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其他小说 > 无限之次元幻想 > 258章 魔改咯
    突然这个时候远处又走来了一个人,那个人冷笑着,看着林潇和金男子。eΔ小说*.

    淡淡的说:“那个废物已经死了吗?”

    “你是说刚才自爆的那个吗?”林潇回道。

    这么大动静又来了人,也是情理之中,而且来人身穿白色的衣服,看起来像是神父的服装。

    肤色有种说不出的诡异苍白,整个人的气息都给人一股妖异,让他原本平凡无奇的脸都变的有些古怪的魅力。

    “我是噩梦队的队长欧阳子鸿,我的一位队友刚才自爆身亡了,我很是困扰啊,也很悲伤。”不过压根看不出他的神色间有什么悲伤的。

    金男子看向他说:“也就是说,是你的队员做的吗?”

    “哦哦?你是说那边那位少女吗?啊哈哈哈是这样没错,轰的一声。。就是可惜没死啊。。。。废物利用起来果然还是废物一样的作用。”欧阳子鸿风轻云淡的说。

    “看来我们的交易计划要改了。。。。”林潇对金男子说,然后看向那位欧阳子鸿说:“你解决掉这位噩梦队队长,我就不奉陪了。”

    这么说完,林潇将那少女的残躯朝着那位欧阳子鸿一丢,接着立刻就闪。。。。祸水东引。

    果不其然金男子说了一句卑鄙,而欧阳子鸿却不动声色嘴角还露出了微笑。

    另一边,夜晚今天的餐厅关门的比较晚,因为生了什么事情,所以林潇他说要出去探查一下。

    而后来,来了一位很美艳成熟的御姐,一头如火的红色长,穿着白色的衬衫和短裤,大咧咧的在进来之后,就点了很多酒,一个人在哪儿享受。

    身材非常火辣,不过雁夜也就偷偷看了一眼就不敢再看了,因为那感觉这位女子身上有一股其特的气质,好像她是高高在上的神一般,而自已只是个平凡无奇的家伙。

    根本不敢高攀,店里也只有这一位红女子了,终于她站了起来,说:“结账了。”

    然后醉醺醺的找了钱,就出门走了。。。雁夜觉得自已这辈子都没有见过这样看起来豪放但是却有股奇特气质的人。

    那红御姐出门没多久,突然又回来,她用红色的眼睛看着雁夜说:“哎呀,那个风铃街是往那个方向?”

    雁夜说:“往东边走就对了,客人你不要紧吧。。。要不帮你叫个车。”

    “不用了,谢谢了,今天真是开心啊,这里的食物真好吃。”摇摇晃晃的红的御姐就这么走了。

    没多久,又来了一个人,看到他之后,雁夜大吃一惊说:“林潇大人,你没事吧?”

    林潇的一条手臂基本废了,血淋淋的看起来颇为吓人。。。。林潇微笑的摆手说:“没事,一点小伤。”

    这个时候,身穿女仆装的阿托莉雅,也走到了餐厅,看到了林潇,刚才她还在后面搞厨房的卫生。。。。

    阿托莉雅碧绿色的眼瞳露出一丝担忧和关心,立刻就走到林潇的跟前说:“林潇?你怎么了?没事吧?”

    “当然没事。。。不过这次的对手很强呢。”林潇说。

    轻风突然吹起林潇的头,却是阿托莉雅用双手的风元素出淡淡的白光,靠在林潇的受伤的手臂。

    林潇心中一暖说:“阿托莉雅,别紧张了,我真的没事。”

    “以后,这种事情,一定要带我一起去。”阿托莉雅正色道。

    “嗯,本来过去螳螂捕蝉的,没想到这次不是小角色,玩的是玉石俱焚。”林潇无奈道。

    “所以下次,一定要带我去。。。我要在你身边。。。”阿托莉雅坚定道。

    林潇瞧见她碧绿色的眼瞳如同一弯清泉般让他感觉到了温柔,这个傻丫头。

    林潇伸出右手摸了下她的脑袋说:“好的,我答应你。”

    阿托莉雅露出满足的微笑说:“那就好。”

    另一边,一家民宅。

    红的御姐坐在自已的房间,还有一位少年也在那儿,很为难的看着她。

    “为什么突然出去,而且还去那么晚。。。接下来可是圣杯战争啊。”

    红御姐笑了起来说:“哎呀,这个世界的酒和美食,实在太棒了!”

