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其他小说 > 无限之次元幻想 > 第二十二章 暴走的救世任务
    在梅林的带领下,林潇和阿托莉雅很快就来到了庭院,此刻三人所在的教堂庭院内,这里布满了芳草,广阔的草地的四周站满了,他们都穿着白色的教服,应该是教堂的人,他们整齐的站在四周,全部都神情肃穆注视着中间,而在庭院的正中间安放的是一把插在石头上的剑。.

    传说中的石中剑吗?虽然看起来非常平淡无奇,但是林潇感受到了这把剑蕴含的力量,深不可测。

    林潇看了看四周的教堂的人,数量是32个吗?但是不知道为何进入这里开始就感觉到另一股不协调。

    这个时候一名身着华贵教服的中年人走向三人,而后开口道。

    “尊贵的骑士,很高兴你能来到这里,这一切都是主的安排,那么请拔起石中剑吧,我等万分期待。”

    恭敬的对三人行礼之后,他在胸前比了个十字架,走向原先站的位置。

    “去吧,这一刻将载入史诗!”梅林对少女骑士如此说道。

    少女骑士点点头,走向那把石中剑,每一步都很沉重,很坚定,充满了勇气。

    很快,离石中剑近了,7米,5米。3米,1米。

    这一刻少女骑士阿托莉雅,站在了石中剑的跟前,只要伸出手,她就可以触摸到剑柄。

    阿托莉雅的内心现在涌现出很多感情,有年少时候的辛苦,有对成为王者的疑问,也有对宿命的迷茫,但是现在她已经来到了触手可及的地步。

    拔起传说之剑吗?这一刻她有些止不住的颤抖,右手缓缓的抬起,慢慢的靠向剑柄。。。。。。

    轰!一个意料之外的巨响忽的在庭院的入口处响起,接着一个庞然大物飞了过来,重重的砸落在右侧无人的庭院区域,强大的冲击让这块干净整洁的庭院,溅起了尘土。

    尘土散尽,林潇看到的是一只样子像传说中的魔犬一般的怪物,倒在地上,出刺耳的吼叫。

    巨大到有一台小卡车那么大,但是此刻似乎奄奄一息,在地上想要挣扎的起来,但是他的四肢却无力支撑。

    同一时间林潇收到了系统的提升:“指引任务一完成,当前世界救世任务完成进度百分之5o。”

    突来的变故,但是除了林潇和梅林其他人丝毫没有受到影响,违和感更加强烈了,是的林潇现了一直让他感觉不对劲的地方。

    正是站在四周身着教堂服的人,他们的神情依然肃穆,站的笔直,但是却一成不变,就连这等巨大的声响也毫无反应,如同呆滞的机械,身上的生命气息这一刻是那样的冰冷。

    “想不到,有人抢先一步呢。”话音还没传达,一个很年轻穿着白色法师袍的金青年,身后跟着一名骑士装扮的人,慢慢的从庭院的入口走了出来。

    看清楚陌生的来人,林潇的目光完全被那名骑士所吸引,因为这名骑士和阿托莉雅模样完全一模一样,碧绿色的眼瞳,金色的头,还有那坚定的眼神。

    林潇盯着这二人,疑惑道:“你们是谁?”

    “在下是梅林,是一名魔法师,这位是阿尔托莉雅,未来的不列颠之主,嘿嘿,似乎有什么有趣的事情生了。。。”

    这样说着的白袍的梅林却忽然严肃了起来,喝道:“你们假冒王者的继承人,在神圣之地,行使邪恶仪式,我想这会遭天谴的。”

    他的的神色相当冰冷,不安感一下就从林潇的心底蔓延开来,脑海中的系统也恰好的出机械的声音。

    “指引任务二开启,击败不列颠的毁灭意志的化身黑之阿尔托莉雅,完成救世。”

    知道这些讯息的林潇,下一刻看向远处已经拔出剑的阿托莉雅,映入他眼前的是被黑色的诡异气息弥漫全身的阿托莉雅,她的身形已经完全变了,就连她手中的石中剑的那平凡无奇却深不可测的剑,也受到了感染颜色化为漆黑,剑身上让人觉得妖异的红色的花纹,缠绕在剑身之上,带着一股特异的噬人心魄的美。

    似乎是察觉了林潇的目光,阿托莉雅抬起了头,原先金色的短的色调已经黯淡了起来,而那原本碧绿色宝石般清澈的眼瞳,变的冰冷而又充满理性的暗金色而她身上的铠甲的颜色也魔化成了黑色非常不祥,她似是像宣告一切都已经结束的感觉,她提起手中的石中剑指向林潇,她的眼神充满霸道,而又让人心悸。

    一边的黑袍梅林出大笑声,脸上满是不屑的看着白袍的梅林,神情自若,大概这一切都如同早已料到一般的对在场的人说。

    “愚蠢的法师和悲剧的王者,还要来此违抗命运吗?真是讽刺的让人想要笑。”

