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其他小说 > 无限之次元幻想 > 番外二 战争背景
    翌日。林潇拿着公文和阿尔托莉雅一同前往会约,据说会约是一块小要塞,专门防备敌人的。

    坐着颠簸的马车,不想路上拉车的马突然不走了,然后赶马车的车夫说是这马好像吃坏肚子了。

    还有这种事情?不过那车夫解释了一番,原来这个世界的马都不是普通的马,而是和某种叫作汗血兽的魔兽杂交出来的,日行千里。。。不过就是吃的有点多。。。。而且如果吃错了什么东西,就会拉肚子不肯走了。。。。。

    车夫又说,这附近有一个洞穴,叫水帘洞,哪儿非常的舒服,刚好可以休息一天。

    无奈之下,林潇也只能这样了。。。没交通工具走过去是不可能的。。。。。

    夜晚,月明星稀,阿尔托莉雅都睡着了,而林潇却走出了水帘洞,坐在洞口抬头看着夜空。

    他想起了穿越前的世界的父母,朋友。。。不知道他们是否安好。。。。。而自已又将在这个世界何去何从呢?

    很明显,在这个世界里生存,必须要拥有特殊技,否则就会沦落到社会底层。。。。

    从这个世界女尊男卑就可以看出来,没有实力的男人全都只能打杂当兵。

    而大人物全部是女性,而自已拥有智脑,智脑表示可以通过推演使出各种模仿型的特殊技。

    当然,威力暂时只能保持到并级,如果要超出并级,达到强级甚至于更上,也不是不可以,只是使用次数有限,而且会造成林潇身体的负担。。。。

    “智脑,如果我想要变的更强,该怎么用?”林潇低声道。

    “嗯,这个世界的力量体系特殊,想要变强。。。。获得这个世界的力量是不太可能的,超次元智脑会不断的推演和完善,会一步一步让主人你获得和这个世界同等的力量,甚至于超过他们。”

    “也就是说,我只能等着你慢慢推演吗?”

    “理论上是这样没错。”

    “理论上是吧,那好吧,除非有什么奇遇,也只能这样了。”林潇悠悠的叹了口气,这世界一看就是实力为尊,没有实力,将来必定会遇到无法解决的事情。

    就在这时候,林潇听到了奇怪的声音,是不远处的树林的湖泊的声音。

    这么晚了,是什么东西?疑惑之下林潇走了过去。

    过去一瞧,却是看到了一个红色长发的少女,在湖泊里戏水,喜笑颜开的样子。

    光洁的皮肤和火红色的长发,如同一个女神一般美丽的容颜,在夜空之下,淡淡的月光之中散发着奇异的美丽,美丽的不可思议。

    然后这时候少女准备出浴,从湖泊里走出来,然后已经准备穿衣服,刚穿好衣服,这时候林潇看到她放衣服的那颗大树上,居然出现了一条毒蛇。

    毒蛇猛的袭了过去,少女猝不及防之下就被咬了,而后在少女惊叫声之中,毒蛇被火焰燃烧而死。

    少女只感觉头晕目眩,就这样站立不住的倒在了地上,这时候她听到了声音,接着看到了一个男人走过来。

    她惊恐的想要说话,却说不出来,然后迷迷糊糊之中看到男人走过来,查看了她的身体的伤势,大概迟疑了一下,男人就咬住了那个伤口,将里面的毒素吸了出来。

    不用说这当然是林潇,林潇也是无奈,半夜发现有美女沐浴,然后发现对方被蛇咬,而且情况紧急,只好先救人。

    一切搞定之后,少女已经昏迷了。。。林潇想了想脱下身上的外套,放在少女的身上。

    为了避免麻烦,明天还刚亮,确认了马没事之后,他就溜走了前往了会约。

    第二天早餐,马车终于来到了会约。。这是一座小型的要塞城,并不算很热闹,街上的行人不多。

    不过就算如此,人口还是挺多的,林潇来到了驻守官的府邸。

    那只是一间普通的府邸,上面挂着牌匾写着“驻守府”

