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其他小说 > 无限之次元幻想 > 第六章 线索
    林潇倒是明白了,如果能够全员都自由出入的话,就很容易毁灭证据。。。。所以为了不让事情变的那么简单,才有这样的作用。

    幕后黑手真实目的究竟是什么。。。。真是让人感觉很莫名其妙。。。果然被卷入了什么了不得的游戏之中了吧。

    总感觉,什么校规,什么学级审判都是为这些做准备的。。。。

    “那么山田同学,麻烦你和我们去废品处理那儿,我们有想要调查的东西。”林潇说。

    “是,这样啊。。。我要做的是什么呢。”山田说。

    “总之,先过来吧。”苗木说。

    来到废品处理房间,林潇说:“麻烦你打开铁栏了。”

    山田说:“嗯。只要打开这个铁栏就行了是吗好的,包在我身上。。。。”

    打开铁栏杆,里面那个焚化炉的下面好像有什么东西。。。。

    “这好像是什么东西的残渣。”林潇说。

    苗木说:“这看起来好像是一块白色的布,而且有血迹。。。这就是被毁灭的证据的痕迹。。。”

    然后又发现了地面有像是玻璃碎片的东西。。。。。山田说:“这个东西,就是哪个吧。。。就是用占卜用的玻璃水晶球。。那种巫女最爱用的。。。”

    这样说的话,这个东西只能是那个人的吧。。。。超高级的占卜师,叶隐。。。为什么他的东西会在这里。

    铁栏和焚烧炉之间距离1o公尺。。。焚烧炉现在还在烧。。。。开关是绿色和黄色。。。。

    “山田,这个焚烧炉是一直在烧的吗?”

    山田想了下说:“没有这回事,我昨天来的时候还没有打开。。。。火应该不可能点燃才对。”

    林潇说:“也就是说。。。有人用了什么方法打开了开关,点燃了焚烧炉。。。”

    苗木说:“尽是些没什么头绪的事情。。。不过我们先去找叶隐吧。”

    来到体育馆,找到了叶隐。

    “叶隐,我有件事情要问你。”苗木说。

    “不要,我想离开这里。。。马上出去,我想出去了,现在马上出去。。。”他看起来精神很混乱。

    林潇拍了拍他的肩膀说:“冷静点。”

    叶隐这才回过神说:“怎么了。。。你们有什么事情吗?”

    林潇拿出刚才收拾的玻璃球碎片说:“你对这个玻璃球有什么印象?”

    叶隐大叫道:“我的水晶球!居然碎了!明明说是绝对不会碎的水晶球!原来是玻璃的吗?我难道被骗了。。。”

    “好了。。。总之这个是你的对吧?”林潇对这个脱线的粗神经感觉很无奈立刻转移话题道。

    “是我的。。一定是昨天晚上我放在洗衣间,然后被偷走了呗。。。”叶隐说。

    “。。。是这样吗?好了,没事了。”这样说的话,谁都可以拿走啊。。。

    在这之后又搜查了一会,然后收到了校内广播。。。。黑白熊在屏幕中说:“唉,我也等累了。。。。我们差不多该开始了吧。?大家期待已经很久的。。。学级审判。。。那么我来指定集合地点,请进入位于学校内的1楼的红色的门。。。噗呼呼,那就等一下见咯。”

    说完这句话,通知结束。。。但是林潇知道,现在才是真正的开始。

    林潇和苗木来到了指定的地点,哪儿已经全员都在了。。。因为刚才在调查所以来晚了。

    石丸指着苗木说:“太慢了!全员都在等你们!”

    冬子说:“哼。。一定是怕了吧。。。怕自已的罪行。。。被曝光。。”

    林潇说:“好了,不要先入为主,等会学级审判我们在来讨论。”

    石丸说:“对,就应该这样,到时候在揭发苗木的罪行!”

    看来,苗木还是被大部分人怀疑着呢。。。不过这也没办法。。。。

    黑白熊的声音响起说:“请搭上正面的那台电梯,它会带你们到审判场哦。”

    正面的门打开了,果然是一台电梯,全员都走了上去,沉默不语。

    然后电梯良久之后停住,门打开之后。。。大家来到了地方。

    那是一个华丽的审判场一样的地方,里面都安排好了所有人的位置,大家各自找了位置站好。

    黑白熊则坐在法官的位置上说:“欢迎你们到来。。。。这是决定你们命运的审判场。”

    “首先,最后一次说明规则,在学级审判中,你们将发起讨论,最后以最终结果得出结论进行投票,投票之后如果你们得出的是真正的犯人,那么只有犯人被处刑,但是如果弄错了的话,全员会被处刑。

    我宣布学级审判现在开始!噗呼呼。”

    大神樱说:“凶手。。。。就在我们当中吗?”

