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其他小说 > 无限之次元幻想 > 番外三 大战
    不能让兽族大军就这样冲到城下,然后爬上城墙。。。。刘封当下命道:“立即上连弩!“

    李白点头,接着一百名精英从城墙上走了上来,在邓范一声令下,同他们的手中的连弩加入了战场

    。下一刻这百名亲卫扣动连弩的扳机,遮天箭雨骤然出现迅速袭向城下的兽族。

    一箭十矢威力不凡,有了连弩这等利器,兽族们虽悍不畏死,前赴后继,但是面对利器的压制以及加上城头还有其他士卒的射下的弓箭,一时之间在这样大规模的杀伤之下,兽族死伤无数,亦有幸存者脸上露出恐惧。

    死亡是平等的不分贫贱,富贵,种族,身份。。。。死神的獠牙和同伴倒下的尸体,都诉说着这一切。

    这片战场是真正的绞肉机,哭喊声声,嘶吼声,咆哮声,号角声不绝与耳,仿佛是地狱恶鬼在弹奏一曲修罗之歌。

    眼见士兵攻势被阻,这只攻城部队中的一名狮子头悍将,咆哮了一声!他手上使的乃是一把超大的双刀,悍勇非常!

    当即用兽语大吼道:“为了兽族的荣光!!某来为你们开路。”

    说完就同身边亲卫迎着箭矢冲了上去,尽管武艺超群,他的胳膊也中了箭,但是其却不退反进,当真威猛。

    兽族们的士气大振,嘶吼着红着眼睛继续发起冲锋,终于他们成功了,但是城楼上却是飞快的砸下了巨大的石头,

    石块让不少兽族士兵被砸的血肉模糊,不成人形。

    接着战场之中传来鸣金之声,兽族们闻令亦不恋战立刻如同潮水一般退去。

    却见城下的尸体遍地,残肢破躯,哀嚎亦是不断。。。。

    兽族,退了吗?林潇望着突然撤退的兽族,乃有一些失神。

    而守城的士卒们依然没有从刚才的激烈的交锋之中回过神来,直到兽族完全退却,他们抓紧手中的兵器才慢慢的放松下来,虽然击退了兽族先锋军,城头的士卒们并没有多大的喜悦之色,而是麻木和疲惫或许还有一丝厌倦?

    林潇心中百感交集,这就冷兵器作战的残酷,完全就是用尸体去堆。

    这场争斗,正应了那句话,你有错吗?你没错,那我有错吗?我也没错,这就是战争啊!

    而现在战争只是刚刚开始,因为兽族大军的下一波马上就会再来。。。。

    兽族驻扎营地。。

    兽族统领是一只猫族,在兽族这个种族之中,猫族灵活善战,而且还和狮子族,虎族都是姻亲,武力也非常高。

    而且兽族天生拥有战技,各有各的特点。。。。端坐在主将之位的猫族统领名为,夏侯。

    它穿着一身战斗皮甲,戴着一个花式的牛仔帽,一脸肃杀的看着跪在地上的,三名先锋将领。

    其中就有那勇悍的狮子族的将军。。。这三人都不敢说话,噤若寒暄的大营,肃杀之气让人喘不过气来。

    “你三人作为先锋,没有打下城池,反而损兵折将,可知犯的是死罪?”夏侯淡淡道。

    “吾等知罪。。。甘愿受罚。。”三人沉默了一下,异口同声道。。

    “既然知罪,那还不去领死?“夏侯沉声道,这句话吓的跪在地上的三人,一个激灵。

    然后夏侯站了起来,双眼闪过厉芒,厉声道:”战前斩将与军不利,那么我就命你们亲自冲锋上阵率领士卒攻城,若能破城,则既往不咎。“

    三人闻言欣喜道:”诺,属下必戴罪立功。“

    夏侯的猫目闪过一丝精芒道:”好,天黑之后,趁夜攻取,我也会为三位将军督阵!“

    时间流逝,夜幕慢慢的降临,很快幕天席地的黑暗将整个大地包裹。

    城头之上,林潇只是去眯了一小会就又立刻回到了城楼之上。

    本来就是敌众我寡,援军又未至,当然是睡不着的。。。兽族夜晚有视力优势,这个种族很有狂性,不达目的怕是不会甘心。。。。只觉得这一次真是万分棘手。

    城头上的火焰照耀着士卒们绷紧的脸庞,兽族收兵之后一直未有动静,这也让他们休息了一会,不过依然有不少人的脸上有疲倦之色,或许是白天的大战让他们依然心有余悸,到了现在还没有回过神来。

