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其他小说 > 光灵行传 > 第2009章 战炼之于晨曦 (四十四)
    第2009章战炼之于晨曦四十四

    与此同时?,开罗黑市的某处。

    "那个------"赛格莱德推开门:"奥丁老爹你还在喵?我姑且是过来报一下平安的喵------"

    "嗯?"猎龙者老头原本正在准备着一些武器,似乎做好了全力攻打某个地方的打算,但他转头看到赛格莱德出现在他的屋外,便停下了手:"你怎么平安回来的?我还以为你被那个木头做的大鸟给抓走了呢?"

    "是被抓走了,不过后来又被人救了喵。"赛格莱德搔了搔头:"总之我脱险了喵。你用不着激动喵。"

    "才没有激动,你这只蠢猫。"奥丁老爹白了豹人青年一眼。

    "话说要是我不回来保平安,你想要到哪里去,干什喵?"赛格莱德看着奥丁老爹堆满房子的那堆可怕的兵器,那些武器一件一件全都是制作精良、有着庞大魔力的龙武,老爹突然筹集这么大量的武器,恐怕是打算去做些十分危险的事情。

    "没什么。"老头于是把手里的一把大剑搁在桌面上,耸了耸肩:"我不知道那些来袭击这里的胆大之徒到底是什么人,但他们敢从我手上抢人,简直是不知死活。我本来是打算准备好就出发,去把那些家伙的巢穴捣了。"

    "办的到喵?你甚至都不知道派出那些木头魔像的组织到底躲在什么地方吧喵?"赛格莱德于是疑惑地追问。

    "要是他们把你抓走了的话,就办得到。热瓜------"

    "呱啊?"

    随着奥丁老爹的一声呼唤,他平时养着的那条小小的伪龙便从老头的背后窜出来,蹲在奥丁老爹的左肩上。

    "如果你身在在某处的话,热瓜会找到你的。"猎龙者老头用手摸了摸小蜥蜴的头,继续说:"和你又契约关系的伪龙闪银可以随时传送到你的身边。热瓜则可以辨别同类的气息,找到闪银的所在地。然后我就能找到你,顺便捣毁那个胆大包天的组织的基地。原本是这个打算的。"

    "果然喵......"赛格莱德的额角冒出一滴冷汗:"老爹的想法真是危险喵。幸好我还记得过来找你报平安喵。话说你真的认为仅凭你一个人的力量,可以捣毁那种未知敌人的整个基地喵?"

    奥丁老爹没有回答,但他的表情是认真的。或许他真有绝对的自信?

    "不管怎样。"老头转而又把他的目光集中在桌上地上那堆武器之中:"你没有被掳走,就算是很走运了。看来今天还不是我大开杀戒的日子呢。"

    所以说幸运的到底是谁?赛格莱德心里纳闷道。是我,还是那些袭击者?

    "不过你也真够弱的,那么简单就被一台魔像掳走,说到底你的战斗力就连一台魔像都不如。"奥丁老爹继续挖苦道。

    "那家伙会飞喵。"赛格莱德郁闷地答道:"而且我也是被偷袭的喵。"

    听完豹人青年的说辞,猎龙者老头摇头哼笑道:"你可以为自己的弱小找一万个借口,但是到最后你会发现,你始终无法用借口掩盖自己很弱小的这个事实哟。"

    于是赛格莱德便无话可说了。

    "这个,给你吧。"老头从那堆龙武之中挑拣了一件造型格外特殊的武器,塞到豹人青年的手中。

    那是一个打造得极其精巧的拳套,拳套本身没有什么锋利的刃物附着在其上,但拳套却似乎是由数块附有强大魔力的龙骨拼合而成。整个拳套的基调是黑色的,却在光照下泛出一种低调的金色光芒,而且它被雕刻得十分精美。那雕刻明显不是简单的装饰,而是一种古代鲁恩文字。猎龙者一族除了擅长使用龙的尸块制造龙武之外,也十分擅长使用古代鲁恩文字来引导出武器内特殊的魔力。所以这种文字或纹路肯定有着它自身的特殊意义,可不能小看。

    "这是你们猎龙者一族的武器,我可不能随便收下喵。"赛格莱德于是受宠若惊。因为那东西仅仅是拿在手里就能感觉到其中庞大的魔力,这是一把威力巨大的龙武,而且恐怕还是猎龙者一族那些可以留在历史里的一流作品,被供奉在英灵大殿里的神器。这种龙武的价值在普通人眼中无法界别,但赛格莱德这种有一定鉴别力的匠人可以轻易看出,这把龙武的价值必然是一个天文数字。

    "谁说这是白送给你的?"老头白了豹人青年一眼:"这武器只是暂时外借的东西,我以后还得收回。只是,你最近被什么奇怪的人给盯上了,而你又缺乏自保能力,我才大发慈悲地借这个给你。"

    "噫......好吧。"豹人青年于是拉长了脸。这龙武果然不是白送给他的,他想得太美了。

    "而且你作为外人,这把龙武也并不是由你亲手锻造的,它不会承认你作为主人。"奥丁老爹冷笑道:"即使你想发挥它的真正力量,它也不会如你所愿。只有我才能命令它。而我刚刚给它下了一个命令,只有当你的生命受到绝对的威胁,不得不使用它来解围的时候,它的力量才会被解封。"

