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其他小说 > 无限之次元幻想 > 第六十四章 奇招的代价
    狂袭而来的吴奇没有丝毫留手的对着林潇起攻击,而林潇则如同在刀尖上跳舞一般,拼命的闪避着巨大的拳头。Δ  ㄟ.

    俩人周围的地面都被吴奇的落空的恐怖拳头的怪力给破坏的面目全非,而林潇已然是黔驴技穷。

    林潇的身上此刻被黑色的元素所环绕,似乎是运用了黑暗魔力来加快他的敏捷,移动度和闪避能力都加大到了以前的3倍以上。

    吴奇虽然度也很快,但是也一时之间捉不到他,不过他已经胜券在握,只是狞笑着用暴风雨般狂野的铁拳砸向林潇。

    在他看来一方面林潇这只跳来跳去的虫子,已经翻不出他的手掌心了。

    另一方面只能被动防守下去的林潇,是永远无法击败他的,当然他还想到一个可能性大概就是林潇在试图拖延时间。。。。

    指望着他的这份强大的巨人形态衰落,那就真的会是一个可笑至极的误会了。

    因为他的念能力是源源不断的,变身成这个形态只要他没有杀死林潇,这个信念没有完成,这个形态绝不会消散。

    这场已经完全被他所支配战斗,所以说他又有什么理由不欣赏一下林潇的绝望呢?

    林潇越是抵抗,他的念能力会越强,执念亦是念能力的强大的一部分。

    在俩人僵持了差不多3分钟之后,一味闪避的林潇的眉头紧皱了起来,因为他能够感觉到吴奇的度越来越快,而他的度开始慢了下来。

    当然其实真正的原因是他的魔力加持的效果开始变弱了,他自身变慢了,而吴奇当然就变快了。

    吴奇大概也是现了林潇已经不如一开始那般灵活,甚至于好几次他的拳头都差点擦到他,他猖狂的叫道:“怎么了,你倒是继续躲啊?”

    相比他越加兴奋的神情,而林潇则是处于生死存亡关头,他不知道自已的身体能够接这样的形态的吴奇多少拳。

    也许下一拳他就会被打成粉碎,或者倒在地上再也爬不起来。

    所以选择一味的闪避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在这样的情况下,一方面林潇的攻击手段完全无法伤到有恐怖的气保护自身的吴奇,另一方面这也是林潇刻意的营造出的一个气氛。

    那个气氛就是,他已经无法战胜吴奇了,只是在困兽犹斗,离死不远。

    而事实上吴奇的强大确实过了预期,林潇也无法承受更多的攻击,林潇的逆转点现在就只剩下一个,那就是用奇招击败现在的吴奇。

    而所谓奇招想要轻易的击中或者说挥出效果需要的就是代价,奇招和奇迹只差一个字,正所谓奇迹需要代价,奇招也是一样。

    不过不同的是,前者比较玄学,而后者靠的是脑子。

    林潇在见到吴奇的这种巨人形态之后,就已经有了打算,所以他一直很被动的进行反击和布局。

    他将全部都赌在了他的绝杀之招上,这一招能够挥无法想象的威力,但是有着容易被人察觉以及使用条件苛刻的缺点。

    为此林潇选择了隐忍不,而又对吴奇示弱全部都是为了吴奇骄傲自负,让吴奇沉醉在自身的那压倒性的力量之中,这样吴奇就不会轻易的现这个陷阱。

    不过也恰好,吴奇的性格狂躁易怒而又狂妄自负,他在解放自已的最强能力之后就更加如此了。

    如同林潇的天赋堕天使血统拥有逆天的变身能力一般,吴奇的念能力的强化能力也是同样逆天。

    这个世界,以巧破力虽然可以获得胜利,但是在敌人的力量过于强大,挥出巧的优势就需要一定的谋略。

    而现在,林潇还差最后一步,就可以完成他的完美绝杀。

    尽管被动,尽管诧异吴奇的强大,但是他的心一直坚如磐石,如清澈的水一般镇静自若。

    林潇在惊险的一个跳跃之后躲开了吴奇的又一次攻击,接着闪避加持已经消失了,环绕着他的黑色元素都消散不见,感知到这一切的吴奇嘴角挂起了残忍的笑容,而林潇也立刻喝道:“黑羽守护”,接着林潇的身体被黑色的元素形成的漆黑魔法护盾笼罩住。

    这当然是为了保护自已减少伤害,然后他看见吴奇怒雷一般的直拳在他的眼中被放大,先接触的是漆黑的护盾,但是这能够开山裂地的铁拳刚一接触到这漆黑的护盾,护盾就如同一颗被铁锤敲击的鸡蛋,瞬间被粉身碎骨,脆弱的不堪一击。

    而林潇在护盾被粉碎的瞬间,林潇出一声呐喊!黑暗的元素从他的体内爆出来,接着形成了一个漆黑的而又厚实的巨大屏障,这道屏障再一次挡在了吴奇的怒雷一击的面前。

    砰!怒雷之拳狠狠的砸在了屏障之上,漆黑的屏障上布满了密密麻麻的裂痕,接着林潇被巨大的冲击力给轰飞,如同断线的风筝一般在空中飞舞,然后最终从高空中,坠落到地面。

    摔在地上的林潇只感觉漆黑的虚无之剑都在刚才的冲击之中脱手而出,而胸口处传来剧痛,大概胸口处也断了不少骨头把。

    内脏也有损伤,依靠着魔力和那强大堕天使血统的力量林潇还没有到倒下的时候,擦掉溢出口中的鲜血,然后挣扎的站了起来,而吴奇已经向着他所飞出去的位置冲了过来。

    吴奇也是打算将他置于死地啊,绝不会让他有喘息的时间。

    只是几个呼吸之间,吴奇就到了他的跟前,看着眼前以剑支撑着身体的林潇,身上散的力量的气息已经变的那么弱小。

    他的胜利已经毋庸置疑,而林潇却在这个时候有些虚弱的开口了,淡淡的声音,竟带着一丝欣赏的意思:“吴奇,你很强。。。。”

    吴奇静静的俯视着他,“这就是你的遗言了吗?”

    然后他张开嘴放肆的大笑了起来,带着疯狂,杀意,蔑视。

    没有力量,就什么都做不到,什么都无法改变。。。只能在无尽的痛苦中死去,只是被强者随意剥夺杀戮的野狗。

    拥有力量的人,才能去蔑视,才能站在顶点,才能随意的去掠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