    “梅林!看来这一切都是你搞的鬼。。。”林潇看向一边黑色的梅林带着一股愤怒。

    “桀桀桀,林潇阁下,你的愤怒是完全无知的,这是我等之宿命,自醒来开始就要行使此等职能,毁灭不列颠的神秘时代,看到了吗?多么完美的化身?此即是不列颠的意志!”梅林虔诚的看向阿托莉雅,而后带着陶醉的丑态继续说道:“追随命运的脚步,见证这一切,非常的美妙。”黑袍梅林诡异的笑容,带着一股特异的魔征。

    “是吗?一点都没有意思,现在就算你跪下来求我,我也要将你撕的粉碎。。。。。黑旋风。”话音落下的瞬间,林潇手中的剑向前挥舞。一道黑色的毁灭旋风,听从主人的命令呼啸而去,撕碎这名敌人是它的使命。

    如此愤怒的理由,只是因为阿托莉雅她想要成为王者的努力,想要让他人幸福的愿望,因为一些不可以逆转的原因,全部被撕裂了,变成了扭曲的魔化形态,黑袍梅林欺骗了他和玷污了那名少女的心愿,必须死。

    “黑暗魔盾。”宣告此言的黑袍梅林的身上出现一个黑色的魔法盾,旋风撞在魔法盾之上,完全的被吸收了。

    “光明法球”随着宣告,一个闪耀着白色圣洁光芒的光球冲击向黑袍的梅林,正是白袍的年轻梅林出的魔法。

    光球击中了黑袍梅林的魔盾,不过黑袍梅林动作很敏捷,不知用什么魔法飞快的从地面腾空而起,漂浮在空中。

    “时代的终结,吾等追随不列颠之意志,此刻贡献出自已的全部。”

    随着复杂生涩的咒语从黑袍梅林的口中颂出,地上的32名教堂职员,如同接受到了讯号,全身的皮肤和身体都开始溶化,一个又一个将身体化为了漆黑的枯骨,手上拿着骨刀和骨盾,32名骷髅战士。

    果然一开始感觉他们不对劲是正确的,他们早已被黑袍梅林魔化成了骷髅,这群骷髅战士,双眼空洞的迈着步伐,像着敌人走去。

    林潇沉默着,担忧的看着在骷髅战士行动之后,双手放在剑柄,将剑立在地面,静静的站在远处的黑之阿尔托莉雅。

    他实在有些想不明白,为什么一开始一心想要成为优秀王者的家伙,会突然变成这个样子?难道这才是她的真实,林潇想了想,阿托莉雅笑起来很好看,绝不是这样,只是被所谓的不列颠意志的魔力所掌控了内心吗?

    “阿尔托莉雅,净化可怜的他们,黑袍梅林交给我来解决。”白袍的梅林说道,然后也是不甘示弱的从地面腾空而起,一黑一白2位梅林在空中对峙。

    原来是这样的吗?握紧手中的虚无之剑,他义无反顾的冲向骷髅战士,必须去阿托莉雅的身边才行。

    黑色元素缠绕在剑之上,每一次攻击都将一个骷髅战士化为碎片,但是下一刻骷髅战士又一次的从碎片之中构成,然后复活,而听从白袍梅林的话语的金阿尔托莉雅,也挥舞着她的无影之刃加入了进来,战斗一时之间进入了僵持状态。

    而在空中,命运般的二人对话了起来。

    “白袍的梅林,吾为不列颠意志的追随者,为何抗拒,为何否定,这个时代已经完结了,不列颠必须毁灭。你们必须消失,回到有序的宿命的轮回,在这里接受死亡,又有什么不好呢?”黑袍的梅林出狂笑,像是在嘲弄着白袍梅林。

    白袍梅林毫不动摇道:“这一路下来你的巨犬捕杀了不少骑士吧,是想要阻挡我等的前行?还是害怕命运的波折?尔等所谓的宿命,所谓的命运的安排,空洞无一物。。。。。。也就是说只是伪物而已,毫无意义,接受死亡的是你,该消失的也是你。”

    “有趣有趣,你知道自已的未来吗?在未来你将懊恼,将后悔,将为自已所做的一切受到惩罚,被永远的关在石头的缝隙中,求生不得,求死不能,永续的在时间长河中受尽痛苦。”黑袍的梅林带着愤怒咆哮道。

    “什么时候我的未来,需要你来诉说了?千年的时光,无尽的生命,我早已知道神秘的时代早就结束了,精灵妖精都已经开始消失,接下来是文明的时代和人类的时代,但是这又如何呢?在有限的时光之中,继续灿烂下去就行,就算最终临向毁灭我也无怨无悔,就让我作为这最后一道烟火吧。”白袍的梅林笑了起来,那是开心和欣喜。

    “何等的愚昧,何等的卑微,这样的你居然和我拥有同样的身份和,简直是莫大的讽刺。”黑袍梅林愤怒的厉声道,在心底誓不能认同,绝对不能认同!

    白袍梅林面无表情的回应道:“彼此彼此,你的存在同样让我作呕。”

    “桀桀桀,就由我来终结你这道碍事的烟火吧。。。。。。死亡冲击!”

    “有趣,就让我见证到最后!。。。。。光之灿烂。“

    一黑一白的魔力形成的冲击波在半空之中,激烈的撞在一切,相持不下,这是宿命的对决,胜利者只会有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