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其他小说 > 无限之次元幻想 > 第8章 真相
    千寻说:“关键的就是这个吗?但是这个该怎么用呢?”

    林潇说:“凶手把这个玻璃球从栏杆的缝隙间丢进去,瞄准了焚烧炉的开关。。。。就是这样按下焚烧炉的开关,点燃焚烧炉!”

    山田说:“从栏杆的缝隙间,丢进去?”

    林潇说:“山田还记得你带我们进去吗?你说焚烧炉的火一直在烧。。。。觉得很奇怪,之前来的时候火应该是关着的。。。”

    苗木说:“焚烧炉的火在山田不知道到时候被点燃了。。。。。。。这是因为凶手没有打开栏杆,就按下了焚烧炉的开关。。。。然后在用水晶球砸中开关,点燃焚烧炉之后,再脱掉身上沾到血的衣服,卷成一团,将衣服丢了进去。。。。”

    桑田说:“。。。。怎么可能会这样顺利。”

    雾切说:“从毁灭的证据后的状况能说明凶手其实进不了栏杆内。。。。”

    “就是因为这个,才会留下蛛丝马迹。。。碎掉的玻璃球。。。一直开着的焚烧炉。。。还留有烧剩下的白色衬衫碎片,如果凶手可以进去的话,肯定早就清理干净了。。。绝对不会留下这么明显的痕迹。”

    千寻说:“可是,栏杆和焚烧炉的距离有1o公尺吧。。。。从那个距离丢玻璃球。。。精确的命中了开关。。。真的能办得到吗?。。。那种事情。。。。。”

    “对啊。。。一定不可能啊。。。哪儿有那么厉害。”桑田说。

    十神说:“你不会忘记你的身份了吧?”

    “什么身份?”桑田说。

    “超高校级的棒球选手。。。。桑田。。。你不就是有着这样称号的超级高中生吗?这种事情对你来说轻而易举吧?”林潇说。

    “。。。别开玩笑了。。。”桑田说。

    “的确。。。如果是被誉为超高校级的棒球选手的他,1o公尺的目标根本不算什么。。。。”瑟雷丝说。

    “我不是凶手!哈说刚才的推理全都错了,你这个混蛋!”桑田大叫道。

    雾切说:“你还不承认吗?”

    林潇说:“既然如此,那么就重头到尾回顾一下事情的真相吧。。。”

    “那么,现在我来说明这次事件的全部真相。。。。。昨天晚上,凶手前往舞圆同学的房间,也就是交换过后的苗木的房间,那也是案发的现场。

    舞圆同学恐怕是想要杀了那个人,才叫他去房间的吧。。。。。在凶手进房间之后,舞圆用事先准备好的厨房菜刀,攻击那个人。。。。可是

    发生了意想不到的事情。。。。。凶手反应了过来,并且立刻用放在现场的模型刀反击。。。。。一阵攻防之后。。。舞圆同学在模型刀的攻击之下右手腕骨折。。。。。然后菜刀也被抢走了。。。。。。”

    “被逼到绝境的舞圆同学。。。。连忙逃进了淋浴间。。。。凶手很快就追上去。。。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沐浴间的门打不开。。。那是因为苗木的房间的沐浴间的门轴不灵光,如果不知道诀窍的话就打不开。。。。舞圆同学因为有听我说过,所以知道,但是凶手当然不知道。。。。。。即便如此,凶手还是想办法把门撬开了。。。。并且用抢来的菜刀。。。。。刺杀了舞圆同学。。。。”

    “不过,舞圆同学还是用剩余的力气,在现场留下了临死的讯息。。。。为了不被凶手发现,写在自已背后的墙上。。。。可是,她就这样。。。耗尽了力气。。。。。。杀死舞圆同学以后凶手连忙开始毁灭证据。。。。首先脱下沾到血的衬衫。。。。。然后用苗木房间内的清洁纸,彻底打扫了房间,这也是为什么房间内一根头发都没有的原因。。。。。这都是为了消除自已来过这间房间的痕迹。。。。。。之后凶手为了把脱下来的沾到血的衣服处理掉,前往废弃物室。。。。想要用那里的焚烧炉烧掉喷到血的衬衫。。。。可是废弃物室被用铁栏封锁。。。没办法接近焚烧炉。。。。”

