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其他小说 > 无限之次元幻想 > 259章 刺杀
    选择以静制动的林潇,当然也不是什么都没做,而是悄悄的将自身的魔力扩张,而且隐藏的很好。.

    加上他的魔力的特殊性,很有自信不会被现,冬木市只要有异常的魔力波动就可以立刻探查到。

    到时候就可以过去浑水摸鱼了,记得原著中马上就要开场了。。。。。

    自导自演的言峰绮礼的将派遣他的从者去刺杀时臣。。。。。当然现在剧情变的乱七八糟不知道哪位a阶的还会分身吗?

    这天夜晚,阿卡多打着哈欠,一边抱怨道:“果然还是要走原著的老路吗。”

    不过也无所谓了,反正自已也刚好会分身来着,虽然和分身差不多吧?

    这么说着,他轻轻一抬手,脚边出现了一个六芒星魔法阵,然后从魔法阵出来了一个人。

    和阿卡多完全一模一样,但是少了一份生命的气息:“人偶5号,这场好戏交给你了。”

    阿卡多随性的说完,那个和他一模一样的人偶5号,立刻就行动了起来,朝着时臣家走去。

    人偶师阿卡多,叹了口气。。。总感觉事情会变的更麻烦了。。。。。。。。

    原本的剧情之中,远坂时臣安排自己的弟子言峰绮礼排遣自己的英灵前来刺杀自己,光明正大的让吉尔伽美什用王之财宝将阿萨辛射杀,借以将刺客的存在排除在所有人的视线之外。

    不过现在有些不一样了,这间宅邸现在来了3位不之客,正是噩梦队的三位队员。

    这三人都是男性,穿着黑色风衣,看起来都很阴冷的样子,他们的身上好像依附着一团黑雾一般,这大概是他们能够神不知鬼不觉的潜伏在宅邸附近的原因吧。

    当然了,他们之所以过来是因为队长子鸿的吩咐,作为视线干扰,而他们的队长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三人,分别叫罗森,杰克,汉斯。

    罗森是个脾气比较冲动的人,在外面潜伏了好长时间有些忍耐不住说:“队长让我们过来,找机会刺杀金a的御主,为什么我们不直接冲进去,将他就地格杀呢?”

    很明显这家伙对自已的实力很放心,当然这也是肯定的,这个世界的魔术师虽然拥有稀有古怪的能力,但是却很脆弱。

    这一点毫无疑问,而罗森觉得只要自已接近了,一拳就可以打死。

    杰克冷冷的说:“队长,自有他的安排,那位最古之王的威力不容小视。”

    最古之王,吉尔伽美什拥有着王之财宝,里面拥有无数恐怖的宝具,据说他认真起来可以轻易毁灭一切。

    当然就是他从来没认真过就对了,所以才会在原著中那么狼狈吧,不过在zero这个原著中金a反而是笑到最后的。

    而切嗣这个捧起了被污染的圣杯,最后失去了一切的人来说谁是胜者,这可不好说。

    坏人笑到最后,好人失去一切,这就是这个故事的最终结局。

    汉斯很冷静的说:“来了。”

    说完这句话,三个人都不在多言,运用力量,继续隐藏起来。

    如同和黑夜融成了一体。。。。。。。。。

    绮礼和时臣背着其他的master在暗中结为盟友的事情,阿卡多一直在身边当然知道。。。。

    而且还在这个宅邸度过了很长的时间,为了这场战争,时臣已经将他的妻子和女儿都送走了,失而复得的女儿樱,原本根据规定要将樱过继给间桐家,但是因为阿卡多的干扰所以这个事情就没成,最后不了了之,葵那个女人向阿卡多表示了郑重的感谢,阿卡多并没有在意,最重要的是萝莉们的笑容啊,比如樱的。。。。。阿卡多曾经多次在远坂的府邸里游玩,所以他早就对这里结界的配置和密度进行过调查,当然对其中的盲点也了如指掌。

