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其他小说 > 无限之次元幻想 > 第二百章 真相是?
    “怎么了?林潇你有什么想法吗?”黑崎野询问道。wwんw..

    林潇点点头,然后说:“在我们更进一步前。。我们需要弄清楚一件事情,也就是凶手用小泉同学的尸体挡住了一处入口的门,也就是说犯人要拖动尸体一定会沾到血,那么凶手是如何处理这些沾到的血呢??”

    “。。。。确实是一个谜团,不过已经走到这个地步,这样的难题一定能够解开吧,我相信大家。”狛枝微笑着说。

    “可能就洗掉了。”七海千秋说。

    九头说:“凶手不能用沐浴头吧,洗浴间可是坏了,所以洗掉是不可能的。”

    日向说:“或许他们不一定非得要用喷头。。。。”

    唯吹举起手言道:“衣柜里有潜水服,也许在搬运尸体的时候,穿上了。”

    西园寺:“那染血的潜水服该如何处理呢?”

    唯吹:“切成碎片冲掉!”

    七海千秋说:“也许不用喷头也可以。”

    阿托莉雅:“那必须要有水才可以洗干净。”

    水。。。和不能使用的喷头,俩者之间的联系。

    也就是说。。。。只能是哪个了。

    “如果只是洗掉血迹,那不一定要用喷头,喷头虽然坏掉了,但是别的地方还是有水!”

    林潇说。

    “不用喷头?别的地方是什么?”九头龙。

    “利用沙滩小屋里冰箱里的饮料,很容易就可以做到。”林潇说。

    “理论上可以,但是不可能啊。”龙野春说。

    “哦?为什么这样说?”林潇问道。

    龙野春说:“我在得知小泉同学出事后在沙滩小屋见过那个冰箱,冰箱里面并没有纯净水瓶,都是各种口味的色素饮料,如果是用那些东西洗身上的血迹,不但会洗不掉还会导致身体变的粘稠,身上还会留下饮料的香味,凶手这样做很容易被现。”

    西园寺:“说的没错,而且要洗干净血迹肯定需要大量的饮料瓶,就更加不可能了。”

    日向创突然说道:“不!冰箱里有水瓶。”

    “可是,我确实看到没有。”龙野春说。

    “因为在冰箱的边上有一个垃圾桶,垃圾桶里面全部是空水瓶,凶手就是用这些水瓶洗掉身上的血迹的!”林潇解释道。

    “额。。。。你这么说的话,几天前我去的时候,我好像还喝过一瓶。”左右田说。

    “哈?你怎么不早说。”罪木惊叫道。

    “左右田阁下,粗心是大敌。”阿托莉雅正经道。

    “那个,因为太过紧张了,我大脑一直都是一片空白的。。。”左右田说。

    “那么,利用塑料水瓶来代替淋浴头是成立的,用大量瓶装水来洗干净身上的血,真的是很简单易懂,可以说沙滩小屋也给犯人制造了机会。”唯吹说。

    这样的话,是淋湿了自已的身体的话,那么当时在餐厅出现的那个人就是。。。。。

    “既然如此,如果按照我的推测,那么我应该知道凶手是谁了。”林潇说。

    “你知道犯人是谁了?”九头龙惊讶道。

    “真,真的吗?”罪木说。

    田中:“提问。。。那个人究竟是谁?”

    “如果犯人是用塑料水瓶洗干净粘在身上的血,那么杀死小泉同学的犯人。。。。是你吧?”这么说着林潇指向那位少女。

    高校级的剑道家,她一直沉默寡言,穿着水手服,后背上背着一把包在布里的竹刀。

    “边古山佩子。。。是你吗?”林潇说。

    边古山沉默了半天没有回答,这个时候西园寺开口叫道:“喂。。。你怎么不说话!他说你是犯人哟。。。”

    边古山直视林潇道:“那么,我问你为什么觉得我是犯人?”

    “其实这次的事件,只有在沙滩小屋的我们这些人才有嫌疑,而那天刚好左右田同学叫上我和日向同学一起去,按照计划,我们在沙滩小屋附近的那家餐馆等待索尼娅小姐你们,然后我记得在你进来的时候,边古山同学你全身湿漉漉的。。。然后你回答说是去游了一会泳。。。。。如果犯人真是用瓶装水洗干净血的话,那么就会弄湿全身,所以你才用游泳去了这种借口蒙混过去吧?你真的去游泳了吗?”林潇说道。

    边古山沉默了好一会,没有回答。

    “喂,不要不说话,你快说点什么。”左右田叫道。

    “等等,你这混蛋,你们都只是在餐馆见到她吧,根本没有在沙滩小屋见过她,对不对?所以她也许真的在游泳。”

    九头龙说道。

    左右田回道:“没有人看到她游泳!”

    “哦嘿嘿,真是激烈啊。”黑白熊幸灾乐祸的样子。

    “不。。。我看见了。。我碰巧路过餐馆,然后回家的路上碰到她了。。。。所以没有疑问了,她是从沙滩小屋相反的方向到达餐馆的。。。”九头龙回道。

    “九头龙阁下,你前面不是说过,自已只是碰巧路过餐馆,完全没有在意沙滩小屋吗,而且说之后就立刻回到酒店了。”

    阿托莉雅皱起眉头道。

    “还不能那么快决定她是凶手,凶手是如何离开沙滩小屋还没弄清楚!”九头龙叫道。

    罪木说:“这。。好像确实是这样。。。。”

    “路边的门被尸体堵住了,如果从沙滩那边走的话,那么就一定会和西园寺一样留下脚印!那犯人究竟是怎么逃走的!”九头龙叫道。

    “那个,你这么着急?你又不是嫌疑人,佩子才是哦。”唯吹说道。

    “谁,谁在意那种事啊?回答我,你要是能回答的话,那就说出来啊。”九头龙叫道。

    “或许真的可以回答哦。”七海千秋这样说。

    边古山:“是吗。。。这个谜题看上去无解啊。”

    林潇说:“如果是边古山同学的话,你一定可以做到。”

    “那我们就洗耳恭听吧,你说的从海滩小屋逃走的方法。”边古山佩子说。

    林潇望了一眼边古山,然后又看了看九头龙。。。。。。

    自从学级审判开始以后九头龙的态度就很奇怪,他和边古山佩子莫非有什么关系?但是九头龙从来没有搭理过谁。。。。

    不过就算继续顽抗下去,结局林潇已经看到了。

    沉吟过后,林潇开口解释道:“如果说被尸体堵住的门无法出去,然后通往海滩的道路上没有凶手的脚印,这俩个出口都可以排除,那么唯一的答案就是洗浴室的小窗。”

    “哼,你不知道那个窗子有多高吗?边古山可够不着。。。”九头龙说。

    “如果有人帮她的话?”龙野春说道。

    “踩在别人的肩膀之上可以轻易做到,但是这样的话,被踩的人就会留在里面了。”日向说。

    要知道他可是被林潇踩过,所以深有体会。。。。

    “其实,只要借助道具就可以了。。。随身携带的东西,一直藏在身上的话,就很容易解释了。”林潇说。

    听到林潇的话,日向突然明白了,他说道:“边古山同学。。。。你是高校级的剑道家。。。所以你不管走到哪都拿着你的那把竹刀,对吧?我记得在餐馆里也看到你的背上,就算是穿着泳衣也依然背着那把竹刀,因为一直被布包裹着,所以很容易被人忽视。。。”

    “日向说的没错,边古山她是用竹刀垫脚,从窗子出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