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其他小说 > 光灵行传 > 第2062章 决胜之于擂台 (四十五)
    第2062章 决胜之于擂台 四十五

    时间再次回溯,来到下午两点钟。

    圆桌试炼擂台赛第三组第四场比赛,由豹人赛格莱德 对决 坚盾骑士维达尔。

    "坚盾......?"豹人青年在比赛开始之前并没有对这位对手做过任何的研究。并不是因为他偷懒,而是因为他的对手根本没有留下任何擂台赛的重播可供赛格莱德研究之用。维达尔只需要打一场比赛就能晋级现在这个准决赛,而且维达尔还幸运得很,第一场比赛遇到的对手因为变故而无法出场,让坚盾骑士不战而胜,因此连战斗的直播都没有。

    赛格莱德这边倒是可以从对手的名字大致猜到坚盾骑士维达尔会用什么战术。果不其然,当豹人青年从运输艇上跳下来的时候,他可以远远看到他的对手,身上装备了盾牌。......而且不仅仅是一面盾牌,是四面。

    皮肤黝黑、体格强壮的坚盾骑士维达尔,两臂和双腿上都装备了盾牌,规格应该都是中盾的样子,远远看上去那些盾牌简直就像是某种设计得很夸张的臂甲和腿甲。那些盾牌外侧边沿的部分还带有锋利的刀刃,看来维达尔不仅仅是用这些盾牌进行防御,真要打起架来还可以利用盾牌锋利的刀刃边沿来切碎对手。普通人架起一面盾牌进行防御都感觉到吃力,如果不是受到过相当专业的特殊训练,身负四面强力附魔过的盾牌战斗,可是会非常吃力的。

    光是看就感觉到那名骑士是防御能力很高的角色。赛格莱德这时候记起来了,法兰西似乎就有这样一个叫做坚盾骑士的骑士团,其中的组成人员是长枪兵与盾兵成一比一的编制,行动时也一直是二人为一组,手持坚盾的骑士在前面格挡攻击,而手持巨大穿刺长枪的穿刺骑士则负责战斗主要输出。法兰西的这个坚盾骑士团不仅在攻城战还是在守城战中都有不错的表现,他们还是有点名气的。

    不过现在是一对一的单挑,赛格莱德面前的也只是手持着盾的坚盾骑士,他的搭档穿刺骑士可没有上场战斗。仅靠坚盾骑士维达尔一个到底能战到什么地步,赛格莱德不禁表示好奇。

    "哼。"维克托那边也感到好奇,低哼了一声。因为今天的赛格莱德拿着平时从未使用的武装,和维克托的预测有很巨大的偏差。

    "你不拿你那柄玻璃长钺和玻璃盾上场比赛吗?"于是维克托问:"仅靠两把光剑就想打赢我?"

    赛格莱德耸了耸肩,已经把手中两柄光剑启动了。一边是天蓝色的剑刃,另一边则是翠绿色的剑刃,天空之息与大地之息两把光剑是卢斯福兄妹分别送给赛格莱德的武器,他今天就拿这两把武器上场比赛。

    "抱歉,哥哥把我的长钺拿去用了,为了打赢我们的父亲喵。"赛格莱德于是答道:"所以我就用这两吧武器来作战吧喵。但这两柄光剑的性能一点都不差,如果你以为我没有好武器就用光剑来凑合,可是会吃到苦头的喵!"

    "是吗,那我就放心了。"坚盾骑士维克托走上前来,已经摆好了备战的架势:"开打吧。"

    对方话音刚落,赛格莱德已经提着双剑冲了上去,挥剑就砍。他的判断固然没错,对方既然是那种擅长防御的战士,那在对方彻底警戒摆好防御架势之前就进行措不及防的猛攻,显然会有最佳效果。当然赛格莱德也不指望这突然进攻能收到效果,毕竟对手也是百战老练的战士了。果不其然,维达尔双手的双盾举起,轻松地挡下了赛格莱德的光剑斩击!

    光剑的输出十分强大,却只在盾面上留下了轻微的焦灼的痕迹,那两面盾牌显然是有着极其优秀的附魔,防御力十分惊人。

    见自己一击完全砍不动,赛格莱德马上后撤。幸亏他有退后,他的对手已经举起盾牌朝他拍过来,盾牌的钝击差点就击中了豹人青年的脑袋。盾击的威力虽然不算厉害,但对手在挡下攻击的瞬间马上就能使出如此迅捷的反击,实在让赛格莱德有点意外。维达尔果然是受过极度专业的训练的骑士了,那些盾牌也使用得得心应手,能够靠它们应对绝大多数的情况吧。

    "不错。"见盾击没有打中,坚盾骑士维达尔赞叹着豹人青年的敏捷:"你们这些小豹子们都这么敏捷的吗?看来这必然是一场苦战呐。"