    黑白熊说:“那是当然的。”

    “好,那我们闭上眼睛吧,然后凶手请举手!”石丸说。

    大和田说:“白痴啊。怎么可能会举手啊。。。。”

    雾切说:“。。。可以打断一下吗?在开始讨论前,我想先问过问题。。。那个是什么意思?”

    雾切看了看空位上,挂着的灰白照片框。。。照片是死掉的人。。。江之岛和舞圆沙耶香。。。。。。

    黑白熊说:“死了就被排挤也太可怜了吧?友情是超越生死的啊!”

    山田说:“超越生死?。。。。。”

    瑟雷丝说:“但是为什么审判场一共有17个位置呢。。。这个空位是什么意思?”

    黑白熊说:“没有太深的意义。。。只是代表审判场最多容纳17个人而已。。。。那么前言说道这里我们差不多该开始了。。。。”

    “但是我们该怎么做呢?”朝日奈说。

    “嗯。。你们是第一次呢经历这种事情呢。。。那么稍微提示一下。。。第一步先从整理事件开始。。。那么请开始讨论。。。”

    黑白熊说。

    石丸说:“我可以肯定被杀的人是舞圆沙耶香!”

    叶隐说:“这种事情大家都知道好吧。。。。。。”

    十神说:“发生杀人事件的地点是苗木的房间。”

    朝日奈说:“就是房间中的沐浴室。”

    “舞圆同学一定是呆在沐浴间的时候被袭击的,还不及抵抗就被杀了!”千寻说。

    “不,并非这样,案发地点的情况,狼藉一片。。。墙壁,床上,地面都有许多痕迹,就从这可以说明,房间当时肯定有发生过打斗。。。。”

    林潇说。

    苗木说:“正是因为这样房间才会变成这样。”

    “那么,舞圆同学就不是人在沐浴间的时候被突然攻击的。。。。”千寻说。

    瑟雷丝说:“恐怖是一开始在房间内被攻击,之后逃进了沐浴间的时候。。。。被追过来的凶手杀害了。。。”

    “只要看过现场,马上就能做到,根本不需要说明。。。。”十神说。

    千寻说:“对不起。。。。”

    叶隐说:“那么继续讨论下去。。。。”

    大神樱说:“那么,接下来是凶器。。。。”

    “总感觉,像是越来越有趣的方面发展了。”山田说。

    大神樱说:“杀害舞圆沙耶香的凶器到底是什么呢?刺进腹部的利刃又是从何而来。。。”

    林潇说:“凶器是厨房的菜刀。。。。这一点我们已经调查过了。”

    苗木说:“本来放在厨房的菜刀在事件后就少了一把。。。。”

    大神樱说:“所以那把菜刀就是凶器吗?”

    桑田说:“就算知道凶器是菜刀,又怎么样了?话说回来到头来苗木就是凶手吧?”

    “对啊!”冬子说:“。。。事发现场就是苗木的房间呀,没有比这个更确切的。。。证据啊!”

    “等。。等一下。。。我。。。”苗木说。

    林潇说:“这一点,等一会我们在下定结论吧,还是先讨论一下才好吧?”

    “。。学级审判正是为了找到真凶,不然就没有意义了。”雾切说。

    桑田说:“可是,反正继续讨论下去,结论也不会变啊。。。。”

    雾切说:“不,没有这回事,只要继续讨论,一定可以找到突破点。。。。”

    叶隐说:“哈。突破点?”

    林潇说:“正是如此,那么我就来讨论一下苗木是不是凶手这件事情吧。”

    “凶器好像确实是菜刀没错。。。。但是这并不能洗脱苗木的嫌疑。”桑田说。

    “是啊!”冬子说:“苗木可以从厨房偷来菜刀,趁着餐厅没有人的时候,神不知鬼不觉,拿到凶器。。。然后行凶杀人。”

    “看吧,苗木果然是犯人吧?”桑田说。

    “嗯嗯,就这么决定了!”山田说。

    “哦?是这样吗?这样决定还早。。。。”林潇说。“凶器确认是菜刀的话,那么在厨房中拿走菜刀的人就不是苗木了。”

    “对,就是这样,真的不是我,请大家相信我。”苗木说。

    “你们俩个都串通一气了,这样的辩解有什么意义?只是这样说的话,谁都可以辩解。”冬子说。

    “不,苗木有证人。。当然不是我。。。对吧,朝日奈同学。”林潇说。

    “唉?”朝日疑惑道:“怎么了。。。”

    林潇说:“今天我和苗木去调查餐厅的时候,朝日奈同学你说过吧,昨天晚上你想喝红茶,进到厨房的时候菜刀确实还是齐的。。。可是在你喝完红茶,想要收拾红茶来到厨房,却发现菜刀少了一把。。。。菜刀是在朝日奈同学呆在餐厅的时候不见的,那个时间朝日奈同学,你有看到过苗木吗。。。。?”

