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其他小说 > 无限之次元幻想 > 224章 弹丸是个正能量故事
    七海继续解释道:“毒气手雷和火灾都是陷阱。wwㄟw.ん.。。。这就是为什么帘子是起火点。。。。我们丢出灭火手雷之后就爆炸了。。。。

    然后躺在地上的狛枝同学就吸入了毒气,这样完美的完美的陷阱就完成了。。。。。。”

    九头龙说:“那要是真的,毒x药未必是致死的原因。。。。然后是在被毒气弄的失去了意识之后松开了抓住矛的细绳,长矛就落下了。。。”

    黑崎野说:“不,就算这样毒x药也是导致他松开矛的原因。。。。杀死狛枝同学的理论就是成立的。。。。”

    黑白熊说:“噗呼呼,有趣啊你们。。。没错杀死狛枝君的凶手就是那个让他吸到毒气是人!”

    左右田说:“可这一切都是狛枝他的陷阱啊。。。。”

    黑白熊说:“不管是什么样的杀人方法。。。。都算作杀人哦。”

    唯吹说:“这样太耍赖了。。。。”

    西园寺说:“这不公平。。。。”

    黑白熊说:“公平?这个世界本来就没有公平,人类在吃猪的时候想过公平吗?还是说你们都没有吃过猪呢?那它们的公平又找谁去说去?”

    日向苦涩道:“这样的话,只有找出那个凶手了。。。。”

    林潇说:“这个布局的目的也是为了找到这个人吗?从一开始他全身都是伤口,就是为影响我们的判断。。。。。”

    罪木说:“这,这真是太糟糕了。。。。”

    索尼娅说:“。。。。没想到事情会展成这样。。。。。。”

    终里说:“现在的话,我们该怎么办呢?怎么查明犯人呢?”

    日向说:“想要找出犯人基本是不可能了。。。狛枝同学只是想制造一个我们没有办法推理出犯人的情景,当时的场面到底是谁拿到了毒气手雷并且丢出去了,根本无法猜测。。。。现在我们陷入了僵局。。。。”

    索尼娅说:“黑白熊它应该也无法知道犯人是谁吧?”

    左右田说:“没,没错!只靠那些监控器,他也没办法查明真相!”

    九头龙说:“也就是说这次,审判没有结果,应该可以算作无效吧?”

    黑白熊说:“并不是这样,无论何时,我都能完全了解这座岛上生了什么!所以说,学级审判还是有效的,你们尽全力的去猜出犯人把!”

    “猜?那我们该怎么猜啊?”西园寺说。

    阿托莉雅说:“不能就这样放弃吧?”

    七海千秋说:“现在放弃还太早了。。。。”

    林潇说:“但是这不是单纯靠推理能找出来的答案吧?”

    日向说:“还有什么办法吗?”

    七海千秋说:“即使这只是一种预感。。。。。也有可能是。。。我想。。。有办法了。。”七海说的好像很艰难。。。究竟是什么办法呢,大家都看着她。

    然后七海说:“我们可以从头到尾再看一次狛枝同学的犯罪过程吗?也就是他安排陷阱的过程。。。。。我想确认一下我的预感是否正确。。。。”

    林潇说:“如果从狛枝同学的陷阱开始想的话。。。。。我明白了,我们开始回顾整个事件。。。。”

    “实际上安排这起事件的人。。。。正是受害者狛枝,他在自已的房间内放了一个特殊的东西,而这正是他的计划需要。。。。那就是黑白熊的特制毒x药,他带上从军事基x地找来的手套和防毒面具。。。。狛枝同学从玩偶工厂的休息室拿的灭火手雷,将手雷的盖子打开之后将里面的东西换成了毒x药。。。。”

    “在他那么做的时候,丢了一个特殊的东西,原以为只是辣鸡,却成了证据正是灭火手雷上的蓝色铝封。。。于是狛枝同学完成了毒气灭火手雷的制作,然后带着它偷偷的放回了休息室混进了剩下的一大堆灭火手雷中。。。。”