    随着城头上警示兽族大军来袭的警钟,铛铛的声音响起,他们都立刻崩紧了神经,一些佝偻着背的士卒也站直了身体,而远处却是一片宛如深渊的漆黑,他们都有如神经质一般的紧了紧手中的兵器,或许是因为远处那片黑暗之中此时不知有多少敌人藏身其中,这让他们怎敢掉以轻心。

    夜晚对守城的士卒们们露出了他狰狞的微笑,有了黑夜的阻挡,墙头的士卒们视力受限,但是这对攻城方非常有利。

    借着微弱的光亮,林潇费劲的看向城外,却是隐约瞧见了远处漆黑之中人头赞动,数不清楚的黑影在往城门涌过来。

    有着黑夜掩护的攻城兽族如虎添翼,反之夜晚视野受到限制的守军们却压力倍增,而黑夜也容易使人恐惧和不安。

    又如承受千钧之力的无形压力,遍布整个城头之上,林潇脸色阴沉,这时李白见状道:“夜黑守城不利,此地恐有危险,长官请先暂避为妙。”

    林潇目光如炬紧紧的盯着城外的黑暗,脸庞上看不出任何情绪波动。

    听到李白的话,他也明白李白是怕对方伤到自已,林潇摇摇头道:“敌军势强,我军势弱。身为主将绝不能在此时贪生怕死,今夜我和士卒们共存亡,不退敌兵,绝不回头。”

    李白闻言不再多言,心中却对刘封佩服万分,暗中下定决心,一定要保护好长官,决不退一步,而如果想要胜利,就看能不能撑到天亮了。。

    过了一会,站在箭楼之中的士卒借着城头光亮,发现了敌军惊叫道:”兽族来了。。。“

    李白当即下令道“箭手抛射。”

    随着这一声令下,城头之上战鼓突的响起这是为了给在黑暗之中御敌的守城将士提高勇气。

    弓箭手们娴熟而又快速的拉弓搭箭,下一刹那一片庞大的箭雨便从城头飘下,袭进了下方的兽族阵地之中。

    却说此次兽族大军亦是有备而来,而亲攻此门的正是那狮子头悍将,他乃是狮族之中夺得勇士称号的家伙,非常不一般,此番戴罪立功更是全神贯注,听到了箭雨破空的呼啸声,他立刻叫道:”举盾!“

    训练有素的兽族大军刷刷迅速的举起盾牌,叮叮当当的撞击的声音此起彼伏的响起,不过却也谈不上绝对的防御,依然有人被锋利的箭矢击中而负伤,哀嚎声和痛苦的呻和谐吟声传来,凄惨悲伤的痛苦叫声,但是黑暗之中的兽族士兵,完全没有露出不安和胆怯之色,这是一种精神上的威慑,因为夜色漆黑而城头又不知何时会再射出致命的箭矢。。。。但是对于兽族这个悍不畏死的种族,完全没有作用。

    “畏战不前者,开胸剖腹!”狮子头悍将放声吼道,这句话凶狠异常,兽族大军确实残酷。

    前进或许会死,但是后退则是立刻死,兽族们红着眼睛呐喊道:“杀!”

    这一支先头部队继续发起了悍不畏死的冲锋,狮子头带头冲锋在前,于此同时又一轮箭雨打下,亲率士兵攻城的狮子头这次拿出了他珍藏的武器,一杆长枪重达1oo公斤。。。

    可见他不一般,虽然勇猛但是再高的武艺,也挡不住成百上千的箭矢,不过它身边亲卫悍不畏死的护住他,举起手中盾牌密不透风的将他护在里面,即使有箭矢贯穿了他们的身躯也依然毫不动摇,兽族之中若是主将死了,亲卫全体都是要陪葬的,三名亲卫更是在箭雨过后不幸倒地,而其中一位更是自已的同乡长者的儿子,说起来应该算是他的族弟,那个时候托给他照看,已经到现在1年有余了。

    乱世之中,生命何等低贱,而当兵吃粮更是脑袋别在裤腰袋之上,兽族的荣耀就是战死,这样也值得了。。要建功立业,将来博个大好前程,娶上一个好生养的兽族婆娘,对最好是猫族的美女。。。。狮子头悍将愤怒的咆哮了起来,死去的伙伴的音容笑貌仿佛就在昨日,而今一切都没了,死亡终结了这一切,何其痛哉。

