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其他小说 > 光灵行传 > 第1965章 极夜之于静思(二)
    第1965章极夜之于静思二

    "你就是......大老师克拉娜?!"贝迪维尔惊了:"就是你把咒术之火传授给劳伦斯的?!"

    "我知道你有很多疑问,笨徒弟。"女人淡然笑着,轻描淡写地回答道:"但是你手中的咒术之火并不稳定,我能与你取得联系的时间极其有限,所以让我先把至关重要的几个问题回答了再说。专心听着。"

    "好、好吧。"

    "首先,你似乎很担心自己今天使用过的几个大咒术会损害你的**。我可以跟你说,这是完全不需要担心的问题。你或许还没有自觉,但你就是混沌的化身,你并不是你,你体内却是一个无底洞,其中混沌之物取之不尽用之不竭,咒术需要等价交换的原则,在身为混沌的你身上,完全没有意义。"

    "啥?"贝迪维尔听得一头雾水。

    "时机到了,你自然会明白这一切。届时的你,将会更好地了解你自己吧。这样的你该何去何从,该去找寻什么,又该去守护什么,请遵从你自己的本心而行事吧。"

    "我......不懂............"

    "其次,关于劳伦斯那件事......"克拉娜话锋一转,"我不知道他是如何你的。你们或许以为咒术之火是一种危险的道具,用于施放伤人同时害己的禁术吧?事实却恰好相反。我亲自传授给那孩子的咒术之火,是特制的。它非但不会反噬使用者,还会封印使用者的力量。"

    "封印?"

    "劳伦斯......那孩子自出生起就拥有过于强大的咒术天赋。"大老师低声答道,语气中带着惋惜:"当时年幼的他甚至不懂得控制自己的这种天赋,无意识间他尚在娘胎中的弟弟下了咒,让他弟弟天生残疾,全身瘫痪。我正是得知这事才主动去找到了那名孩子,收他为徒,并把特制的咒术之火给了他。这咒术之火并不是用来增强他的咒术力量,刚好相反,这咒术之火是用来压制他过于强大的咒术天赋,避免他再度失控,伤害到周围的人。"

    "竟然有这种事......"贝迪维尔不禁低哼。然而他不得不信服大老师克拉娜的解释唯独这个解释可以完美地切合之前劳伦斯自述的经历,把事件之中尚存的谜题都补充完整。

    "然而劳伦斯把他的咒术之火分给了你。你知道这代表了什么吗?"

    "这个特制的咒术之火并不能让我使出全力......?"贝迪维尔试探地答道。

    "这个特制的咒术之火会在各方面削弱你,让你无法在战斗中使出全力。"大老师答道:"我说的削弱不仅仅是咒术这方面的削弱,它会如同一个枷锁般局限着你,让你本身的一部分力量也无法如常发挥。具体会变成什么样子,连我也无法预测。所以这才是我这次匆忙地试图与你取得联络的原因。"

    "这、这就难办了。"贝迪维尔搔了搔头:"能不能做点什么,把这个限制解除?"

    "如果可以的话,我很乐意赶到埃及帮你解封咒术之火的力量。然而......"大老师克拉娜沉默了半秒:"解除咒术之火的封印的仪式需要我亲自施行才会有效,并不是远距离通个信那么简单就能完成的事情。又因为某种原因,我无法离开目前的所在地。如果你真的想要解封咒术之火的真正力量,我想你必须过来突厥大沼地一次。"

    "你在突厥?"贝迪维尔皱了皱眉头:"那个......有点远啊。"

    从埃及赶过去突厥大概需要一两天吧,而且还是用铁骑全速飞驰的情况下计算出的路程。在大沼地找克拉娜估计也需要花上不少时间。完事之后贝迪维尔还得赶回来参加圆桌试炼的比赛,这一来一回,时间上恐怕非常吃紧。

    "非常抱歉。我只能在大沼地等你来,这是我目前唯一能够做为你到的事情了。"大老师克拉娜继续道:"你手中的咒术之火会指引你前进的道路。你有心要找我的话,我相信你最终一定能够找到吧。到底该在何时来找我,就交给你自行判断了。"

    "那......好吧。"贝迪维尔支支吾吾地答道。对方突然出现又突然这样说,他觉得好困扰。

    "......嗯,联系快要中断了......"克拉娜的声音变得不稳定,就好像通信工具信号被干扰的时候那样,她的话语和她的影响都出现了很多杂信。

    "你还有什么要问的吗?"她抓紧时间说道:"没有的话"

    "等等,你到底是"

    "听着,笨徒弟,"大老师那边估计已经听不见贝迪维尔的发问了,她急着中断联系,匆匆落下一句话:"你手上的咒术之火还不是完全体,不要过度依赖它的力量。虽然乱用它并不会让你有生命危险,但是......"

    沙沙沙沙沙沙......

    已经没有办法保持联系了,大老师克拉娜的话都没有说完,周围的一切便被杂信所掩盖,狼人青年想听都听不清楚。

    黑暗过去,贝迪维尔的眼前又恢复了原本的光景。开罗大酒店原本就在海边,它的高层露台更加是拥有一个无敌大海景。这夜色之中的美丽海景在贝迪维尔眼前却并不算是什么,又或者说狼人青年此刻心事重重,根本没有空去欣赏。

    "你在干、干什么,贝迪维尔?"伊莱恩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走过来了,在狼人青年背后问。

    "哇哦!"被突然的叫唤吓了一跳,贝迪维尔整个人跳起来,"混账,别吓我啊!"

