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其他小说 > 光灵行传 > 第1999章 战炼之于晨曦 (三十四)
    第1999章战炼之于晨曦三十四

    ------那是,与神隐完全相反的过程!

    神隐是第四奇迹------命运卡玛创造的一种应用。在它发动过程中,艾尔伯特的存在卡玛将会暂时从这个世界上消失。

    结果而言,即使艾尔伯特仍然能在这个世界上活动,周围的人却看不见他,听不见他,就连碰触到他的时候,也没有半点知觉。他变成了一个隐形人,不为人所知,不为人所识。

    既然存在卡玛可以被消减,它当然也可以被增加。

    神隐做的是减法,它把艾尔伯特从这个世界上减去!

    而分身做的则是加法,它把另一个艾尔伯特,凭空增加到这个世界上来了!

    ------尽管那只是临时性的。

    艾尔伯特此刻的感觉十分奇妙,他一个人的意识在操纵着两副身体,所有的躯体感觉都变成了两倍,而且两副身体都能按照他的想法来行动!他操纵着两幅身体呈v字形地分叉跑出去,心想哪怕是其中一个能够摆脱掉托尔王子也可,只要不是两个分身同时被抓住就行!

    "嗯!"托尔面对眼前的两个"艾尔伯特",在那一瞬间不禁有点犹豫了。他最初想到的解释是,眼前的景象是两个幻影,是幻术的一部分。但圆桌骑士托尔也是身经百战的人,一点普通的幻术根本不可能蒙骗得了他。更何况精灵们有着超强洞察力,他只花了半秒就马上清楚明白到这个事实,眼前的两个艾尔伯特绝对不是幻影,两只老虎都是有实体的,两个都是真实存在于这个世界上的人物!

    那不是幻术,不是假象,人却从一瞬间变成了两个。

    那是超越常理般的存在,那是无中生有。

    但那就是,第四奇迹------卡玛创造的真正形态!

    "嗯......?!"托尔于是跟在艾尔伯特其中一个分身后面继续追赶,而且用他超人的视力进一步观察。

    ......两个分身手中都有球!

    艾尔伯特不仅仅是把自己的身体增加一倍而已,他把自己身上带着的物事也都增加了一倍,球衣护具自不用说,就连虎人青年手中抱着的足球也被增加了!

    现在的情况是,两个"艾尔伯特"带着两个足球疾走中,朝着苏丹利箭队的阵地底线冲刺!

    那两个球都是真货,就如同两个艾尔伯特分身都真货一样。如果仅仅是阻挡了其中的一个,另一个却达阵了,到底算是斯芬克斯队得了分还是没有得分?

    不,与其去考虑这么多,还不如先动手做了再说!托尔不可能同时拦截两名球员,他只能逮到自己能逮着的那个分身,剩下的那个只能听天由命了!

    这样想着的精灵王子托尔手疾眼快冲上去就是一抓,而且毫不留情地抓住了艾尔伯特其中一个分身的老虎尾巴!

    "噫!"

    他听见老虎在哀鸣,他有抓到实物的感觉,然而就在抓到并且想要抓紧的那一瞬间,艾尔伯特这个分身突然消失得无影无踪!

    不,它不是消失,而是变成一团烟雾似的东西逸散,然后返回到另一个分身的身上,和那边的分身"汇流"了。

    就如同光的衍射现象那样,一个个体在同一个时空中分裂成两种可能性,其中一个处于失利的状态马上就会消失,让另一个有利的可能性成为事实。

    然后就会变成那种样子。

    事实就是,艾尔伯特"从未被"抓到过,那边的艾尔伯特已经甩开了托尔才是"历史上真实发生过的事情"。而本应被抓住,却一瞬间消失了的那个分身,只是卡玛命运的残影!

    咚!------艾尔伯特拿着球冲到了苏丹队的阵地底线,他还生怕自己的身后会有人跟过来,在冲刺的最后一个舍身的飞扑,以不可阻挡之势完成了达阵!

    "达阵!"裁判在吹哨子,而球场在沸腾:"20比15,沙暴斯芬克斯队领先!"

