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玄幻魔法 > 玄天至尊 > 正文 第515章 威逼
    星奇为了表明态度甩下了土贝尔,便直奔到屋内,打座不语,研究起紫衣和土贝尔两人所说的血脉觉醒的。而紫衣得了神器,便回屋进行初步滴血炼化,想要百分百炼化,就要按星奇所说的,要不断的用斗气洗刷。

    没有得到了神器,却得到了星奇承诺的土贝尔,也一脸沮丧的回到其屋内,开始研究起星奇给其的虎拳和受虐炼体。星奇老大的态度已经很明了,除了修练突破,否则别想神器。为了神器,土贝尔只有一改平时的懒像,愤的研读起星奇的虎拳。

    三人相安的一晚上过去,第二天,三人再次聚集于壁石斜坡上,考虑到奇尔山脉离着河阳城太近,星奇带着土贝尔、紫衣两人飞向了一个奇尔山脉东南边一个巨大的水6林域测试。

    星奇先给着土贝尔测试,星奇先是承受土贝尔几道攻击,然后又跟着土贝尔对过几招,此后,星奇便对土贝尔的实力就有了谱。

    六年的修练,土贝尔除了当初学到自己霸拳,除了炼就了一身的横肉,竟然没有一点新招。自己的霸拳也只是学到了其形,无其意,充其量也是暴拳而已。要不是其还有个苍背熊的金刚变身,别说是横扫二星斗尊,怕是随便一个星斗尊,其都会干不过。在星奇看来,土贝尔绝对是尊级高手当中垫底的存在。

    对着土贝尔摇了摇头,便让着紫衣上,紫衣的实力不用说,一星斗尊的身体,光用拳砸,也是能扛二星斗尊的剑气。不过跟着紫衣相对了几招,星奇却是大喜,紫衣的度相对一般的斗尊要快上近一倍,竟然只是稍逊于自己数分而已,要知道自己可是二星体修斗尊,紫衣的度远远的过了二星斗尊,比着一般的三星斗尊都要快上一丝。

    让着星奇最为高兴的是,紫衣的血狮爪,极为的精秒,称得上绝招,还跟着自己崩拳有着几丝的相似,这血狮爪竟然采取的以点破面的攻击类型,高度凝集而成了血狮爪,形小但威力却是极大,丝这不下于三星斗尊的剑气,战斗倒是极适合紫衣的风格。

    看到如此强大的血狮爪,星奇才知道为什么紫衣拒绝自己给的神器,却是要套爪,不过,与着紫衣对战几招,星奇也现了紫衣血狮爪的一大弱点,那就是血狮爪威力大,是靠着高强度的斗气凝集而成,数量极为有限,出二十多道,便能耗尽紫衣全身的斗气。

    紫衣有着血狮爪,对着三星斗尊都有危胁,若又有着自己炼制的爪套的话,对付二星斗尊应该足矣。再者,就是星奇检查紫衣的变身,变身的紫衣果然强悍,在星奇不动用神器和绝招、意境,完全被着紫衣蹂躏。星奇完全可以确定,紫衣的实力能堪比三星斗尊了。不过,星也现了紫衣一大弱点,就是其变身过后也会有一段虚弱的时间。

    一番测试过后,星奇和土贝尔、紫衣,草草的抹去了水6林内的痕,便直奔向铁峡岭,土贝尔老家的苍熊谷,看望土贝尔父母去。

    铁峡岭内圈,众魂兽的圣地,也就是峡岭内最为核心的一个山谷内,正聚集着铁牛、雷天、焰姬铁峡岭的三皇之外,竟然还有着另外两个斗皇强者,一个尖嘴细耳的一星斗皇和一袭青衫伟岸的二星斗皇。

    五个都默坐于殿宇内,尖嘴的斗皇脸上露出得意,青衫的斗皇却是极为的淡定,脸上也挂着一丝的阴笑。而坐于高殿之内的雷天、焰姬两人一脸的愤怒暴瞪的看着两人,铁牛却也是阴沉着脸,不出声的思考着。

    尖嘴的斗皇名为刺猹,是铁峡岭内去年突破的一个斗皇,刺猹是暴力的虎猹族,紫猹族跟着同为暴力的熊族怨恨颇深。博基却是岩尊手下的第一大将博格的兄弟。博基与着刺猹两人却是打着落日山脉的口号,逼迫铁牛、焰姬、雷天三人帮其对付熊谷。

    事情的起因,要从着星奇当年击杀了岩尊说起,岩尊死后,博格就失势了,博格失势,博基当然也就失势了。二星斗皇的博格失势后,便想着像着铁牛等一样,找一地方做一方霸主,便到处游走,却是一次偶然遇到了斗皇刺猹,两人都是属小人者,相聊了一会,便有了共同的语言,没多久便就狼狈为奸。