    “接着狛枝同学出现在我们面前,然后他提示大家说自已在某个大家去过的地方藏了一个炸弹。。。。。就在我们去寻找炸弹的时候,狛枝同学去了货品仓库。。。。为了点火,狛枝同学把黑白熊面板从门口开始摆成一排,一直连道窗帘那里,然后把它在前面放了一个机油打火器。。。。从这个时候,狛枝同学他的疯狂的计划就开始了。。。。”

    “先,他把从老鼠城拿到的矛这种有细绳的特殊武器,挂在了天花板的横梁之上,依靠细绳栓起来。。。。然后他在仓库的后面用麻绳把自已的胳膊和腿绑起来,不过他提前烧掉了右边胳膊上的绳索。。。。通过这样的手段,他保证自已的其它部位被牢牢绑住的情况下,右手还能自由活动。。。。。他用左手抓住那条挂在天花板上的细绳。。。。。然后面朝上躺在挂着的矛下面。。。。”

    “这也是一开始我们非常迷惑的地方。。。。但是这只是狛枝同学的计划的开,他做了一些没有人能想到的事情。。。。。先,他用一块胶带封住自已的嘴,在确保自已叫不出之后。。。。。。他用早就准备好的匕捅了左胳膊和另外俩条大腿好几刀。。。。。。最后他把早就准备好的黑白熊玩偶当作匕的载器,这个黑白熊玩偶的肚子开了洞,刚好可以撑住匕,锋利的地方向外朝着,然后他猛的把右手拍了下去。。。。。”

    “他不光想让我们以为他被困住了,他还想让我们觉得他饱受着折磨。。。。。。事实上这一切的工序都只是开端。。。。于此同时的,我们终于到达了玩偶工厂,找到了狛枝同学留下来的消息,还有炸弹。。。。。之后觉根本不是真正的炸弹,然后根据他留下的视频信息,我们一起前往了仓库。。。。”

    “仓库有音乐传来,之后我们打开了仓库大门之后,挡在大门后的黑白熊面板开始像多米诺骨牌一样倒下。。。。面板一个接一个倒下,然后到了点火器这里打翻了他,接着点燃了窗帘。。。。而音乐也是为了掩盖这些。。。。大家被大火吓到了,于是一起冲到了休息室去拿了灭火手雷。。。。。。”

    “大家瞄准了火源了,也就是窗帘全力灭火。。。。。。但是我们从来没想过其中有一个灭火手雷是有剧毒的。。。那就是狛枝同学准备的那个。。。。。毒药掉到地面,然后因为附近的高温立刻蒸而,扩散的到处都是。。。。。毒气迅扩散到了狛枝同学所在的位置。。。。。另外,黑白熊毒气有一种特殊的性质,就是蒸以后比空气重一些。。。。躺在地面的狛枝同学可以说是被毒气完全包围了。。。。然后,狛枝同学吸入了大量毒气,接着他失去了意识。。。。。。这导致他松开了左手拉着的细绳,一松开之后,掉下来的矛插进了他的腹部。。。。。这就是他的全部计划。。。。。”

    “他的真实意图是陷害我们之中的某个人成为犯人。。。。。这一次我们还是不知道犯人是谁,因为犯人根本没有意识到他们杀了人。。。。。。这就是我们陷入的僵局和无法解释的谜团,也是狛枝的全部阴谋。。。。。”

    “总之,现在的情况是我们没法确认犯人的身份。。。。。这应该就是狛枝他的陷阱的真相了。。。。。”

    大家安静的听完了这一切,终里开口道:“怎么样,七海同学?你知道谁是犯人了吗?”

    七海千秋沉默了没有回答,九头龙沮丧道:“果然,这是不可能做到的。。。。”

    左右田说:“那。。。那我们只能够给某个人投票了?”

