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其他小说 > 光灵行传 > 第1970章 战炼之于晨曦(五)
    第1970章战炼之于晨曦五

    "这里是......?"眼前特异的建筑结构把贝迪维尔整条狼都惊呆了。

    不,不对,他之所以会觉得惊讶,并不是因为眼前的一切太过特异而陌生,反而是因为......

    这里的一切看起来有某种异样的熟悉感。

    这看起来好像是某种金属,却带着些微温暖的感觉的墙面,天花,以及地面,不都是贝迪维尔曾经在哪里见过的东西吗?

    但是,是在哪里呢?

    狼人青年花了半秒时间想起来,然后马上就倒抽了一口凉气。他的船。曙光号的走廊上,平时给他的就是这种特异的感觉,冰冷而温暖,墙和地面和天花板,都完全不像是由现在这个时代能拿得出来的建筑材料所制造而成。

    这里......真的是那孩子的梦境吗?

    不排除奥伯特曾经见过这种走廊,并把它的触感质感在自己的梦中重现。虎人少年昨天晚上也在贝迪维尔的船上待过,不是吗?但是,仅仅是段时间的逗留,会给一个人以那么深刻的印象,让人在自己的梦境之中在自己最深层的潜意识之中,如此清晰地重现出同样的材质来吗?贝迪维尔表示怀疑。

    以前曾有人说过,梦是记忆的重组与整理。一定是现实之中曾经存在过的东西,才会在梦境中重现。而且还是如此连续不断的清晰重现,可想而知这种特殊的建筑材质、这个如同研究所般的特殊环境,对于那名虎人少年而言,一定是非常重要,非常特殊的存在。这里可不是曙光号的内部,虽然氛围有点相似,但贝迪维尔可以肯定,这里必然是别的什么地方,说不定就是奥伯特曾经长时间生活过的地方。

    但这种超越时代的特殊的建筑材质是怎么回事?......这里难不成是某个古代人的建筑?也就只有古代神人族的科技水平,能够精准地还原出曙光号内部的那种建筑材料吧?

    没有证据,单纯的空猜测也毫无意义。贝迪维尔打算到处走走,或许可以找到什么线索。

    也就在此时,一个黑色的乌鸦的影子也从天而降,落在狼人青年的肩膀上。

    "哈里。"贝迪维尔道。

    "贝迪维尔先生,"夜魔哈里回应道:"默林大师让我来为你引路。"

    "这真的是有必要的吗?"贝迪维尔现在脑子却在飞速地转动着,尽可能仔细地看清楚周围的一切,并对所见所闻做出分析。哈里在他耳边唧唧歪歪地说话,反倒会阻碍他的思考。

    "噢,相信我,绝对有必要。"夜魔却毫无退让的意思:"之前你也应该听说过了。你现在是用回想之魔镜雷尔瑟菲尔德的力量,强行入侵那名孩子的梦境。你这种入侵却是非自然的,你会干涉那孩子的梦,那孩子在梦中也会干涉你的精神体。而且这是他的梦境,他在自己的梦中拥有绝对的力量。要是惹到了他,他只需要动个手指头就能摧毁你。所以才说入侵别人的梦境是一件十分危险的事情。"

    "说重点。"贝迪维尔进来这里之前早已做好了牺牲的觉悟,哈里的危言耸听并没有吓退他。

    "重点就是,你必须不动声色地潜入这孩子的梦境中,收集情报。"夜魔不带感情地说,"不管是你干涉他的梦,还是他反过来干涉你,都可能对你们的精神体造成不可预料、无法逆转的损伤。很有可能当离开梦境回到现实世界之后,你会疯掉又或者得了什么精神病类的奇难杂症。同样的事情也可能发生在那孩子身上,甚至会更严重,因为他只是一个心智未成熟的孩子。"

    于是贝迪维尔的神情再度严峻起来:"这种事情你们怎么不早点说?"

    "要是早说了,你还会用雷尔瑟菲尔德吗?"哈里突然说,然后他又加了一句:"抱歉。刚才那句话是亚瑟王陛下要我说的。"

    "啧......"

    "总之,潜行吧。"哈里又说:"在不让那孩子察觉到的情况下探索他的梦境就好。"

    "如果只是躲开奥伯特一个的话,倒是挺简单的"

    "不,你需要躲开这个梦境之中出现的每一个人。"

    "什么?"