    博基应刺猹相约来到了铁峡岭其虎猹族做客,刺猹约博基的目的是帮其一同对付虎猹族的仇敌,熊谷的暴熊族。而作为交换,虎猹族和周边几个暴熊族的仇敌就立博基为铁峡岭的一皇。本来这事两人商量的极好,但是让着两人没有想到的是,熊族竟然出了一个土贝尔,还跟着大6上传闻的绝世天才星奇斗尊挂上勾,竟然还是星奇斗尊的小弟。

    虽然眼谗熊族的百花酒和烤肉,但是顾忌星奇斗尊,顾忌到铁峡岭三皇的铁牛等,博基和刺猹收回了心中的想法。但是就在着一月前,本来两人原本早放下的,却因为一个消自己再次的升了起来。因为落日山脉的老大蝗蝈斗尊跟着星奇对了起来。这个消息对着两人来说,绝对是个好消息。

    在着博基和刺猹看来,星奇得罪了蝗蝈皇尊老大,那绝对是找死!就是现在不死,离死也是不远了。两人合计着,扯着落日山脉大旗,压制雷天、铁牛这铁峡岭的三皇,然后灭了熊族,抢多熊谷内大量的钱财和百花酒,再去投奔蝗蝈和暴峦等老大,必定会计着两老大的欢喜,两老大一高兴,自己等还不由其等随便一指,不就成了一方老大。

    “嗯!博基斗皇,你不要太欺人了,哼,这铁峡岭可不是你随便撒野的地方,就算你大哥原先是岩尊手下的第一弟子,不过岩尊大人已经不在了,别想用岩尊大人和你大哥博格压我们我。老娘我们也不是吃素的?该那来的,滚那里回去吧。”看着雷天和铁牛不出声,火暴的焰姬冷哼的打破了殿内的沉默。

    “是吗,这就是你们铁峡岭的态度,还是焰姬阁下你一人的态度。这就是你们声声口口说的没忘记岩尊大人,没有忘记大人的恩情?如果这真的是你们的态度,那么,你们就不只是忘记大人的恩情,这是背叛,完全背叛了大人。”面对焰姬的咆啸,博基脸上的阴笑更加的浓烈。

    看着铁牛和雷天的眉头紧拧了起来,博基心中更是大喜,不过想着还是不能逼着,这个让着自己大哥博格都顾忌的铁牛太紧了,才不由的再缓和劝说道:“呵呵,其实我也不想来逼迫三位,只是这次蝗蝈、暴峦大人极为的愤怒,对着星奇斗尊和其两兄弟已愤恨到了极点。

    我此次前来,也是为了三位大人好。从着苍背熊内的土贝尔和紫衣认了那个星奇人类老大,其等就背叛了我落日山脉与魂兽一族,而苍背熊族蛮恨,不懂进退,不交出土贝尔父母,不与土贝尔划清界线,那其种族必然也背叛了你们三位大人,背叛了岩尊大人,背叛了落日山脉,背叛了我们魂兽一族。

    焰姬阁下,铁牛阁下,还有雷天阁下,还请三位慎重的考虑下,这事可不只是关系到一个小小的种族而已,而是关系于到魂兽种族的背叛,关系到蝗蝈和暴峦等大人。其实,不从大义上讲,难道三位没有看出来,熊族这几年的展极为的迅,已经快要构成对三位在铁峡岭地位的威胁了吗?”

    “对,博基大人所说的极为在理,雷天、铁牛大人,你们三人不为自己考虑,也要为我们铁峡岭着想,你们三人不仅代表着你们自己,也代表我和铁峡岭数千万的魂兽。不能为了一个种族,而放弃铁峡岭上万个种族,要是得罪了蝗蝈和暴峦大人,得罪了落日山脉,我们铁峡岭就完了。”趁着博基说话,刺猹也站出来帮膀拍着博基的马屁道。

    “再说了,博基大人远赴千里赶来,不就是想要为三位大人正名正声,你们可别不知好歹。三位大人可能不知道,在着熊谷内周边的其它的种族,早就被苍背熊等熊族压迫的怨声载道了,像着苍背熊这等蛮横的熊族,还留着它存在铁峡岭内迫害铁峡峡岭内的各族之和谐干吗,早就应该清理掉。现在摆在三位大人面前的,很明显很好选择,三位大人还在忧虑什么,难道三位大人也想”

