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其他小说 > 无限之次元幻想 > 第三章 学园之迷
    总体来说,这就是事实了,被关在这样的密室之中。。。

    冬子很苦恼的说:“不要讲出来啦,我很想忘掉这件事情。。。。”

    苗木说:“被关在。。。。没有出口的地方。。。到底该怎么办才好呢。。。”

    十神轻笑一声说:“很简单。。。如果想要离开这里。。。。只要杀人就可以了。”

    江之盾说:“就算开玩笑,也不要开这种玩笑啊。。。。。”

    舞圆说:“那个。。。大家冷静一下。。。。我们应该更冷静的思考以后怎么办!”

    桑田说:“。。。那有没有。。。。什么好办法啊。。。。”

    瑟雷丝说:“就靠适应啊。。。只要适应在这里的生活就好了。。。”

    “你是说。。。。要我们接受在这里生活吗.。。。。”千寻说。

    林潇想了想,确实这是一个办法,这就是黑白熊的阴谋之一,大家肯定不会心甘情愿的呆在这里一辈子啊。

    外面还有父母,朋友,以及重要的事情。。。。在这个狭小的地方生活,一辈子,那真的无法想象。

    瑟雷丝说:“缺乏适应能力。。。。就等于缺乏生命力。。。。能够生存下来的,不是强悍的人也不是聪明的人,而是只有能够适应变化的人才能活下来。。。。那么用我的经验向大家提议一件事情。”

    “提议什么?”苗木说。

    瑟雷丝说:“既然被关在这里,那我们就必须在这里过夜。。。。夜晚是很迷人,也是很危险的。。。根据校规晚上1o点早上7点为夜晚时间,这个时间我们只能在自已的个人宿舍睡觉,关于这个夜晚时间再追加一个规定比较好。。。。也就说,追加夜晚时间禁止外出。”

    林潇立刻就明白了瑟雷丝的意思,夜晚时间虽然说是让大家睡觉但是并没有说不能出去,这样的话如果有人在夜晚行动的话,是非常危险的。

    冬子疑惑道:“为什么?”

    林潇说:“我同意瑟雷丝的提议。”

    瑟雷丝说:“你看,还是有聪明人的吧。。。照这样下去,我们每到了晚上,就必须提心吊胆啊。。。担心会不会有人来杀我。。。。”、

    林潇发现瑟雷丝有一点天然黑属性。。。。让人感觉到一股不安感。

    “如果每天都疑神疑鬼的过夜,很快就会心力交瘁了。。。。”瑟雷丝说。

    “原来如此。。。。为了预防这一点才要限制夜晚时间的行动吗?”大神樱说。

    “但是,跟校规不一样,没有强制效果,只能请大家合作了。。。。”瑟雷丝说。

    江之岛说:“我也赞成,说的没错,如果不制定规则的话,感觉大家要一起完蛋。”

    “我也代表男生赞同。”石丸宣布道。

    桑田说:“竟然擅自当了代表。。。。”

    十神说:“无所谓了,不过这样也好。。。。”

    瑟雷丝说:“大家好像都赞成,太好了。。。”她露出了开心的笑容。

    “。。。。那么,我先失陪了。。。。”说完这句话,她就准备离开。

    千寻询问道:“咦?你要去哪儿啊?”

    瑟雷丝说:“很快就要到夜晚的时间了啊,我想在那之前先洗澡。。。那么请大家保重。”她优雅的说道,然后离开了餐厅回个人宿舍去了。

    “真是果决。。。。好像要对住在这里一点疑惑都没有。”山田一二三说。

    “这就是所谓的适应力吧。”林潇说。

    “那个接下来该怎么办。。。。”江之岛看了看石丸。

    石丸思考了一下说:“今天的会议就到此为止吧。。。。。因为很快就到夜晚时间了,我们也去准备迎接明天吧。”

    千寻说:“真的。。只能住在这种地方了吗。。。。”

    “没办法了,不睡觉的话,只会消耗体力而已。”江之岛说。

    冬子说:“今天可以这样。。。。那明天起。。。要怎么办才好呢。。。”

    这句话让在场的人心里都一沉。。。。林潇也意识到或许这只是一个开始。。。。

    之后,石丸建议大家第二天来餐厅集合,之后所有人都离开了餐厅,回到了各自的房间。

    回到房间之中,之后躺在船上,林潇怎么都睡不着。

    这一切,感觉好像是被谁安排好了一样,食物,住宿房间,全部都准备很齐全,有一种阴谋的味道。

    第二天一早。。。。林潇起来之后就去了餐厅,哪儿已经坐满了人。

    找了个座位做好,所有人到齐之后,石丸说:“感谢大家来这里集合,为了逃离这里我们必须更加紧密的互相帮助。。。。那么第一步,就是举办用来建立伙伴间信赖关系的早餐会开始!每天起床广播之后就来这里集合。。。那么现在我们先吃早餐吧!”