    “。。。。你真的打算赢下这场战争吗?”少年有些无奈的说。

    “战争?当然会赢,少年啊,你就安心吧,吾征服王战无不胜。”红的御姐这样回道,她站起来足足有1.8米,居高临下的看着少年,那光洁的皮肤和赤红色的眼瞳,都带着一股舍我其谁的感觉。

    少年半响说不出话,然后沉吟了一会说:“。。。好吧,但愿如此。”

    御姐征服王豪迈的笑了起来:“好啦,少年,你啊还是太年轻了。”

    少年沉默的点点头,心中却在想,传说中的征服王,不但是个女人,而且身材火辣,最重要的是还不务正业。

    难道我真的无法证明自已吗?取得那个叫作圣杯的万能许愿机。。。。总感觉前途茫茫。

    少年在心底叹了口气,他来自时钟塔。。。。是一名魔术师,当然还在上学的那种。。。。好不容易拿到的圣遗物。。。。结果。。。唉。。。

    韦伯.维尔维特的才能,也许真的没什么了不起吧?不然会召唤到更厉害的家伙才对?至少是一个大英雄吧?

    作为魔术师的少年,既不是出身于名门,也没有幸运地遇上名师,这个少年有一半都是靠自学,最终有幸被统率全世界魔术师的魔术协会总部,通称是“时钟塔”的伦敦最高学府录取。

    他为此有些沾沾自喜,虚荣心嘛少年都是有的,我可是完全靠努力才进入学园的天才啊。。。。但是遗憾的是,他还是想多了。

    魔术师的世界,看重的不是才能,而是血统。。。。只有拥有优秀血统的人才可以成为大魔术师。。。。。导师不看好他,就连学校的同学也同样觉得他只是个狗屎运的家伙。

    不就是血脉有些稀薄吗?那又如何了?自已的这份能努力没有被人认可,这份才能也被人否定了。。。。明明自已是天才才对。。。

    可是血统。。。。某次上课的那位老师说起魔术界的血统论,让人恶心的说法。

    当然这也是所谓的普遍认知。。。。时钟塔里获得奖学金的学生有很多都是持续了六代以上血统纯正的名门之后。

    魔术的奥妙不是一代就能完成的,父母一辈子钻研出的成果被子女继承,通过这种手段才能指望魔术越来越精湛。越是代代相传的魔导世家魔力越强就是因为这个原因。

    另外,虽然魔术师魔术回路的数量在刚出生时就已经确定,但有些世袭的魔术世家处心积虑,不惜借助优生学的手段来增加子孙的回路数量,于是在这一点上和新兴的魔术家族拉开了差距。也就是说,在魔术世界里的优劣是根据出身事先就已经被决定好了的……这是大家普遍认同的一种观点少年觉得他是错的,而且现在他已经成为一名御主了,一定要证明。

    他的理论才是对的!历史出身的差异可以通过增加经验来弥补。即便是没有出色的魔术回路,也可以通过对法术的深刻理解,以及运用魔术的熟练手法来弥补与生俱来的素质差异,韦伯一直坚信这一点。他认为自己就是一个好例子,所以一直积极地努力夸耀自己的才能。

    那些笨蛋吗,只会对那些拥有优秀才能的奉承,他们那儿会懂什么叫努力。

    只对名门出身的弟子们抱有期望,对像韦伯这样“出身低贱”的研究者,不要说传授法术了,就连他进阅览室看魔导书也不太情愿。

    为什么魔术师前途的期望程度要靠血统来决定呢,为什么理论的可靠性要靠辈份的经验多来决定呢。

    谁都不重视韦伯的疑问。讲师们用花言巧语蒙骗韦伯的理论研究,然后就当作已经把韦伯驳倒,之后付之一笑,置之不理。

    为此,少年就采取了行动,为了弹劾魔术协会的腐朽体制,韦伯写了一篇论文。

    名字就叫“询问新世纪的魔导之路”,构思三年,执笔写了一年的成果,对旧的观念展开猛烈的攻击,经过冥思苦想写出的得意之作,思路清晰严谨,里面说了很多对血统的看法,还有新时代的魔术师的道路的看法。

    可是谁知道呢,准备了三年的东西,降灵科的讲师竟然随随便便读了一遍就扔了。

    名叫凯奈斯.艾卢美罗伊.阿其波卢德。是延续了九代的魔导世家阿其波卢德家的长男,被周围的人呢称为罗德.艾卢美罗伊,很受大家的欢迎。和校长的女儿定了婚约,年纪轻轻就已经当上了讲师,是精英中的精英。

    呵呵也不过是一个血统为主的庸人而已,而就是这个庸人当着全班学生的面,嘲讽自已。

    说:“你这样有妄想症的人不适合魔导的研究哟,韦伯。”

    将他的全部否定,这种屈辱让少年心中涌起了些许憎恨和不甘心,难道一辈子都要被血统打压吗?

