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其他小说 > 无限之次元幻想 > 第十一章 新事件
    来到了体育馆,很快众人也来了。。。很显然大家的脸色都不太好。

    石丸说:“突然间把全部人集中起来,究竟有什么重要的事。。。。”

    “这次又会发生什么呢?”瑟雷丝说。

    “真是让人闲不下来。。。。”十神发出轻笑。。。。。

    山田说:“能不能别发出这么惊悚的笑声。。。”

    “话说。。。。现在这种情况居然还能笑出来,是脑子烧坏了吗?”

    朝日奈说。

    “哼,脑子烧坏的,不知道是谁呢?”十神反击道。

    “什么啊。。。你什么意思?”朝日奈说。

    “没什么。。。。单纯的表达一下钦佩之情而已。。。。自相残杀不愿意,在这里生活也不愿意,就这样漫无目的的蹉跎的过日子,我对你们的这种悠闲的情怀感到非常的钦佩。。。。说起来你们之前还极力主张等待警察来救援。。。。之后又如何呢?看样子完全没有来救援的动静。。。。。”十神说。

    “。。。。对啊。。。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朝日奈说。

    雾切说:“。。。确实很诡异,在市中心的学园中发生了这种事,警察不可能没察觉啊。。。”

    “这帮饭桶。。。。”山田说。

    瑟雷丝说:“反过来说,也能解释为幕后主使的背景足够深,就连警察也不能随意出动。。。。”

    叶隐说:“啊。。。说起来是昨天的事情。。。。我在门口大厅发呆的时候。。。。就在那时,我听到了。。。。”

    “听到了?什么啊?”千寻说。

    “说不清。。。道不明的声音。。。”叶隐说。

    “具体是什么样的声音?”石丸说。

    叶隐说:“硬要说的话,就像在施工现场听到的那种?说实话,也有可能是我多心了,毕竟只听见了隐隐约约的声音。”

    “肯定是幻听了吧?不会是耳鸣什么的吗?”冬子说。

    “哦哦。。。你们在说什么呢?噗呼呼!”突然插进话来的黑白熊登场啦。

    “你们听到的是爆炸声哦。。。”黑白熊说。

    苗木说:“爆炸声是什么意思?”

    黑白熊说:“机关枪之类的。。。噗呼呼,跟施工现场的声音是有那么像啦。。。。不好不好,关键的地方还好没说出来。。。封嘴封嘴!”

    “能让我们知道被叫来的理由吗?”雾切开口说。

    “好直接啊。。。。上来就要进入正题吗?”黑白熊说。“不过呢,在那之前先听我发发牢骚吧。。。感觉最近没什么活力呢。。。毛绒线头都失去光泽了。。。。会变成这样我觉得肯定都怪这无聊的日子。。。。我呢。。。想追求的是更加惊险刺激高智商的生活啊!”

    “。。。。行了,你就直说吧。”林潇打断它的话说。

    “那好吧。。我就开门见山了。。。。下一个坏人还不出现。。。真没劲!所以嘛,我给你们准备了新的动机哟!”

    “!你还想重复上次的事情!我们说什么都不会被你欺骗了!”石丸大叫道。

    “哼,那也无所谓啦。。。好好努力吧。”黑白熊说。“但是,我该做的事情还是要做呢,就算是唱独角戏也还是要做哦。”

    “唉,这次的主题是!难为情的回忆,或者是不想让别人的知道的过去!我认为人活着嘛,不管是谁都有丢脸的回忆,或者说难以言说的过去什么的。。。。这次,根据我个人的调查,我把你们的那种回忆都收集起来了!唉。。。我手中的这些信封当中隐藏着你们不愿意示人的秘密。。。。。现在开始分发,请各位观看一下吧。”

    这么说着黑白熊将它拿出来的信封,交给了大家,每个人都拿到了属于自已的那一份。。。。。

    然后带着不安和紧张,打开了信封查看起属于自已的那份。。。。每个人都发出了震惊。

    “什么!这是什么!”

    “为什么会知道这种事情。。。。”

    “可恶。。。。真是可恶。”

    “到底是怎么收集到的呢。。。。”

    黑白熊很满意的笑出声来,带着恶趣味:“好了,时间限制是24小时。。。如果24小时之后还没出现坏人,我就把这些难为情的回忆,统统向世间公开曝光。。。。”

    “。。。这就是你说的动机吗?”苗木露出一副很无言以对的表情。

    “对,就是这样讨厌吧?不想被曝光对吧?”黑白熊说。

    “虽然是这样没错,不想被曝光。。。但是我可不会。。。为了这种事情去杀人。”苗木诚大叫道。

    黑白熊说:“你说什么!”

