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其他小说 > 光灵行传 > 第1989章 战炼之于晨曦 (二十四)
    第1989章战炼之于晨曦二十四

    "不知道你说的是两只小豹子里面的哪一只,反正我分别不出来。"听完帕拉米迪斯的发问后,罗根老头答道:"不过其中一个还整天躲在自己的实验室里敲敲打打,没有出来。另一个则不久前出去了,还一直没有回来过。"

    "哼嗯......"帕拉米迪斯皱了皱眉头。在实验室里一整天没有出来的估计是赛费尔。也就是说赛格莱德今天出去之后就没有回来过?

    刚才在反抗军那里看到的赛格莱德和奥丁老爹被围攻的片段看来是真事。也正因为是真有其事,才特别让人担心。

    按道理说赛格莱德身旁有奥丁老爹那样强力的援军,是不可能输给一群木头人的。不过凡事有例外,搞不好他们战斗中途又遇到了什么变故呢?

    可是赛格莱德在外面联络不上,帕拉米迪斯不管再怎么担心也无能为力。只能希望那小子能照顾好自己了。

    "怎么了,帕拉米迪斯?"贝迪维尔见豹人战士的神色有变,不禁关切地问了一句:"赛格莱德发生了什么事吗?"

    "没事。"大猫却随口答道:"他能照顾好自己的。"

    也只能这样祈愿了。

    与此同时?,开罗的某处。

    赛格莱德缓缓地睁开眼睛,头还被一阵胀痛所支配。

    "呃,你总算醒过来了。"一个女孩的声音在他耳边温柔地响起。

    "呜......"

    "别乱动,你受到了轻微的脑震荡,但是不碍事,再躺一下就好了。"那声音又提示道,并把吸了冷水的冰凉的毛巾放置在赛格莱德的额头上。

    "呜嗯......我......怎么了喵?"

    "你还能记起刚才发生的事情吗?"那个女声问道:"如果能想起来的话,就试着回想一下,这能帮助医师判断你受到脑震荡的程度。如果想不起来的话就别勉强了,继续休息吧。"

    "......是......朱丽叶喵?"赛格莱德首先认出的却是这个声音的主人。

    "是我。"朱丽叶.卢斯福也没有刻意隐瞒自己的身份,如实答道:"放松点。你现在很安全。想加害于你的人都已经不在了。"

    "嗯嗯......"赛格莱德强忍住头脑的胀痛,强行去回想。他想起来了一部分事情。

    没错,今天不久前,他应该是到了奥丁老爹的居所,打造了什么东西。

    然后屋子被围攻了,来围攻的是一群木头魔像的大军,为数众多。

    但是敌人错误估计了奥丁老爹的实力,结果成千上百的木魔像大军被老爹一个人打得落花流水,赛格莱德最多只是在一旁检漏的程度,几乎没有怎么出过手,敌人都被老爹一个人解决了。

    但是为什么他现在会出现在这里呢?奥丁老爹又跑到哪儿去了呢?

    哦等等,好像又回想起来了。

    就在战斗快要结束的时候,赛格莱德突然之间看到天空中有一个黑色的影子。在他察觉到的瞬间,那个影子已经朝他迎面掠来,把他抓到了半空之中。

    那是......魔像!老鹰形态的魔像!

    同样是木头制品,又轻巧又敏捷,而且它能飞。巨大的木头猎鹰被制作得十分精巧,当它在半空中盘旋的时候,它拥有绝对的制空权。当赛格莱德他们专注于对付地面上的作战单位的时候,这家伙就伺机而动,把毫无防备的豹人青年掳走了!

    奥丁老爹似乎试图把那木鹰魔像打落过,以救回赛格莱德。然而猎龙者一族也奈何不了天空之中的霸者,木鹰魔像瞬间就摆脱了猎龙者老头的追赶,飞远了!

    头重脚轻,被倒吊在半空中的赛格莱德,试图挥舞手中武器让那木头猎鹰放开他。然而无补于事,那怪物的木头身体比想象之中还要坚韧,是之前那些木头人魔像无法相提并论的。最糟糕的是赛格莱德当时被倒掉着,一条腿被木头猎鹰抓住,那家伙的爪子都深深地扎进了他的小腿肌肉之中。剧痛之余,赛格莱德以这个倒吊的姿势也无法发力,挥出去的长钺当然没有办法产生过于强大的破坏力。

    难道就这样坐以待毙,任凭这怪物把他抓走,带到某个不明的黑恶势力的巢穴之中?!

    想到这一点,赛格莱德的心里突然就充满了恐惧。

    这怪物似乎是朝着开罗的西郊飞去,按照这个趋势,它应该很快就会离开这座城市,消失在众人的视线之中吧。

    然而,也就在此时,从地面那些低矮平房的角落里,有数发光弹射出,它们精准地避开赛格莱德的身体,并击中了木头猎鹰。

    那些光弹似乎并不能破坏这台魔像的外壳。但光弹命中也带来可观的冲击力,它打得猎鹰改变了飞行方向,甚至放慢了飞行的速度。

    然后一个人影,踩踏着渐渐变得密集的漫天的光弹,跳跃上来了!

