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其他小说 > 火影之千叶传说 > 第一千一百七十章 信之中
    “唉……这封信上的东西,还是太少了么?”

    仔仔细细的又将信看了一遍之后,千叶忍不住叹息一声,忍不住头疼的揉了揉鼻梁。

    这再看了一眼信之后,千叶除了感觉到日向真介真的城府甚深之外,并没有太多其他的收获。

    不过,三代火影允许我修炼八门遁甲,以及对我的那些照顾,也算是如日向真介所料,而且,从日向真介的角度来看,倒也真的不能对我做出过多的关注来。

    甚至,真的倒是不能管,不能顾。

    毕竟,我也算是叛徒之子,而他是日向一族的家主弟弟,地位尊崇,且恰好刚刚躲过了笼中鸟的地位,如果在那个时候,接纳了我这个叛徒之子,且当时叛徒之名刚刚传播出去,没有时间的褪色,要真这么干了,那就损及日向一族的颜面,原本他就是因为给日向争光了,然后家主一力偏袒才免于笼中鸟的,要是收养了一个叛徒之子,那无疑是给日向抹黑,到时候有什么后果,就不得而知了。

    而且,这里的话,日向真介就算是一腔热血执意收养,但是若是因此最终还是被烙上笼中鸟,那么,两位挚友的牺牲,岂不是白费了。于情于理,日向真介都是只能对自己不管不顾。

    不管不顾,有三代火影,管了,自己挚友的牺牲就可能白费了,这基本上都不是个选择题。

    虽然愧疚、怨愤、悔恨,但是日向真介其实也只能这么做。

    也不知道,日向真介是怎么熬过这十多年的……

    这一刻,千叶思绪之中,忍不住泛起了日向真介的信上的前几行表示对自己歉疚的字,下意识的分析了一下日向真介的处境之后,千叶就表示了谅解。

    一来,他对泷真叶真的没什么感情,倒不觉得日向真介有什么亏欠自己的。

    二来,穿越过来之后,在遇到玖辛奈之前,他一直都是保持着前世的思维状态在生活,处众人之所恶,也差不多是前世的生活,对他来说,其实并没有什么区别。

    三来,他也不是那种受一点点厌恶嫌弃就哭天抢地,受点委屈就暴躁的不行,想着毁灭世界的玻璃心,别人的厌恶嫌弃,他也没在意,他生来又不是为了哭着求着别人认可的,或者没有别人的认可就不行的,他对自己的人生价值的实现与否,从来都不是看别人的脸色判断的。

    所以,综上所述,千叶其实对日向真介真没什么恶感,或者觉得既然自己的便宜老爸为他死了,他就必须为自己做什么,甚至还得为自己不顾性命什么的。

    这些话,其实日向真介不留,千叶也不会有什么感觉。

    对千叶来说,日向真介的身份,第一个,肯定是锻炼过他体术的厉害人物,让他获益匪浅,第二个,那就是雪奈的父亲,挺和气的一个人。加上现在对他的认知的话,那就是一个有城府的一直忍受煎熬对伙伴十分重视的一个人。

    严格来说,日向真介在千叶的心中,形象绝对是正面的。

    不过,虽然在那个“可能存在的关系到泷真叶事件和现在的真介事件的人物”的线索不多,但是,在这封信上,千叶还是能够看出些其他的东西的。

    这日向真介,恐怕从泷真叶牺牲开始,就在谋划这场叛变了吧,这十数年来,他饱受对挚友的愧疚煎熬之余,也是尽力隐忍,等到那个老谋深算的哥哥病入膏肓,年事已高之时,才选择叛变。

    恐怕,他发动这场叛变的动机,是为了废除笼中鸟吧。

    只有他当上了日向家主,才能排除日向的长老之流,让自己大权独掌,然后,自雪奈一代开始,不,应该说是下一代的宁次开始,就可以不受笼中鸟的束缚,且没有长老的威胁的话,那么日向家都是他的事儿,他不但可以让宁次这一代不受笼中鸟束缚,甚至可以永久废除宗分之别,再加上他的才能和威望,即便不用笼中鸟,日向家恐怕也不会没落。

    也算是,为自己的两位挚友复仇吧。

    毕竟两位挚友说到底,是死于自己家族的宗分之别,笼中鸟制度,如果消灭了这个制度,也算是对自己挚友的一份交代了。

    只可惜,他终究是棋差一着,错信了人!

    日向一族既然绵延这么久,笼中鸟制度稳若泰山,那么肯定是有其道理的,笼中鸟咒印又怎么会那么容易被解决的。且日向一族这么久,不可能没有想要反抗的族人,但都翻不出什么浪花。

    这样的制度,加上那么一个老谋深算的家主,叛变又怎么会轻易的成功呢?

    日向真介,虽有城府,但终究,还是输在了对挚友的感情上,操之过急了。

    涉及政治权力,尤其是要武力夺权,又怎么能够不狠心辣手……面对这样的制度和家主,就必须无情啊。

    不自觉的看了看那些多次提到的“真叶”和“佐良”,再一次感受到这里日向真介对两人的悔恨歉疚,以及那些字里行间满满的对笼中鸟的愤恨,千叶微微叹息了一声。

    日向真介操之过急了,当时,应该继续隐忍下去,哪怕前代家主临死前为儿子巩固全力,将笼中鸟烙在雪奈身上,他也必须忍下去,毕竟,对付日向日足的话,日向真介还是胜率极大的。

    不过,千叶也只是叹息一声,这种无情,换做是他,也是做不到的,估计真到了那时候,胸中挚友之死滚烫如油倾,另一头雪奈被盯上,估计他也会和日向真介一样。

    只能说,日向真介这是注定要失败。

    “说起来,那个昔日叛徒……又是谁?”

    而想到这里,千叶也忽的想到了什么,放下对日向真介的惋惜,思绪转到另外一边。

    这时的他,忽又想起了日向雪鹰所说的那个“昔日叛徒”。

    这个昔日叛徒,日向雪鹰其实也并不清楚,只知道他早年是叛出村子的,而日向真介也只跟日向雪鹰说过这个,当时提起的时候,是让日向雪鹰多提防这个人。

    啧!

    战争中,又是叛徒,难道……

    而这略略一想之后,千叶心头突然打了个突,整个人几乎是一激灵。

    “嗯?”

    但是,很快,这想法刚刚转过,他的眼眸之中却是闪过了一丝锐芒,整个人往前一倾,目光整个落在了那被自己拿起的信纸之上。

    这是什么?

    而他的心中,闪过了一丝莫名的凝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