    “于是,这时候凶手使用了叶隐忘在洗衣间的玻璃球。。。。凶手从铁栏的缝隙间,丢出了玻璃球。。。。打开了焚烧炉的开关。。。换作我是一般人的话,这个想法近乎不可能。。。。但是凶手有自信把这个化为可能。。。。因为凶手是超高校级的棒球选手。。。。他用精确的控球丢出了玻璃球,打中了焚烧炉的开关。。。。。。然后焚烧炉开始运作。。。。再然后将沾血的衣服丢进去,完美处理掉了证据。。。。凶手就这样离开了废弃物室。。。。。但是这里他算错了一件事情,丢进去的有一小部分衣服意味的从焚烧炉掉了出来。。。。但是凶手并不知道,这个成为了决定性的证据。。。。。”

    林潇指向桑田说道:“一切都结束了。桑田同学。。。。”

    苗木说:“桑田想要去洗掉衣服上的血,在前往洗衣间的时候发现了玻璃球。。。。然后就在那个时候想到了刚才的方法。。。。还是说,玻璃球是你一开始就藏好的?”

    雾切说:“怎么样?桑田同学?现在你有什么反驳的?”

    “问我有没有反驳。。。有啊,一定有啊!话说你刚才说的那些全部是推理吧!根本没有证据吧,证据呢?如果没有证据的话,就只是胡说八道,我才不承认!”桑田说。

    “我说了,都结束了。。。桑田同学。。。你要找的证据,其实在简单不过,它就在眼前。。。。但是你却看不到。。”林潇叹了口气说。

    “那你就拿出来证明啊!”桑田大叫道。

    “凶手在拆掉沐浴间的门的时候,要拆掉那个螺丝,到底是用了什么道具呢?”

    林潇说。

    大和田说:“要拆掉螺丝的话,一定是螺丝起子。”

    “那么,发给我们的工具组里面就有吧。”叶隐说。

    山田说:“应该是用了那个吧,除此之外没有其他的工具了。。。。”

    苗木诚说:“可是,我房间内的工具组,没有被使用过的痕迹。。。。”

    石丸说:“因为凶手认为现场不时苗木的房间,而是舞圆同学的房间吧。。。。。”

    千寻说:“因为工具组,只发给了男生。。。。应该没有想到那间房间会有吧?”

    苗木说:“那么凶手使用的是谁的工具组呢?”

    “只有一个可能那就是他自已的工具组,如果没有问题的话,他的工具组的螺丝起子一定使用过。。。。”林潇说。

    十神说:“桑田,你的工具组可以拿来给我们看看了,如果你是用在别的地方,请说明一下你用在哪里,以及使用方法!”

    “。。。。”桑田低下头沉默无语。

    林潇说:“看来你已经无法反驳了。。。。”

    “这下是真的全部结束了。”瑟雷丝说。

    “噗呼呼,看来讨论出结果了呢。。。那么差不多该进入投票时间了。。。你们几个请用手边的按钮投票!”黑白熊说。

    投票结束。。。这次案件的凶手正是桑田同学。。。。“恭喜你们。。。”黑白熊这样说。

    “真的是你。。。。桑田为什么要这样做?”石丸说。

    “怎么会。。。”朝日奈说。

    桑田说:“我。。我也没办法啊。。。我也是。。。差点就被她杀死了。。。。所以。。。我只能杀了她。。。你们也一样,只要走错了一步,就会变成这样!只是我碰巧被盯上了而已。。。。。。我太不走运了。。。。”

    “。。。。事情变成这样真的太糟糕了。。。”苗木悲痛的说:“没有什么比这个更糟糕的,推理是正确的。。。这也说明了舞圆同学想要嫁祸给我的事实。。。这种事情。。。。”

    林潇说:“不,这不是舞圆同学的错。。。都是因为那个影像啊。。。。”

    黑白熊说:“噗呼呼,没有一点恶意,又怎么会杀人呢。。。。真是可怕啊。。。。嘿嘿,苗木同学是不是对舞圆同学很失望呢。。。明明长的那么漂亮,也很乖巧。。。。但是却背叛了你。。。是不是绝望了呢?爱情友情同情。。。。感情越强烈,当一切崩毁的时候,绝望也就越大嘛。。。。”

    苗木说:“别开玩笑了,这都是你害的。。。”

    林潇说:“人已经死了,再说这些也没有用了,但是苗木。。。舞圆一定不是为了利用你才接近你的。。。。所以现在我们要做的是,找到幕后黑手,打败真正的敌人。”

    “所以,学级审判的结果是。。。你们几个漂亮的指出了凶手!那么,将对这次的凶手进行处刑!”黑白熊说。

    桑田说:“处刑?!等等!我是迫不得已才杀人的。。。我这是正当防卫,我是为了保护自已的安全才一时失手。”

    瑟雷丝说:“你的行为哪里是正当防卫了?你破坏沐浴间门锁的时候是用的自已的工具组吧?换句话说,她把自已关进了沐浴间的时候,你还特别的回到了自已的房间,将工具组拿了出来,或者说你一开始就带着工具组。。。。。原本你可以停手,但是你却拆掉了沐浴间的门,冲进去刺杀。。。。正是因为你有明确的杀意或者说念头。。。。才会这样吧?”