    七海说:“狛枝同学的真正目的,我觉得有些奇怪。。。。狛枝同学,他真的不在乎犯人是谁吗?他之前和我们这么说过。。。他说他确信问题最终都会解决的。。。。。毕竟希望不可能被打败。。。。绝对的希望能够打破任何绝望,它绝不能再这种地方被打败。。。。而狛枝同学还说,他很相信大家,相信大家一起度过的时光。。。。信任就是他的计划核心。。。。。他相信我们一定会注意到灭火手雷。。。他相信我们一定会去灭火。。。。而且他相信我们会落入他的圈套之中。。。因为信任我们,狛枝同学才能让这个有生命危险的计划得以实施。。。。。”

    左右田说:“什么意思?相信。。。那个家伙。。。。”

    西园寺说:“别说那么可怕的事情了。。。。”

    唯吹说:“这怎么可能呢?”

    罪木说:“狛枝同学或许是个好人?”

    龙野春说:“这很难说的清楚吧。。。。他可是个疯子。。。”

    林潇说:“我想起一件事情,狛枝同学他还说过。。。他从心底相信着一件事情,那就是狛枝同学信任自已作为高校级的幸运这份才能。。。。。。”

    左右田说:“我想,他最后能信任的东西就只有他的天赋了。。。。。”

    九头龙说:“这一点也不奇怪,我们中的大多数人都很依赖同一件事情。。。。”

    七海说:“但是。。。。在那种情况下,这真的很特别不是吗?他上去有些盲目信任自已的天赋了。。。。。”

    黑崎野说:“可是他的幸运的天赋,在这次的事件中扮演着什么样的角色?”

    林潇说:“这正是比较奇怪的地方,一定是有什么联系。。。。”

    七海说:“他把对我们的信任考虑在内,但是因为某些原因没有考虑到自已的幸运。。。。这根本不可能吧。。。。狛枝同学他的计划那么完美。。。他又是那样的一个人。。。。他可能有一个目标,他一直都有一个目标,一个被设定为犯人的人。。。”

    林潇说:“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个人估计狛枝同学自已都不知道。。。。也就是他一直想要找到的叛徒。。。。”

    七海说:“如果他把自已的高校级的幸运考虑在内的话。。。。甚至于不惜赌上性命的话,那么他一定是相信他选中的目标也就是说叛徒一定会拿到毒气灭火手雷。。。。”

    索尼娅说:“你的意思。。。。他的计划全部依靠运气?”

    左右田说:“他就是因为这个才冒险?”

    黑崎野说:“这样是不是太夸张了点。。。。”

    林潇说:“但是只有这个解释合理,狛枝同学一直在找的叛徒就是这次计划的核心目标。。。”

    九头龙说:“那么他靠运气来清除叛徒?”

    七海说:“他说过就算牺牲性命都无所谓,但是最后他也找不到叛徒,他唯一的办法就是依靠自已的运气。。。。”

    龙野春说:“那么当时他在工厂的视频信息的留言。。。。不是任何人的学生手册都可以解开炸弹,只有叛徒的血手手册。。。。。我现叛徒们一直在暗中监视我们,但是他们从来不出面,这真让人火大。”

    终里说:“也就是说,他一直在瞎编。”

    林潇说:“那时候他的计划已经开始了。。。。而他的目标一直是找到叛徒。。。但是因为大家都不相信他。。。。所以大家都以为他是想要利用假的自杀来让大家投票错误导致全员被处刑。。。。。。。所以我们到了现在才走到了现在这个地步。。。。。。。”

    终里说:“他要是想清楚叛徒!也没有必要非要那个人成为凶手啊!”

    黑崎野说:“不。。。。他是想让我们打败叛徒。。。。”

    唯吹说:“如果他还活着一定会说,希望只有这样才会更闪耀。。。。”

    田中说:“姑且算他是一个希望教主。。。。这份狂热值得肯定。”

    西园寺说:“做到这种地步了,我竟然不知道说什么好。。。。”

    罪木说:“狛枝同学。。。果然是个好人啊。。。”

    左右田说:“只要找出叛徒,我们的希望就能战胜绝望出前所未有的光芒。。。。”

    九头龙说:“这样他就能作为希望的踏脚石了?这是什么鬼?”