    石丸说:“对啊。。。真是无聊透顶。。。怎么会有人为了这种程度的事情。。。。去杀人呢。”

    黑白熊说:“哎呀,是这样吗?但是回忆是你们跟外面世界连接起来的关键哦。。。不让让别人知道的事情,我觉得是应该存在的。。。所以我。。。才用心准备的说!遗憾,真是太遗憾了,这样就没人会去杀人了。。。。没办法了呢,那么24小时之后,就看曝光这些事情来满足一下我的幼小的心灵吧。。。。。”丢下这句话它带着失望的神情就离开了。。。。

    朝日奈说:“虽然最开始有点惊讶。。。但是说不定,有点让它空欢喜了一场的样子。。。。那说的也是,把秘密曝光是很让人丢脸的。。。。但是再怎么说。。。这也成为不了杀人动机的吧?”

    石丸说:“同学们。。。。我有个好主意。。。。干脆让我们把刚才的秘密都在这里公开吧。。。这样的话,就不必担心什么动机了。嗯这是个好主意!那就从我开始吧。。。。。”

    这家伙绝对是个白痴。。。。要是能那么顺利就好了。。。。

    冬子说:“你那令人害羞的秘密什么的。。。我一点也不想听啊。。。”

    “什么。。。。”石丸很意外的样子。。。拜托这才是正常好吗。。。。

    “还有秘密什么的。。。不管别人怎么说我都不想公布!”冬子说。

    瑟雷丝说:“我也是这样。。。不想被人知道。”

    山田说:“。。。。遭遇到拒绝就更想研究人之本性。。。你就坦白试试嘛。。。”

    瑟雷丝说:“我不说。。。”

    十神说:“我也深有同感。。。没有必要坦白。”

    “那个。千寻。你怎么样子。。。?”石丸说。

    “那个,对不起,我现在还不想说出来。。。。但是。。。。我也觉得这样下去不行,以后我肯定会说的。。。我会努力变的更强,再跟大家坦白。。。。”千寻一副很为难的样子。

    “不想说,就不用勉强啦。。。我也是,其实不想坦白的。。。”朝日奈说。

    “被反对到了这个地步,就算再怎么是兄弟的提案,也不得不撤回啊。”大和田说。

    上次在桑拿房比赛之后,大和田和石丸关系就变的非常要好了。。。俩人算是惺惺相惜还是其他的。

    石丸说:“好吧。。。但是不管怎么说,不可能因为这种程度的事情就杀人啊。。。。”

    “那么今天就到此为止吧。。。在期限24小时以内,各位无比做好相应的觉悟!秘密被公布于世虽然会难为情,但是也不至于夺人性命!所以说。。。那个请不要有任何轻率的举动啊!”石丸说。

    山田说:“被你这么一说,反而感觉到了不安。”

    “啊。不好意思。。。。我也知道不能说完全没可能。”石丸说。

    “总而言之,我们先回去吧。。。。”林潇说。

    在这之后,大家散开之后,林潇回到了房间。。。。如果不出意料,应该会有什么事情发生。。。。

    第二天早上,林潇来到了餐厅。。。那儿此时来的人,叶隐,朝日奈,大神樱,苗木。。。十神。其他人都没看到。

    看到苗木的神色特别不好,有些苍白眼神中透露着焦急。。

    林潇问道:“苗木?你没事吧?发生了什么事情。。。”

    叶隐说:“黑白熊没来通知你吗?黑白熊说我们当中有人发生了不得了的事情了。。。为了方便大家搜查,特别将所有的门锁解除了。。。让我们自由的调查。。。。。所以大家才赶过来了。”

    “啊。。。居然会有这样的事情。。。。那现在怎么样了。。。其他人呢。。。”

    林潇说。

    “都去确认黑白熊说的事情了吧?还是说?”十神说。“如黑白熊所说的,被卷入了事件之中呢。。。。”

    大神说:“莫非。。。再度发生了吗?”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就是昨天的那件事情吗?”叶隐说。

    “没可能吧。。。不过是回忆而已。。。。”朝日奈说。

    “嗯。。。虽然是这样说,但是每个人的情况都是不一样的。。。。”林潇说。

    十神说:“哼,看来还是有明白人。。。。以自已的标准去判断价值。。。。。你意识不到那是何等的危险的行为吗!”

