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其他小说 > 光灵行传 > 第1993章 战炼之于晨曦 (二十八)
    第1993章战炼之于晨曦二十八

    "你在发什么呆?快跑!"希洛玛嚷道。他也许是在场发呆的所有人之中唯一一个清醒的。

    "欸?!?!------"还处于混乱之中的艾尔伯特一边发出惊奇的呼叫,一边没头没脑地跑了起来!

    "休想!"托尔也从愣定之中清醒过来了,毕竟是圆桌骑士,应对突发情况的速度也比常人快数倍!他见艾尔伯特跑了起来,他也全速地追赶过来,试图在老虎从侧面穿越人墙之前,就把艾尔伯特拦截住!

    不行!跑步的加速都还没有来得及做好,甚至跑步的姿势都未能调整好!这样下去他一瞬间就会被扑倒!艾尔伯特心里瞬间飘过数个应对的方法。最靠谱的方法应该就是使用神隐,让自己的身姿从这个世界上暂时消失吧!这样托尔的拦截就会出现偏差,精灵王子即使再神通广大也不可能拦截到自己看不到、听不见、感应不到的东西吧!

    然而神隐本来就不是那样方便的绝技,艾尔伯特在情急之中越是想去发动,却越是发动不了!

    "可恶!"情急之中的艾尔伯特已经放弃去使用神隐了,而且冲过去直面圆桌骑士托尔。当然对方本来就是训练有素,不管是用箭用剑还是肉搏都已经达到炉火纯青水平的圆桌骑士,即使只是在打足球比赛,艾尔伯特在身手上也和托尔有着绝对无法逾越的鸿沟,他和对手短兵交接,唯二的优势就是他身为兽人的体格,以及手上的球!

    因为对方必须从他手中抢到这个球,但艾尔伯特已经有了准备,要是死死地抱紧这个球的话,托尔想抢夺它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咚!艾尔伯特用肩膀撞在对手胸前,试图以撞击让对手退开,好为自己腾出突破拦截的空隙!

    没有用!身为精灵的托尔虽然在体格上稍逊与兽人,却因为训练有素,不管是身体的平衡感还是步法都超乎寻常,这种撞击充其量只是如同一阵稍微强风吹过大树那样,对深深扎根于地面的大树丝毫起不到半点威胁!

    而被肩撞了一下却纹丝不动,精灵王子托尔也开始了反击,他双手从两边夹过来,精确地瞄准了艾尔伯特怀里的球!

    "别让他碰到球!!"远处传来希洛玛的高呼。

    艾尔伯特知道事情不妙,按道理托尔应该无法从艾尔伯特的怀中顺利抢到球的,论臂力的话还是老虎稍微有优势!但天知道这些精灵还有什么特别的抢球技巧,或许托尔在碰到球的瞬间就使出什么新的花招,逼艾尔伯特放开手中的球呢!?

    这种时候还是别和对方正面交锋比较好,老虎朝地面一个高速的俯卧,让自己的重心迅速下沉,以全身的肌肉保护住怀里的足球!

    但是他这样做当然也会妨碍自身的走位,半蹲着的话就跑不起来了!

    "不过是垂死挣扎------"托尔一下没有抓到,而是双手抓在艾尔伯特的头盔上,但他瞬间就改变了站姿,再一次双手朝艾尔伯特的胸口处夹去,就是不放弃从老虎手上抢球的想法!

    "呜嗯!"艾尔伯特知道再这样躲下去也无补于事,便把身子一扭,强行从一侧晃过去!

    "嗯?!"托尔发出一声低沉的惊呼。之前艾尔伯特想要发动神隐却失败了,现在老虎想躲开对方的攻击,却在无意识之中发动了神隐,身姿突然消失得无影无踪!

    如果不是事先知道对方的底细,托尔还会以为艾尔伯特是以某种高速移动的手段瞬间拉开了距离。但精灵王子一开始就知道虎人青年的沙暴神行是什么性质,他也知道艾尔伯特的本体其实并没有从这个世界上消失掉,只是存在暂时消失了,所以才没有办法被世界上任何人察觉到而已!

    既然本体没有消失,就一定还能抓得住!

    哪怕抓住的时候那种感觉,是比空气还要轻薄、无形物质的感觉,却一定抓得住!

    托尔想都没想就反手一捞!他确实不知道艾尔伯特会朝着哪个方向躲闪和冲刺,但他知道艾尔伯特一定会在半秒之后抛离他,在他身后的某处!这种大范围的拦截肯定能够起到某种作用才对!

    然后他感觉到了!并不是指尖的触觉让他感觉到的,而是手臂受到的作用力让他感觉到!沙暴神行确实是完美的机能,使用过程中艾尔伯特不仅仅是消去了发出的一切声音、映出的一切影像,就连碰触到他的时候的触感都荡然无存,托尔明明应该已经抓住了艾尔伯特,手却没有抓住东西的感觉!但是手臂受到力量的反馈却是真事,那是托尔抓到了什么的证明。正因为它抓住了什么,身体才会被那个什么拖着向前倾!