    "小豹子......"赛格莱德额角冒出一滴汗,总觉得对方这种称呼让人火大。

    先撇开这些不管,赛格莱德调整了一下双光剑的结界控制器,让它们的外形随着结界的变化而变化起来。光剑原本就是依靠一个固定外形的结界让光子在其中循环流动,以构造成剑刃的部分。天空之息与大地之息除了使用了特别高级的光子反射镜,有更高更稳定的输出之外,最大的特点就是它们使用了订制的结界控制器,通过不同的程序就可以控制结界变成数种不同的形状。这原本是卢斯福兄妹的设计,其中过于复杂不好用在实战中的部分也极多,赛格莱德花了不少时间把这个系统简化为方便自己使用的版本,形成了这种可以一键切换光剑数种不同形态的系统。

    两把光剑一把变成了光盾,另一把则变成了有着特殊弧度的弯钩刀,弯钩刀这个形状已经在实战中被验证过,对穿盾有极佳的效果,赛格莱德认为用弯钩刀来对付坚盾维达尔的四面盾牌是最好的。至于光盾,是用来防御对手冷不防突然而来的盾击,用盾抵抗盾,把冲击分散,赛格莱德认为也是可行的战法。

    "有趣。我响起来了。这两把光剑难不成是卢斯福那个小子搞出来的东西吗?他把光剑送给你了?"维达尔问。

    "啊,是赌注喵。"赛格莱德于是答道:"这是我在比赛中打赢了他得到的奖赏喵。"

    坚盾骑士眉头一皱:"你用从一名手下败将那里得来的武器,就想打赢我?是不是有点小看我了?"

    "武器本身可不背这个锅,武器是好武器,就看它的使用者能否发挥出它的全部性能而已喵。"赛格莱德哼道。

    "是吗。那么我们就来试试看吧。"维达尔于是终止了对话,开始朝豹人青年这边冲刺而来。坚盾骑士虽然个头很大,身上背着四面盾牌又是重装备,但他的动作却出乎意料地敏捷------不,不仅仅是敏捷而已,他的机动力高得有点难以想象,在一阵助跑之后竟然贴着地面升浮起来了!他举起手中的盾牌作为防御,如同炮弹一样朝赛格莱德飞撞而来,在半秒之内就加速到了惊人的地步!

    "喷射背包喵。"赛格莱德看到维达尔背后燃起的亮光,那东西估计是和铁骑使用的推进器相似的东西,只是被进一步小型化了。原来如此,只要有足够的推进力,就能弥补维达尔那一身重装备的机动力不足的问题。而且维达尔全身都是防御性的重装备,本来就不适合挥刀舞剑和对手玩近战,直接举起盾牌使用撞击,靠着强烈的冲撞逼得对手只能躲闪,这就是最稳妥的战法。

    这样看来,赛格莱德手中的弯钩刀也没有任何用武之地。毕竟弯钩刀需要距离对手足够接近才能挥舞伤人,然而维达尔的撞击速度这么快,在赛格莱德接近并挥刀击中躲在盾牌后的坚盾骑士之前,对方就已经可以把豹人青年撞飞。现在果然还是专注于躲闪攻击吧。

    这样想的赛格莱德一个侧滑步试图躲开对方的盾冲。如果按照维达尔撞过来的那个轨迹和速度来计算,这个侧滑步躲开攻击应该是绰绰有余了。

    "没用!"然而维达尔也不是瞎子,高速的盾冲之中当然也能看到对手的闪避动作。他顺势用脚一踢地面,装备在他腿上的盾牌便和地面狠狠地撞击在一起。这一下撞击瞬间改变了维达尔前进的轨道,让他划着弧线朝豹人青年撞去!

    还能中途转向?!赛格莱德吓了一跳,然而这时候对方距离他只有五码,马上就要撞上来,想二次躲闪也为时已晚。情急之下的赛格莱德把双手的光剑都变化成光盾的形态,强行举起两面光盾顶上去!

    咚!!沉闷的响声,以及双臂几乎要断裂的剧痛之中,赛格莱德被整个撞飞至空中。光盾的防御并不是没有效果,然而它毕竟是光子组成的、较为轻便的装备,防御能力和对方高度附魔的实体盾还是有不小的差距,这种差距在正面的高速对撞之中表现得更为明显。

    不管是纯粹由光子构成的武器,还是用光子附魔过的武器,同等程度的对撞之中,必然是光子浓度较低的一方受到更大的反作用力,这是这个世界宇宙之中恒定不变的物理法则。由于没有把光子固定在钢铁之类的物质之中,仅仅是靠结界束缚着光子在其中流动,光盾的防御能力几乎永远都不可能和真正的有附魔的盾牌相提并论!这次的对撞赛格莱德仅仅是靠着自身是兽人的强韧体格而没有断手断脚,但下一次还出现这种程度的对撞,估计他会受到更伤吧!

    而且这还不是最糟糕的------

    "有破绽!"刚刚把赛格莱德撞飞的坚盾骑士维达尔,已经一瞬间完成了转向,对准了飞在空中尚未落地的豹人青年全速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