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其他小说 > 光灵行传 > 第1959章 捕陷之于湖光 (二十八)
    第1959章捕陷之于湖光二十八

    "怎样?这一切还不算太坏吧?"看到穆特躺在热水池里,总算放松下来了的样子,艾尔伯特顺势问道。

    事实上浴池里的水偏热,而且是让人不断冒汗的那种热度。本来就是"橡皮人"体质的猫人少年,看起来似乎有点被热力融化了的样子。

    "但愿我不会因为脑充血而死。"猫人少年于是抱怨道。

    "有我在看着,你死不了的。喵哈哈哈哈。"虎人青年于是咧嘴笑道,笑声中充满了谜一样的自信。

    穆特却对这种冷笑话一点都不感兴趣,只是若有所思地转头看着窗外的夜空。现在已经是深夜了,夜色阴沉灰蒙的一片,星月都被乌云所掩盖,实在算不上什么美景。或许也正是猫人少年此刻心情的完美投影。

    "很久,很久以前。"猫人少年突然说起故事来,"兽人们还没有现在这般的强大。

    但是生活在严酷的幽暗地域中的兽人们,已经厌倦了为生存而痛苦挣扎。

    他们不想再没日没夜地和进犯的魔兽殊死对战。也不想为最基本的饱暖问题而终日犯愁。他们想要得到人类的土地,那被阳光不断恩泽着,肥沃丰产的大地。

    他们想进攻光辉地域。

    然而,他们也很清楚,以他们的人数和战斗力,要战胜光辉地域里的全部人类,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于是便有了把兽人之中的精英挑选出来,加以基因改造并强化的潘多拉计划。

    那实质上就是一个让超级兽人战士诞生的计划。"

    艾尔伯特陷入了一阵沉默,他有在认真地听着,尽管他表现得一脸的不以为然。

    "然后,据说又有一名古老的兽人守护者......他拥有非常特殊的体质。

    他与生俱来就被赋予了强大无匹的力量,拥有数千种不同的能力,能力比世界上任何一名兽人都要多,都要强大。他的能力是所有兽人能力的蓝本,因为一切本就源自于他。

    这名守护者,在被威迫利诱的情况下,答应参与潘多拉计划,为孕育出超级兽人战士而贡献出力量与才智......以及遗传物质。"

    "这个我好像听说过......"艾尔伯特低声插嘴道。之前他和斯芬克斯老爹私下交谈的时候,老爹也对艾尔伯特说过类似的故事。

    穆特没有理会艾尔伯特,继续说道:"最初,守护者想要的仅仅是自由。他以为帮助了那些人之后,他们就会放他自由,让他过他想过的生活。

    他从最初到最终都没有真心想帮助兽人们研究超级战士。他对战争提不起半点兴趣。

    然而就在研究进行了一半的时候,他意识到研究再这样持续下去,他不仅无法得到自由,甚至可能会为这个世界带来毁灭。天真单纯的守护者,根本不懂得蔓延在幽暗地域之中的黑暗,到底有多可怕。当他意识到这一切的时候,一切却已经变得无法挽回。

    就连自己的生命都受到了威胁,守护者却在最后做出了挣扎。他终止了潘多拉计划,并销毁了一切研究资料,以确保今后没有任何人能够复制这个计划的辉煌。

    ......不仅如此。

    他在被制造出来的,还是半成品的超级战士体内,注入了自由意志的因子。那是一种非常特异的遗传因子,它和那些被制造出来的超级战士以基因层面完全结合在一起,永远无法除去,甚至会随着这些超级战士日后的生息繁衍而继续存在着,存在于他们的子孙体内。

    拥有自由意志的兽人们将不再受到某个种族的控制,可以完全根据自己的意愿来行事。这对于某个势力而言,是个大忌。

    那位反抗的守护者后来被驱逐,剿灭。他留下的麻烦的遗产却被保留下来。

    即使只是半成品,超级战士的研究仍然算是成功的。被制造出来的那批超级战士各自都拥有惊人的天赋,能够在将来的大战之中,作为优秀的士兵而被使役。

    然而麻烦的遗产依然是个麻烦。他们体内的自由意志是某些掌握核心权利之人的大忌。这些人最终得出的结论就是,一方面要充分地利用这些麻烦的遗产,一方面又要严格地控制这些体内带有自由意志超级兽人战士们。"

    听到这里,艾尔伯特突然似乎明白了什么。他吞了一口唾沫。

    穆特顿了顿,继续说:"他们得出的结论就是,要严格控制这些超级兽人的人口。既不能让他们无以为继,也不能让他们过度壮大。

    他们得出的结论就是,这些超级战士的后代,每家每户只能养育一个孩子。多生出来的孩子不能存留,要么杀掉,要么送去研究所做研究,直到失去了一切研究价值,被弄死为止。

    "

