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玄幻魔法 > 第一宠后 > 正文 012 犹记当年,韵华初见(1)
    序

    在最美好的年华里,我遇见了你,是谁笑说,万里红尘,江河千流,从此,愿只取卿一瓢饮。eΔ小说.

    待山河安定,陪你看一场闲庭花落,细水长流。

    可是,却不知,到那时,你可还是原来的你?红粉千万,你的身边可还容得下一个我?

    靖元七年夏末,宫里一旨赐婚下至当今权相权楼宇府上。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纳兰将军为国恪尽职守,今有第三子纳兰瑾轩未曾婚配,听闻相府有小姐适龄婚嫁,故朕特令两家永结秦晋之好。”

    内侍尖细绵长的声音在权相府响起。

    地面,以中年男子为,男女老少跪满了一地。

    其中,中年男子一身银线织就的麒麟衣衫,如书生般清儒的面容上不期然的闪过几丝似刀锉般的锐利,在听完旨意后,他的面色陡然一沉。

    身后的一众妻妾更是面色大变。

    倒不是这纳兰瑾轩长相有多丑陋,恰恰相反,纳兰瑾轩长相俊美至极,一双斜飞了的桃花眼更是勾魂摄魄。

    只是,在金陵谁人不知这纳兰瑾轩的大名,他为人放荡不羁惯了,风流多情以外,在京中的贵公子中更是声名狼藉到了极致。

    人称三少。

    据说,他在将军府里养了数名姬妾,白日里便能听到他与一众姬妾们不堪入耳的调笑声,更为不堪的是,数日前,三少又往将军府里添置了数名娈童。

    而金陵里的青楼几乎没有他没去过的。

    据说,欺男霸女,三少无恶不作,当然这只据说,后来经某人证实,这些不过是那些闲来无事之人以讹传讹罢了。

    偏偏纳兰将军对这个小儿子极为宠爱,只要不是太出格的事,他通常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算了的。

    但,就是这样的三少,使得正经人家的小姐都对他避若蛇蝎,相反的,那些风月之所的姑娘们却对他趋之若鹜。

    据说,曾有花楼里的姑娘为能跟三少亲热一番而四下炫耀的。

    “咳咳。”宣旨公公眯了眸子,故意轻咳了两声,有些不悦道,“还请相爷接旨。”

    权相此刻已经面色不愉到了极致,他锐眸轻睐,心里的怒火却有如滔天之势。

    他记得,他前些日子还特地入宫跟太后提了提语冰的婚事,言词之下,他是希望自己的女儿能够入主东宫,毕竟皇后一位,自自己那大女儿逝去后,便空悬至今。

    如今,皇帝却将他引以为傲的女儿许给了纳兰鸿那个不成器的败家儿子!他怎能不怒!

    宣旨公公等了片刻,面色已隐隐的有了一丝不耐,但碍于权相的身份,却不敢轻易作。

    “相爷,相爷。”耐着性子,宣旨公公又唤了唤权相。

    权相冷哼一声,在权夫人再三扯了扯他的袖子后,他这才从宣旨公公手中接过那帛明黄纸绢。

    宣旨公公仿若松了一口气,也不敢说那些个道喜的话儿,待权相起身,说了几句场面话,便飞快的离去了。

    “混账!”

    权相眸色冰寒,清儒的脸上是一寸一寸敛尽的怒火,捏着圣旨的指节攥紧,当指尖隐隐的开始泛起青白色的时候,他衣袍一拂。

    啪的一声,手中的那一抹明黄纸帛应声落地。

    权夫人见状心下一惊,她四下看看,连忙挥手喝退了环侍四周的下人。

    随后,她快步走上前,捡起那圣旨,低声道,“老爷。”

    权相撇见那权夫人手中的圣旨,冷哼一声,别开了脸。

    这时一直未作声的权语冰哭丧着脸,走到父母面前,“爹爹,女儿不要嫁。”

    她一向自视甚高,何况爹爹老早就跟她说了,她将来是要母仪天下的,可是她怎么能嫁给金陵城里声名最不堪的那个纳兰三少呢!

    虽然,纳兰三少确实生了一副好模样,可是她若真是嫁与了他,只怕从此她只会成为金陵城里贵妇人们嘴里谈论的笑话。

    偏偏皇上又下了如此旨意,这叫她可怎么办?!

    权相闻言,一双眉头皱得更紧了,更别说脸色阴沉的有多厉害了。

    权夫人也是一脸的愁云惨淡,她如何不知,眼下这圣旨已下,恐怕这不嫁也得嫁了,她想着,幽幽一叹。

    纤长的手指轻轻抚开圣旨,凝着上面银勾铁划的苍劲字迹,片刻后,权夫人忽然眉心一松,眼眸中似有一丝喜气一掠而过。

    “老爷,你看。”权夫人手指微颤的将圣旨递到权相的眼前。

    “看什么?”权相没甚好气的白了权夫人一眼。

    权夫人红唇一抿,手指一勾,缓缓的朝圣旨的第二行指去。

    权相眉眼不耐,但见自家夫人眉眼凝重,便顺着她的手指看去,就连一旁愤愤不安的权语冰也凑上前看了过去。

    良久,权相紧拧着的眉眼松开,一丝冷蔑的笑意渐渐的浮上他的眼瞳。

    金陵城外,西山。

    郁郁葱葱山林里,开满了遍地的娇妍美丽的各色花朵,若微风轻拂,便有淡淡的香气在空气中散开。

    只是,若是忽略掉头顶如火炉般的太阳,倒能说得上惬意十分。

    一眼看去,装饰简单的凉亭处,松松散散的坐了满亭子人,或站或坐。

    数辆豪华精致的马车泊在不远处,或许是因为太热,连马儿都开始哼哧哼哧的喘着粗气来。

    偏偏这时候,空气中一丝风都没有,实在令人燥热难耐。

    更何况,凉亭里尽坐了些衣着华贵的贵公子们。

    几个青衣护卫在凉亭四周,有丫环小厮在主子们的身后打着扇子,石桌旁依次坐了几人衣着不凡的男子。

    从左往右,是一位衣着浅灰色银线勾边的清俊男子,他边摇着手中的折扇,边与坐在他大腿处衣着暴露的美人调笑着。

    第二位他穿着一身月牙白色的衣裳,上头用青丝勾织了华丽的图案,男子的面容清隽,眉目若星,煜煜生辉,只见他晃了晃手中的书本,轻佻的勾着唇瓣,似笑非笑的看着身旁的男子。

    第三位男子一身紫色上等丝绸制成的衣衫,绣着雅致竹叶花纹的雪白滚边和他头上的羊脂玉簪交相辉映,他的容颜如优雅入画的画中仙,俊美精致得几乎无法用言语来形容,他一身谪仙之姿,清贵之外,又有一丝魅惑天成。

    他勾着一双令星河都黯淡失色的桃花眼,眸内波纹点点,似含着清浅的笑意,但若仔细去看,便会现那双眸子实则笑意全无,冷淡到极致。

    男子低垂着眸子,姿态闲适的拨动着桌上的茶盘,长卷的睫羽在他如天山上晶莹剔透的雪莲花般的肌肤上投下浅浅的倒影。

    再往下,是最后一名男子,他穿着黑色的锻子衣袍,袍内露出银色镂空木槿花的镶边,腰系玉带,胸前微微敞开,一派风流之姿。

    他面容精致若瓷,光洁俊秀,斜飞的剑眉微扬,漆黑的眸子似含了一汪春水,男子低了头,正往怀里一左一右环抱着的美人亲吻着。

    给读者的话:

    亲们,从现在起,转为正叙,一切故意便从这里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