    "呃,我没、没吓你啊,我刚才一直在试着叫你帮我拿换洗的衣服,你都没、没听见......"伊莱恩一脸委屈地道。笨熊腰间围着一条大浴巾出现在贝迪维尔身后,估计是刚才洗完澡一直没人给他递衣服,很绝望,心里委屈就过来找贝迪维尔抱怨。

    贝迪维尔于是拉长了脸:"不就是想事情想得入了神,没有听见你的求救而已嘛,你至于这样子吗?你都洗完澡了,有衣服就赶紧穿上,用不着光着膀子来找我抗议吧?"

    "呃,实际上......"伊莱恩搔了搔头:"贝迪维尔先生有、有动过我的行李吗?里面的东西全、全被翻乱了......"

    "啥?"狼人青年眉头一皱:"有弄丢什么贵重的财物吗?"

    "倒、倒没有。"白熊人说:"只是被翻、翻过一遍而已。"

    "话说在前头,我可没有去翻你的行礼。"贝迪维尔的眉头于是皱得更深了:"我好几天没有在这个酒店房间里出入了,都在曙光号那边活动。搞不好是其他人干的呢。"

    "呃?怎么可以这样!"

    "而且对方很聪明,知道要是有财物失窃的话一定会引发事件,所以只是翻找,却没有偷走任何东西。"贝迪维尔继续分析道:"伊莱恩,你果然被人盯上了。"

    之前发生过的事件,再加上伊莱恩在比赛场上那个过分引人注目的白鲨人变身,让白熊人被盯上了也是预料之中的事情。但是这里可是开罗大酒店,是国际最高标准的五星级大酒店。开罗大酒店的安保标准本来就很高,被贼人入室行窃,原本是绝对不被允许发生的事情这关乎到酒店的声誉问题。

    对方居然能够无声无色地潜入安保标准如此之高的酒店里,甚至已经不动声色地翻找过伊莱恩的行李了。潜藏在暗处的敌人距离他们实际上竟是如此之接近,不禁让狼人青年感到毛骨悚然。

    "酒店这边果然还是不安全。"贝迪维尔摸着下巴思索道,"伊莱恩,你最好还是带上你所有的行李,回去我的船里过夜吧。曙光号那边有安保系统在监视着,会安全一些。"

    "可、可是这么晚了"

    "你要是不愿意的话我也不勉强你。至少今天晚上我还在酒店这里,你可以安心睡一觉。但从明天开始你还是搬走的好。"

    "好,好吧。"白熊人战战兢兢地说:"那么我、我先去睡了。"

    "先穿上裤子,笨蛋。"贝迪维尔白了白熊人一眼。

    "嗯,哦......"伊莱恩红着脸匆匆跑开了。

    "你红什么脸,笨蛋。"贝迪维尔也从地上爬起来,从露台走回去房间内:"话说你的行李都被弄乱了吗?看得出对方是在找什么吗?"

    "看,看不出来。"白熊人一边在自己被弄乱了的行李箱里竭力翻找着能够穿的干净衣物,一边答道:"所、所有东西,钱包衣服甚至装武器的袋子都、都被动过了。但就是没、没有任何不对的地方。没、没丢东西。"

    "等等,你说都被动过了是什么意思?"贝迪维尔不可思议地看着白熊人:"你是想告诉我,你今天出去修炼的时候连装武器的袋子都没有带着吗?!"

    "是,是啊。我是去捕鱼的......"

    贝迪维尔于是爆发了:"你疯了吗?现在都什么世道了,你甚至可能还被默罕默德商团的人盯上了呢,你竟然跟我说你没带武器就出门?你想死吗?!"

    "呃,可是索拉尔先生陪着我......"

    "他又不是全能的,你以为有他陪着,真要发生什么事情的时候他就能救得了你吗?!"贝迪维尔怒道:"别忘了之前是因为谁而害你被绑架的!"

    "可是"白熊人委屈地看着气势汹汹的狼人青年。

    "而且我猜,他出门的时候也一定没有带武器,对吧?"贝迪维尔又问:"简直难以置信。你们两个竟然出去空手摸鱼摸了一整天!都不知道外面的世道有多危险!"

    "对、对不起......"白熊人于是低声道歉道,形象感觉是越缩越小。

    "算了!"狼人青年没好气地打断白熊人的话,自顾躺在沙发上:"都出过事了,你竟然还不知道学乖,还要去作死!我看你大概是不受到更大的教训,就不知道长记性。我懒得理你,你好自为之吧!"

    语毕,贝迪维尔气冲冲地把自己的脸别过去,用毯子掩过头呼呼大睡起来。虽然他似乎能够听见伊莱恩在嘀咕什么,但是他坚决不去搭理那愚蠢的白熊人。那道歉般的嘀咕声过了十几分钟就消停了,估计伊莱恩已经死了这条心,自顾去睡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