    冬子说:“跟其他人一起吃早餐。。。好紧张哦。。。我是第一次。”

    桑田一副不敢相信的样子说:“之前居然一次都没有过啊?”

    “先不要说这个了,大家昨天想了一晚上,有找到新的线索吗?”江之岛说。

    餐厅里没有人回答,沉默的气氛。。。老实说这个时候说这些江之岛还是有点不看气氛,要是有线索和方法那早就会说了吧。

    “。。。出口也好,线索也好,一点都没有嘛!”江之岛很不高兴的说。

    这时候瑟雷丝说:“你会死的哦。。。”

    “死?你说什么呢!”江之岛叫道。

    瑟雷丝微笑道:“我说过适应力等于生命力,你应该快点习惯这里的生活才对。”

    江之岛说:“你。。。。的脑袋是不是有问题?习惯这里的生活。。。。你在说什么啊?”

    “这个女人好像很想在这里生活,那就随她高兴吧。。。。但是我一定要离开这里。”大和田说。

    林潇记得大和田非常想出去是因为某个约定,要完成不能呆在这里,加上他暴走族的身份,脾气也比较火爆,在这种地方生活,确实也很难适应。

    桑田说:“所以。。。一点线索都没有嘛?”

    朝日奈说:“这一切的罪魁祸首,一定是一个变态,不然不会把我们关在这种地方。。。。还想着让我们自相残杀。。。”

    桑田说:“抱怨这些也没什么用了。。。。实际点的线索一点都没有嘛?”

    “那个。。。。。从变态的犯人这个方向来想的话。。。。。犯人该不会是那个杀人魔吧。”千寻低声说。

    “那个杀人魔。。。。。你知道犯人是谁吗?”苗木问道。

    千寻说:“该说是知道吗。。。。只是觉得搞不好是那个人的程度而已。。。。”

    林潇说:“只是怀疑吗。。。就算是怀疑也没关系,说说你的看法。”

    “事到如今,不管是怀疑还是其他,有一丁点线索我们都不放过,我允许你发言。”石丸正色道。

    千寻说:“那个。。。大家知道屠杀者翔吗?”

    “等等。。。那个是网络上和电视上被当成话题的连续杀人x魔啊!”苗木说。

    “不断用变态而且残酷的手法杀人的凶恶杀x人x魔。。。。现场一定会用被害人的血留下鲜血狂欢的血书。。。。因为作案是随机,无差别而且又很突然。。。所以一直迟迟无法掌握线索。。。。网络上大家给这个连续杀x人狂x魔取了一个外号。。。就叫屠杀者翔。”

    叶隐阴沉的说:“据说牺牲者达上千人。”

    江之岛说:“这是都市传说吧。。。顶多数十人之类。。。不过就算如此还是很不正常。。。。”

    “总之。。。好像是个脱离正常轨道的杀人魔。。。。”千寻说。

    “意思是说,如果那种超级变x态杀x人x魔...会计划这种事情也不奇怪吗?”大和田说。

    千寻说:“可是没有确切的证据。。。。只是推理而已。”

    桑田说:“话说。。。如果那种人是犯人。。。这个就是个超级x罪x犯的问题了吧。”

    “嗯,绝对是这样没错,救兵肯定马上会来。”朝日奈说。

    冬子说:“救兵?什么?”

    “因为我们已经被关在这里了,外面世界的亲友一定会担心,警察差不多要出动了吧。”朝日奈说。

    这句话说的很有道理,就算被关在这所学园,外面的世界的亲友一定不会不管的。

    但是这时候突然一个笑声传来,接着冒出来一只黑白熊。

    “哈?你们还在指望什么呢?”黑白熊嘲讽道。

    “出现了!你这混蛋。”大神樱说。

    “你们啊。。。知道警x察的作用是什么吗?陪衬啊,衬托邪恶组织,坏人或者黑暗英雄。。。他们的所作所为更能衬托出坏人的存在。。。。不是经常在主角打败敌人以后他们才来吗?你们啊太天真了。。。。话说啊,如果想出去只要杀人就行了嘛。。”黑白熊说。

    叶隐笑了起来。。。桑田奇怪道:“这很好笑吗?”