    林潇说:“狛枝同学的计划的隐藏目的就是让叛徒杀死他。。。。。然后让各位去推理去猜测。。。。他一定在想大家打算怎么办?大家会相信他吗。。。。他凭借运气来选择目标。。。就连自已都不知道目标是谁。。。。做到了这种地步。。。实在让人无法理解啊。。。。但是现在我们能做的只有去相信。。。。”

    终里说:“不相信的话,我们只能靠运气投票了。。。”

    左右田说:“就算是这样,我们相信了。。。。我们现在又能怎么做呢?”

    阿托莉雅说:“我们也不知道丢出毒气手雷的人是谁。。。不是吗。。。。”

    索尼娅说:“你说的对。。。。叛徒也不会站出来的。。。”

    大家都陷入了迷茫和紧张之中,希望也好绝望也好,这些现在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无法推理的状况,就连通往结局的道路都模糊不清了。。。。。只能尽全力去猜?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人开口了,很平静的说:“要是碰巧,叛徒自已暴露了身份。。。。在炸弹的恐吓期间。。。又会生什么事呢?然后事情是不是就会转折呢?但是。。。。他们也没有办法,就算他们想露出马脚。。。。他们也做不到。。。。因为。。。。他们不是创造出来干那个的。。。。。”

    日向说:“????七海。。。同学你在说什么?”

    七海说:“所以结果需要你们去查,你们知道的。。。未来机关会把谁派来当叛徒并混在你们之中?”

    黑崎野说:“七海同学你的意思是???”

    左右田说:“当时在玩具工厂做了什么?”

    七海说:“一个叛徒,是不允许认为自已和别人不同的。。。。。叛徒只能用叛徒的方式和大家相处。。。。。因为他们的存在意义就是如此,他们只会是叛徒。。。。所以大家拜托了。。。。”

    安静,久违的安静。。。。。之后日向开口了:“七海。。。。你是叛徒?”

    所有的目光都注视着七海,然后她点点头说:“你猜对了。。。。不出所料,你说的没错。。。。未来机关派出隐藏在你们之中的特工。。。就是我。。。”

    九头龙说:“七海同学。。。。你是认真的吗?”

    索尼娅说:“七,七海同学是叛徒。。。。一定是假的吧?你一定是在开玩笑?”

    田中说:“如此悲惨的现实,我无法做出判断。。。。”

    罪木说:“七海同学。。。不要这样。。。”

    唯吹说:“大吃一惊的感觉。。。。乱七八糟的我要晕了。。。。”

    西园寺说:“为什么要这样做呢。。。。”

    七海说:“。。。很抱歉,这就是事实。。。。”

    终里说:“为什么你要道歉。。。”

    左右田说:“这是什么意思,你一直到现在,一直在欺骗我们?”、

    龙野春:“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啊。。。。”

    黑崎野说:“大家。。。我们并没有被骗,我们一起度过的时光,还有一直互相帮助。。。。都是真实存在的。。。。”

    阿托莉雅说:“未来机关的特工。。未来机关为什么要做这些可怕的事情。。。”

    日向说:“七海同学,你没有什么要说的吗?”

    七海说:“不,我没有什么要说的了。。。。因为我们已经知道犯人的真实身份了。。。所以剩下的事情就是投票。。。”

    终里说:“等等,我们还没全部弄清楚。。。”

    林潇说:“七海同学,我们不是还有没搞清楚的事情吗?”

    九头龙说:“你要是真的是叛徒,为什么要这个时候透露身份呢。。。。”

    左右田说:“这很奇怪,不是吗?等到现在才暴露。。。”

    七海摇摇头说:“这确实很奇怪,倒不如说,为什么我能这样做。。。也许,我是想不计任何代价保护大家。。。。所以请投票吧。。。。”

    日向说:“为什么我们要那么做?”

    七海说:“虽然我想跟大家解释这一切,但是这很困难。。。我想让大家这么做,因为我相信着大家。。。。”

    日向说:“但是这样做的话。。。你被确认为犯人的话。。。。”

    左右田说:“处刑。。。。”

    罪木说:“这太可怕了。。。。”

    索尼娅说:“现在我们别无选择了吗?”

