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其他小说 > 无限之次元幻想 > 221章 最后的学级审判
    这瓶危险的药剂,林潇还注意到有一行特别小的字上面写着:“神器的药剂,就算是达的医x学也查不到死亡原因哦。笔  趣阁”

    将这瓶危险的毒x药放进冰箱,七海说:“可能还有其他线索。。。”

    之后三个人分开探查起狛枝凪斗的房间的其他角落。。。。。。。

    狛枝凪斗的房间之中还有个配套的床,和林潇的房间基本上是一模一样的。

    之后林潇在床上翻开枕头和毛毯都没有现什么东西。。。。。

    这时候七海说:“也许床底下会藏着什么东西呢?毕竟大家都习惯于那里藏东西。”

    日向说:“那就检查看看。”说完他就蹲下身子,伏在地面看向床底。

    “有东西!。。。。”这么说着日向创伸出手从床里面拿出了一个东西。

    那是一个市的塑料袋里面放着的是,看着像是防毒面具和橡胶手套。。。。。

    看起来全部是真货,这个防毒面具好像是在军事x基地就有。。。也就是说狛枝凪斗是一早就准备好的?

    但是他为什么要准备这些东西呢?很奇怪。。。。。

    七海千秋说:“日向同学,床底下还有什么东西吗?”

    日向说:“我再瞧瞧。。。。”

    然后他再看查看床下,然后伸出手最后拿出了一个东西。

    林潇一看是一个蓝色银箔纸的碎片。。。。七海千秋说:“这种东西,好像是用来给未开封的蛋黄酱封口的东西。。。。嗯,也就是说只是一个食物的垃圾而已?”

    “虽然如此,但是或许有关联。。。。”林潇思考了一下说。

    之后林潇他们又调查了书架,或许会有什么信息留下来。

    这时候日向找到了一本书,黑封面皮上面有一个希望之峰学园的徽章,看起来非常可疑。

    接着打开了这本书之后,现这是一本档案,上面记载着高校级全员的资料。。。。。。。

    果然大家都是希望之峰学园的学生,而且真的丢失了记忆的几率至少达到了百分之9o。。。。。

    但是一路没有看到日向创的资料。。。。。。日向当下道:“为什么没有我的?”

    他的语气有一些惊慌失措的感觉。。。。。林潇再往后翻去看到了日向创的资料。

    包括日向的生日,身高,体重之类的,但是其中有一项却很值得注意和特别。。。。。。

    不同于其他人,日向创的资料显示他是预备项目生,也就是所谓的预备学科的学生。。。。日向创看到这个以后有些不敢相信的说:“。。。。无可否认了,我真的是预备学科的学生。。。。没有任何才能。。。。”

    “预备学科就是没有才能吗?”林潇说。

    日向面无人色的解释道:“其实前几天我做了一个梦,我梦见我回到了我初中的学校,然后在哪里遇到了许多人,他们都在小声讨论我的事情。。。。。是关于我入学希望之峰学园这件事,然而并非是因为才能或者幸运,我只是家里使用了钱而进入了希望之峰学园,我一直觉得那不过是个梦,现在看来是真的。。。。预备学科由私立希望之峰学园设立的新制度,吸引没有过人之处但盼望在希望之峰学园就读的学生就读,但学费比本科生要贵几倍。。。。真是不甘心啊。。。为什么,为什么只有我一个人是预备学科???”

    七海说:“日向同学,你没事吧?”

    林潇说:“就算你是预备学科也没有关系,我和大家都和你是朋友。”

    日向闻言没有说话脸上稍微缓和点,然后说:“为什么,我会和高校级的大家在这个岛屿呢?”

    七海千秋说:“这份档案没有过多的细节,我们失去的记忆的事情和我们在希望之峰学园生活的经历。。。。”

    林潇说:“那么这大概是我们入学前写的档案。。。。不过只是这样的话好像并没有什么线索。”

    而就在这个时候,狛枝凪斗房间内的显示屏突然亮了,叮咚的声音传来。。。

    接着看到黑白熊出现在视频中。。。。。。黑白熊坐在椅子上说:“对生物来说最重要的是。。。。?个人而言,我觉得是时间,你看,你的金钱存款可能有起有伏,但是时间只会流逝吧?所以我们要珍惜时间,虚度时间是最大的浪费。。。。快到时间了。。。。。我们要开始最后的学级审判,请到校长山集合!嘿嘿,待会儿见啦!”

    显示屏关掉了,也就说学级审判的时间到了吗?

    日向说:“黑白熊刚才说了最后的学级审判?”