    而现在他的人偶有着特殊的性质的,也能够保留他的记忆,算是类似影分身的存在一般。

    阿卡多的分身小心翼翼的穿过结界,好不容易进入了结界之中,这个时候突然一把利器泛着金光激射过来,阿卡多的分身还没来及反应右臂就被那金光闪闪的武器钉在地面。

    在远坂府邸的屋顶上,矗立着一个异常壮丽的黄金色身影。那是甚至能够令满天的星辰和月亮都显得黯淡下去的,好似神一样光辉璀璨的威容,当然对于阿卡多来说是神一样的存在。

    因为萝莉就是正义,那位幼闪闪穿着一件金色的皮卡丘的可爱外套,一脸无辜的看着阿卡多的分身。

    当然阿卡多也隐藏在远处一个地方观察着,他的出嘿嘿的痴汉笑声。

    而阿卡多的分身,好像完全感觉不到痛苦,直接从右手拿出一把短刀,不对是圆月弯刀,然后一刀就将自已被盯住的手臂砍了下来,那叫鲜血淋淋。

    “皮卡,咱有任务要保护这个地方,你们都给咱退散吧,否则咱就不客气了。”cos皮卡丘的幼闪闪如此说道,但是稚嫩的言悦耳,清灵。

    但是她的背后却浮起了金色的王之财宝,无数的宝具从中探出头,只要她一声令下毫无疑问就要将阿卡多射穿。

    隐藏在暗处的三人都一阵懵逼,最古之王,传说中的英雄王,居然是一个幼x女!这实在是太可怕了,不过这不重要,重要的是接下来更可怕的是。

    阿卡多的分身默然不语,然后朝着幼闪闪走了过去,幼闪闪那双如同火焰的红色眼瞳闪过一丝恼怒。

    然后说:“既然你不听咱的话,那咱就不客气了。”王之财宝中显现的有剑,有矛,有无数种类,却又互不重复,而其中任意一样都是有着绚烂装饰的宝物般的武器,金光闪闪的武器的矛头对准阿卡多的分身,然后刷的飞了出去,噗的声音传来,很显然阿卡多的分身被贯穿了。

    幼闪闪叹了口气说:“咱都这样说了。”

    然后消失在了屋顶,如同没有存在过一般。

    潜伏的噩梦队的三人互相点点头,然后朝着宅邸冲了进去,他们铁定心要在今天杀死那位追求根源的魔术师。

    不过这一次还是挺顺利的,没多久在大厅就看到了时臣,罗森当下暴起黑雾瞬间散开,他们的隐身解除了。

    时臣感觉到了气息,转过身看到的是三名黑色风衣的男人,脸上布满了惊疑。

    罗森一马当先,他奔袭而去,一拳轰出竟是燃烧起了空气,强化的能力是肌肉纤维还附带了火焰的能力,人体有一亿多根肌肉纤维,罗森差不多强化了1o根,就已经强到现在这个程度,这一拳绝对能够打死时臣。

    而就在这瞬间得手的时候,突然他不能动了,因为金色的锁链突然出现,将他完全束缚,陷阱?

    暴喝一声,他突然现挣扎不了,反而束缚他四肢的锁链更强了。。。。。然后他还正想呼叫救援。

    却看到他的同伴,汉斯和杰克也被锁链抓住了,很显然对方搞不好一直在等他们。

    然后那位穿着皮卡丘外套的幼闪闪出现在了时臣的身边,一脸单纯的样子说:“咱说过,让你们退散了。”

    时臣根本没有所谓的惊疑的样子,而是露出了笑容说:“想杀我吗?这样的话。”

    然后他冷笑了起来说:“杀了他们。”

    瞬间房间内跳出来了俩个人,一个是阿卡多,一个是绮礼,也就那么几秒的事情,阿卡多手中的短刀犀利的抹掉了汉斯的脖子,绮礼则直接扭断了杰克的脖子。

    一瞬间就死了2位,罗森心中大骇。。。。感觉到了死亡的恐惧降临在全身,让他嘴唇都在颤抖。

    “好了,这位幸运的先生,现在我希望你能供出你的所有情报,先你们是什么人?属于哪个阵营?”时臣面无表情的淡然说。

    罗森半响平静了下心情,他才开口说:“我们。。是魔术师阶阵营的人,原本是想过来刺杀金a的御主。。。”

