝日奈笑着说。。。。

    之后告别朝日奈来到了仓库,找到了瑟雷丝。。。。。。

    林潇说:“瑟雷丝,你在这里做什么呢?”

    瑟雷丝笑着说:“这个仓库真厉害,放着各种各样的生活必需品。。。从食品到运动衫到毛巾之类的,只要你想到的都有呢。”

    “是这样啊。。。瑟雷丝。。你找到和事件有关的线索了么?”林潇说。

    “果然。。要追问这个啊。。。本来想要用仓库的讲解来糊弄过去的看来是白费心思了。。。”瑟雷丝说。

    苗木说:“那。。。。你知道了些什么呢?”

    瑟雷丝说:“其实昨天晚上我在仓库看到了千寻。。。。那是临近夜晚时间的事了。。。然后我问她这么晚的时间,在这里做什么呢?”

    “是打算去锻炼啊吗?”

    千寻则说:“你怎么知道的。。。。”

    我就告诉她,,她手上拿的运动包里面露出了蓝色夹克衫的袖子。。。。之后她就说自已有事情就走了。”

    “是这样啊。。。。她还真的打算去锻炼啊。。”林潇说。

    “我原本以为她是打算明天早上去锻炼身体的,但是看来她不顾夜晚时间的规矩,踏上了锻炼之路啊。。。就是因为不顾规矩,才发生这种事情的。。。。”瑟雷丝说。

    在这之后,没有调查到更多,学级审判就要开始了,在校内广播的屏幕之中显示出了黑白熊。

    它说:“终于到了期待已久的学级审判了!那么,麻烦在老地方集合了。。。”

    不管是想还是不想,为了活下去,必须前往那个战场。。。。。。很快就来到学级审判的会场。

    大家各自站好之后,都露出了不安和紧张的神情。。。凶手究竟是谁。。。。灭族者翔又是谁!

    一切都将揭晓!林潇发觉已经开始习惯了。。。。来这个地方觉得非常的熟悉。。。这一次必须赢。

    “那么再一次欢迎你们来到学级审判。。。噗呼呼。”黑白熊说。

    “那么就开始讨论吧。。。先从凶器开始说起吧。”黑白熊幸灾乐祸的样子让人觉得非常可恶。

    大神樱说:“千寻的致命伤应该是头部的伤。。。。”

    “黑白熊的档案上写着钝器类的物品是指的什么?”石丸说。

    叶隐说:“随便是什么啦。。。反正人都死了。”

    “那可不行。。。我们讨论的可是凶器!认真严肃对待!”石丸说。

    朝日奈叹了口气说:“千寻真是可怜。。。。”

    苗木说:“造成千寻的致命伤的凶器不就是现场的哑铃吗?”

    林潇说:“正是如此,哑铃是游泳室内的锻炼器材。。。重量和大小都非常合适作为凶器。。。而且那个哑铃上也沾有血迹,现场能用来当凶器的东西毫无疑问就是这个。”

    “被害人的头部的伤口也与哑铃的形状相吻合。。。没有怀疑的理由,这是不会有错的。”雾切说。

    朝日奈说:“啊?伤口调查了吗?”

    “。。。面对尸体。。。居然这么冷静。。。这不会很恶心吗。。。”山田说。

    十神说:“那么,凶器已经确认,现在开始继续话题讨论。。从现在起话题讨论转移到犯人的身上。”

    “你已经对犯人的身份有了解了吗?”大神樱说。

    十神说:“嗯,是那个犯人的身份我已经弄清楚了。。。。”

    “什么!。。。。这是真的么?”叶隐惊讶道。

    十神说:“将千寻杀害的犯人是。。。。连环杀人鬼灭族翔。。。”

    连环杀人鬼灭族者翔。。。确实现场的情况实在是太相像。。。而且根据档案里面也说明杀人鬼是学生。。。。

    十神继续说:“犯人是灭族者翔。。。。肯定就是这样了!”

    “这种事情,根本不可能吧?”朝日奈说。

    十神说:“为什么不可能?”