    "龙武......还能做到这个份上喵?"豹人青年不禁好奇地问。

    "普通的龙武当然做不到。但这个是超限龙武exceeddraconicgear,它从被创造出来开始就在悠久的年月里不断吸收魔力,慢慢地进化,最终变成有着普通龙武无法达到的高度。"

    "超限......龙武?"豹人青年皱着眉头说:"我就不相信,这玩意儿有你说的那么神喵。"

    "倒没有你想象中那么神。但是简单地说,这武器就是我爷爷的爷爷的爷爷那代一直流传下来的龙武,其中的魂已经相当强大了。即使是我,也花了好久的时间才得到它的承认。它曾被用来屠杀过无数的敌人,特别是龙类。它从无数敌人的鲜血那里汲取了大量的魔力。所以才最终变成了所谓的超限龙武。"

    "你这么一说,我好像在哪里听说过喵......"赛格莱德努力地去回想,心里已经有了一个模糊的印象,但却一直想不出来。以前似乎有谁也是用很强力的龙武,而且还很出名的......到底是谁呢?

    "至于超限龙武到底和普通龙武有什么不同,你自己亲眼看看就明白了。"奥丁老爹用手指碰了碰那个黑金龙骨拳套。

    或许是因为有它承认的主人给它下命令,龙骨拳套开始发动起它的特殊力量。它在变化着,原本还是体积那么小的一个拳套,突然之间就膨胀了好几百倍,变成一条只有骨架般的黑龙,凭空浮现在赛格莱德的面前。

    怪物......?!

    "嗷啊啊啊啊......"它在不怀好意地看着赛格莱德,仿佛随时要扑过来攻击豹人青年。即使它前一秒还是被豹人青年拿在手上,现在变成那种这副形态的它,却丝毫没有承认赛格莱德是它的主人。

    "呃,我想起来了喵。"赛格莱德突然记起了什么。

    没错,他以前确实见过这样的龙武。圆桌骑士奥云.尤恩斯,手里就有着这样一把龙武,平时是长剑的形态,需要远攻的时候则可以变化成剑鞭使用,然后还能因应奥云的需要,变成巨龙来骑乘。

    那把魔剑好像是叫做"法夫纳"来着。貌似是以传说中的魔龙而命名的。

    那看起来凶巴巴的黑色骨龙盯着赛格莱德看了几眼,没有奥丁老爹的命令,它便没有攻击。然后它似乎是见就这样没有什么意思,很快就又变回去了,恢复成龙骨拳套的模样,重新回到了豹人青年的手中。

    "竟然有这种操作喵......"赛格莱德却还在自言自语般嘀咕道:"对了。制作龙武的基材是龙的尸块,而且还有灵在其中继续活着喵。所以......给它足够的年月来沉淀,最终就会变化成这种样子喵。这只是一种伪自愈现象,给它足够的魔力,龙的尸骨就会想要恢复到自己原本的身体的模样喵......"

    "分析得倒是不错,与真相**不离十了。"奥丁老爹没有嫌赛格莱德的碎碎念烦人,有在认真地听着。

    "把这种东西给我,真的可以喵?"于是豹人青年又问。他知道手中这把超限龙武的真正价值之后,似乎又觉得它变得沉重了几分。

    "所以说它只是暂时外借而已。"猎龙者老头脸上的表情没有半丝波澜,或许同样的超限龙武,他拥有很多,多一件不多,少一件也不少。

    "你就把它当成护身饰品般带着吧。反正,正常情况下你无法使用它。只有在你生命垂危,非常紧急的情况下,杜瓦金才会发动。"奥丁老爹又说:"而且你也没法把这个用于你们那些无聊的比赛。什么是真正的生命垂危,什么是在单纯在比赛里的失利,杜瓦金能够分辨出来。"

    也就是说,戴着这个去进行圆桌试炼的擂台赛也没有问题?赛格莱德不禁纳闷。这武器也太过智能化了吧?

    不过细想一下,这也不是什么玄乎的东西。擂台赛里,赛格莱德的对手只是为了打赢而和豹人青年进行比赛的,不管在怎样的情况下,对手都没有想要杀死赛格莱德的念头。如果没有杀意,那就是普通的比试。如果对方怀着杀意而来,出手就像致赛格莱德于死地,而且赛格莱德自己都觉得没有办法避过那一劫,那么这个龙骨拳套就会感应到豹人青年的危机,出手相救。

    或许就是这样的机制。

    "好吧。"既然奥丁老爹都这样说了,赛格莱德也没有去拒绝的道理:"这件龙武我先收下了喵。那么,如果没有别的事情的话,我就先回去了喵?"

    "可以,走吧。"奥丁老爹根本没有挽留赛格莱德的意思:"你下午还有那些什么无聊的擂台赛要参加,不是吗?那就回去好好准备吧。"

    豹人青年点了点头,和猎龙者老头匆匆道别了之后就离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