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历史军事 > 奋斗在红楼 > 第七百八十二章 胡焰嚣张
    西域的地域风情,最常见的故事,通常是胡儿一言不合,怒而拔刀,民风彪悍!血溅五步,都只是等闲事。

    但其实这并非什么可怕的事情。汉朝时,民风尚武,游侠盛行。那又如何?一样有盛世之治。一样的是人杰辈出!关二爷不就是杀人从家乡跑了吗?

    关键在于官府要有权威,能够维持住地方的秩序。守序的社会,永远比混乱好!

    然而,这在西域可能吗?

    胡族人数多,一呼百应。发生日常的冲突,大周位于西域的官府多半会选择息事宁人,被压制的通常就是守序的小民。这种氛围下,可以想象胡焰的嚣张!

    吐谷浑可在敦煌召集起一万多骑兵。当日,苗副将召集胡骑两万协助防守,其中吐谷浑的骑兵最多。

    所以,吐谷浑的胡商、敦煌城中的第一富商骨利,跑到郭府上要求郭家赔偿他和同行囤积居奇的损失,看似很嚣张、很离谱,但于骨利来说,讹诈郭家,只是件小事。泄愤之举。

    郭家支持贾环,破坏了他的赚钱计划。令他很不满。他当日与胡商们相商的价格:羊50银元一头。牛300银元一头。超出正常市价数倍。

    当然,更因为他近日最近得到了一些额外的支持有关。即便苗副将叮嘱他不要和贾环冲突。还有后续的军需采购大头。但,他还是想先出一口不平气!

    郭纶六十多岁,微微皱着眉头,稳着心中的情绪,柔中带刚的道:“骨利,话不能这么说。当日你我十六家在归元楼一同竞标。你们报价太高,致使现在有所损失,这如何能怪老夫?”

    骨利冷笑道:“郭族长,人人都说汉人奸诈。果不其然。当日我等粮商约定好共同进退。你怎么独自报低价?你违约在先,我们这么大的损失不该你郭家承担吗?”

    郭纶很无语。

    骨利的话,看似占着道理。其实就是胡搅蛮缠!之前,敦煌的粮商们确实约定共同进退。但是,这只是一个大致的口头预定,只是协商、通气性质的。不是歃血为盟。

    这样的一个口头约定、意向,他郭家难道就要陪着胡商,对抗大周的朝廷?一条路黑到底?

    贾参议开出了合适的条件,郭家当然博一把。这和违反约定有什么关系?若是胡商中标,会分他多少利润?用屁股都想得到。他届时去指责胡商违约?

    郭纶第三子郭灌,年轻气盛,拍着扶手,怒道:“骨利,你到我们郭家来,我们好酒好茶的招待。你存心来找茬是吧?做生意,各凭手段。你们故意要多赚军粮的银元,这怪得了谁?”

    把价格卖高了,卖不出去东西,反来怪我们把东西卖低?天下有这样的道理?

    骨利被骂,不怒反笑,小眼睛眯着,盯着郭灌,神情阴测测的,“我就是来找茬的,你又能如何?我发一句话,你们郭家的茶马贸易就别想做。”

    吐谷浑人擅长养马。有名品如:龙种、青海骢。敦煌、瓜州、哈密一带,优良的马匹基本都在吐谷浑人手中。

    郭灌梗着脖子,并不服软。

    骨利再讥讽的道:“我知道你们郭家有以后的军需采购,有恃无恐。但是,郭老头,你们郭家去葱岭以西的马队,是不是不想要了?”

    宋元后,丝路没落。海贸兴起。直到雍治十四年,大学士何朔下令重开丝路。敦煌这里才重新繁盛起来。郭纶的二弟带着族人、马队常年往葱岭以西进行贸易。

    这是赤——裸——裸的拿人命在威胁!

    郭氏三兄弟顿时脸色大变。郭灌紧紧的咬着牙,脖子上青筋暴露,强行的让自己将一口气吞下去。

    郭纶呆了一下。他没想到,有人敢在他的家中,当着他的面,说要杀他的弟弟、族人。这种屈辱,让他这个年纪,都难以忍受。怒气在心头勃发!

    但是…

    他知道骨利的威胁是真的。吐谷浑人在敦煌周边都有族人,现在西域大乱的局势,吐谷浑人在敦煌附近截杀郭家的马队,抛尸大漠,谁有证据?

    特别是留守的苗副将倚重吐谷浑骑兵。他找谁伸冤?贾参议,抵得过手握重兵的苗副将?

    半响之后,郭纶缓缓的道:“你想要我怎么赔偿?”

    “哈哈。”骨利得意的纵声大笑,如同一个肉球在抖,“你们汉人有一句话,早知如此,何必当初?”伸出胖胖的,短的食指、中指,“二十万银元。”

    郭氏长子倒吸一口冷气,“这…”好狠!郭家赚的全部赔进去,都还不够。

    骨利志得意满的晃一晃手指,道:“别急。我还没说完。久闻你家小娘子是敦煌城中第一美人,我要她做我的第十二房小妾。”

    郭灌一口气没憋住,冲口而出,“你欺人太甚!”

    骨利不在意的扫了郭灌一眼,从椅子上走下来,往厅外走去,头也不回的道:“你们郭家可以试试得罪我的后果!”郭家若是不识相,等拔野古联军进敦煌,他杀郭家满门。

    骨利走后,郭灌气愤的道:“父亲…”

    郭氏长子亦道:“父亲,娥娘她…”

    郭纶依靠在椅子上,长长的叹了一口气,“唉…”

    或许,这笔生意做错了!骨利不允许别人挑战他在敦煌城中的商业地位。

    …

    敦煌城南,党河蜿蜒。沿岸沃野千里。杨柳沿着河岸蔓延。金秋之时,风景美丽。

    约下午五点许,贾环、庞泽在黄观的保护下,一行二十多骑,纵马出敦煌城。前往立城三里的郭府赴宴。以马速,这个距离很快就可抵达。

    因购买郭家七万石粮食,贾环和郭纶变得很熟悉。他昨日派人下了帖子,今晚前来吃酒。

    除了商议因当前大战起而增加的军需物资采购之外,他还要额外的问一件事:骨利在敦煌是否有不法之事?

    贾环来到郭纶的府邸前。郭家的仆人迎着、通报。片刻后,郭纶带着三个儿子迎出来,走到台阶下,拱手施礼,“欢迎贾大人前来。请。”

    贾环见郭氏父子脸上带着忧色,并没有问,还礼道:“叨扰郭员外了。请。”

    一路寒暄着入内。到大堂中,分宾客坐下。倒茶叙话。晚宴还要稍等一会。钟鸣鼎食,这是豪门大族的气派。郭家的财力自是做不到。

    大堂中所见,雕梁画栋,陈设精美。

    贾环主动的问道:“郭员外似有难题。若是方便的话,可否给我说一说?我作为军需官,要保证大军物资供应的稳定。”

    贾环这个态度,令郭氏父子四人心中升起好感。郭纶还在沉吟时,郭灌委屈的道:“贾大人,骨利刚才还在这里,向我们索要二十万银元,就因为郭家卖粮食给你。”r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