    自已什么时候可以出头,就因为血统不够?可是结果,自已接着还被其他人嘲笑了,魔术师协会也腐朽了吧?自己这种可以让全世界轰动的才能,竟然因为一个权威的独断专行而被抹杀掉。。。。不甘心!果然没有实力就不行吗?

    实力才是最重要的,只有证明自已的实力才行了!但是力量不是说来就来的,修炼也是一个过程。

    在漫长的忍耐中,少年一个朋友也没有,一个人孤独的怨愤的学习着,渴望一个机会逆袭。

    当然,大概你们也能理解吧,如果一个人被人说的一文不值,他肯定想要证明一下自已。

    机会终于来了,谣言中久负盛名的罗德.艾卢美罗伊为了给他虚荣的履历再添上光荣的一笔,决定参加附近极东地区所举行的魔术比赛。

    关于那个“圣杯战争”比赛的详情,韦伯连夜开始查资料,被惊人的内情深深吸引。

    只要参加圣杯战争就可以改变了吧?少年觉得自已的机会来了,

    关于那个“圣杯战争”比赛的详情,韦伯连夜开始查资料,被惊人的内情深深吸引。

    对腐朽的时钟塔已经没有任何的留恋。席毕业生的金牌光辉和冬木的圣杯所带来的荣誉相比简直就是垃圾。韦伯.维尔维特在战争中获得胜利的时刻,就是魔术协会的虾兵蟹将们匍匐在他脚下的时刻吧。。。。

    偷走圣遗物,偷偷来到冬木市,然后进行了召唤。。。。已经做到了这种地步了,至少现在自已召唤出了征服王不是吗?虽然是个女的。。。而且不靠谱的样子。。。。

    做出这种事情的少年,也没有办法回头了,现在他必须要获得胜利,然后证明自已的价值和实力。。。。

    孤掷一注吧,少年这么想着,想要证明的自已的少年,和御姐征服王亚力山大参上。

    深夜,时臣也开始了召唤,魔术师的一生追求就是到达根源而圣杯就是实现这个奇迹的必须获得的东西。

    万物的根源,又称为根源之祸,那就是魔术师的理想。

    根源之涡应该是一切的「因」各种现象起始之处。

    由于只要有「因」就能产生「果」因此以存在来说这即是「究极的知识」。但既使是究

    极仍然是有限的因此这只是为了便于理解而产生的说法。

    魔术师的最终目的就是为了到达这个顶点存在。。。。。。其实说白了就是万物起源的存在。

    只要触碰到了那个境界的话。。。。等于就是世界的神。

    无所不能,任何愿望都能实现。。。。召唤仪式是在地下室。

    画着一个召唤魔法阵,时间到了的时刻,这位一心追求根源的魔术师开始了召唤。

    站在恩师不远处的绮礼面无表情,他丝毫不明白,为什么要这么高兴。。。。又有什么意义呢,所谓的根源,完全没兴趣。“缠绕汝三大之言灵,来自于抑止之轮,天秤的守护者哟!”

    用这句话作为祷告的结尾,时臣感到身体里奔流的魔力已经加到了极限。

    闪电雷鸣,风云卷动。在守护着的绮礼他们连眼睛也睁不开的风压之中,召唤的图案闪耀出灿烂的光芒。

    终于魔术阵中的回路和非人世间的场所联系起来了……从滔滔不断溢出的眩目光芒之中,出现了黄金色的站立的身姿。被那种威严所摄,璃正神父不由的出了忘我的呓语。

    “……输。。。输了,绮礼。这次战斗我们输了。……”

    阿卡多一下子跳了过去,然后惊喜的说:“不,我们赢定了。”

    召唤阵中出现的身影是金的小女孩,她鲜红色的眼眸透露着不耐烦和嫌弃。

    “咱的御主,好像很不喜欢咱,让你知道,咱的力量!天之锁。”穿着一件蓝色简单的睡衣一般的萝莉萌萌的说道。

    然后瞬间,出现了锁链,将时臣绑成了粽子。。。然后她打了个哈欠说:“现在,你觉得咱们能赢吗?”

    时臣茫然若失的点了点头,阿卡多却笑的合不拢嘴,哈哈哈,幼闪闪啊!本萝莉控大人真是运气爆表!赢定了!

