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其他小说 > 光灵行传 > 第1973章 战炼之于晨曦(八)
    第1973章战炼之于晨曦八

    与此同时,非洲的红海海面上,石柱林中。

    "嗯......"听完贝迪维尔的描述之后,亚瑟王所有所思地哼了一句。

    "咒术吗......事情变得麻烦起来了。"在旁的默林也说。

    "目前至少能知道的是,这孩子的妈妈曾受过很重的伤,现在正躺在某种医疗设备里进行治疗。"贝迪维尔继续分析道:"而且在那种类似于研究所的地方,他的大哥哥也在。有某个团体在那种秘密的设施里生活着。"

    "这个还不一定。"听完贝迪维尔的分析,宰相默林肩膀上的黑色大乌鸦突然开口说道。

    "啥?"

    "人的梦境可不是连续性记忆的产物。"夜魔哈里解释道:"梦,就是记忆的再现与重组,但它不一定是合理、合符逻辑、有条理的。它可以是由无数不同的人、物、事,从不同的地点、时间之中拼凑而成。简单点说句,那孩子的妈妈可能躺在另一个研究设施之中接受治疗,但他的大哥哥则并不存在或从未踏足过那种设施,他看到那位大哥哥的时候,是在另一个设施之中也就是他们平常生活的地方。他的大哥哥甚至不一定认识他的妈妈,多余出来的那些细节,是他梦中无意识进行补完的结果。这一切都不能作准的。"

    "啧,这样吗......"狼人青年摸了摸下巴思索道:"那就特别麻烦了。"

    "重点还是施加在那孩子身上的咒术。"夜魔哈里继续说:"只要有那种东西在,就没有办法进一步深入探究那孩子的梦境,得到的情报自然不可能充分。"

    "哎,服了。"狼人青年叹了一口气,在沙发上坐了下来。然后他突然想到了什么似的,抬起自己的右手,在手心里展露出一个火焰的球体。

    "话说,咒术呢......我很好奇用咒术是否能够抵消或影响另一个咒术?"他突然问。

    "那是咒术之火?"亚瑟王神色一边,看着狼人青年手中的火球:"你是从什么地方拿到那种东西的?"

    "就在不久前,朋友给我的。"贝迪维尔随口答道。他本来可以把关于咒术师劳伦斯的一切都和盘托出,但他想想又觉得这种事情太琐碎,还是不提也罢。

    "往自己身上寄生灵体,来突破条件限制的术式吗。"默林也许并没有听说过咒术这种东西,但身为大.法师,他仅仅是看了那个咒术之火一眼,马上就明白了它的运作原理:"用类似催眠术一样的精神控制的术式控制自己,甚至控制别人。如果控制能力超过了对方身上被施加的咒术,确实是可以做到用你的咒术来抵消对方的咒术。不过事情真能有想象中的顺利吗?"

    "我觉得值得一试。"狼人青年说。

    "贝迪,这是你不久前才拿到的咒术之火,对吧?"骑士王突然问:"你真的掌握了它的控制技术了吗?"

    "呃......还没有。"贝迪维尔扬了扬眉:"但我觉得......船到桥头自然直吧?实际试试马上就能搞明白的"

    "不行。"亚瑟板起脸来:"咒术听说是种非常危险的术,一旦操作有误,搞不好会害己害人。你自己出什么问题了是咎由自取。但别害了这个孩子。"

    "哼嗯......"贝迪维尔于是又看了看还在熟睡之中的奥伯特。小老虎刚刚才睡过去,没有一时半刻是不可能醒过来的。

    "我不知道你这个咒术之火是谁给你的。"亚瑟王接着说:"但既然你接受了这种东西,就先研究清楚它的用法与用途,再来考虑使用它吧。对物事的一知半解只会造成灾难,人类的社会在每一个时代都有无数这样的教训,屡见不鲜了。"

    贝迪维尔陷入了沉默,想到了正在逐步侵蚀世界、把世界推向灭亡的无边的黑暗。黑暗之所以会泛滥成灾,搞成如今这种局面,很大程度上归咎于人们自己一知半解就胡乱碰触黑暗的力量。

    傲慢与无知,造就了灾难......吗。

    不过,即使贝迪维尔想去进一步深入了解咒术的事情,大劳伦斯也并不能高速贝迪维尔太多。那家伙也是个半桶水,对咒术可谓一知半解,能把咒术之火分给贝迪维尔,就已经很不错了。

    而且贝迪维尔手上的咒术之火还是特殊的,从一开始就被大老师克拉娜限制了能力的。想要得到咒术之火的全部力量,找到大老师克拉娜,并让大老师亲自解封这个咒术之火的力量,是必须的。

    果然还是要去突厥大沼泽一次吗。好麻烦啊。

    "话说我的光子爆炸引擎修好了吗?"贝迪维尔突然问。

    "为什么问这个?"

