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其他小说 > 无限之次元幻想 > 第二十七章 谋划和赴死之人
    阿托莉雅的决意已下,梅林也没有再出声。

    会议室内已经召来了珀西瓦尔,这名骑士听到阿托莉雅愿意亲自出马前去救援哥洛王,感激不已。

    接着在特里斯坦的示意下,珀西瓦尔述说起哥洛王的情况。

    “吾主自尤瑟王之后,一直作为抵抗卑王的主力,这么多年来英勇无畏,拼死向前,一心想要击败卑王,就在前3个月,吾王击败了卑王手下的第二元帅,一举推进夺回了不少的领土,本欲在一鼓作气直捣卑王的核心之城,可恨的是一直为盟友的另2位可耻之王,居然在战争之中被卑王所诱惑,暗中断了粮草和器械,并且将后方城池全部献给了卑王,这2名叛徒害的吾主如今被困孤城菲尔。。。。。危在旦夕。”

    珀西瓦尔说着咬牙切齿,而后又露出担忧的神情,此人不愧是一名忠诚的骑士。

    “竟有此事,内忧外患的不列颠就是因为有这些人才会如此,我等骑士深以不肖此等行径为耻,若有机会绝不姑息此等叛。”特里斯坦义正言辞道。

    “不想前不久哥洛王才大败卑王手下的大军,更是收复了不少领土,一眨眼就成了如此,珀西瓦尔你且放心。。。。。。。。”阿托莉雅沉声道,“兵贵神,立刻准备5oo精锐骑兵,今夜出,火救援。”

    “珀西瓦尔,诚恳的对亚瑟王表示感谢。。。。。”珀西瓦尔躬身行礼道。

    “如此贸然出击,深入敌腹部只怕不是好事。”沉默的梅林开口道。

    特里斯坦闻言皱眉道:“梅林法师,你有什么看法吗?”

    “我等应当谋划一二。”这么说着梅林手中的法仗一挥,一块地图出现在会议室的上空,非常的清晰。

    “狭路相逢勇者胜,我等也算一支奇兵,只要小心行军也不会那么容易被现才对。”吾王看了看地图说道。

    “谨慎是很重要的。。。也许我等出没多久,菲尔城早已被破,恐怕此去徒劳。”梅林回道。

    一边的林潇看了看地图,地图上哥洛王被困的城池菲尔,确实路途遥远,随时有可能徒劳而返,这时阿托莉雅碧嘴角划过一丝笑容然后她开口道:“即将如此,我们就作最坏的打算,置之死地而后生。”

    另一边同一时间菲尔城。

    此时被大军围住,士兵都有疲态,而援兵却一直未到。

    卑王的爪牙更是派遣使者来说降,哥洛王浓眉大眼,身高1.8右边脸庞上有一道被刀所砍的伤疤,英武非凡的他身上的黑色骑士铠甲还有红色的血迹散落,以及被剑和刀之类武器留下的痕迹,战功赫赫的骑士的荣耀这都是,这些年创下了很多辉煌战绩,更是一度被称为不列颠的希望,但是现在的希望却是紧皱眉头。

    待到使者进入城中议事大厅还未说话,他就哈哈大笑,而后站了起来,拔出手中之剑,横眉冷对的指向使者,愤怒道:“杀你只是玷污我手中之剑,回去叫你主子吾迟早要取下他的狗命。”

    使者被他的杀意所吓倒,一句话不敢说,立刻连滚带爬的跑了。

    “援兵不至,而今之计唯有突出重围杀回后,重整旗鼓。”哥洛王的部下罗格道。

    “但请为吾王断后,”属下骑士强森半跪下诚恳道。

    “我。。。。我也请为吾王断后。。。。。。。吾。。。。。。不过。。。。一盗。。贼能追随吾王三生有幸,而今正是报答吾王之恩的时候。”说话的是一名有些结巴的骑士,他名字叫作乔斯,以前是一名盗贼,偶然之下遇到了哥洛王,被其所赏识,成为了下属的骑士,他的皮肤黝黑但是身体很壮实,对哥洛王忠诚无比。

    哥洛王闻言心中感动,却想开口推辞却见2名骑士坚定的眼神,已经不容拒绝了。“吾能得卿等的追随,才是三生有幸。”

    “请吾王,先行一步,我等必不辱使命。”