    既然如此,托尔就更加不可能放手了,他把另一只手也伸出,朝着感觉不到也看不到的一片空白之中狠狠抓去!

    "呜啊啊!------"然后他听见一个痛苦的叫声,虎人青年的沙暴神行旋即解除,老虎抽搐着倒向地面!

    因为托尔其中一只手抓到了艾尔伯特的老虎尾巴!尾巴可是兽人的死穴,被那样狠狠地扯了一下,估计是痛不欲生吧!

    "抱歉!"就如同在无意识间抓得快狠准一样,托尔放开手的速度也是同样地快。也许有着过于绅士风度的精灵们会认为攻击兽人们的死穴是一种不文明的行为吧,托尔知道自己这样做的瞬间就即使收了手!

    没有遭到进一步拦截的艾尔伯特还是忍痛飞扑出去至少三码才最终跌倒在地上,他一边抽搐着一边听见裁判的哨子声。

    "第一档!沙暴斯芬克斯队,前进五码!"裁判这才叫道。

    "暂停!"四分卫希洛玛知道艾尔伯特这一次伤得不轻,也叫了暂停。

    "你还好吧?"穆特过来凑热闹。

    "好疼!!"艾尔伯特揉着自己的屁股说道。尾巴的根部连接着骶骨,骶骨上面就是脊椎,因此尾巴被拉扯到的疼痛其实就是直接传入脊椎里的剧痛,那种痛楚可想而知!

    "混账家伙,竟然用扯尾巴这种下三滥的手段!"老虎咧着嘴骂道。

    因为斯芬克斯队的人已经过来查看艾尔伯特的情况了,托尔并没有在原地久留,退开好几步。艾尔伯特骂他的话,他当然也是听得见的。不过身为圆桌骑士,他并没有觉得不好意思,最多只是尴尬地笑了一下而已。

    "混账......混账的家伙......!"被担架送回去休息区的艾尔伯特屁股朝天地躺在长凳上,嘴里还不住地骂道。

    "你也没必要这么生气,"希洛玛在冷眼旁观,"我们在打的本来就是暗黑美式足球赛,这比赛没有明文规定不可以扯兽人的尾巴。在我们之前的比赛里,那些对手都过更肮脏更卑鄙的手段了,现在托尔王子扯你一下尾巴又算什么。"

    应该说,他们在之前的比赛里没有怎么被扯过尾巴,已经可以说是很幸运了。不过正常跑动起来的时候尾巴都在屁股后面,正面是试图拦截的敌人,谁有空绕到跑卫的背后去扯尾巴。艾尔伯特这次尾巴被扯反倒是个例,发生概率很低的个例------那是只有眼疾手快的圆桌骑士托尔,才能做到的事情。

    虽然不完全,但神隐被托尔王子破解了。这还是艾尔伯特的绝技神隐第一次被破解,想想都让他觉得心寒!

    "嗷嗷嗷嗷......!"艾尔伯特一边愤怒地咆哮,一边骂骂咧咧地说着一堆脏话,而且还是用凶牙族的土语说的,就是为了让那些能够偷听得到这边对话的精灵们听不懂。

    "你别乱动,乱动我怎么跟你上药?"穆特一边按捺住艾尔伯特扭来扭去的老虎屁股,说。

    "呜嗯!------"艾尔伯特只觉得自己的屁股冷不防的一阵冰凉。那是一种喷雾剂,直接喷涂在伤口上用于消肿止痛的玩意儿。问题是兽人们尾巴末端连接着的其实就是局部,这样用喷雾剂一喷,药剂不仅仅是落到了伤口上去,还跑到极其敏感的地方去了。

    "呜嗯嗯嗯嗯嗯......你绝对是故意的......!"疼得艾尔伯特整只老虎都软瘫下来,之前的是皮肉被拉扯的撕裂的疼,现在却是伤口以及那附近的粘膜激烈的刺痛,疼得他。

    "要帮你冰敷吗?"穆特其实已经拿着一个冰袋打算敷上去,询问只是顺便。

    "不,不用!这样就好!"艾尔伯特暴躁地答道。现在已经够疼了,再来一个冰袋压在他的屁股上进行所谓的冰敷,估计会更为酸爽。而且冰袋表面会有水气,那水往下流,岂不是要跑进他的屁股里去?

    "是吗。那就不敷了,先搁在这里。"猫人少年把冰袋放在艾尔伯特的屁股上,确实不是刻意的冰敷,只是暂时放着而已。

    "哇啊啊啊啊------"休息室里回荡着艾尔伯特壮绝的尖叫声。

    "这家伙的状况很不妙呐------"在远远旁观着的狐狼人雷德利奇低声嘀咕道,嘲讽意味浓重。

    "这边有状况更加不妙的。"希洛玛把目光落在另一边的虎人大汉身上。

    除了艾尔伯特尾巴屁股受了重伤,暂时没法走路以外,中锋古斯塔的体力也似乎已经到了极限。

    虎人大汉摊在地上直喘气,脱掉上衣以后胸口的绷带实际已经染红了一大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