    “因为。。。就算你再怎么说。。。这种事情。。。大家当中根本不可能有这种人吧?你有什么根据吗?”朝日奈说。

    林潇说:“根据的话。。。确实是有的。。。。在图书馆的书库中找到的档案里,所有记载着的。。。灭族者翔的相关事件全纪录。”

    “等。。等一下,太奇怪了吧,为什么那种东西会在书库里?”大和田说。

    林潇说:“你可以当作是希望之峰学园收集的资料,这个学园可不是表面的那么简单。。。总之在这个资料里面详细了纪录了灭族者翔的事件的特征。。。。。”

    “根据那些来看,灭族者翔的事件具有俩个特征。。。”十神继续说:“第一点,在现场必定有血字留下。。。”

    “就是那个鲜血狂欢的血字。。。。。。”苗木说。

    十神说:“重要的是另一个特征。。。。因为那个是从未在网络流传,也就是说根本没有公开的事。。。。。。”

    “是什么样的事!?”石丸说。

    苗木说:“灭族者翔的事件中,被害人的尸体必定会被吊成十字状的姿态。。大致是这样。。。。。”

    “网络上流传的只有灭族者翔残忍的杀人方法和血字,但是都没有提到过这个特征,但是实际上这个特征却是每次杀人事件的发生的时候,灭族者翔都会做的事情。。。。除了掌握机密的高层知道以外,其他人是不可能知道的。”林潇说。

    十神说:“但是,在这次的事件中,千寻的确是被吊成了十字状。。。。那么,犯人是如何知道这一点的呢?除了犯人和高层以外就不知道的。。。。十字吊起的特征。。。。能想到的理由只有一个。。。。。犯人就是真正的灭族者翔!”

    “这是。。。真的么!”大和田说。

    “那么。。。灭族者翔。。。就在我们这些人之中。。。。是吗?”瑟雷丝说。

    林潇说:“灭族者翔事件的档案中,也有说明。。。犯人极有可能是学生。。。。”

    “腐川冬子。。。就是灭族者翔的真身。”十神突然指向了冬子说。

    山田惊叫道:“骗人。。。。的吧!”

    冬子露出非常惊慌的神情,甚至于说不出话来。。

    “等等。。。这怎么可能。。。。冬子最怕的就是血了。。。怕血的杀人鬼什么的。。。从来没有听说过!”朝日奈说。

    十神说:“灭族者翔,既是她也不是她。。。这个就是如今问题的答案了。。。”

    “这句话的意思是?”叶隐说。。。“又不是什么猜谜游戏。。。”

    苗木说:“因为灭族者翔是。。。。多重人格患者。。。。”

    “正是这样,所谓的多重人格属于一种精神疾风。。。这个在灭族者事件的档案中,也有过这样的记载。。。犯人在每次杀人案发现场都会停留一段时间,之后又会惊慌的逃离现场,留下这样的痕迹。。。但是却连一个目击者都没有,也就是说犯人极有可能是多重人格患者。。。。”林潇补充道。

    “所以说。。。。冬子是这样的。。。会不会有点脱离现实了。。。”山田说。

    十神说:“我可以断言,腐川冬子就是多重人格患者的事,从尸体发现后不久她的奇怪言行和举动中就能说明!”

    “是这样的。。。我记得她晕过去醒来之后说话的腔调就变的非常奇怪。”苗木说。

    “确实如此,这一点大家也都看到了。。。但是对于冬子的性格特点大家应该都很熟悉吧?那样的说话方式之类的,感觉完全就像变了一个人。。。”林潇说。

    “另外,朝日奈你叫我们过去看看腐川冬子的时候,我上前询问了她,结果她说了一句灭族者翔,才不会让她任意妄为。。。她看起来非常的害怕。。。但是这个害怕另外的事情。。。说到底那家伙把自已关在房间中,并不是为了不让外面的人进来。。。。。而是为了不让里面的人出去才对。。。。腐川冬子很害怕,害怕自已心中的杀人鬼,会出来把人杀掉。。。。”十神冷静的说。

    “为。。。为什么。。。?”冬子一脸震惊的样子。

    “就是说啊。。。。为什么连这种事情你都知道。。。。”朝日奈说。

    “朝日奈。。。你还没明白吗?腐川冬子是在问我,为什么要说出来。”十神继续说:“那家伙,曾经找我商量过奇怪的问题。。。就在昨天晚上。。。从黑白熊那里听到关于动机的话之前不久。。。。就在那个时候,腐川冬子说了一句特别意味深长的话。。。自已心中有个杀人鬼。。。。担心会暴露,所以一直都很害怕。。。。因为这个原因,自已养成了阴沉排他的性格,是这样没错吧。。。。”

    “真的是这样吗?”林潇询问道。

    “明明说好了不会说出去,明明就约好了。。。我被骗了是吧。。。”冬子说。

    十神说:“哈?那只是你单方面的搞错了而已,我又没问过你,是你自已不停的单方面的在标榜不幸的事迹吧?这可是现实世界,有谁会和一个杀人鬼做约定呢?而且先打破约定的可是你啊!你确实应该说过吧,在这里的期间,不管发生什么都绝对不会让灭族者杀人。。。。可是,你没能做到。。。。杀人鬼灭族者翔,差不多该承认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