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其他小说 > 光灵行传 > 第2015章 战炼之于晨曦 (五十)
    第2015章战炼之于晨曦五十

    与此同时?,大不列颠?的某处。

    "久等了。"贝迪维尔从阿瓦隆回来之后,刚走出那个特殊传送室的大门,就看见猫人少年穆特在门外等着,于是他对穆特说了一句。

    "老虎呢?"穆特紧张地问。

    "在这里,死不了。"艾尔伯特也从传送室里走出来,而且举着手臂装出一副很强壮的样子:"吃饱了,体力也恢复了不少。我们可以回去了。"

    "吃饱?你们是给他吃了什么特效药吗?"穆特于是好奇地问。

    "只是金------"

    "咳咳!"艾尔伯特刚想回答,亚瑟王这边就一声干咳打断了老虎的话:"不是什么重要的东西。这种事情就不用提了。"

    "哦,当然。"虎人青年也是受过别人一"果"之恩,至少懂得感激的,既然骑士王不愿意把阿瓦隆金苹果的事说出去,艾尔伯特决定就不把阿瓦隆的秘密到处乱传了。

    "接下来你打算怎么办?"贝迪维尔于是又问老虎:"回去酒店?还是去我的船上休息?都已经中午了,下午的比赛也不远了,还是别到处乱跑的好。"

    "我先回去酒店吧。"艾尔伯特于是说。他有很多事情需要静下来思考,贝迪维尔的船内人多吵杂,实在不是一个适合静思的地方。

    "那好,我们下午见。"贝迪维尔于是说。回去的路上还得进入另一个传送室,从大不列颠传送回开罗------更正确地说是停泊在红海石柱林中的大不列颠战舰的传送室中。不过艾尔伯特和穆特知道回去的路怎么走,所以狼人青年也不打算栏他们了。

    "贝迪。"虎人青年和猫人少年走在前面一段距离之后,亚瑟王才过来和贝迪维尔一起走着,并且低声和狼人青年搭起话来:"你们下午的比赛要注意点。"

    "我一直都很注意的。那是影响到晋级的比赛,不是吗。"贝迪维尔最初没有听懂骑士王的话,所以只是随口应答道。

    "不。我的意思不是那种注意。"亚瑟王于是把声音压得更低:"我要你注意的是,这场圆桌试炼里混进来的奸细。"

    狼人青年于是眉头一皱:"奸细?"

    "没错,奸细。"骑士王点头道,尽管这说法显得有点滑稽,但亚瑟还是把话挑明了:"我就明白地告诉你吧。这次圆桌试炼和我们最初想象的有点儿出入。圆桌试炼最初登录的考生资料被不知道什么人篡改过了。结果,出乎意料地,有原本不属于这场考试的假考生混了进来。"

    "这样也行吗?"贝迪维尔不禁想笑:"如果只是考生们的资料出错,重新看一遍登录了的资料进行对比,混进来的奸细马上就无所遁形了。该不会是连这种事情都办不到吧?"

    "就是办不到。"亚瑟王略有点生气地嘟起嘴:"因为圆桌试炼的考生的对全世界开放的,事实上任何人都被允许参加这场试炼。哪怕是穷凶极恶,身怀重罪的亡命之徒,也一样可以称为考生。而且最初登录的资料只是纯粹的资料而已,没有发生什么严重的事件,大不列颠都不会派人去深入调查考生的底细。有人想冒名顶替的话,入侵大不列颠的数据库,偷偷把考生资料的头像图片换掉,就已经是天衣无缝的顶替了。"

    "......这考试真是儿戏。"贝迪维尔不禁吐槽道。

    "毕竟我们以前从没有想到过这种可能性。"骑士王也显得很无奈:"即使是大奸大恶之徒也能参加圆桌试炼。而且在圆桌试炼的这数个月之间,考生还拥有临时赦免权,不管考生在世界上哪以个国家犯过怎样的重罪,那些国家------包括大不列颠本身------都不能抓捕他们。"

    骑士王叹了口气,又道:"以前好几届圆桌试炼都有这类考生利用这点规定来获得临时赦免,不是什么新鲜事儿了。"

    "这种人要是成功当上圆桌骑士,就会许愿,让大不列颠帮他们免罪,对吧?"亚瑟王只说了一半,狼人青年就已经猜到了结局。

    骑士王于是苦笑:"对,曾经有些十恶不赦的考生利用临时赦免权来参加考试延命,然后企图利用当上圆桌骑士的机会,来获得真正的终生赦免权。如果他们真的成功了,为了信守承诺,大不列颠也不得不动用自己的国家影响力来帮这种人赦罪。------所幸,这种事情从来没有发生过。"

    "所以我就更加不懂了。"贝迪维尔于是追问:"既然任何人都能参加圆桌试炼,而且参加考试的过程中也拥有临时免罪权,任何国家都动不了他。那为什么还会有奸细想要冒名顶替,混进这场考试中来?"