    那人在猎鹰能够顺利躲开攻击之前就先发制人,手起刀落,用光剑一下就砍落了那木头猎鹰魔像的脑袋!

    "嘿呀,小猫咪,你还好吗?"

    被倒吊着,眼前的物事全数颠倒的赛格莱德,花了好几秒才看清楚那个人影的真实面目。

    ------又是卢斯福子爵!

    接下来的那一个瞬间,赛格莱德感觉到自己的脑袋撞上了什么东西。然后他眼前一黑,接下来的一切都想不起来了。

    "这里是......?"赛格莱德忍耐住头疼,又问。

    "这里是我的一所别墅。"另一个声音答道:"由于不知道你脑震荡的严重程度,又无法把你安全地移送到别的地方去,只能暂时把你安置在这里。只希望守护你的那位激动的老匠人不要再次闯进来攻击我的手下吧。"

    豹人青年目前不仅头痛欲裂,视力也极其模糊。但他不用睁开眼睛,仅凭对方的声音和说话风格,就知道说话的那人是谁。

    ------赛义德王子。

    可以肯定的是卢斯福家族和赛义德王子交情不浅,之前赛格莱德被卢斯福子爵救过一次,然后也被送过来赛义德王子的宫殿里休养。现在同样的事情再次重复了。历史总是惊人地相似。

    "但是,兽人们的**真是拥有惊人的强韧度啊。明明是头先着地,从足有三十码的高空中坠落下来。你却只是轻微的脑震荡而已吗。简直不可思议。"赛义德王子评价道。

    从对方的评价,赛格莱德大概也知道发生什么事了。估计是在卢斯福子爵击败那头木头猎鹰魔像的同时,魔像松开了抓住赛格莱德的脚的爪子。失去支撑,头朝下脚朝上的豹人青年,当然是笔直地坠向地面,朝有着坚硬掩饰地板的城市道路上撞去。

    这样都没摔死,而只是轻微的脑震荡,在别人的眼中,那简直是奇迹了。

    但事实上却不然。是豹人青年套在头上那个布条,也就是出门应战前奥丁老爹送给赛格莱德,用来蒙面的那个布条,救了豹人青年一命。那布条被施加过特殊的魔术,虽然暂时还不清楚那是什么魔术,但它肯定是某种可以减缓冲击力的魔术吧。也只有这样理解,才能解释为什么赛格莱德能够逃过一劫,在那种从三十码高空中摔下来、头部着地的恶劣情况下,还只是受到轻微脑震荡这件事了。

    "话说回来------"赛格莱德捂住剧痛的头,从躺着的沙发上爬起:"卢斯福那个家伙在什么地方喵?他明明可以在半空中接住我的,却任由我撞向地面喵?!"

    "因为,男人抱男人,这种恶心的事情我实在做不出来嘛。"没想到原来卢斯福子爵就在这个房间之中,听见豹人青年怒气冲冲地吐槽,他也回了一句。

    "你这------!"

    "啊啊,行了啦,别吵架!"朱丽叶打断了两个人的争吵:"哥哥确实是坏心眼,但他好歹救了你一命,你就不能表现一点感激之情吗?"

    "严格地说我救了他两次。"卢斯福子爵在一旁嘀咕道:"没有我这次和上一次的搭救,这小子早就被那个身份不明的团体抓到什么地方去进行研究了。"

    "哈哈,那真是谢谢了呢喵。"赛格莱德怒道。尽管卢斯福子爵说的一点都不假,但是不知道为什么,话从那家伙口中说出来,赛格莱德心里就是各种不服。

    "所以你们也不知道那个操纵木头魔像军团的组织是何方神圣喵?"豹人青年揉着剧痛的头,又问。

    "证明他们是什么人的线索倒是有不少。但在拥有确实证据之前,恕我无可奉告。"赛义德王子不带感情地答道:"我们目前唯一知道的就是,赛格莱德先生,你的性命处于极大的危险之中。我们共同的敌人已经盯上了你。而且从他们进攻小屋那种不顾一切的做法看来,我们共同的敌人已经相当急躁了吧。接下来他们还会做出什么出格的行为,实在难以预料。"

    "所以你到底想要我帮你们干什喵?"赛格莱德看着赛义德王子,直截了当地问:"我猜,你们好心救我,肯定不可能不图回报的吧喵?"

    "正是如此。"赛义德王子定睛看着赛格莱德:"不管是我们,还是我们那共同的敌人,其实所有人想找到的,不过是月神钢的制造者而已。你能告诉我们那人是谁吗,赛格莱德先生?"

    豹人青年眯了眯眼睛,没有回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