    “既然如此。。。。昨天为什么不早说。。。。”朝日奈说。

    “怎么快就忘记了?这又不是合作通关的游戏,而是混合淘汰制的游戏啊。。。。”十神说。

    林潇说:“想要行动的人。。。绝对不可能说的。。。”

    “在这里猜想也是没用的。。。。比起这种事情还是先查明发生了什么吧。”大神说。

    十神说:“说的对,那我们就分头去找吧。。。按照黑白熊的口气来说,一定是发生了杀人事件。。。。”

    带着紧张和沉重,林潇和苗木也加入了搜查,在进入了游泳室之后,在哪儿还碰到了十神。

    “十神,你也在这儿?有发现了什么?”林潇说。

    “。。。嗯这间更衣室,很奇怪。。。”他指着蓝色的男生用的更衣室说。

    “很奇怪是指?”林潇说。

    “更衣室好像目前谁也没有进去看过,那么首先就先从女更衣室那你看起吧。”十神说。

    因为为了搜查门锁完全被打开了。。。所以很顺利的进入了女生的更衣室。。。一进去林潇就呆住了。

    面对眼前的这番光景,想要意识到现实还需要话费少许的时间。。。良久林潇明白了这就是现实。。。

    伴随着苗木的一声惨叫,校内广播响了起来:“尸体发现!一段自由活动以后就会开始学级审判!请做好准备!”、

    3个人或者以上发现了尸体就会播放广告,据说是黑白熊加上去的。。。。通知所有人。

    眼前的是千寻的尸体,超高校级的程序设计师。。。。尸体被悬挂在更衣室的铁架之上。。。墙壁上还有许多血。。。。

    “冷静一下,苗木。。。”林潇拍了一下苗木的肩膀说。

    十神说:“果然是这样。。。这可真是奇怪。。。。。”

    林潇说:“确实。。千寻的尸体被吊成了十字架状态。。。而边上的墙壁上面写着血字。。。。鲜血狂欢。。。这是什么意思呢?”

    “这是何等残忍的杀人方法。。。不好像有点残忍过头了呢。。。你不这样觉得吗?”十神说。

    苗木说:“已经死了。。。这就是最大的残忍了。。。”

    是啊生命只有一次,昨天还一起说话,一起相处的人却突然就这样再也不会动了,换做是谁,也适应不了。。。。

    人是感性的动物,就算死的不是自已,也许大家相处不久,但是突然就直面死亡。。。。真的是一件很悲伤,很悲伤的事情。。。。

    人的一生何其短暂。。。。只是有的人还没来及想要做到自已想要做的事情,就结束了自已短暂的一生。。。这不是很悲哀吗。。。。

    千寻说要锻炼身体,明明是个很娇弱的人。。。还说要变的强大以后有什么事情要告诉大家。。。。。。。现在这一切都无法实现了。。。究竟是谁做出这种事情。。。。林潇有一股愤怒。。。。

    十神说:“事情已经发生了,结果就在眼前。。。。现在我们该做什么呢?应该是搜查。。。应对接下来的学级审判。。。必须找出凶手。。。只是这次的杀人案件,相对于一般人的犯罪,未免太过猎奇了呢?跟舞原沙耶香的事件不同,不可能是某人出于没有办法之下才杀人的程度。。。。。比如说愉快犯之类的,你不知道吗?”

    “。。。。只能慢慢的调查了。”林潇说。

    这时候,更衣室的门外走来了一个人,是石丸他说:“喂,我刚听到惨叫,发生什么了。。。还有刚才的广播。。。”

    然后他就不说话了目瞪口呆看着千寻的尸体。。。。然后低声的说:“这是开玩笑的吧。。。。这。。。”

    有些不敢相信眼前的事实,差一点就坐在了地上。。。。

    “她已经。。。。。死了吗?”石丸说。

    “没错,已经死了。”十神冷冷的说。

    林潇说:“事已至此,再说其他的也没什么用,我们的时间不多,必须尽快开始调查。。。。石丸你去把所有人都叫过来。。。然后我们在商量。。。。赌上性命找出犯人的游戏,又要开始了。。。”

    石丸点点头,飞快的跑出更衣室,没多久人都来了除了冬子没看到。。。。。对于千寻的死,在场他们都很悲伤和震惊。。。。还有困惑,以及愤怒的神情。

    围在千寻的身边,都站在那里,一言不发。。。。。

    打破沉默的是大神愤怒的声音:“可恶。。。又没能守护住。”

    石丸的眼泪都流出来了:“还是。。。出现了牺牲者啊。。。”

    瑟雷丝说:“也就是说,又要开始了。。。”

    大和田说:“可恶。。。这究竟怎么回事啊!”

