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其他小说 > 光灵行传 > 第1958章 捕陷之于湖光 (二十七)
    第1958章捕陷之于湖光二十七

    深夜,开罗大酒店顶层的豪华套房里。

    "呜?!"本来还在熟睡中的猫人少年穆特,突然感觉到自己脖子上一阵疼痛。

    他猛然一睁眼,正看到一个在黑暗中呈灰白色的影子骑在他身上,目露血红色的凶光,用双手死死扼住猫人少年的咽喉。

    "呜嗯......!"那力量实在巨大,穆特只感觉到一阵致命的窒息。要不是因为猫人少年那特殊的"橡皮人"体格,此刻穆特的咽喉实际上已经被这过分巨大的扼力捏断了喉咙,甚至连颈椎都会断掉!

    然而现在的他也没有比断喉咙断颈椎好上多少。他的喉咙被对方用力如此紧扼着,让他根本没有办法呼吸半点。他的身体开始瘫麻,他的头开始充血,他觉得自己的脑袋都快要成为被撑爆的气球!在这样下去,即使不因为缺氧而死,他也一定会因为脑充血而先一步死去吧!

    好痛苦!

    救我......!

    笨老虎......?

    他本以为自己此刻正身受此刻的袭击,当绝望的他吃力地转过头去想要向睡在他身旁的艾尔伯特求救的时候,他却突然发现艾尔伯特根本不在那里。

    不对,笨老虎并不是从原本所睡的地方挪了身子。

    他只是......变成了穆特眼前这个,正在扼杀猫人少年的狂暴影子!

    正在用双手死死扼住穆特的咽喉,要致猫人少年于死地的那个人影,就是艾尔伯特!

    老虎正在发狂!

    原来如此。

    在那一瞬间,穆特就完全明白了一切。

    所以,果然还是迟了一步。

    他们已经给你注射过那种药剂了吗?

    如果是真的话,那么这一切就已经太迟了,已经回不去了。

    对不起......

    这一切,都是我的错......

    猫人少年的眼角流下了悔恨的泪。他眼前发狂的艾尔伯特正用双手掐住他的脖子,想要杀死穆特。然而此刻的猫人少年却并没有挣扎。他那充血变成紫黑色的脸上有着如水般的平静,在他生命之中的最后一刻,他含情脉脉地看着眼前发狂的老虎。

    他用自己剩下的最后一点力气抬起手,朝艾尔伯特的脸上拂去。

    他的视线渐渐变得模糊,那是缺氧造成的昏黑,以及剧痛而导致的,从他眼角涌出的泪水,所带来的模糊。

    然而这并不影响他看着他。

    穆特的小猫爪子轻轻地落在艾尔伯特的脸上,并不是击打,而是温柔地抚慰。

    再见了。

    这样也好。

    能够死在你的手上,我没有遗憾。

    他说不出话,他只能把一切都藏于心底,把想要表达的情感全部转化成这一下轻柔的抚摸。

    这就是他对艾尔伯特的,最后的告别。

    穆特眼前的景象开始收缩,被黑暗取代。他即将因为窒息而休克。

    然而就在这一瞬间,艾尔伯特突然浑身颤抖了一下。

    不知道为什么,虎人青年突然从狂暴之中回复过来。

    "穆特......?"他感觉到自己的脸颊上有猫人少年的手滑过,那一下轻轻的抚慰瞬间变成了无力的坠落。大惊的艾尔伯特松开了扼住猫人少年咽喉的双手。

    他本来期待着松开扼住对方喉咙的双手后,可以马上听见对方的一阵咳嗽,并看见猫人少年恢复呼吸。然而并没有发生这样的事情。穆特的脸色还是一阵紫黑,呼吸也停止了。

    糟糕。该不会真的死了吧?

    艾尔伯特皱了一下眉头。这种时候他能想到的唯一一个应急的方法,就是

    不知道过了多久,猫人少年突然冲休克之中恢复意识。

    "呜咳咳咳咳咳!"伴随意识和呼吸的恢复,是穆特的一阵强烈的咳嗽。

    "呃,哈啊,哈啊......"他捂住自己的脖子,脖子上还有两片严重的淤青痕迹,用手轻轻碰触都会感觉到痛楚。虽然猫人少年有着特异的橡皮体质,让他在对方猛力的抓扼之中幸免于断喉断椎,但他总是难免受到一些伤害的。

    "呜嗯嗯嗯......"他过了好久才喘过气来,并感到自己的脸上嘴边带着一种异样的冰冷。

    "你刚才是不是......"穆特一旦能够开始说话,马上就低声问。

    "刚才的事就先不计较了。"艾尔伯特却一句带过,开始殷切地问:"你没事吧?还没死吧?要送你去医院喵?"

    "没死。"猫人少年冷淡地回答道:"倒是你,笨老虎,你是怎么恢复理智的?"