    苗木说:“够了。。。别说了。”

    瑟雷丝说:“怎么了?这个家伙可是杀死了你心爱的舞圆哦。。。你不恨他吗?”

    苗木说:“并不是完全怪罪桑田。。。如果不是黑白熊的话。。。。一切都不会发生,他们也不会变成那样。。。。和林潇说的一样,我们要找到幕后的黑手,组织这一切的家伙!”

    “哎呀,突然来的正义感啊。。。真是可悲啊,就是因为有那些打着正义旗号的家伙,这个世界战争才不会消失,痛苦才不会消失。。。。把一切都毁掉一起绝望不就好了吗?算了,赶快开始了,毕竟大家都等了那么久了。。。”

    黑白熊按下了按钮。。。。审判厅的一个房间打开了。。。然后出现了锁链。。。。锁链直接套上了桑田将他拉了进去。。。

    这个房间四周是透明的窗户可以看到里面,林潇见到桑田被锁绑住。。。。然后他的面前出现了一台机器。

    那是用来训练的自动出棒球的机器,紧接着随着机器轰鸣声过后,无数的棒球不间断的从机器口飞了出来,全部都砸在了桑田的身上。。。。。最终桑田直接被棒球淹没。。。。。。。

    。。。黑白熊说:“啊,真是愉快。。。”

    “混蛋。”大和田说。

    “可恶。。。究竟是谁做的这些事情。”石丸说。

    “嗯,你们也好好享受吧,不想发生这些事情就好好的在学校内生活,度过和平的一辈子。。。噗呼呼。。。。”黑白熊说。

    “啊,对了,既然学级审判已经结束了,我已经帮你们把碍事的尸体清理干净了。。。总之这是没什么大不了的事情,你们不要谢我,我只不过是想看到你们开心的表情而已。。。”说完这句话,它就走了。

    不过短短的3天不到,瞬间就死去了三个人,带着这个沉重的事实,所有人都拖着疲惫的心回去休息了。。。

    一路无话,林潇思考着以后该怎么办,这样下去,迟早又会因为黑白熊的动机,导致杀人事件的发生吧。。。。在那之前一定要做出准备才行。

    但是,也要注意安全,万一自已被人盯上了怎么办。。。。这也是需要注意的。。。。。

    夜晚,餐厅内林潇也过去了。大家都在哪儿。。。。

    石丸问苗木说:“怎么样,情况如何,房间都被清理过了吗?”

    “嗯。”苗木有气无力的说。

    “你没事吧。。。”朝日奈说。

    “没事。。。。”

    石丸说:“啊。。。尸体清理掉,睡觉就会更香了。”

    “喂喂,你未免太不懂得察言观色了吧。”大和田说。

    林潇拍了拍苗木的肩膀说:“不管怎么样,我们还必须活下去。。。。”

    “。。。我知道,我必须正视舞圆同学的死。。。。。”苗木说。

    “打起精神来吧!一直消沉下去也不是办法。。。总之大家同心协力,一定可以离开这里。”朝日奈说。

    十神说:“少说这些没有建设性的话。。。。至今也谈过好几次合作,下一次应该有人会轻易的选择背叛吧。。。。毕竟如今所有人都察觉到,杀人这种事情并非远在天边,而是近在眼前了。。。。”

    冬子说:“已经有人开头了。。。以后会一发不可收拾。。。”

    “是这样的道理没有错,但是大家也看到桑田的下场了吧。。。。这都是黑白熊想看到的。。。为了不在出现牺牲者,不管怎么样,不协力抵抗幕后黑手的话。。。。我们的危险性更高。”林潇说。

    “。。。什么协力,对抗什么的。。。你觉得现在的情况,能做到吗?”十神说。

    山田说:“你的意思是?”