    林潇走进府邸,只见府邸大堂里坐着一名中年汉子,这中年汉子身材魁梧,一身肌肉发达,穿着百战的皮甲,腰间配着一把刀。

    ,他见到林潇之后,立刻行礼,可能一早就得知消息了吧。。。。林潇递上来的任职书,这中年汉子豪迈的笑道:“早就听闻驻守官是一位男子,今日得见三生有幸。。。。。。属下名叫李白,是这里的驻守副官。。。。长官,有什么事都可以吩咐。。。一切文书和资料,钱粮马匹等等讯息都在办公书房准备了。”

    林潇点点头表示知道了,当下也对这个李白很有好感,虽然看起来五大三粗的不过还是挺细心,估计是一早收到通知了。

    “嗯,李白做的不错,你先下去吧,有什么事我会叫你。”

    李白抱拳走了下去。

    林潇走进书房,文书都放满了,看来这个地方驻守官已经卸任有一段时间了。

    将书房整理了一遍,然后林潇看了看文书,大部分是关于这个要塞的一些军事的事务,比如士兵的俸禄的事情,以及招募士兵之类的。

    看了几下文书,林潇觉得自已其实不是做这块的材料,想了想,招来了李白。

    “李白将军,这段日子辛苦你了。”

    李白微笑道:“不辛苦,都是属下应该的。”

    “我初来贵地,还是什么都不懂,所以打算熟悉一下,这些事务就交给你来处理吧。”

    “这不合适吧?”李白为难道。

    “我说合适就合适。。。。”拍了拍李白的肩膀,林潇当起了甩手掌柜。

    之后林潇又问了李白,关于自已的住所的事情。

    打听清楚之后,发现这座房子就在府邸的后面不远处,一厅一厨一卧室。

    还算不错的平房,叫车夫帮着给粮食和一些生活用品放进了房子,林潇带着阿尔托莉雅一起整理好了所有的东西。

    阿尔托莉雅干劲十足,一切生活物品和粮食之类的都是夜刀神十香这个城主准备的。

    可以说这位城主大人,对手下还真是不错,还提前给了林潇一个月的俸禄。

    “哎呀,终于搞定了。。”林潇擦着汗说。

    “这里以后就是我们的家了。”阿尔托莉雅高兴的叫道。

    “嗯,时间也到正午了,差不多该吃饭了。。。亚瑟你去给饭煮一下。”

    “好!”阿尔托莉雅,雀跃不已就去忙活了。

    林潇则打算出门去买点菜和水果,刚手里有钱了,生活当然不能太单调了。

    “我要去外面买点菜和水果,你在家给饭做好了。”

    阿尔托莉雅点点头,乖巧地道:“嗯,我一定会的。”

    出了房子,林潇直接来到了集市,不管是什么时代集市总是那么热闹。

    不过这个城市比起城主大人的那个大城市,还是差的多了。

    摊位摆的到处都是,大概几十个摊位,卖菜的,卖肉的,卖水果的,卖包子的,买豆腐的什么都有。

    不过,奇怪的是,做这些的全部都是男人,基本上没有女人。

    看来这个世界的风格就是这样,不过这也正常了,实力决定一切吧。

    来这个世界很久没有吃过水果了,林潇首先就前往了水果摊位。

    摊主是一个小贩打扮的大叔,不过林潇看了一眼水果摊,发现卖的水果都是他没见过的。

    当下好奇道:“这些水果是什么?”