    “原来如此,那么第二个问题,是谁指使你们的?”时臣说。

    罗森正想开口,忽然他出一声恐怖的叫声,接着他的胸口处的一个骷髅挂坠出了强烈的红光。。。。。接着下一瞬间轰隆一声爆炸了。

    这间房子都直接被炸毁,小蘑菇云升起,时臣的宅邸直接就这么毁了。。。。。。恐怖的自杀式爆炸。。。。欧阳子鸿的噩梦队的残酷,可见一斑。。。。

    浓烟之中走出了三个人,阿卡多和吉尔伽美什,绮礼的肩上扛着一个人,那个人竟然是时臣,这时候的时臣全身都是血,绮礼和阿卡多站的比较近,所以因为阿卡多的保护没有受到多少伤害,吉尔伽美什自然也没有影响。。。。只是有些突然生的爆炸,根本来不及反应。。。。所以也没能保护到时臣,这就导致时臣直接被炸成重伤。

    “他怎么样了?”阿卡多看了看被放在地上的时臣。

    “他死了。。。”言峰绮礼摇摇头,收起了看向尸体的目光,淡然自如,如同对生命的流逝完全没有任何悲叹一般。

    而后,他一言不的站在原地,看了看四周,生命太过短暂,如同他娶了2年之后就死了的妻子一般。

    对于这位教导他三年魔术的男人,言峰绮礼除了对于他的死这件事情感觉到惊讶以外,没有其余过多的感情。

    有一部分人能够知道自已的人生的意义,并将之作为一生的信念,坚信不疑。。。。

    无论人生面对怎样的局面,都全力以赴去实现自己人生的既定目标,带着明确的方针,带着实干的钢铁般的意志。

    而“信念的形式”,体现在绮礼父亲那里就是虔诚的信仰,而体现在远坂时臣身上的时候,就是在现在已经凤毛麟角的“真正的贵族”,优雅,高贵,豁达,宽容,诸多品质,而得到圣杯的也只是为了达到所谓的根源。

    当然除开这些,这样的人对于言峰绮礼来说,反正也是毫无意义的,他甚至不明白,自己的缺陷究竟是怎么回事?

    就连妻子和恩师的死亡都完全感觉不到悲伤吗?为何与世间一般人的生存方法完全不一样,大概自已也算是一个怪物吧。

    尽管如此,他还是选择相信“神”,因为神说可以拯救世人的迷惘和痛苦,神可以让人变的幸福,也有有一天或者自已死后能够遇到神,然后由神来指导自已的真理和人生意义。

    “现在我们该怎么办?时臣已经死了,接下来的事情就变的麻烦了。”绮礼说。

    阿卡多看不出表情,说:“没关系,只要有我们,一样可以取得圣杯。”

    幼闪闪说:“时臣是被淘汰了,真是有点快,不过算了,好不容易出来一躺咱要好好的玩玩。”

    在另一边,冬木市教会。

    这里现在已经变成了战场,场中阿托莉雅和名为迪卢木多的枪兵职介。。。。迪卢木多,他的武器相当惹眼,是一把比人都高的两米左右的长枪。在七个职阶中,在“骑士”之座有三个,saber、archer和“枪”的英灵。而眼前的这个男人,则应该正是名为lannett。

    而异样的是,他的武器并不只这一把长枪,除了他一支用右手握着扛在肩上的长枪,左手中还有一把大约只有另一把三分之一长度的短枪

    正在生死搏斗。。。。林潇则站在一旁,俩人你一剑一枪,打的难分难解。

    双方各有自已坚持的骑士道,这种信念,让他们不断拼撞,不过林潇知道阿托莉雅和迪卢木多都享受着这一状态。

    荣誉的骑士战争,这是很重要的一件事情。。。。。。。。。

    蔷薇双枪,各自拥有神奇的力量。。。。一开始就遇到了这位幸运e的枪哥,林潇觉得很倒霉。

    不过又一想,还好是幸运e的,要是遇到大帝什么的,估计对方的王之军势,只会让人崩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