    叶隐说:“他演的很彻底,我很佩服啊。。。。”

    “好了好了,那么回道正题。。。。。展开校园生活已经开始了,但是还是没有人动手杀人。。。。你们啊,杀人身处悠闲的时代,但是啊。。。。对我来说有点无聊啊。。。。”黑白熊说。

    苗木说:“不管,你说什么。我们才不会杀人的。。。”

    林潇看了看他一眼,感觉苗木诚这个人很善良。。。说实在话,就算这么说,这个世界哪儿有那么简单,或许已经有人在计划杀人了。

    黑白熊说:“啊。。是这样!我知道了!灵光突现!地点,人物和环境,明明已经准备齐全这些悬疑要素,我就在想,什为什么还没有发生杀人事件。。。。。对了还少了一个东西。。。。”

    苗木说:“少了一个东西?”

    黑白熊举起手说:“。。。也就是动机啊。。。。杀人动机这可是所有侦探事件必须的,噗呼呼。。。那么简单了,只要我给大家提供动机就好了嘛。。。”

    大和田说:“动机。。。。什么意思啊!”

    黑白熊说:“对了。。。我有个东西要给大家看!我要给你们看的是一段短短的影片。。。。不是什么奇怪的东西,而是学校外面的影像。。。。嘿嘿,你们就敬请期待吧。。。只要去学校的某个地方,就可以看到那个影像了哦。”

    “原来如此,那么我们只要现在过去确认就好了。。不过在那之前能问个问题吗?”雾切说话了,她好像知道一点什么。。。

    “你是谁?为什么要这么做呢?你想要我们做什么?”雾切问黑白熊道。

    “哦?我想要你们做什么。。。。。很简单。”黑白熊冷冷的说:“绝望。。。就只是这样。。。如果你们想要知道以后的发展,就自已亲手挖掘出来吧!藏在这所学校的谜。。。想知道的话我也不会阻止你们的!因为。。。你们拼命寻找真相的模样也是很有意思的好戏。。。不过结果来说,最后等待你们的。。。。噗呼呼。。。我会好好的享受的。”说完这句话,它就跑了。

    “它走了。。。而且根本没有说出什么重点。。”舞圆不安道。

    雾切说:“是吗?不是问到了一件很有意义的事情吗?可以自由的查找真相,那家伙不会阻止这件事情。。。。。”

    大神樱说:“另外关于学校外面的影像。。。。在某个地方这一点很让人在意。。。”

    石丸说:“我们应该展开调查。”

    林潇说:“如果是能够播放影像的地方,大概只有一个地方了。。。”

    苗木说:“是在多媒体教室。”

    “哦?你们知道吗?那么这件事情就交给你们来办了。”石丸说。

    “好的,我和苗木会去确认看看。。。大家也分开行动,看看还能找到其他的线索不。”林潇提议道。

    在这之后,大家分开了。。确实多媒体教室的话,是可以播放影像的。。。。如果说足够播放的地方的话,也就只能是哪儿了。

    和苗木来到多媒体教室,林潇发现了一个纸箱,而纸箱里面有一些光碟,光碟都包装的很精致,然后上面写着不同的名字。

    而那些名字很熟悉,全部都是被关在这里的人。

    “看来这就是黑白熊准备的影像了。”林潇拿起了自已名字的光碟看了看。

    “这里面会有些什么呢?”苗木这样说着,看着自已手中的光碟。

    林潇说:“不如我们看一看吧?”

    苗木点点头,然后将光碟放进了播放器。。。。。

    播放器显示出了影像。。苗木城激动的说:“这是我的家人。。。。。”

    林潇说:“是这样啊。。。。看起来真是幸福啊。。。。”

    “。。。。我有不好的预感。。。”苗木紧张的说。

    影像中,苗木的亲人,爸爸,妈妈,还有妹妹坐在沙发上。

    苗木妈说:“阿诚。。。你居然会被希望之峰学园选中。。。。简直就像在做梦呢。。。你要加油。。。。”

    苗木爸说:“你身为我的儿子,我很光荣哦。。。。唉,不过。。。也不要太勉强自已哦。。。”

    苗木妹可爱的说:“哥哥。。。。你在看吗,加油哦。。。”

    这是苗木诚的家人为了鼓励进入希望之峰学园的他的留下的录像讯息。。。。但是林潇明白为什么苗木诚很不安了。。因为现在大家所处的希望之峰学园,根本不是想的那个样子,这里被封闭了。。。并且想要出去还必须杀人。

    而这种时候出现这种录影,一定是有什么阴谋。。。。果然画面突然黑屏了。。。在一片黑色的雪花点之后。。。。

    原本大厅内的三人不见了,房子内的东西全部残破不堪,沙发也倒在地上。。。。。看起来就像是遭遇了什么灾难一样。

    “这是怎么回事。。。大家都去哪儿了。。。”苗木诚惊恐道。

    然后屏幕中发出了一个声音,很耳熟充满了恶意。

    是黑白熊。。。。的声音说:“进入希望之峰学园的苗木诚同学。。。还有鼓励他的家人们,看来。。。他的家人身上,好像出了什么事呢?那么,问个问题,请问家人们的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最后影像的屏幕跳出了一行鲜红色的字:正确答案将在毕业后公布。。。。。!”