    那大叔瞧了一眼林潇,许是看见他的衣物,身上的衣服是发放的一件驻守官的服饰,一看就是当官的。

    大叔很热情的说:“这些啊,都是我们从外面进口的,菠萝果,奶牛果,神圣果。。”他指着那些无颜色六色的果实说。

    林潇看了一眼神圣果,这个稍微长的像以前见过的苹果,当下开口道:“来几斤神圣果吧。”

    这时候又来了一位顾客,这顾客是一名少女,她一来就冲老板叫道;“神圣果,我全要了。”

    林潇一听就很不高兴,朝那少女看去,然后呆住了。

    是一名红色双马尾的褐瞳美少女,但是那容貌精致可爱,嘴里咬着一个棒棒糖,正是林潇在湖泊里遇到洗澡的少女。

    那大叔说:“是五河二小姐,那个,这位客人他也要买几斤。”

    五河琴里看了一眼林潇,然后说:“怎么样,这些苹果我要了,你想要其他的水果,我可以送你。”

    林潇见她没认出自已,暗叹世界真小,当下笑着说:“好的那就多谢了,就将那奶牛果给我弄3斤吧。”、

    五河琴里点点头,然后拿出了钱,让老板包了3斤给林潇。

    林潇接过水果,提着水果致谢之后就准备离开,刚离开没几步。

    这时候突然那双马尾的少女开口了:“等等,我们是不是在哪儿见过?”

    林潇转过身,脸上露出温和的笑容说:“五河二小姐,你一定记错了,我是今天刚从禀弥过来的驻守官。”

    五河琴里想了想,然后说:“今天才来的啊。”

    然后她说:“哦,是这样啊,听说过来的路上有个水帘洞,里面冬暖夏凉,很不错的休息的地方。”

    “是啊,真的很不错。。。。。”林潇刚说完就感觉不对劲,说漏嘴了。

    “果然是你,你这个混蛋!”五河琴里怒声道,而后一道火焰腾的从她身上冒出,吓的水果大叔说不出话。

    紧接着林潇见到她的右手出现了一个火焰斧头,握在手上。

    威势恐怖,立刻意识到不妙的林潇将手中的神圣果朝着五河琴里丢了过去,丢完立刻就跑。

    心中对智脑说:“赶快,强化一下的我奔跑能力。”

    “收到。”

    砸过来的神圣果实被五河琴里,一扬斧头一斩全部化为灰烬,而林潇也趁着这个空头,强化好了,立刻就跑。

    五河琴里,只看到对方留下了一道残影,已经跑到了很远,气死我了,五河琴里准备追过去,一定要将这混蛋给弄死。

    这时候,一个柔和的声音响起:“妹妹,不得在城市里用特殊技。”

    这声音悦耳如同百灵鸟,琴里闻言之后,身上的火焰熄灭,燃烧的斧子也消失不见了。

    柔声的说:“士织姐姐,你怎么来了。”

    五河士织,温柔地抱住琴里,然后伸出手抚摸她的头发道:“是谁让你生气了,在城市中动用特殊技。”

    五河琴里,附耳到士织的耳边将来龙去脉给说了。

    士织皱起眉头说:“还有这样的事情,无妨,待会我带着你亲自过去找这驻守官,到时候必会给你一个说法,不过他毕竟是城主大人认命的官员,我们也不能直接伤害他。”

    琴里说:“他也救了我一命。。。只是。。。”

    士织说:“。。。。不过他刚才逃跑的时候让我有些吃惊,果然传说出现了会特殊技的男人,这倒是让我开了眼界。”

    “姐姐。。你还帮那登徒浪子说好话,我一定要让他知道我的厉害。”五河琴里不高兴道。

    “你就放心吧,有姐姐我在。”士织宠爱道。

    回到家中,林潇却有些后悔,这分明是个误会,自已还救了她,这才刚上任就这么麻烦,还真是。

    这时候门口传来了声音:“新来的驻守官林潇,是住在这里吗?”