    七海千秋说:“我也听到了,他确实这样说了。”

    林潇说:“黑白熊的话,我个人觉得不可信,不管如何,我们先过去吧。”

    七海千秋说:“确实如此,其实我觉得黑白熊的真实计划不仅如此简单。”

    林潇说:“嗯,这确实让人困扰,或许如果我们能找到密码,进入那间古代遗迹的话,会好很多。。”

    日向说:“总感觉幕后被谁操控着,让人感觉恐惧。”

    七海千秋说:“不用害怕。。。你看,我们不是独自奋战。”

    林潇点头道:“正是如此,到时候结束这一切我们一起回去!”

    日向沉默了一下稍微提起了点精神说:“是,只要大家齐心协力,事情会好转的。”

    很快三人来到了校长山,大家也不久后全部都到齐了。。。。

    索尼娅说:“那个。。。又要开始了。。。。残酷的斗争,我们要互相怀疑。”

    左右田说:“是的,这不是什么好事情,但是通过这个,我们就可以回去了。”

    唯吹说:“哦呀,回去以后就可以尽量的创作音乐了!”

    西园寺说:“切,单细胞的傻瓜,哪儿有那么简单的事情。”

    左右田说:“怎么会呢?混蛋黑白熊说过吧?这是最后的学级审判。”

    罪木说:“但,但是可能只是学级审判而已。。。。。”

    九头龙说:“黑白熊的阴谋搞不好是。。。我可不会那么容易相信他。”

    龙野春说:“但愿是真的吧。。。。”

    就在这个时候兔美突然出现了。。。。。黑崎野道:“兔美,你为什么来这里?”

    兔美说:“你们还没现了,这就是黑白熊的陷阱,你们想要离开岛屿的愿望这件事。”

    终里说:“哈?你说什么?”

    兔美很严肃的说:“黑白熊不可能让事情就这么结束的。。。。他在计划更糟糕的事情。”

    林潇说:“就算这样,我们也只能上了。。”

    兔美这时悲伤道:“或许你们所有人都无法摆脱绝望。。。”

    黑崎野说:“绝望?这是什么意思?”

    “我失去了力量。。。。才最终意识到。。。。不管面对任何事情,就算会落败也要做一个让自已骄傲的人。。。。。所以我会战斗!!!”说完这些不知道什么意思的话,兔美跑了。

    阿托莉雅说:“我感觉到兔美阁下身上浓厚的战意。。。。”

    九头龙说:“可是它这究竟是闹哪出呢?”

    黑崎野说:“它说的对,我们也要全力战斗!”

    日向说:“是的,我们要反抗到底,无论最后等我们的是怎么样的真相!”

    林潇说:“我们走吧。。。。去最后的学级审判!”

    很快乘坐电梯,大家来到了不算陌生的地方,但是这个地方却让人不安和恐惧。

    学级审判会场,黑白熊端坐在椅子上,它是作为审判长一般的存在,它对大家说了句欢迎光临,但是此刻的大家因为紧张和想起一些可怕的事情,而没有人在搭理它了,不过黑白熊也没有管这么多。

    等大家站好了自已的位置之后,黑白熊说:“那么,这是最后的学级审判,我们就来做最后的介绍吧。。。。。

    在学级审判中,你们将对凶手是谁进行讨论,然后为此进行投票,要是你们的投票正确,那么只有黑幕会受到惩罚,但是如果大家选错了人,大家就会被处刑,而凶手则可以离开这座岛屿!”

    这个时候兔美突然出现了它站在黑白熊的不远处,一副很生气的样子。

    黑白熊这时候注意到了它说:“哦,。。我亲爱的妹妹,你也来了,怎么平常你应该会很叫嚣,现在你怎么了?”

    兔美说:“我会好好的盯着你的,你不会得逞的。”

    黑白熊说:“哦嘿嘿,这可是已经注定好了哦。。。。那么,现在学级审判开始。。。这次的受害者是狛枝凪斗,他为了大家想要揭叛徒,是谁杀死了他?我好奇。。。”

    九头龙说:“如果他是因为揭叛徒而被杀的话,显然叛徒是凶手,他们想让狛枝去闭嘴!”

    罪木说:“真,真是太可怕了,就因为这个对狛枝同学这么残忍。。。。”

    唯吹说:“可是叛徒是谁呢?”

    左右田说:“要是知道叛徒,那事情就好解决了。。。。其实我觉得也可能不是叛徒。。。。”

    九头龙说:“哈?你这是什么意思?我们被狛枝的计划吓的四处乱跑的时候,陷入了危险叛徒也没有现身的意思。”

    西园说:“嘿嘿,左右田不会你就是叛徒吧?”

    左右田立刻否定道:“别,别说傻话,我绝对不可能是叛徒!”

    黑白熊说:“噗呼呼,更像了,你们干嘛那么急着吵起来了。”

    日向说:“其实我也现一个地方很可疑,狛枝同学的嘴是在他被拷打之前就被胶带封上了。。。。”

    左右田说:“你说什么?”