    "除了我们之外,这梦境之中出现的任何一个人物,都是那孩子潜意识的体现,一种意识的扩展体。除了那孩子本人以外,其他的人的所见所闻,实际上都会映入他的眼中。那些人看到你的话,就等同于那个孩子也看到了你。然后,你们之间的相互干涉就开始了,事情就会变得一发不可收拾。"

    "天啊。难度好高啊。"贝迪维尔一想到要在这种虚幻缥缈、复杂陌生的环境之中躲过任一个人的耳目,就觉得那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然而,既然都来到了这里,贝迪维尔也没有退缩回去的道理。只能硬着头皮上了。

    他蹲下来,试着在建筑物的阴影里潜行。所幸这里的光照条件和贝迪维尔的曙光号一样不佳,而且这里的路错综复杂,能够让他低调潜行的阴暗角落还是有一两个的。

    "别担心,真正到有麻烦的时候,我会想办法掩护你的。"狼人青年肩膀上的乌鸦的影子说道:"哪怕只是在短短几秒内帮你引开那孩子的注意力,应该也足够让你从这场梦境之中逃脱了。"

    贝迪维尔嘟了嘟嘴,没作声。按道理他应该相信夜魔哈里的,尽管情感上他不太愿意相信。作为魔族,夜魔的一个特殊能力就是干涉别人的梦境,这一点贝迪维尔早有耳闻。夜魔的干涉梦境的方式和雷尔瑟菲尔德这种神器的干涉方式完全不同,哈里看来就是用他自己的方式进入奥伯特的梦中,和贝迪维尔取得联络的,完全没有依靠回想之魔镜的力量。

    但当然,这也代表哈里这家伙根本没有被梦境吞噬的压力,因为他并没有用雷尔瑟菲尔德那种危险的神器进入这个梦境世界之中。真正有危险的只是贝迪维尔而已。发生什么事情的话,搞不好哈里可能会丢下贝迪维尔不管,自己脱离这个梦境的世界......

    贝迪维尔试图抛开那些乱七八糟的想法,独自走进阴影,潜行起来。

    话说真的好奇怪。这么大的一个建筑物姑且把这里算是一种建筑物的内部吧居然没有半个人影。贝迪维尔不禁怀疑这里到底是不是一场梦了。

    不,或许这里就是所谓梦境的边沿地带吧。刚好在那孩子构筑的梦的边沿上,在他仅仅能够感知到、却没法真正察觉到的地方。

    贝迪维尔往两边仔细观察了一下,一边的走廊明显更明亮,而另一边则被某种幽暗朦胧的氛围所包围。昏暗的那边走廊估计就是奥伯特的梦的最边境,一个连他都无法感知的地带。往较明亮的那边走应该是比较正确的选择。贝迪维尔于是一边摸索一边小心前进。

    有声音。一个孩子正在和什么人或者什么物事对话。贝迪维尔凑过去,从走廊的边沿探头望向一个房间内,刚好看到奥伯特坐在地板上,待在某个幽暗的、有着无数冷冻舱般仪器的大房间里。

    "妈咪,所以说你什喵时候能从舱里出来啊?"虎人少年说。

    "不是现在。不是现在。"一个神秘的声音回答道:"妈咪受到了很重的伤,还需要在这里继续沉睡。但是总有一天,我会从这里出来,好好抱一下我的小老虎。"

    贝迪维尔皱了皱眉头。沉睡?在那种冷冻舱里?这岂不就是古代神人族在使用的那种医疗舱吗?贝迪维尔自己的船上也有同样的设备,他很清楚这种设备的特性。

    然而那个在冷冻舱或医疗舱里的人说她"总有一天会出来",也就是说她在里面的时候是清醒的......这和贝迪维尔所知道的医疗舱又有点不同了。再说,一个人到底是受过了怎样严重的伤害,才得花上那么长的时间去躺在医疗舱里接受治疗?!

    从那孩子的语气看来,他很久很久没有看到过他妈妈了。一年?五年?十年?一般只有**受到近乎毁灭性的伤害后,才得花上那样长的时间去重塑身体吧......?

    那个女人到底是谁?她又到底经历过什么?

    就在贝迪维尔满脑子疑惑的同时,他肩膀上的黑色鸦影突然发出一阵只有他能够听见的低哼。夜魔哈里在提示贝迪维尔,有谁过来了。

    糟了!在这种明亮的走廊上,贝迪维尔找不到地方藏身。要是这时候有人过来,贝迪维尔会和那人迎面碰上。他该躲到什么地方去才行呢?!

    狼人青年看到那个满布医疗舱的房间里足够的阴暗也许是为了不妨碍病人休息,而且里面有各种复杂的仪器可以阻挡视线。再加上当时坐在地板上的小老虎是背对着门的。贝迪维尔知道躲进去就是他唯一的选择,所以他用他能够达到的最快速度一下窜进去,在被奥伯特察觉到之前就悄然无声地躲在其中一个大型的医疗舱后的阴影之中。

    门外确实有谁走进来了。那个几乎和贝迪维尔正面撞见的人,正是之前那位穿着黑色斗篷的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