    七海说:“我很抱歉。。。。但是这是唯一的办法了。。。。让大家活下去的。。。所以拜托了。。。”

    黑崎野说:“。。。。。。七海同学不管你是叛徒还是其他,我还是相信着你,你一定有什么不可以说出来的原因。。。。。”

    左右田说:“我也是这样,七海同学。”

    终里说:“可恶,我一定会找到真相的,然后揍飞那个幕后黑手。”

    罪木说:“七海同学。。。呜呜。。。”

    西园寺说:“最后也要这么帅气的离场吗?”

    唯吹说:“我们会努力的。。。。”

    阿托莉雅说:“七海阁下,不管结果如何,我们都会带着你的信任一直走下去。。。。”

    日向说:“我会战斗到最后一刻。。。”

    林潇说:“最终的学级审判过后,就是最后的决战了。。。。我们一定会赢的!”

    “谢谢。。。。谢谢你们。。”七海露出了一个美丽的笑容。

    终于投票的结果出来了。。。。黑白熊公布道:“好累,这次事件的犯人是七海千秋!你们答对了!”

    大家都陷入了沉默之中,安静而又悲伤的气氛。

    七海千秋说:“。。。恭喜大家了。”

    “笨蛋。。。这有什么可以庆祝的。。。”终里叫道。

    “七海同学,把我们带上这个岛的组织你是他们的一员。。。是真的吗?”日向说,就算到了最后他也无法相信。。。。

    七海说:“抱歉。。。一直瞒着你们。。。。早点说出来更好,但是因为我存在的性质。。。我不能背叛未来机关。。。。”

    林潇说:“但是最后你还是做出来了。。。。。你坦白了自已的秘密。。。。”

    七海说:“哈哈,是啊。”

    田中说:“现在可不是笑的时候,我感觉破坏神暗黑四天王很悲伤。。。。”

    七海说:“奇怪的是。。。。我一点也不后悔。。。。而且还有点开心。。。。我能够想去保护大家。。。所以我唯自已的行为感觉到自豪!”

    黑崎野说:“这之后的事情,就交给我们吧。。。。。。”

    日向说:“就算你是叛徒,也从未背叛过我们。。。。你这个笨蛋。。。。”眼泪不争气的落下来的日向,这样说着。。。。

    林潇说:“七海同学。。。。你永远是我们的朋友。。。。。。”

    兔美这时候突然说:“这全部是狛枝同学的错误,他被黑白熊利用了。。。。未来机关不是大家想的那样子。。。。”

    七海说:“并不只是狛枝同学的原因哦,只是他的立场和情况和我们不同而已。。。。”

    兔美说:“七海同学。。。你太善良了。。。”

    这时候黑白熊说:“呵,好了差不多到了处刑时间了,兔美你也是未来机关的一员,作为叛徒一起处刑,买一送一的好买卖!。。。”

    兔美说:“我不会让你得逞的,就算打不赢我也要战斗到最后,成为一个自豪的兔美!”这样说的兔美就要扑上去,这时候七海说:“兔美。。。不用闹了,接下来的事情交给大家吧。。。。我们相信大家。。。。不是吗?”

    兔美望着七海感受到了这份意志然后点点头说:“我也决定相信大家!”

    七海说:“最后还是要说对不起,一直对大家说谎。。。。对不起。。。没能守护你们到最后。”

    兔美说:“在最后。。。。让我说一句老师该说的话。。。。没有必要成为英雄,不必强求自已获得他人认可,否则你就会谴责自已和他人。。。并因其他人心生嫉妒。。。。但是。。。并不必这样。。。就算大家都不认可你,只要成为你自已认可的人就好了!因为。。。。你自已才是自身最大的支撑者,无关才能,无关地位,无关出生,无关金钱。。。。只要懂得爱惜自已。。。。这个爱能支撑你走完属于自已的人生。”

    最后的最后,结局如此。。。。。而接下来迎来的就是最后的决战了吗?黑白熊也就是幕后的黑手绝不会轻易的结束这一切的吧。。。。。不过已经无所谓了,只要大家在一起的话,没有什么是做不到的!

    所以,未来一定一定可以大家都笑着迎接新的生活的。。。。。。林潇从心底这样相信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