    终里说:“谁会在乎那些胶带。。。。。。。?”

    七海千秋说:“不,这是很明显也很重要的事情,在狛枝他被拷打之前,胶带就已经封住了他的嘴。。。我们在调查死亡现场的时候现狛枝的脸上的血被盖在胶带下面?”

    左右田说:“这又能说明什么?话说为什么日向出什么,你总是赞同他,你是不是喜欢他啊?”

    日向说:“喂,你是小学生吗?”

    林潇说:“好了,你们不要闹了,其实根据调查我们现狛枝脸上的血是从他的手臂上的伤痕来的,也就是说如果犯人事先就将胶带封住了他的嘴,在他的嘴里没有现血液也证明了这点。。。。”

    七海千秋说:“而且他嘴边上的胶带有很多皱,他一定曾经挣扎着想要开口说话。”

    龙野春说:“也许胶带是为了防止他大声呼救之类的。”

    九头龙说:“正是如此,搞不好根本不是拷问,而是为了让狛枝闭嘴,也就是说杀死他。”

    索尼娅说:“但是,如果只是想杀死狛枝的话。。。。。他们也没有必要这么残暴的伤害他。。。。”

    九头龙说:“也许。。。。他们跟狛枝同学之间有什么深仇大恨。。。。”

    西园寺说:“黑道的少爷,你是不是受家庭影响太深了。。。。”

    九头龙说:“只是猜测而已。。。。”

    唯吹说:“猜测的依据莫非是你们黑x道的行事手段???”

    罪木说:“九头龙。。。对不起,请原谅我平常的无礼。。。”

    九头龙说:“。。。。我不会随便那样做的。。。”

    阿托莉雅说:“也就是说犯人是想折磨狛枝阁下,然后再杀害他吗?”

    终里说:“如果真是这样,这不是太疯狂了。”

    、“或许这是犯人刻意为之的。。。”林潇说。

    “为什么这样说呢?”黑崎野说。

    “不,只是我的推测。。。。”林潇说。

    “可能真是这样,做出这种事情的人一定很狡猾。”日向说。

    九头龙说:“这个混蛋的计划真是缜密。。。。就连在犯罪现场纵x火销毁了所有罪证。。这种事情都安排好了。。。。”

    左右田说:“啊?仓库的大火是为了消灭罪证?”

    日向说:“。。。调查来看,确实只有这一个理由了。”

    索尼娅说:“但是究竟谁才能做到这样的事情呢?大火生的时候,房间所有人都集中在仓库的门口吧。。。。”

    终里说:“是的。。。我也记得,就在我打开仓库大门时大家都准备进去的时候,大火突然从后面烧出来了。”

    索尼娅说:“也就是说。。。。貌似我们之中没有人有机会放火。。。。。”

    黑崎野说:“凶手如果不在我们之中的。。。。但是这又好像不对劲,虽然我很不希望生这种事情。。。。但是这样想的话,事情就没办法进展下去了。。。。”

    左右田说:“一定是有人杀害了狛枝同学。。。。。”

    九头龙说:“即便起火是个巧合,但是这个时机是不是太过完美了点?”

    索尼娅小姐说:“从我们现在的进展来看,我们必须假设凶手使用了某种机关来纵火。。。。”

    终里说:“机关?比方说?”

    唯吹说:“像音乐舞台一样从地底下伸出来!”

    西园说:“没有那种事情,那种机关其实已经很落伍了。。。”

    左右田说:“什么样的机关呢?这又是一个谜团?”

    索尼娅小姐说:“虽然我不知道,但是事情应该是这样。。。。”

    左右田说:“没关系的,索尼娅小姐你已经推理的很好了,果然只有索尼娅小姐才能拥有这么高的智商,好吧,让我们来想想这个机关的问题吧?”

    日向说:“其实我也认同开门引了火灾。。。。。这应该是个巧妙的机关。”

    林潇说:“如果是机关的话,和你有可能是哪个吧,也就是黑白熊板。。。。。”

    七海千秋说:“那个,我记得我们在犯罪现场现了很多被打翻的黑白熊板,虽然看起来很乱,但是实际上有一些面板叠放的很整齐,有一条从仓库大门指向了大火的起点。。。。。也就是窗帘的位置。。。。”

    九头龙说:“这意味着什么吗?”

    阿托莉雅说:“难道是哪个吗。多米诺效应!”