    瑟雷丝说:“幕后黑手拥有的能量和势力比想象的更加恐怖。。。。这里可是有名的希望之峰学园,但是幕后黑手却可以占据并且进行改造。。。。还有大量的生活用品和高科技的布偶黑白熊。。。这一切就好像准备的非常齐全的组织在运行一样。。。。这绝对不是普通的幕后黑手能做到的事情。。。反抗?现在的情况来说,根本做不到。。。。”

    “那么,我等该如何是好。。。?”大神樱说。

    十神说:“暂时只能遵守这里的规则了。。。如果无论如何想要离开这里的话。。。。就只能骗过其他人取得胜利。。。只有这个办法了吧。”

    “。。。。我不想为了活下去,而杀人。。。我不想再害死任何人了。。。”千寻说。

    “再害死?这是什么意思?”叶隐说。

    “因为桑田同学,都是因为大家投票给他才会死的啊。。。。这就相当于大家一起害死了他。。。”千寻说。

    “。。。那时候要是不投票给桑田,被处刑的就是我们了吧。。。”朝日奈说。

    苗木说:“是幕后黑手强迫我们投票的,要是不投的话,谁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

    “。。。。事情到了如今,我们暂时先在这里生活吧,不管大家愿意不愿意互相合作,但是基本的规定还是希望和以前一样。。。。明天早会的时候,我们再来讨论。。。”林潇说。

    这时候校内广播来了。。。是夜晚时间了。。。。黑白熊说:“在你们刚才的发言当中,明显含有为自已的行为正当化的厚脸皮成分,总之审判啊人的责任是非常重要的,拜托你们有点自觉好吗。所谓秩序是建立在牺牲之上的哦,那么祝各位晚上好梦。”

    冬子说:“这算什么意思。。。”

    “恶趣味满满的家伙,真不知道操纵它的家伙是怎么样的人。”林潇说。

    “如果找到了,我一定要撕了他。”大和田说。

    “它还真好意思说。。。居然将责任丢给我们。”叶隐说。

    “好了,失陪了。。。今天到此为止吧。”瑟雷丝说。

    在这之后,各自回到了自已的房间。

    林潇躺在床上在思考着,今天发生了剧变。。。。事情来的很突然。

    说到底,是什么原因,大家才会被选上呢。。。希望之峰学园的学生并不算少吧。。。。而且最关键的是。。。。这就像是在做游戏一样。。。。幕后黑手和大家玩这样一个游戏有什么目的。。。。

    还有那些影像如果不是合成的,这意味着什么。。。。以及失踪了这么多天大家,也没有亲友会去报x警之类的吗?

    真的一切都被幕后黑手掌控了?到现在为止,没有任何新的线索。。。。。。

    第二天早上,刚醒来林潇就接到了广播,让大家去体育馆集合说是有重要的事情宣布。

    没办法,全员只能过去了,反抗它的下场,还历历在目。。。。。

    这一次,这个家伙又想干嘛呢?

    黑白熊站在体育馆的高台上说:“哦,你们来了啊。”

    “你找我们有什么事情吗?”山田说。

    不过林潇看到他露出一副害怕的神情。

    林潇也明白,这是很正常。。。来的时候林潇也在想不会又是提供什么动机影像之类的东西了。

    黑白熊说:“嗯,恭喜你们上次学级审判完美的通过了,所以现在学校未开放的领域又开放了。。。。新世界哦。”

    说完这句话,它就走了。

    “这是什么意思,这个混蛋,又跑了!”大和田愤怒的说。

    “。。。。莫非是指有新的东西可以调查?”大神樱说。

    雾切说:“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就是2楼开放了吗?这所学园的。。。。”

    “调查之后才能知道。。。。”十神说。“事不宜迟,我们现在就出发。”

    石丸说:“全员分开调查,之后在到餐厅集合,汇报调查到的东西。”

    “苗木,我们一起去吧。”林潇邀请苗木道。

    苗木点点头说:“嗯。。。但愿这次能有新的发现。”

    “不过。。。虽然是这样我估计出口什么的是不可能的。”林潇说。

    苗木说:“。。。嗯。。。就算是这样,我们也要尽全力。。。”

    说话间,。。。来到了2楼。。。。俩人开始了搜查。。。学校的2楼区域。。。。

    走廊上安静的诡异。。。。这所学园还真的除了他们没有一个人存在。。。。到底是怎么做到让世界有名的学园,彻底被其掌握的。。。。

    谜团一个接着一个,黑白熊也就是幕后黑手期待的东西是什么呢?在大家的身上可以得到什么。。。。还有就连二楼也有监视摄影机。。。。这究竟是为了什么。。。不过林潇相信,自已一定可以突破难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