    林潇走了出来,看到了双马尾的少女,以及她身边的一名短头发的蓝发少女。

    五河琴里看到林潇,很不高兴的说:“姐姐,就是他。”

    那蓝发少女走上前来说:“我叫五河士织,她是五河琴里是我的妹妹,找驻守官大人,是有一件事情想说明白。”

    林潇苦笑,这人家都找上门了,不过还好没以上来就拿出斧子。

    “二位,不知有什么事情。。。。”林潇说。

    士织将湖泊的事情说了一遍,林潇也不隐瞒,很真诚的说:“当时在那水帘洞歇息,谁知道听到湖泊有动静,刚好看到你妹妹在换衣服而又又遇到一条毒蛇,被毒蛇咬伤。。。我当时就过去救了她。。。事后怕引起误会就立刻走了。”

    “什么误会,你当时一定在偷看我!”五河琴里恼羞道。

    “。。。。。。我也是无心,刚好也救了小姐一命。”林潇说。

    “事情是这样的话,确实有些阴差阳错。”士织道。

    “姐姐,不能绕过他。”琴里说。

    “好了,妹妹我们回去吧。”士织道。

    打发了俩姐妹,林潇松了一口气。。。。。。还好有人通情达理。

    原以为可以渡过和平的日子了,却不想这天林潇还在睡梦之中,却是李白亲自来叫自已,急冲冲的说明了情况:“长官,紧急军情,探马来报兽族大军忽然兵压会约,如今还有2个小时就可兵临城下,领兵之人是兽族大将军夏侯,足有四w大军。“

    林潇疑惑道:“这兽族是什么东西?”

    李白回道:“兽族暴虐,盘踞北方山谷之中,居于洞x穴,部落为主,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出了一位能人,好像是统一了兽族,一直蠢蠢欲动,不想这一次瞄准了我们。”

    “怎么个暴虐法。。。”林潇道。

    “三光。。杀光,烧光,抢光,闻之令人恐惧。”

    林潇知道事态紧急立马穿戴整齐,当下说道:“此番唯有死守城池,等待救援,你且派人通知城主大人,让其尽快救援”

    “我已经召来城中所有兵力,五河家族也组织了一大部分人进行守卫。。。并且城中的豪绅说要加入战斗。。。”

    李白说。

    “原来如此,那就这样安排,东西北门交给他们,我们俩守南门。”

    林潇当下断道。

    果然,2小时之后,兽族4w大军扎营五百米,许是因为刚到并未急攻,而在正午之后,兽族大军列阵。

    林潇早已上了城楼,李白站在他身边,城楼之上守卫的士兵,都非常的紧张和凝重。

    林潇也是看着兽族大军内心有些震惊,这些怪物就和那些电影游戏里面的兽人一般,一个一个看起都是肌肉发达,凶悍无比。

    狮头人,虎头人,狼头人。。。各种各样的种族,看着确实挺恐怖。

    不过就算这样,也不能放弃,林潇当下鼓舞士气道:“诸位将士,若是让这群怪物登上城门,踏进了这城池之中,只怕会是鸡犬不留。。。。为了守护这个城池的所有亲人,朋友,百姓!我们绝不能退一步!死也不能退,我问你们可愿意和我一起战死在这里!”

    “愿追随将军,百死不悔!”李白大声的叫道,嘹亮的声音,传达到了城楼上的每一位士兵。

    而后这群士兵都叫了起来,声音贯穿天际。

    士气可用,林潇大感欣慰。。。。。

    远处的兽族列好阵的队伍,开始前进了。。。那一片黑影慢慢的靠近,大地发出轰鸣之声,林潇感觉自已的立脚之地都在颤抖。

    随着一个贯穿战场的号角低沉而又冗长声音响起,以及中气十足的战鼓的咚咚声音响起,砸在城墙上的将士们的心里。

    兽族大军有条不紊的冲了过来,林潇下令道:“弓箭手准备。”

    所有弓箭手都张开了箭,时间一点一滴的流逝,对于现在的士卒们来说却可能是他们所剩不多的宝贵时间,因为再过一会,他们就有可能死去。

    城墙上的士卒们脸色凝重,所有人都沉住气,握紧了手中的弓弩刀戟,他们知道接下来就会有一场关乎性命的恶战。

    而他们唯一的办法就是将手中的活命的武器拿的更加紧,然后一次又一次的击败敌人,这样才能在战斗中继续活下去。

    很快远处的地平线巨大的黑影露出了他的獠牙,站成方阵整齐而又有序的踏着脚步的兽族大军向上庸走了过来,这群巨大的敌人手中握着明晃晃的刀剑枪戟,也有抬着数架云梯的士卒,亦有推着造型奇特的车子正是填壕车,里面装着土石这是用来填平城池周围的地沟和陷阱所用,而这群敌军他们身后却是一群彪悍的兽族虎头人手上拿着明晃晃的大刀,这些则是攻城时候的督战队。