    寒意爬上了艾尔伯特的脊椎。

    "我不知道鲁夫是不是我的哥哥......"穆特突然转过头来看着艾尔伯特,眼眶中带着泪光:"但是很有可能,我就是应该被带走的那个,不是吗?要是没有父亲舍命把我送上奴隶船里藏好,此刻的我恐怕已经是一具尸骨,又或者躺在某个地下研究所里,被各种惨无人道的研究折磨得半死。"

    艾尔伯特突然想起了他哥哥,罗伯特.罗布尔。表面上罗伯特是在埃及大屠杀之中被杀死,实际上他却!当年艾尔伯特在狐人族的研究所里找回他个哥哥罗伯特的时候,半疯半清醒状态的罗伯特,也告诉过艾尔伯特某个耸人听闻的内幕。

    这一切似乎都是联系着的。

    "我不知道那些到底是什么人,但那群可恨的人一直把所有人的命运玩弄在鼓掌之中。"猫人少年的表情从悲伤渐渐转化为悲愤:"而且他们一直以来做着各种实验,目的之一,就是为了研究出能够彻底消除超级兽人们体内自由意志因子的解毒药。

    他们已经把半成品的解毒药注射到你的体内。

    "

    猫人少年呜咽着。

    "我刚才几乎以为要失去你。

    我差点以为自己会死在你的手上。

    我放弃了挣扎,正如同我最初没有试着去阻止你那样。这一切都是我的错。是我值得遭受的待遇。我以为自己即使就这样死去了,也不是一件怪事。

    ......但我想,我只是比较幸运,又逃过了一次死劫。"

    看着猫人少年那一脸想哭却又哭不出来的样子,艾尔伯特不禁伸出手去,在穆特的头上揉了揉。

    "如果想哭的话就哭出来吧,我可以把肩膀借给你用仅此一次。"他说。

    "......笨蛋。"尽管嘴上显得那么的不愿意不在乎,穆特却把头依靠了过来。他只是一名孩子而已,也有软弱的时候。

    "我还真不知道,原来你知道得这喵多。"艾尔伯特若有所思地哼道。穆特一直都是一名很纤细的猫人少年,而且心底总是藏着无数秘密,不愿意与人分享。最初艾尔伯特遇到这孩子的时候,猫人少年甚至编造出一大堆模棱两可的故事。又有谁知道其中哪部分是真,哪部分是假的?

    穆特抓住艾尔伯特的手臂,与其说是依偎,还不如说是瑟缩在老虎的身旁。

    "当鲁夫把他回忆的一部分给了我以后,结合斯芬克斯老爹他们告诉我的那些情报,我渐渐就都想通了。或许一切就是这样发生的。或许这就是我的过去,我的命运。即使我实际上并不是鲁夫的弟弟,而是别的什么人的兄弟。又有谁知道,同样的历史,不会重演?"

    "所以拜托了,别死啊。"他颤抖着低声说:"我还知道得更多。我还有很多话还想告诉你。但现在我还不能说。

    总有一天,我会找到机会对你说明一切。

    在那之前,你可不要擅自死掉啊。"

    "我不会的。"艾尔伯特低声承诺道。

    他已经是不死之躯了,某种意义上的。即使连心脏都已经停跳,即使这副身体都变得冰冷,他却仍然能够像一副行尸走肉般,持续活动着。

    窥过全世之中一切真理,

    却如同愚者般一无所知。

    没有了恐惧。

    不知道苦痛。

    失去了悲伤。

    剩下的感情也寥寥无几,

    如同风中残烛般挣扎着。

    名为生命之余烬,

    却永恒不熄。

    大概这就是,

    超越生命之人,

    的真正形态吧。

    穆特搂住艾尔伯特的手臂,哭着哭着就沉睡过去了。他似乎丝毫没有在意自己正果身泡在一个浴池之中。而艾尔伯特其实并没有那么多的体力去把在浴池里睡着的猫人少年扛起来送到床上,他只能自己先离开浴池,再吃力地把猫人少年往外脱,用毛巾卷起来包好。

    他就这样把浑身半湿的猫人少年丢在浴室的长凳上不管,自己则跑回卧室的床里躺着。

    过去与现在的一切都在他脑中萦绕。许多问题都似乎得到了解答,却又揭露出更多让人细思恐极之事。回忆却成了最好的催眠药。沉溺于往事之中的他,没多久就昏昏沉沉地睡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