    山田说:“是梦吧?这就是梦吧!所有的都是梦!”

    “墙壁上的血字。。。鲜血狂欢。。意味着什么?”雾切说。

    “意义不明的死亡讯息?”林潇说。

    雾切摇摇头说:“这看起来不像是死亡讯息。。。太过异样了。。。”

    “这看起来就像是血祭一般。。。。是犯人留下来的东西吧?”瑟雷丝说。

    “有这个可能性。。。”林潇说。

    石丸说:“话说鲜血狂欢这个讯息,你们有没有听过什么。。。”

    “这样一说我也感觉有点耳熟。”大神说。

    “我知道了。。。不停的利用猎奇的手法杀人,并且会在案发现场一定会用被害人的血留下鲜血狂欢的血文字!神出鬼没,又都尽是无差别的突发作案,就连警察也一直没能查到什么蛛丝马迹!那一系列的杀人事件的嫌疑人在网络上被赋予的名字是。。。。灭族者翔呗!”叶隐说。

    灭族者翔吗?超级杀人狂。。。。手段恶劣。。。鲜血狂宴。。。都很符合。。。。但是灭族者翔怎么可能在大家当中。

    朝日奈说:“也就是说。。。这是有人在模仿灭族者翔的事件?但是为什么要这样做?”

    “或者是真正的灭族者翔所做的。。”十神说。

    “!等等你是说真正的灭族者翔混在我们当中!”叶隐说。

    “这,这是不可能的吧!?”朝日奈说。

    “不过。。。竟然是鲜血狂欢。。。这是一个令人吃惊的疯子呢。”瑟雷丝说。

    大神樱说:“但是。。。没有比疯子更令人棘手的凶手了。。。”

    这时候门口走进来一个人,是姗姗来迟冬子。。。她一进来一脸的吃惊,然后看到了千寻的死还要鲜红的血。。。

    “。。。不是吧?为什么。。。。”这样说完,咚的一声她就倒在了地上。。。。

    朝日奈急忙跑到她的身边摇晃着她的身体,不过她好像昏迷。。。林潇记得她说过她超级害怕血。。。。

    “血液恐惧症吗。。。。不能看恐怖电影呢。。。。”瑟雷丝说。

    “该说,这没问题吗?在我们房间以外的地方睡觉。。”叶隐说。

    “她是晕过去了,拜托。。。”林潇吐槽道。

    在朝日奈的摇晃下冬子醒了过来,她好像有点意识不清的说:“啊。。。那货挂掉了啊。。。我也晕倒了?这是常有的事情,还是说只有我是这样。。。这个世界是由外面和内里来构成的,这就是世界的真实。。。”

    山田说:“突然说这样的话,腔调都变了。。。感觉好可怕。”

    “不用担心,哈哈。。。”冬子说。

    “她看起来眼神很呆滞。。。还是先带她回房间休息吧。”石丸说。

    “那就由我来吧,有谁能帮帮我。。。。嗯石丸吧。”朝日奈说。

    “那个女人就交给你们了,剩下的人马上开始调查。”十神说。

    “确实事不宜迟。。。现场的监视和上次一样,大神和大和田一起就可以了吧?”林潇说。

    大和田说:“交给我吧。”

    大神樱回道:“没问题!”

    苗木说:“这种事情真的是大家做的吗。。。这么残忍的猎奇手法。。。。”

    十神说:“经历过上次的事情,你应该知道这不可能是黑幕做的事情。”

    “不管如何,我们先调查。。。在学级审判上在慢慢来。”林潇说。

    话是这样说,这究竟是怎么回事?这个手法如此猎奇,还留下了灭族者翔的杀人痕迹。。。很奇怪。。。凶手真的是灭族者翔?

    谁是混在这里面的。。。。。看起来完全不是那么回事。。。胡乱猜测也是没用。。。但是奇怪的是为什么会盯上千寻。。。。或者说千寻为什么会来女更衣室。。。。。来这里是干嘛的。。。。

    这时候黑白熊突然走了出来说:“你们不用多想了,这次的事件就是你们当中某个人做的。。。这是肯定。。。”

    苗木说:“。。。。就因为那种回忆就能成为动机吗。。。。。这实在是。。。”他欲言又止,然后说不出话来,很悲痛。

    黑白熊说:“嗯,事实就是如此,人类的劣根性可以是非常可怕的。。。为了自已,什么事情都做的出来啊,这就是人类。。。自私的人,才是人类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