    朝日奈说:“。。。这个,我应该没有看到过。”

    “菜刀是在朝日奈同学呆在餐厅的时候不见的,可是在那个时间,没有看到苗木,所以苗木不可能去拿菜刀。”林潇说。

    “是啊,我那个时间根本没有去过餐厅,也就是说我不可能有办法拿到菜刀。”苗木说。

    冬子说:“那么会不会有这种可能性,那边只会游泳的笨蛋和苗木是共犯,所以说了假的证词之类的。”

    “什么?只会游泳的笨蛋!话说。。。我为什么是共犯啊!”朝日奈说。

    十神看了一眼黑白熊说:“有个问题,想顺便问下那只布偶,如果有共犯存在,那个人也算凶手吗?”

    黑白熊说:“那么说明一下这个问题,杀人的时候,杀人可以找共犯,但是只有下手杀人的一名凶手可以毕业。”

    雾切说:“换言之,就算协助杀人,共犯也没有好处。。。。”

    大和田说:“那么,应该不会有共犯了吧。。。。”

    “可是。。。会不会凶手可能是不知道那个规定而已。。。”

    千寻说。

    黑白熊说:“啊啊。。麻烦死了啊!这次事件,没有共犯这个东西!啊。。。我讲出来了。。。”

    苗木说:“总之我没有去餐厅,也没有拿走菜刀,所以我不是什么凶手!”

    “那么。。。拿走菜刀的人是谁。。。。”千寻说。

    瑟雷丝说:“如果是一直呆在餐厅内的朝日奈应该能办的到吧。。。。。”

    “不,不是不是,不是我啦!”朝日奈说。

    山田说:“有人可以证明吗?”

    大神樱这时说:“我。”

    朝日奈说:“昨天晚上在餐厅喝红茶的时候,我一直都跟阿樱在一起啦。。。。”

    桑田说:“额。。。保险起见。我先问下阿樱是。。。。”

    “我。”肌肉发达的女格斗家大神樱,淡淡的说。

    “那也是啊。。。”桑田脸色微白的说。

    大概是被大神樱的气场给吓到了,对方那一身肌肉是女生的事实还什么阿樱确实够吓人的。。。。。

    叶隐说:“那么,会不会是你们其中一个人偷偷拿走了菜刀?”

    “不,那是不可能的。。因为。。。”朝日奈欲言又止。

    大和田说:“是怎么啦?”

    大神樱说:“昨晚上我在朝日奈的房间和她一起过夜。。。”

    朝日奈说:“因为看了奇怪的影像。。。我觉得很害怕啊。。。所以硬拉着阿樱在我这里过夜。。。所以我们本来就有不在场证明啊。”

    冬子说:“在别人的房间过夜。。。没有违反校规吗?”

    林潇说:“虽然禁止个人房间以外的地方休息睡觉,但是没有禁止在其他人的个人房间睡觉啊。”

    “。。。其实还有一个人来过餐厅。”朝日奈说。

    “是谁?”十神说。

    “。。。其实是舞圆沙耶香妹妹,来过餐厅。。。。就是被杀害的她啊。。。”朝日奈说。

    “那么。。。拿走菜刀的。。。是舞圆同学?”林潇说。

    大神樱说:“这样一说,我也想起来了。事到如今。。。她那天的举动好像有些奇怪。。。。她一来餐厅就连看也不看我们就自顾自的走进了厨房。。。。虽然他说她只是来喝水。。。但是现在看来应该是。。。”

    石丸说:“那么。。。拿走菜刀的人就是被害人舞圆同学自已吗?”

    苗木诚说:“一定是。。。想要拿来防身。。。。”

    “也就是说。舞圆自已拿走的菜刀被凶手抢走,并且被用那个杀害。。。”十神说。

    “那么,就算有人宣称自已没有拿走菜刀,也无法借此洗刷嫌疑了。。。。”

    苗木诚说:“唉!?”

    “对,就是这样没错,凶手是你吧苗木!”冬子说。

    “苗木你就是想要这样扭曲套路,让大家引导到错误的方向吗?。。。你这个技巧真是可怕啊。。。”山田说。

    苗木诚现在的情况好像很不妙啊。。。。但是林潇认为苗木诚不是凶手。。。。关键的证据是?