    所谓黑云压城城欲摧正是如此,城墙上的林潇心里倒吸一口气,冷兵器之战最为惨烈的城池攻防战他想象过无数次,却从来没想到过会是这样让人窒息。

    前进的兽族大军压迫感逼人,整齐而又沉重的脚步声和号角,战鼓混搭在一起,即使他们离到达上庸城头还有那么远也能感觉到一股森然杀机扑面而来,让人不由自主的颤抖,仿佛一头恶兽站在自已面前露出狞笑,随时准备张开血盆大口,只需一会就能将这个小小的城池吞噬。

    城墙上的士卒们眼中闪过不安和惊恐,这庞大的压力让人喘不过气来,林潇深吸一口气缓解一下自已压力,见到士卒们士气被敌人气势所吓而变的低沉,当下吼道:“城主大人的救援立刻就会到,死守城池!“

    士卒们闻林潇所言眼中恐惧和不安逝去不少,接着李白拔出佩剑举起鼓舞士气道:”儿郎们听令,死守城池,让曹贼见见我上庸儿郎的厉害。”

    城楼士卒们闻言心中勇气又增加了几分,尽皆吼道:“死守城池!”终是凭着这声势,将刚才的那般恐惧强行压进心头。

    而战争步伐却依然有序的进行着,根本不会停留。

    城墙之上将士们鸦雀无声,士卒们都全神贯注都盯着魏兵,心跳声随着魏兵的步伐越来越快,即使有号角声和战鼓的声音干扰,所有人都依然感觉跳动的声音清晰无比。

    终于随着兽族大军疯狂的咆哮声,那野兽的咆哮,端的是恐怖和诡异。

    这群悍不畏死的野兽冲向城池,攻防战正式展开。

    于此同时,在看到距离差不多了,李白大吼道:“放箭!“随着李白一声令下城墙之上的弓弩手疯狂朝下射箭,在这种战争中完全不需要瞄准,一射那就是一个准。

    噗,一名兽族士兵的咽喉被贯穿,死不瞑目的倒在地上,而他周围已经倒下了不少前不久还鲜活一同说过话的伙伴。

    在他们涣散的瞳孔中,或许也有未实现的愿望,可是现在已经都消失了。。

    战争正是如此残酷而又无情,所有人都是平等的,麻木和漠视生命或许也成为了士卒们的习惯和天赋之一。

    而在残酷的兽族这个种族看来,战死是荣耀,杀敌是本能,杀的越多,就越英勇。。。。。

    他们毫不动摇,坚定的跨过同伴的尸体,城墙之上又是一波箭雨,下一刻又有人倒下来,而成为肉盾的他们付出生命的代价,兽族的先锋队已经快要冲到了城下,但是这只是一个开始。

    站在城墙之上的林潇目视到了这一切,切身的感受战场之中生命是多么微不足道,他们的生命的流逝是那么的简单,甚至没有多少人会去记住他们的名字。

    但是剥夺生命也好,杀戮他人也好,生命的价值在战斗面前,毫无意义,正如有一句话,我有错吗?没错,你有错吗?没错。。。。是啊这就是战争!

    而现在城墙上的人,谁也没有退缩,或许是因为不敢,但是这也无法不能赞美他们的坚强和勇敢,因为他们都是为了活下去,活的更好,而努力的放着属于自已的光芒。

    这样的场面,让林潇意识到自已来到的世界,根本不是童话,城墙上不停放箭红的士卒,和疯狂的兽族。。。。血液和嘶吼都告诉他这个事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