    林潇点点头说:“正是这个,犯人精心计划和布置好的黑白熊面板全部放的很好,就是为了引一次多米诺效应。。。。”

    终里说:“多米诺效应。。。。你指的是孩子玩的列成一列然后推到的骨牌”

    七海千秋解释道:“犯人就是用黑白熊面板代替了那些骨牌。。。。”

    林潇说:“所以当我们打开仓库大门的时候,第一块面板撞到第二块。。。第二块又接着撞到第三块,就这样它们最终碰到了点火器。。。。”

    九头龙说:“但是这么大块黑白熊板这样倒下排在房间内,会不会很明显。。。。”

    日向说:“不,这估计都是犯人想好的,仓库的灯没有打开很黑,基本上是伸手不见五指,所以我们根本没有注意到它们。。。”

    左右田说:“难怪会这么黑暗。。。。。就是为了掩盖这个计划吗?”

    林潇说:“犯人更聪明的地方是,他还用了手段来掩盖这个多米诺效应。。。。那就是那台被水打湿的3。。。。在仓库大声回响的圣歌,其实是用来掩盖黑白熊板接二连三倒下去出的声音。。。。。”

    唯吹这时候惊叫道:“难怪我在音乐当中还听到奇怪的声音,不过很快大火就吸引了注意力。。。。原来是这么回事。”、

    西园寺说:“你一开始就有察觉吗?为什么不告诉大家?”

    唯吹说:“虽然我的耳朵很灵敏,但是我只是为了音乐才锻炼出来的啊。。。。这不就是忘记了吗?”

    高校级的轻音乐家,耳朵很灵敏也是很正常。。。。

    林潇说:“其实我们打开大门的时候,除了这个奇怪以外还有一件事情很奇怪。。。。”

    七海千秋说:“回想起来,好像确实是这么回事。。。。那个时候终里同学你开门的时候说过门无法打开吧?”

    终里说:“啊!原来是被黑白熊面板挡住了!”

    九头龙说:“也就是说玩骨牌的孩子就是终里同学你?”

    终里说:“好像是这么回事?”

    索尼娅小姐说:“也就是说,这就是起火的原因了?”

    七海说:“是的,这就是仓库起火的原因,至少目前看起来是这样的。”

    林潇说:“不过有一件事情,就是如果是黑白熊面板挡住了门,那么被挡住的门,没有足够的空间让一个人通过,对吗?”

    九头龙疑惑道:“这意味着什么?”

    七海千秋说:“原来是好样,我们已经确认过门进入仓库的唯一入口。。。”

    日向创想到点什么说:“如果黑白熊面板离门太近的话,门几乎打不开的。。。。。在仓库的凶手就不可能逃出去,不是吗?”

    九头龙说:“既,既然你提到!。。。。”

    龙野春说:“莫非犯人就藏在里面?”

    黑崎野说:“可是我们大家全部在仓库外面,你知道的。。。。”

    索尼娅小姐说:“就目前的情形来看,犯人难道又是用了某种机关?”

    林潇摇头道:“这也是我一直想不明白的,而这个疑惑,也实在让人觉得奇怪。。。。”

    七海千秋说:“你们不用想的这么复杂。。。。实际上只有一个人可能做到这件事情。”

    田中说:“难道真的会做到这种程度,狛枝凪斗是个可怕的人类。。。。”

    索尼娅说:“这?是什么意思吗?”

    日向创这时候惊讶道:“如果这是狛枝同学,他自已做的。。。。”

    终里说:“你为什么要提他,他可是受害者,你知道的。”

    林潇说:“确实手段过于残忍了,如果是他自已动手的话,实在有些无法相信。。。。或许有什么我思考错误的地方。”

    七海千秋说:“但是狛枝同学,不是一般人对吧?”

    西园寺说:“他是个变态,疯子,神经病,这些词用在他身上非常合适。”

    罪木说:“狛枝同学。。。好可怜。。。”

    林潇说:“确实这个可能性不是o,如果他不仅仅是受害者。。。。”

    龙野春说:“什么?你的意思?”

    七海千秋说:“他是受害者的同时,他可能也是加害者。。。。”

    九头龙说:“你说这是一起自杀?别,别犯傻!他的身上全是被拷打的伤痕,难道你忘记了吗?”

    日向说:“。。。。。。虽然这种事情有些无法接受,但是搞不好这些都是狛枝同学自已弄出来的。。。。”

    唯吹说:“这种事,实在太疯狂了。。。”

    西园寺脸色苍白道:“我还是太小看他了,他比想象中的更恐怖。。。。”

    罪木说:“狛枝同学为什么要做到这种程度。。。。。”

    林潇说:“他的异常行为和言语,或许真的会这样做。。。。。而且现在也没有其他可以怀疑的对象了。。。”

    九头龙说:“不,不可能吧,他是被绑起来的。。。记得吗?”

    林潇说:“确实,我也有些迷惑。。。。。”

    狛枝凪斗想要找到叛徒,却精心设计一次自杀。。。。。。这莫非只是陷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