    第二天。

    林潇的伤已经好的差不多了,众人没有开餐厅的门,而是在商量。

    “圣杯战争现在已经算开始了,根据讯息来说,现在已知还有2个队伍也会参加。”

    林潇说。

    雁夜说:“也就说这2只队伍也是属于某个阵营的。”

    “如果是说圣杯最后只有一组可以获胜的话。。。所有人都是敌人。”阿托莉雅说。

    “万能的许愿机啊。。。。总之吧,我觉得我们考虑以静制动吧,等他们狗咬狗完了,我们在上。”林潇说。

    “可是,他们也不是笨蛋,估计也会这样做。”雁夜说。

    “没关系,那位欧阳子鸿,我感觉他一看就不是什么好货色,肯定会搞事。”林潇说。

    “也就是说,我们现在继续装作什么都不知道正常营业?”雁夜说。

    “不,偶尔休息一天,也是有必要的,大概今天晚上才是好戏上台的时候啊。”林潇说。

    夜黑风高杀人夜嘛,这个谁都懂。。。。。晚上也好行动。

    “这样的话,现在我们该去做什么。”阿托莉雅说。

    “再等等,等全员到齐吧。”林潇说。

    同一时间,切嗣和夫人,还有红a刚下飞机。。。。他们从寒冬的艾因兹贝伦城而来。

    根据计划,切嗣很快就离开了他们,独自行动,计划就是让夫人充当背影男红a的御主,冒牌的。

    当然切嗣就在暗处潜伏,随时给予那些魔术师致命一击。。。不过他要是知道现在这个冬木市给一群怪物们乱入了不知道会不会换行动方法。

    不过现在都不重要了,夫人和红a找了个地方住下,夫人说:“红a,你好像很开心的样子,是因为什么?”

    “大概是又回到这个熟悉的地方了吧。”红a背对着夫人说。

    夫人说:“嗯,我听说了你的身份,还真是奇妙。”

    红a笑着说:“没那么夸张,大概是过去身为人的记忆了吧。”

    “不过能这样真的太好了,自从你来了切嗣的心情好像变的好了很多。”夫人说。

    “那是因为有夫人在,而且伊利雅在等着他啊。”红a说。

    夫人微微楞了下,然后没有会带,思绪飘向了过去。

    她只是一个人偶,却能够让切嗣这样优秀的人,爱上自已,而且还一起有了女儿。。。。

    虽然是注定悲伤的结局,但是只要是切嗣的理想。。。那个人的悲愿,让人觉得不可思议。

    或者他比谁都要愚蠢,或者他脑袋有哪里不正常,又或许,他属于那种身负不为凡人所理解的天命,被称为“圣者”的人。

    当他领悟到这个世界上的一切生命,都被摆在牺牲或救济的天平两端上之时……

    当他知道这天平上绝对没有哪个托盘会被清空之时……

    从那一天开始,他就立志要成为这个天平的计量者。

    夫人都愿意支持,就算献上生命也无所谓了,这个世界需要切嗣,只要能实现他的愿望,自已的价值也就足够了。

    如此纯洁的夫人,也许遇上切嗣是很不幸运的,但是如果不遇到切嗣的话,她也不会感觉到幸福是什么吧?

    所以一切都是命运的选择。。。。。。。夫人说:“这一次,我们一定要赢,是吧?红a?”

    像是询问,又像是祈祷一般的话语让红a微微动容。

    身为剑之天成的红a,以后的结局也同样不美好,正义的伙伴,这一条道路满是荆棘。

    但是无所谓了,谁让我是个中二病呢?红a笑着说:“放心吧,一切有我。”

    那语气中的从容和冷静,让人不得不信服。

    而另一边的切嗣来到了一个房间,在那里等待他的是他的助手,久宇舞弥出生在战乱的国家,自幼作为战争的兵器,养成了冷酷的性格,是切嗣的得力助手,不过也有人觉得这个女人是切嗣的地下情人。

    其实这是个天大的误会,切嗣这个人是不会被情爱所束缚的。。。。拯救一切。为此而抛弃一切,作为这样起誓过的男人,情爱只不过是荆棘。

    所以他面无表情的说:“准备的怎么样了。”

    久宇舞弥回道:“一切安好。”

    人类以自己的“睿智”为荣,而对“未知”充满恐惧。但不管是多么恐怖的对象,只要“经历”过并对其有所“了解”,那么就可以凭借这种理性的认识来征服恐怖。

    不过欧阳子鸿却不这样认为,真正的恐怖并非只是死亡,而是无聊啊。

    无聊的活着每一天,无聊的度过每一天,杀人无聊,吃饭无聊,玩游戏无聊。

    是的世界太无聊了,这样活着简直会疯掉。。。。不过无聊就无聊吧。

    只要有短暂的快乐就好了,他在一间地下室里看着被绑在柱子上的少女,那恐惧到崩溃的样子,他笑了起来。

    果然,只有让他人感受到痛苦,悲伤,恐惧,绝望。。。那种一瞬间带来的快感,会让不无聊了。

    然后他走了过去,顺便拿起了那把已经杀死了好几个人的刀,然后一刀斩了过去,这次做成标本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