    "成、成功了?"艾尔伯特从地上爬起来,这时候才觉得浑身在疼。除了刚才那一下飞扑带来的冲击以外,最疼的莫过于他的尾巴根部。他的尾巴之前就被扯伤过,这一次又被托尔王子扯伤了。

    虽然两个分身之中被抓住的那个分身已在一瞬间消失,一切仿佛没有发生过。但那个被抓住尾巴的分身所受到的伤痛似乎会公平地反映在艾尔伯特本体之上。

    艾尔伯特不禁揉了揉自己的屁股,好疼啊,该不会是出血了吧?疼得甚至都已经有点麻木了。

    他下意识地看了看记分板,斯芬克斯队确实在领先,但这领先还不是必然的事实,比赛时间还剩下最后的六分钟,而且进攻权马上就会落在苏丹队的手中。对手临近完场前那最后的一波反扑,往往才是最棘手的。

    挣扎,还在继续。

    "做得漂亮,实在太漂亮了。"在艾尔伯特走回去和自己的队伍汇合时,精灵王子托尔与虎人青年擦肩而过:"第四奇迹的逆向应用。不是把自己的卡玛抹消,取而代之的是,让自己的卡玛膨胀一倍。合理使用的话,那就是无懈可击的必胜绝技吧。果然,你真的是预言之中的世界变革者。"

    艾尔伯特不去回应,只是听着。

    "

    浮世钟鸣再响,暗夜涌现。

    既是纯洁无垢之光,亦是浑浊沉沦之暗,

    背负变革命运之人,凝视弦外之理,展露羽翼。

    人之子,兽之子,光之子,暗之子,

    既是一,亦是全,

    超越一切,超越永恒,超越不可超越之物。

    然后,于虚无之海底,成就永恒。

    想必,那永恒,也是永劫沉眠之前奏吧------

    "

    托尔充满抑扬顿挫地念完了一首诗。尽管他念得如此有感情,但那节奏奇特的诗,原文恐怕并不是英语,而是光之精灵们使用的语言吧。

    "我妹妹的预言就到此为止。"圆桌骑士托尔看着艾尔伯特:"我已经履行了自己的责任,把预言告诉了你,世界变革者。接下来我也该------"

    毫无先兆地,精灵王子托尔竟然往球场外走去,而不是和他的队伍汇合。

    "什喵?你要走了?"艾尔伯特惊讶地问。

    "我此行的目的本来就不是为了赢这场比赛,而是要测试你的器量啊,世界变革者。"托尔王子对艾尔伯特淡然一笑:"身为圆桌骑士的我还多去插手你们的比赛,阻碍你们向胜利前进的道路,岂不是有点卑鄙?"

    卑鄙......确实也是有点卑鄙。以圆桌骑士那种身经百战、受过超人战斗训练的家伙而言,就这样上场比赛欺负比自己弱小的对手,确实有点不太公平的样子。即使是现在,艾尔伯特他们和托尔王子正面交锋,也没有人能够真正地胜过圆桌骑士托尔半次,每一次交锋都是用小手段来取巧,避过与托尔的正面冲突。

    就连艾尔伯特刚才发动的分身术也是这种性质。没有分身的话,艾尔伯特早就被托尔逮到了,而且即使有分身,那个分身也依然被逮到了,只是他马上就消失了而已。

    而且托尔王子这次来明显是为了测试艾尔伯特的器量而来,并没有打算久留。他一确认了艾尔伯特就是真正的预言中的世界变革者,就把那个预言托付给虎人青年。托付完那个预言,他此行的目的就达到了,也是时候该走了。

    可是......

    总觉得,有哪里让人不爽。

    "你小子,别开玩笑了!"艾尔伯特按捺不住自己的怒火,额角上青筋凸显:"从刚才起就一直在装酷,搞得好像你有多喵的了不起似的!假装深沉地留下一堆莫名其妙的预言,装完酷就跑?!你他喵的以为自己很高贵很了不起,开始俯视众生了,对吧?!"

    托尔王子停住了脚步,一阵沉默。

    "都已经变成那种样子了,你还打算继续跟我比赛吗?"精灵王子低声问。

    "啰嗦!"艾尔伯特怒道:"我既然决定了要赢你,就要堂堂正正地赢,赢到最后!你他喵的有种就别逃,给我继续比赛!我才不管你是王子还是圆桌骑士!只要站在这个球场上,所有人都是公平的!"

    "给我闭嘴,你再这样说下去的话------!"没等虎人青年骂下去,四分卫雷德利奇已经过来阻止了。

    "我想说什喵就说什喵,你还管不着。"艾尔伯特瞪了雷德利奇一眼。

    "是吗?如果你口没遮拦的话,就给我下去坐冷板凳!"雷德利奇和艾尔伯特较起劲来。

    "不,是你下去坐冷板凳。"从刚才起就一直在旁观的希洛玛却说:"这是斯芬克斯老爹早前吩咐过的事情。他说,如果你和艾尔伯特先生起了争执,就得离场。艾尔伯特先生必须一直在赛场上,除了他自己以外,任何人都不能让他离场。"

    希洛玛若有所思地深吸一口气:"把球队的指挥权还给我,然后下去吧,雷德利奇。如果还有不服,请自行找斯芬克斯老爹抗议。------但是现在,给我回去坐冷板凳!"

    狐狼人雷德利奇的脸色顿时变得极其难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