    "因为我可能要出发去远一点的地方......比如突厥。"贝迪维尔含糊地答道:"光靠现在那台破铁骑上的电磁力引擎,估计要花上几天的时间。"

    "其实我更想知道你为什么突然想去突厥......不过算了,这种事情还是不问也罢。"亚瑟王眨了眨眼:"明天之前帮你弄到一个光子爆炸引擎吧。"

    "陛下!"旁边的默林略有点不满地叫道。

    "贝迪维尔有这点要求,估计是因为有某种重要的事情要去突厥办吧。"亚瑟王道:"既然是重要的事情,我们就想办法满足他的要求吧。当然,不可能白白给他提供援助的。"

    骑士王转过来看着狼人青年:"如果给你足够的时间去学习和研究,你有信心用你的咒术之火帮任何人解咒吧?"

    "呃......或许?"贝迪维尔耸了耸肩。他自己也对咒术的事情一知半解,又怎么敢打包票。

    亚瑟王于是又把目光投到熟睡的虎人少年身上:"如果你能给这孩子解咒,从他身上探出更多的秘密,那么你是否也有办法对凯特做同样的事情呢?"

    "噢,对哦!"贝迪维尔这才记起寄住在他的船上的另一个小鬼。

    听说凯特也是因为被人下咒了,虽然知道许多和剑圣约瑟相关的秘密,大不列颠方面却一直没有办法把这些至关重要的情报搞到手。一旦被问及和剑圣约瑟相关的情报,那孩子就无法把对应的情报说出口。亚瑟王把凯特安排在贝迪维尔身旁,原本是希望贝迪维尔通过日常的生活收集凯特言行的点点滴滴,希望那小鬼在无意识之间走漏口风,说出更多剑圣约瑟的情报。但这种做法是非常没效率的,是随缘触发的。

    那么,要是贝迪维尔能想到办法用咒术之火,来解除对方身上的咒术呢?

    以咒术解除咒术,然后那孩子所藏在的一切秘密都会被解开。剑圣约瑟当年背叛大不列颠的真正内幕,将会被揭晓!追捕剑圣约瑟,把当年大不列颠失窃的国宝夺回来,就成为了可能的事情。

    "人的绝对领域会随着感情变化而变化。"旁边的默林补充了一句:"要是你能取信于对方,在对方身上下咒术就会变得更为容易。"

    "所以说,让凯特那孩子和你更亲近,会对解咒有一定的帮助。"亚瑟王也补充道:"如果你能做到和他彻底熟络,让他彻底地信任你,或许你就能用咒术对他为所欲为了。"

    "总觉得你们的说法好糟糕哦。"狼人青年白了亚瑟王和默林一眼,装出一副不屑的样子:"不过,值得一试。我尽量去尝试吧。"

    所以贝迪维尔要做的事情其实丝毫没有改变依旧是继续接近那小鬼,取得凯特的信任。

    "你明白就好。"大不列颠的国王狡猾地一笑:"你如果还有什么要求就尽管提出来吧。如果是涉及到解咒的事情,大不列颠方面一定会全力协助你。不过现在或许并不是最好的时机。你下午不是有重要的比赛需要去参加吗?先把你的精力集中在下午的比赛,试着从淘汰赛中晋级吧。"

    "我明白了。"狼人青年背起睡着的小老虎:"那么......我先回去了。"

    "当然。"骑士王不动声色地送别了贝迪维尔,丝毫没有挽留狼人青年。

    "这样真的好吗?"贝迪维尔带着小老虎走后,大.法师默林突然问道:"那家伙继续往自己身上增加寄生灵体的话,以后恐怕会进一步影响到圣灵的生成和控制。"

    "贝迪维尔的话......一定没有问题的。"亚瑟王所有所思地看着窗外:"就连七年前朕送给他的圣灵林中小屋,他也能够自由驾驭,让它起了质的变化。那小子说不定是控制灵体的天才,被灵体们爱着的人。"

    "但这样一来,他自己的圣灵就......"

    "从很久以前起,朕就一直在思考这个问题。"骑士王转过头来看着默林:"人是否一定必须拥有属于自己的圣灵,才有资格成为圆桌骑士?朕也从来没有过自己的圣灵,却也当上了大不列颠的王,不是吗?"

    "但这就是规定。"默林宰相压低声音问道:"你这样偏袒那家伙,其他圆桌骑士可能会有怨言。大不列颠骑士团里只有陛下你一个是特殊的,也只有身份立于骑士团最顶端的你,才有资格拥有这份特殊待遇。以后最好还是别再增加这样的特殊人员比较好!"

    "这个嘛......我们以后再谈。"骑士王神秘地一笑,哼道:"船到桥头自然直,不是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