    怒火中烧兽族悍将嘶吼道:”杀!率先登上城楼连升五级,赏食物,美女!都给老子上!“

    于此同时另外三道大门,也是展开了激烈的攻防战。。。。。。第二波上庸攻防战,只是刚刚开始。

    城头,兽族大军趁夜强攻北门,北门是交给五河家族的五河琴里守护,虽然有城里的勇士一起协助,但是这城市里面的士兵加起来不过一w余兵马,除1ooo救急预备士卒,四门皆要防守。

    五河琴里也不是一般人的人她们这个家族从小就接触军事,祖辈是军事家族出生。。。当然这也是正常的,因为毕竟她们是拥有特殊技的武将。

    天赋之下,指挥士兵也是非常的灵活和精湛,很快就上手了。。。。。

    北门不过2ooo士卒,这边是一名虎头先锋官率领的攻城部队,而且很不幸的是被主攻的地方。

    正门也在被狮子头悍将强攻,其余俩门皆是佯攻,有夜色掩护兽族才能做这些小动作,

    北门才是兽族此次攻城的重心所以也是下了血本的,攻城随着一阵咚咚的声音正式打响,而这阵让人心悸的声音乃是战场之中的攻城利器,唤作霹雳车,又叫抛投石车。

    战鼓声也是非常有气势而又节奏的响起,鲜明的令旗扬起,兽族大军的抛石车启动了威力巨大,一块块平凡无奇的巨大的石头就这样被唤醒砸向远处的城楼。石雨漫天,夜色漆黑石雨或是砸在城墙之上,让这千年古城的城墙都不由自主的颤抖,而夜色之中无法察觉,城楼之上的有守城士卒被这第一波的投石车的砸出的石块击中,头破血流,当场殒命者甚多。

    被砸伤砸残的士卒们纷纷发出惨嚎,众将士无奈而又恐惧,有蹲在墙头躲避,或是紧紧的弯下身子挤在城墙,这不大的城中守军狼狈无比。

    有了投石车的掩护,兽族大军如入无人压制,瞬间一个,俩个,三个战阵。。。密密麻麻的战阵列齐,长枪,刀刃,剑盾握紧在手,奇形怪状的种族和身上或是穿着皮甲,或是布衣,全部都是杀气凌然,兽族的士兵双眼冷酷而无情,擂鼓声更加大了起来,随着进攻的令旗亦挥这些士卒迈开步伐,一架架云梯和一台台冲车这等攻城器械也一一登场,杀向北门。

    不消一会,兽族的投石车停止了怒吼,原来是兽族的攻城步卒已快到城下,投石车这才停下,以免投石伤到自已人。

    现在距离城墙已经很近,前军先锋高举手中长枪,久经沙场才能够培养出来的逼人气势从他全身迸发而出,“全军冲锋!杀!”放声怒吼的虎投野兽,声势惊人。

    而依托城墙躲避投石车攻击的琴里,在投石车停下之后,只迟疑了一会,立马站了起来大叫道:“全军迎敌!全都给我放箭!”

    城下就是兽族怎能让他们从容接近呢,兽族暴虐,杀光,烧光,抢光,必须全部剿灭。

    想到这里琴里的全身冒出火焰,一把燃烧的火焰斧头出现在她的手中,这是她的特殊技,灿烂歼鬼。

    守城士卒见此,士气大振,有这等神将,一定可以赢。

    这群士兵闻令立刻站好,在城头光亮之下他们已经看到城下不远处的黑影,疯狂的朝着黑影全力的射出箭矢。

    但是这个时候,城下也传来了响动,对方竟然也射出了箭,一般情况根本不可能。

    当然这也是因为兽族使用了战技,而琴里大喝一声,手中斧头一挥无数火焰涌出阻挡住了无数的箭,但是就算这样城头上还是有人被射中。

    张狗蛋x是一名老卒,已经吃军粮一年了,现在也做到什长的位置,这次他的部队死守这个要塞,北门在那些厉害的叫作投石车的压制下,敌人已经顺利接近了城投,还需要一会就可以登上城楼了。

    黑暗之中,他从来没有放松过,他知道只有足够拼命才有资格不被淘汰,张狗蛋x绷紧的神经一直处于全神戒备的状态,他是一名弓箭手,刚想张弓拉箭。。。确实感觉到了一股劲风扑面而来,身体感觉到危机的或许是求生本能,让他毫无理由就往左边一缩,果然一根疾袭而来的长箭,贴着他的右边脸颊擦过,接着身边的同伴有人倒下和中箭的惨叫的声音,是城下的敌人在放箭。。。,。