    林潇立刻意识到了,这就是黑白熊想要达到的效果。。。。望了望苗木诚,发现他全身都在发抖。

    双眼瞪的老大,愤怒和惊恐的神情写在他的脸上,他低声自语说:“究竟怎么了。。。他们究竟怎么了。。。”

    林潇看了看自已手中的光碟,当下也明白估计自已的也和苗木诚的大同小异。。。。。

    一刹那林潇想到黑白熊所说的提供动机,让大家互相残杀。。。。动机就是这个吗。。。。

    这还真是,非常适合的动机。。。搞不好就会有人因为想要毕业就要动手了。。。。。

    苗木愤怒的用拳头击打着桌面,口中叫着:“可恶。。。可恶啊。”

    林潇说:“冷静一点,这是黑白熊的阴谋。”

    但是苗木诚却根本没有听进去,而是说:“我得现在马上离开这里才行,我必须去确认大家的安全!”

    “你先在这里等着,我去叫大家过来。”这个时候只能让大家一起来想办法了。

    在将大家叫过来以后。。。。。舞圆看到苗木一副失魂落魄的样子询问道:“怎么了。。。。苗木同学。”

    “那个影像里面有什么吗?”大神樱说。

    林潇指了指纸箱,大家都走了过去各自拿到了自已的光碟。。。。

    林潇说:“各位,不管影像里面有什么,希望你们能冷静,这是黑白熊为了诱骗我们的阴谋,请千万不要相信。”

    不过就算这样说,之后他们将影像观看完毕之后,脸色都剧变,根本没有将林潇的话听进去。

    大和田说:“这是真的吗?”

    朝日奈说:“这应该是照假的吧?”

    桑田说:“不,不可能是真的。。。怎么可能呢。”

    冬子说:“我。。。受够了。。。我受够了!我想要离开这里!”

    基本上每个人脸上都露出了不安,恐惧和混乱。

    当然林潇注意到了雾切很冷静,这个少女和其他人比起来,从一开始就属于很冷静的人。

    林潇走过去说:“雾切,看来你也已经明白了。”

    雾切点点头说:“动机。。。挑起我们想离开的念头,让我们自相残杀啊。”

    瑟雷丝听到了之后,也镇定了下来说:“这就是囚徒的处境吧。”

    山田一二三说:“什么?”

    瑟雷丝说:“举个例子,a国和b国想要维持和平,打算一起停止军事x开发,但是依旧承受不了遭对手国背叛的恐惧,进行更进一步的军事开发。。。结果,双方都继续进行军事开发,走向互相背叛的下场。。。。也就是说害怕看不到的背叛,才是均衡状态的最大敌人。”

    “就像现在的我们一样。。。。。谁都不能保证有谁。。。。”冬子说。

    石丸这时说:“不可以有奇怪的想法,这就正中黑幕的下怀了。。。”

    “。。。嘴上这么说,该不会你盘算着趁着大家松懈的时候。。。”桑田说。

    石丸说:“你说什么!”

    “我们这样起争执,就是幕后黑手的目的,还不明白吗?”大神樱说。

    千寻说:“我们要冷静下来才行。”

    林潇摊摊手,像然后说:“早就这么说了。。。也许这个影像是假的。”

    “假的?。。。。但是那确实是我的家人。。。。。”苗木说。

    “那么,我们冷静下来讨论一下这个事情吗?你们都看到什么影像?”江之岛说。

    这时候,苗木注意到舞圆同学好像有点不对劲,脸色苍白,一直在发呆。

    当下问道:“舞圆同学。。。你怎么了,你看到什么影像。”

    但是对方没有回话,苗木伸出手拍了一下她的肩膀。。。。然后舞圆接着突然叫道:“住手。。。”

    然后直接就从教室中跑了出去。。。。。。

    “她到底怎么了。。。”江之岛说。

    林潇说:“一定是因为影像受了什么刺激。。。”

    “别管她了。。。在场的每个人都是一样的。”十神淡淡的说。

    “不行,我要去找她!”苗木这样说着,也跑了出去。

    之后,众人都陷入了沉默的气氛,不如说互相都多了一丝警惕。。。就这样各自分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