    骑士王眨了眨眼:"如果他们参加考试的目的并不是成为圆桌骑士,而是想找某名考生的麻烦呢?"

    "这------"

    "但这充其量只是猜测啦,不用太紧张,哈哈哈。"仿佛在掩饰其中的尴尬,亚瑟王哈哈大笑起来,笑了几声之后又马上一脸严肃地道:"但是这种可能性仍然存在,你们参加考试的考生还是小心一点的好。天知道冒名顶替来参加考试的那些家伙,到底安的什么居心。要是他们根本不在乎擂台赛的胜负,甚至不在乎能不能当成圆桌骑士,仅仅是为了在擂台赛杀死他们的对手呢?"

    "至少我跟人无冤无仇,世界上也没几个人认识我,没道理会被人谋杀。"贝迪维尔哼道。

    "你的同伴们就不一定了。"骑士王却说:"回去之后和帕拉米迪斯他们提一下这事,让他们有所警觉吧。如果在比赛之中发现对手是怀着恶意而来,让你们有真正的性命危险,我允许你们逃跑,或者反杀对手。但那必须是在有绝对证据,证明对方是打算取你们的命,才能这样做。"

    "知道了,感谢提醒。"贝迪维尔于是道。

    不得不说,这次的圆桌试炼表面上看起来是充满了激情与热血的比赛,但它暗中却波澜四伏,不知道潜藏着多少个阴谋。

    与此同时------

    嚯!

    丹尼尔的铁骑穿透了力场,从古代遗迹勇士坟墓之中回到了外界,并到达了圣乔治海峡的海底,被称为海魔颚门的深海海沟之中。

    当然,在这种深海,水压会瞬间把丹尼尔压成肉泥。唯一让他不被压扁的措施,就是铁骑生成的那个防护罩。而为了维持防护罩的强度,它必须被缩小到极致,到了刚好可以包裹住蜷缩成一团的丹尼尔的大小。尽管如此,这防护罩仍然只能维持极短的时间,它将在数秒内被这种恐怖的水压压溃!

    轰隆隆隆隆!------为了不让防护罩被水压击溃,丹尼尔穿过力场的瞬间就把铁骑的输出开至最大,让它朝水面上疾驰而去!铁骑在深海的黑暗中拖出一条极长的焰尾,在巨大的水中阻力之下艰难地前进着,速度只能说是过得去。动力炉全部能量都用于维持防护罩和产生推进力两方面上了,甚至可以说用在推进系统上的能量还要更多一些,丹尼尔打算尽可能快地离开这种危险的深海!

    即使铁骑本身的规格是防水的、能在这种深海里活动,这种强行靠防护罩和铁骑的推进力来突破深海的战术仍然非常鲁莽,历史上似乎从未有人成功过。丹尼尔之所以会这样做,仅仅是因为他没有别的选择,只能冒死一博。

    啪啦啦啦啦啦!!不管是穿过力场、从遗迹进入深海的突然的高压,还是从海沟底部冲向水面的高速减压过程,对整个防护罩而言都是极其沉重的负担,丹尼尔已经能够清楚地听见铁骑的防护罩如同不断碎裂的玻璃般,发出霹雳啪啦的悲鸣。这种鸣响每一声都让人胆颤心惊,仿佛防护罩会在下一秒崩溃碎裂,四周涌入的高压海水就会把丹尼尔压扁。

    身为深绿骑士的他,生存能力比人类强大,可以应对更多的极限环境。理论上只要水压低到一定程度就行,可以把人类压扁的水压,不一定能杀死丹尼尔------又或者只会把他重创,一段时间之后他还是可以恢复过来。

    但别忘了丹尼尔现在是有考试要参加的。要是他被水压重创,晕过去好一段时间了,说不定考试都完结了呢?而且他身后似乎还有什么东西追着来,那个深渊之物在丹尼尔离开了勇士坟墓之后仍然穷追不舍。丹尼尔要是晕过去了,再被那种怪物追上,他的下场一样是死。

    所以拜托了,防护罩,再多坚持一会儿吧。黑铁骑士少年如此祈祷着,尽管他并没有可以去信仰的神。就算是崩坏,也至少要等铁骑上浮到达安全的深度,防护罩才能崩坏啊。

    噢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而丹尼尔身后,那个一团黑色的不可名状的怪物也在凄厉地鬼叫着,追逐而来。即使在丹尼尔离开遗迹以后,深渊之物也没有放弃过追逐丹尼尔的念头,它已经从力场的出口跑到深海之中了。尽管它被黑气包围着的本体被深海的水压压烂了无数遍,似乎承受着巨大的痛楚,这死心眼的怪物依然追着丹尼尔不放!

    "嗯------"少年郁闷地朝背后看了一眼。到底该怎么办,才能摆脱那鬼东西?

    啪啦!祸不单行。就在丹尼尔纳闷的时候,防护罩的一侧也突然崩裂了。高压的海水突然如同刀锋般刺入防护罩的内部,在丹尼尔的肩膀上割出一道深深的血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