    雾切说:“等一下。。。要确定苗木同学是凶手应该还太早吧?这次的凶手采取了一个房间主人不可能会有的行动。。。。如果没有解开这个行动之谜,就无法确定他是犯人。。。”

    不可能会有的行动。。。。雾切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大和田说:“不可能会有的行动?那是啥?”

    雾切说:“案发现场,没有理所当然会有的东西。。。。”

    思考了一下林潇终于得出结论:“案发现场的房间内,连一根头发都没有。。。。这说明凶手毁灭过证据!如果苗木是凶手的话,他是为了什么要彻底打扫自已房间的头发呢?毕竟,自已的头发掉在自已的房间中,应该一点也不奇怪!”

    “这又能明说什么?为了消除舞圆同学到过自已房间的痕迹,所以打扫房间内的头发。。。。不能这么想吗?”瑟雷丝说。

    雾切说:“这如果目的是消除舞圆来过的痕迹,那么就不是打扫头发了,而是要处理尸体,至少不能把尸体留在自已的房间。”

    山田说:“也很有道理。”

    “那么,为什么地上没有头发啊?”桑田说。

    林潇说;“当然是打扫掉了,真正的凶手为了消除自已来过那间房间的痕迹。。。。如果自已的头发掉落在房间内被发现了,那不是会很困扰吗?也就是说,凶手不可能是房间的主人!”

    千寻说:“那么。。。苗木同学不是凶手吗?”

    “可是。。。这么重要的事情。。。。。”石丸认真道:“光靠区区头发就决定,这样好吗?”

    “不,还有其他证据说明,苗木同学不是凶手。”雾切说。

    “这一点我也赞同,各位请仔细回想现场沐浴间周遭的情况。。。。舞圆同学一开始是在房间内受到攻击之后才逃进沐浴间的对吧?”林潇说。

    大和田说:“凶手追上去,进入沐浴间并且在那里刺死了那女人。”

    雾切说:“正是如此,但是凶手有很顺利进入沐浴间吗?”

    瑟雷丝说:“这是什么意思?”

    林潇解释道:“凶手进入沐浴间的时候,应该费了好一番功夫吧。。。。证据也清晰的留在现场。。。。那就是沐浴间的门把手。。。。”

    叶隐说:“门把手,怎么了?”

    林潇说:“房间内的沐浴间的门把手被破坏了,整个螺丝都被取下来了。”

    “如果是这样。。。可是为什么要破坏门把手呢?”千寻说。

    “那是因为凶手,想要破坏沐浴间锁,才连同门把一起拆下来的呀。。。。这也是苗木同学不可能是凶手的证据。”雾切说。

    桑田说:“意思是说,不可能会破坏自已房间的门嘛?可是,如果为了杀害舞圆,都到了关键的时刻了,当然必须去破坏了,就算是自已的房间,也不可能会停手了吧?”

    林潇说:“不,正是因为这样,苗木的嫌疑才会被解除,这样吧,我们回顾一下事件的经过,然后进行讨论,这样就能说明的更清楚了。”

    林潇大概已经明白了,不过既然是讨论,也要听听大家的看法,不然的话,这群人一定会怀疑自已和苗木是一伙的。。。所以提出讨论这样比较好。。

    雾切说:“事件发生在苗木同学的个人房,舞圆一开始在房间内遭遇到攻击。。。。。之后便逃进了沐浴间。。。。”

    “而凶手追了上去。。。”大和田说:“进到了沐浴间内。。。。”

    桑田说:“那时候,凶手应该破坏了门把了吧。。。。。因为沐浴间上锁了的关系。”

    苗木说:“并不是这样,我的房间内的沐浴间打不开,不是因为上锁了。。。因为沐浴间可以上锁的只有女生的房间吧?”

    大神樱说:“这么一说,确实没错。”

    千寻说:“那为什么苗木同学的沐浴间,打不开呢?”

    “苗木沐浴房间并不能上锁,个人房间除了女生的可以上锁其他人的都不行,而苗木的房间的沐浴间比较特殊,因为转轴有问题所以关上门就好像被锁上了一样,其实只要转动把手的时候往上提一下就可以了。

    但是凶手不知道这件事情,所以强行拆掉了把手,而如果是苗木他完全可以直接打开门冲进去。。所以苗木是凶手完全不可能成立。”林潇说。

    “正是如此,只有超高校级的幸运儿苗木同学的房间门轴不灵光。。。。噗呼呼,一点都不幸运吗!”黑白熊说道。

    “这样看来,苗木的嫌疑可以排除了吧?”林潇说。

    “可是,真正的凶手是谁呢?”叶隐说。“啊。。。事情变的好麻烦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