    菲尔城,乔斯站在东门望着远处敌军,黑压压的密密麻麻。

    哥洛王已然在刚才的一波突围中从北门杀出。。。。

    他握紧手中的大刀,不由想起了当年第一次遇到哥洛王的时候,嘴角不由的划过一丝微笑。

    我乔斯虽然也不是什么人物,日后死在这里怕也是没什么人惦记,不过那也无所谓了,只要那位大人能够顺利就好。

    随着攻城的号角出呜呜的声音,攻城士兵拿着兵器疯狂的往菲尔城涌来,而后方的魔法军团也启动了攻击模式,火球,冰球,风刃都砸了过来,整个菲尔城都因此而出了阵阵的颤抖,

    菲尔城的士兵们都被魔法压制的缩在城墙的墙壁下面,皆是鸦雀无声,手中的兵器只是拿的越紧了,时间流逝的在他们看来是那么缓慢。

    乔斯伸出舌头舔了舔干涩的嘴唇,心中没有一丝害怕,能跟随哥洛王是他的骄傲,对于以前身为一名盗贼的乔斯从来没想到过自已能够成为一名骑士,对于他来说死不可怕,可怕的是不知道自已为什么而死,现在为哥洛王断后而死值了。

    等到攻城的敌军的魔法军队的魔法压制停了下来,敌人已经快要靠近城墙了,乔斯站起身来怒吼道;“放箭!”

    随着他一声令下,城头的弓箭手们疯狂的往涌过来的敌人射出致命的弓箭,如雨般的箭袭向卑王的士兵,尽管敌军不断有人中箭倒地,但是他们如同不会感受到死亡的木偶一般,依然如潮水一般涌了过来。

    很快敌军就已经快要登上城墙,乔斯出一声怒吼,“死战不退,为我等之荣耀。”

    不过一会俩边的士兵展开了近距离激烈的城头攻防战,进攻的士兵只要拿下城头就是胜利,而守城的士兵也是如此,否则就是输,输了就是死。

    一个敌军率先登上城楼,很快就被疯狂涌上来的五名守城的士卒给砍死,。

    乔斯握着手中的剑,凭借着武勇和武技几个回合砍翻了一个又一个登上城楼的敌,但是敌人依然源源不断,终于城墙上已经到处都在血战了,短兵相接的声音密密麻麻,怒吼声,怨骂声,痛苦的声音组成了这个战场。

    乔斯不知挥舞了多少次剑,血染红了他的铠甲,但是他依然没有停下,如同杀戮的机器麻利的用剑削下敌兵的脑袋,一名敌兵他飞出去的脑袋上的眼中带着的杀气已经杀红了眼睛,当然在战场之上只有杀人或者被杀,仅此而已。

    无数次在生与死之间他都走了过来,前不久还和家中的妻子说跟着哥洛王将来打败了卑王就隐退一起幸福的生活,看来这个约定没法完成了,不过请不要怪我,这一生如此乔斯是没有悔恨的。

    登上城墙的敌兵越来越多,双眼通红的他不知何时身边的敌人的身影越来越多。。。。。。

    耳边的厮杀声传来,乔斯怒吼的再一次杀死了俩名敌兵,终究是寡不敌众,他感觉自已有些不支。

    而这个时候一名身上穿着的铠甲应该是敌人中的头目的家伙登上了城墙,提着一把长剑气势汹汹的冲向自已。

    乔斯心中叫道,来的好!当下大喝一声就冲了过去,一剑劈向这小将,剑撕裂了空气,出锐厉的嘶啸。

    只是那敌将,却是抬起手中长剑挡住,咣当一声,兵器相接,乔斯竟是往后退去一步,感觉虎口一震这家伙好大的力气。

    乔斯咬咬牙他能够活到今天,也是有自已的方法的。。那就是以命搏命。。。

    那敌将一招得胜,狞笑一声举起手中的长剑就刺向乔斯,但是乔斯却是完全不避也举起收到的长剑朝着敌将的脑袋劈去,摆明了就算被这长剑刺穿也要把这家伙的脑袋给劈了。

    敌将脸色一变慌忙避开,乔斯当下疯狂追击了十几刀,不过这家伙却也有一些武艺,竟都抵挡了下来。

    连续几番攻击依然无果,乔斯本来就已经战斗了很久,气势渐渐就衰落之下几个回合以后却就被那敌将占了上风,随着“噗!”的一声。

    长剑毫不费力地刺穿了乔斯的心脏,敌将的脸上浮起冷笑,可是很快他的冷笑就被恐惧而代替,因为他的对手猛的抬起长剑,长剑斩向他的脖子,下一刻他的头颅飞起。

    缓缓的倒下来乔斯,心中却是感觉无比充实,这次他是真的要去陪死去的兄弟们了。。。。俺乔斯到最后也算是一条汉子吧一切都已经结束了?或许他已经解脱了,最后他笑了笑,眼前的世界黑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