    听到刺猹帮腔,博基心中更是大喜,这刺猹太会说话了,自己这个朋友果然没有白交,其这一恐再配合着自己这一劝,真是绝配,倒是不怕这铁牛和雷天三人不上钩。“难道三位大人也想背叛蝗蝈、暴峦大人,背叛落日山脉,背叛魂兽一族?”装着一脸镇静的博基,心里回味这句话,狂喜不已。

    “刺猹,你说什么,你不要胡口喷人,铁峡岭的事,还由不到你擦手,你能代表铁峡岭的千万的魂兽吗?你能代表落日山脉吗?你能代表蝗蝈和暴峦等大人吗?你能吗,你不能。你那点心事我还会不知道。”看着眼前嚣张的刺猹,竟然越说越狂,如耀武扬威般的给着自己三人挂出如此高帽,不出声的雷天彻底暴火了,两眼暴盯着刺猹,身上还暴散出一股杀气。

    “你不就是想要替你们虎猹族灭了熊族,有本事,就让你们族种族自己去做。你们虎猹族出了你们的人,看来你们虎猹族真的越活越成了孬种了,难怪被着熊族所欺了。别的你也休多说,你也不用吼喝我,我现在给你一句话,我们三皇当年所立的皇级高手不得参与种族之战这条款,你就是以什么大帽戴上我头上,我都是不会答应的。。。

    你别恼火我了,到时你能不能走出铁峡岭都难说。”雷天一生最痛恨别人用刀架脖上威胁自己,这刺猹所说的话,可是比着脖子上架着刀都要恼,刺猹彻底把着雷天激怒了。

    “哼!雷天这是什么意思?难道你真的在不乎蝗蝈大人和暴峦大人,或许你已经投靠了那个人类,要背叛你的种族吗?”雷天的直露的杀气被着博基挡了下来,把着刺猹挡在身后的博基阴黑一脸,也散出自己的气势,冷眼的针对起雷天。

    “好了!都给我停下,这是干什么,挑衅我吗?”紧邹着脸的铁牛终于开话了,两眼鄙扫着众人,狂暴的三星斗皇气息直扫而出,最终落在了博基身上。

    在着铁牛的犀牛白眼注视下,在着三星斗皇的气势压制下,博基脸色一白,气势不由的一弱。看了横着眼的铁牛,不得收敛起了自己的气势。对着雷天,博基相信自己打不赢也能逃走,但是对着这个平常不显山水的铁牛,博基却是不敢扯其虎须。

    “博基,还有你刺猹,你俩给我听着,不管你们两是不是代表落日山脉,是不是代表蝗蝈大人和暴峦大人,我只想告诉你们,我们铁峡岭永远是魂兽一族,永远不会背叛魂兽一族。我们三皇当年的誓约还是有用的,但是这次例外,我们三人这次不会阻止你们,也不会帮你们,你们两现在可以走了。”铁牛直接的下了逐客令。

    “铁牛,这怎么能行?这样我们怎样向”铁牛话一出,焰姬和雷天两人暴惊,两人欲出声提醒铁牛,却扫到了一旁正阴冷着眼的博基,知道这阴险的博基在等自己话,不由的又同时停口。

    qu;算你们走运,没有说出口,否则,哼!qu;铁牛的服软表态,博基和刺猹两顿然大喜,两人也没有想过让着铁牛三人帮忙,只要铁牛三人旁观不擦手阻制就行。不过,两人仍然不想弱面子冷哼一声,扫了雷天和焰姬一眼才退走离去。

    “好了,雷天、焰姬我知道你们所想,我们袖手旁观必然会得罪星奇斗尊和土贝尔斗尊等。但是他们拿蝗蝈、暴峦两位大人来压我们,我们就没法再管了,要知道,今天的事如传到蝗蝈和暴峦两位大人那,我岂不也是没有活路”看着愤怒的雷天和焰姬,铁牛只能苦笑。

    听着铁牛如此说,也是合理,两边都是死路,自己等是没得选,两人不由的丧气,不过现在铁牛还能笑得出来,应该有办法了,两人倒是期待的铁牛接下来的说法,或是要如何办。

    “嗯,刺猹和博基两人现在必会去招集熊族的敌对种族,这大概需要两天的时间,这两天的时间就是最为关键了,我们能不能活,就看两位的了。

    现在我宣布,雷天,你火赶往河阳镇通知星奇大人和土贝尔大人,焰姬,你马上偷偷的赶往熊谷,接出土贝尔大人的父母,通知熊族,叫熊族快点迁移,而我现在去想办法拖住他们,搞几个,给你们争取到更多的时间。”,随着铁牛一声令下,雷天和焰姬两人顿然领命而出,而铁牛也忙录起来,招见几个心腹大将起来。n!!

    只要输入.69z就能看布的章节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