    "什喵叫做恢复理智?"艾尔伯特却一脸懵然:"我甚至都不知道自己刚才做过什喵。突然昏昏沉沉的,身体自己动起来了。然后我感觉到你用手摸了摸我的脸。于是我就从那种昏昏沉沉的梦游状态下清醒过来了。"

    穆特沉默了一会儿才答道:"你那可不是梦游。"

    "那是什喵?"

    "他们抓走你以后一定已经给你注射了那种药。"

    "那种......药?"

    "能破坏你体内自由意志的药。"猫人少年揉着脖子低声说:"一旦被注射了那种东西,就再也回不来了。你会变成他们的傀儡,玩具,任他们摆布,受尽,甚至替他们做伤天害理的事情。即使你自己很清楚不能这样做,不能听他们的话,但你的身体再也不是你的身体,它不会再听从你的使唤。"

    艾尔伯特只觉得背脊一凉。

    穆特凑过来搂住艾尔伯特,把头埋在老虎的胸口里:"但是太好了。那种药没有生效,你还是你。他们那种能够破坏自由意志的药物还是半成品,而且斯芬克斯老爹一早就知道事情会演变成这种样子,所以他为你准备了预防药物。他们的药物无效,而预防药物生效了,真是太好了。"

    艾尔伯特突然回想起来什么:"你说的预防药物,该不会是之前一个灌我喝的那种难喝的蛋白质饮品......?"

    "就是那个。"

    "所以说那到底是什喵?总觉得难以下咽,甚至有一股腥臭味......"艾尔伯特反而越来越怀疑了。

    "那是......呃,已经对自由意志破坏剂有了抗体的人,体内的蛋白肽......分离出来的东西。类似血清一样的东西。"穆特支支吾吾地说:"总、总之它起效就行了,你不用深究太多。"

    "哼嗯"艾尔伯特怀疑地哼道。

    然后穆特突然又推开老虎,自己手忙脚乱地爬下床:"我得去洗个澡。"

    "啥?"从猫人少年那紧张兮兮的举动,艾尔伯特突然明白了什么,他于是觉得好笑:"你小子刚才明明快窒息死了耶,居然兴奋得湿了?"

    "就是因为快窒息而死,才会变成这样。"猫人少年红着脸说,一边虚弱无力地扶着墙慢慢朝浴室的方向挪去。

    说起来好像真的是那样子。艾尔伯特也听说过类似的传言,一个人特别是男人上吊自杀的时候,会因为全身快速充血而引起生理反应。刚才穆特被掐脖子到休克的地步,已经是濒死体验了,会有类似上吊充血一样的生理反应一点都不奇怪。

    "噢。"艾尔伯特于是没有笑了。刚才穆特估计是一裤子的粘腻,还要勉强地和虎人青年说了那么多。等他察觉到自己身体的变化时才那么尴尬地跑掉即使曾经严重缺氧而虚弱得站都站不稳。

    扑通!艾尔伯特能够听见浴室那边传来猫人少年倒地的声音。

    "你还好喵?"艾尔伯特于是叫道。

    "还、还好!我能处理好的......"穆特传来一声虚弱的回应。

    怎么可能还好。那小子只是在逞强而已。

    艾尔伯特艰难地从床上爬起。重伤未愈、内脏都变得乱七八糟的他,在稍微睡了一觉之后,倒是恢复了些许体力至少他刚才发狂时的力气就已经大得足够扼杀猫人少年了。

    他爬到窗边坐着,一边揉着自己内在乱成一团而且还隐隐作痛的胸腹,一边犹豫着要不要过去浴室看看穆特的情况。猫人少年刚才的严重的脑缺氧而休克,现在有强行爬下床跑去洗澡,最坏的情况可能是他再次脑充血休克,最后淹死在浴缸里。天知道。

    艾尔伯特觉得还是不要冒这种险比较好,他下了床,忍住浑身的酸痛与刺痛,慢慢向浴室挪去。

    至少他这是一副不死之躯,就算这样胡来也不会死吧。

    "噫?!"好不容易脱掉了脏污的裤子,正在往自己身上涂沐浴露的猫人少年,看到老虎推门进来,不禁吓了一跳:"你在这里干什么?没看到我在这里洗澡吗?!快出去!"

    "我就是不放心,所以过来看看。"艾尔伯特说着,却一边厚颜无耻地脱掉身上的衣服。他没有理会猫人少年的反对,自己径直向浴池那边走去,连身上那密密麻麻的绷带都懒得解开,就跳进了刚放好一池热水的浴池中。

    "你一定是在跟我开玩笑......"猫人少年一边竭力遮住自己的下半身,一边吐槽道。

    "唔嗯......"泡在热水里的老虎感觉自己浑身突然轻松了好多,至少身上的痛楚被舒缓了:"真是极乐呐,极乐。你不过来泡一下喵?"

    "居然不把身体洗干净就跳进去......"穆特低声抱怨道,一边用水龙头把身上的泡沫冲掉。

    "反正人都是脏的,永远不可能彻底洗干净啊。"艾尔伯特却说了一句充满哲学的话。

    猫人少年没有回答,用毛巾匆匆缠住下半身遮羞,就跳进了水池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