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武侠修真 > 天玄剑传奇 > 正文 完本之作:济世安魂
    严青本身就是个不灭之体,这定,魔性盘古最清楚却又最愚蠢。 ★く★1zbsp;   没人知道魔性盘古为什么想心弄死严青,其实这切都源于创世纪的个传说。相传盘古只有丝灵魂创造了世界,其余的九丝灵魂直在严青和他自己的身上。

    如果魔性盘古能够杀死严青,他觉得自己定能够控制六道,他永远不清楚,严青就是自己,他们都属于盘古,伤害严青,自然会损伤自己,得不偿失。

    之间魔性盘古胸口阵剧痛,黑龙已经融化在火心的岩浆里。这切都被魔性盘古看在眼里,他这才恍然大悟,心中念道:“严青,你不可以死,你死了之后本尊将不得于世。”

    众神都放弃希望的时候,只见道火光飞跃出来,众人目瞪口呆:“是严青,严青没有死!”

    魔性盘古有倒吸了口气,很快,他的目光又犀利起来:“严青,岩浆也不能融化你,看样子必须是让本尊亲手杀了你!”

    女娲和鸿钧道人看到严青没死,欣喜万分,随即双双冲向魔性盘古。

    此时,严青大吼声:“魔头!觉悟吧!你没有机会了!”随后瞬移到了魔性盘古的身后。

    魔性盘古已经被三人所包围。

    “就凭你们三个虾兵蟹将就想拿下我?未免太异想天开了吧!”之间魔性盘古大吼声,随即化身为三条黑龙,分别怒吼着冲着三人撕咬过去。

    只见严青双手结印,口中默念咒语,随后道白光划破天际,严青手持宝剑奋力击,黑龙躲过。严青旋转而起,双手紧握宝剑,再次砍向黑龙。

    黑龙这次并没有之前那么幸运。只巨大的黑爪被砍掉了。

    “魔头!受死吧!”严青大吼声,只见道白光飞向了黑龙的脖子。

    黑龙瞬间化作了团乌云,随之散去。

    此时,鸿钧道人被另条黑龙缠住,浑身不得动弹。女娲也和另条黑龙鏖战着。

    严青深深吸了口气,随即用了最低级的玄剑分离术为二人解围。

    两条黑龙也化为了乌云,魔性盘古突然从乌云中出现,口吐鲜血,道:“本尊今天栽在你们手上,视为天意,本尊不信天,本尊要破天!”

    严青冷笑道:“呵!手下败将休得口出狂言!等待你的是三界的审判,至于你能活多久,那得看你的造化!”

    数日之后,凌霄宝殿内,众人不言不语,似乎在等待着什么。

    “放开我!放开我!”魔性盘古冲着押解自己的天将吼着。

    “大胆魔头!这里是凌霄宝殿,岂是你撒野的地方!”天将回击了魔性盘古。

    宝殿之上,玉帝龙须微微上扬:“魔头,你早知今日,何必当初?”

    “就凭你们能把我怎样!信不信我掀了你这破屋!”魔性盘古依旧不依不饶。话音刚落,只见严青瞬移到他的面前,嘲讽道:“你身上的铁链子是九天玄铁精炼而成,识别正义邪恶,若想打开,恢复自由,估计对你来说是绝对不可能的事情,所以,不要煞费苦心了!”

    “严青,你别太嚣张,你知道,你我同为盘古大帝的分身,如今在这自相残杀实则是让这帮妖魔化作的所谓神仙得渔翁之利,你我二人何不联手,统三界?”魔性盘古不知廉耻地依旧在做春秋大梦。

    “魔头!同样的话,你已经跟我说了很多遍,我听烦了,想必你也烦了,所以你不用跟我说这种废话,还是听候玉帝落吧!”严青随即面向玉帝。

    玉帝左右看了众仙,道:“这件事情还是让鸿钧道人去解释吧!”

    “解释?”严青似乎不能明白。

    鸿钧道人捋了捋胡须,胸有成竹地笑了笑:“创世纪之初,盘古大帝为了防止我们这些神仙玩忽职守、不思进取、居高临下,所以设了很多道坎,就是劫难。6ooo年劫,魔性盘古的存在,想必诸位都明白了吧?”

    严青恍然大悟:“这么说,这个家伙完成了使命之后自然会消失?”

    正说着,只见宝殿之中的魔性盘古在众目睽睽之下消失了。

    严青似乎不能冷静:“怎么可能!我还没有亲手杀了他!这魔头作恶多端,若是6ooo年之后再出现,定会再次扰乱三界六道。”

    此时,玉帝叹气道:“严青,你不必多虑,其实要怪就怪寡人。”

    “寡人整日饮酒作乐,不理三界之事,所谓上梁不正下梁歪,正因如此,魔性盘古才会兴风作浪,其实他的存在,是盘古大帝对我们的惩罚,与其说是惩罚,倒也不如说是种教训。”玉帝说完看了女娲眼。

    “玉帝,不必自责,是我们这些神仙没用,没有及时管控好魔界,让魔头有了扰乱三界的机会。”女娲略带自责地说着。

    “近期三界大乱,不是所有人的错误,所谓‘生于忧患死于安乐’。凡间如此,我天界更要明白这个的道理。”鸿钧道人目视着玉帝。

    “好了,这件事情要不是在严青的努力下,想必大家此时都已经沦为魔头的刀下鬼了。严青功劳最大,大家看,我这玉帝的位置,是不是要让给他呢?”玉帝违背着良心说道。

    严青还当真了:“玉帝,我本道人,不善权术,治疗三界之政,非你莫属,我只想安安静静地回家,跟家人终老。”

    大周国府内,严青看到刚从东海小岛归来的父母,弟弟严雨。

    “大哥,这路以来,你辛苦了。我和父皇母后也是十分想念你。”严雨目中闪着泪花。

    “照顾好父王母后,是你的责任,如今你也完成了你的任务,就由我赡养二老,你去游山玩水吧!”严青拍着严雨的肩膀笑着说道。

    周王严鼎拍着手轻快走来:“孤王平生最大幸事,就是有你们两个儿子。如今三界已无乱事,找个日子尽快完成自己的婚事。”

    此时,严青和严雨突然消失了。

    “父王、母后,我们的存在只是为了对抗魔头,如今任务完成,我们得消失了!六千年之后,再投胎到你们家,做你们儿子!”严青和严雨的声音在空中回荡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