    接着第二轮又来了,漫天箭雨如同乌云遮日密不透风,这时候带领大家的五河二小姐,使用了特殊技,保护了大家。。。但是还是有人中箭倒下,也有人捂着伤口叫痛,然而这一轮张狗蛋却没能躲过,即使他足够小心足够拼命,但是他还是中箭了,不可置信的圆睁着双目,不甘心的倒下。

    最后一刻他想起了入伍的时候的事情,那个时候刚刚入伍的他。训练他的是一名从军三年的牙将,这名牙将脸上总是脸上挂着笑容总是说:“想要活下来靠的是6分拼命,4分运气,一分都不能少。”

    没什么文化,当年还是新兵的他并不明白,后来他好几次都跟死神擦肩而过,他明白了许多只有不断的变强,拼命的战斗才有能活下去,而后他成了一名老卒,当年共同入伍的人死的已经没有剩多少,他活下来了,不过他却是忘记,除了拼命,运气也占了四分,而运气这种东西是多么的不靠谱,战争就是如此既残酷又激烈,他的死亡绝对不是战场的结束。

    新的一轮更为激烈的战斗的开始,连续俩波箭雨对射,兽族大军悍不畏死的踩着同伴的尸体,已经冲到北门跟前,一架又一架云梯搭了上来,兽族大军开始登着云梯抢攻城楼,巨型冲车在士卒们舍命的推动下凶猛的撞向城门。

    琴里见曹军攻势如此快而猛烈,心中只觉不妙,当机立断让传令官迅速去让待机的1ooo应急预备兵前来支援,自已也杀向从云梯上来的曹军。

    所过之处无人可以挡,可是就算这样,火焰之中舞动精灵,也有一股无力的感觉,兽族大军如同杀不完一般。

    城头激烈的城头攻防战就此激烈的展开,守城的士卒抬起巨大的石快砸向攀登云梯的兽族大军,或是抛下满是钉刺的滚木,还有烧开的热油,城下的兽族士兵不断的被热油,滚木,石快给砸的摔下云梯,热油滚烫可让人生不如死,石块将人砸的头破血流从云梯摔成肉泥,带着刺的滚木每下必使云梯之上的士兵尽皆摔下,不死亦残。

    不过敌人依然是源源不断的,有士兵扑向一个刚刚从城头露出脑袋的兽族士兵,大刀一挥就将他的黑狼头给枭首,失去了脑袋的身体,鲜血喷射而出,溅到了这名士兵的脸上,而失去了头颅这名敌人的身体,不受控制的从云梯之上重重的摔了下去,血肉模糊惨不忍睹。

    下面的兽族却无动于衷,依然疯狂的往云梯上爬。

    士兵有人抛出长沟,这是一种可以勾住云梯,然后用力崩拉就就可以将云梯从中破坏的守城工具,他们抛出的长钩卡在云梯中间,俩名士兵使出全身力气一拉云梯不堪重负,卡擦一声从中间断裂,攀爬云梯的兽族有应声而摔落砸在城下,但是很快又有一架云梯再次被兽族士卒推了过来,重新架起再次攀登。

    但是尽管如此攻势依然猛烈,滚木和石块,热油是有消耗的,就算威力不凡,给了兽族攻城步卒重击,但是敌人太多城墙也太长,云梯也多,不久攻城的兽族士兵,接二连三的爬了上来,同守城的士卒杀作一团。

    有爬上云梯的兽族士兵刚刚登上城墙就被守城的士卒们手中的长枪大刀围而攻之,死的不能再死,亦有勇猛的兽族士兵悍不畏死的顺利登上城头,同守城士卒,你来我往,生死相搏,血液横飞,一具又一具鲜活的生命不断的消逝。

    琴里身边的火焰照烧,同身边护卫她的人一同搏杀,基本上无人能挡,凶猛的一番杀戮,不知带走了多少兽族的生命。

    琴里也只感觉一阵无力,兵少将寡,如何是好啊?

    而就在这个时候匆匆赶来的预备的救急的1000士卒们也杀到了加入战团,缓解了岌岌可危的北门,此时的双方已经进入了最激烈的时刻,兵器纷飞。怒吼咆哮,双方都杀红了眼睛,已是不是你死就是我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