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其他小说 > 光灵行传 > 第1955章 捕陷之于湖光 (二十四)
    第1955章捕陷之于湖光二十四

    丹尼尔半懂不懂地皱了皱眉头,转头看看那已经被怪物砸得千苍百孔的门,又转而看了看那个光球。

    一边是恐怖与黑暗,另一边则是光明,哪怕有点冰冷,却是他在这黑暗中唯一的温存。

    "带我走!"丹尼尔慌忙对那三个侍女的黑影道:"不管你们是什么也好,快把我带离这个鬼地方!它们马上就要攻进来杀我了!"

    "这不由吾等抉择。""所谓圣杯,既是祝福,亦为诅咒。""汝失去自我,陷入深眠,圣杯之力即蚕食汝。"

    "怀抱希望之人必将永无宁日。""怀抱希望之人必将惶惶度日。""怀抱希望之人必将永不成眠。"

    "拥有希望之人必需时常谨慎。""拥有希望之人必需克己自制。""拥有希望之人必需自强不息。"

    本来你一言我一语的三名巫女突然口径一致,几乎完全同步地说起同一句话来:

    "否则,汝将为绝望所吞噬。"

    听到这里,丹尼尔突然就明白了。

    圣杯选中了他,就如同圣杯之前选中了他击杀过的贪欲之座那样。应该说,现在的他就是新的贪欲之座,圣杯碎片的守护者。圣杯碎片曾经赐予他从绝境之中活下来的力量,但这一定是有代价的。如果圣杯之中满溢而出的绝望会侵蚀贪欲之座,现在的丹尼尔也一样会受到圣杯的侵蚀吧。

    直到终有一天,有谁把他杀死,并成为新的贪欲之座为止,这场无止境的侵蚀都不会停止。直到把他逼疯为止,这种噩梦一样的场景将会一次又一次地袭来,纠缠他,想弄死或逼疯他。

    这就是永不成眠的真正含义。

    丹尼尔之前没有遇到过这样的噩梦,是因为他并没有睡得太死,精神一直在局部抵抗着噩梦的侵蚀。但他刚才喝了酒,一下就醉了,而且醉得很彻底,精神的最后防线都崩溃了。在那一瞬间,噩梦就攫住了他。

    他自己必须醒过来。必须振作起来,从这场噩梦之中脱离。

    但是,到底该怎么办才好?

    咚!门已经撑不住了,倒不是被那群护士人偶打坏的,而是门后面那个羊头恶魔耐不住性子,挥舞柴刀把护士人偶连同门一起劈了!

    三名巫女异口同声地说道:"抚平伤痛,散吐生息。""怀抱希望,然后无视绝望。""把持自我,从噩梦中抽离。"

    "呜!"丹尼尔冲过去拥抱住那个光芒,尽管他并不知道到底该怎样做才能脱离这场噩梦,但如果希望便是他唯一能够做到的事情,那他就去希望吧,去祈祷吧!

    他听得见羊头恶魔从他背后冲过来。他故作镇定继续祈祷。

    他能感觉到脑后有暴风。怪物举起巨大的柴刀从他背后斩落,马上就要把他砸成肉酱。但他依旧故作镇定,继续祈祷!

    ......祈祷。

    祈祷个屁!

    他在脑门几乎要碰触到那巨大柴刀的瞬间就一个侧滑撤离,柴刀差一点击中他,却从他身旁滑过!

    磅!他能感觉到巨大的冲击,他能感觉到羊头恶魔从他身旁晃过,他能感觉到致命的柴刀把地面砸出一个深坑的那种魄力!但是他,已经无所畏惧。站在那里祈祷等死可不是他的性格。如果站着祈祷能够解决问题,那么这个世界上的麻烦事情早就都解决了!

    他不是那种轻易就放弃挣扎的人。就算是死,也要和他的对手战个你死我活才死!

    "该死的东西,追了我半天。"丹尼尔几下后撤步和对方拉开距离:"你以为我手里没有武器,就拿你没辙了吗?"

    然而并不是没有武器。丹尼尔从地面上拾起两把锋利的手术刀,就是那群被砸烂的护士人偶手上拿着的手术刀。虽然短,但是锋利,虽然不能和对手的巨大柴刀相提并论,却聊胜于无。

    "杀了你!"丹尼尔手握两把手术刀,恶狠狠地朝对手吼道。

    羊头恶魔没有回应,反而是转过身来,直愣愣地看着丹尼尔,做好了下一击的准备。原本在房间中间的那个光源,此刻已经落在丹尼尔的胸前,如同附着在那里似的跟着他一起行动,却又不是物质至少它没有碰撞体积。

    且不管这个光芒是如何附着在丹尼尔的胸前,他现在有更大的问题需要去担心。他眼前的对手强大有力,轻而易举就能杀死他。而他没有装备可以用,手里唯二的武器就是那两把短小得可怜的手术刀。情况还能更加恶劣一些吗?

    哦,确实能。门外冲进来好几名护士人偶,这些都是从刚才起就在追赶丹尼尔,却因为各种原因了落后了,没有被羊头恶魔劈烂的人偶。它们加入了战斗,就是要给丹尼尔添乱。羊头恶魔挥舞起大柴刀来肯定是不会顾及这些人偶的,它的唯一目的就是要把丹尼尔劈成肉泥。但这些人偶会在黑铁骑士少年躲闪攻击的时候过来偷袭丹尼尔,也不得不防。情况真是恶劣到了极致!

    丹尼尔于是朝房间的一个角落走去,调整视野的角度,尽可能把在场的所有敌人都收入眼底。幸好这个房间原本就是大小适中的那种卧室尽管在这个异空间里它老旧化得极其严重,不会因为房间太大而让丹尼尔无法把握全局,也不会因为房间太小而让他难以躲避敌人的攻击!

    其他护士人偶虽然也很危险,但丹尼尔注意力的重点还是放在羊头恶魔身上,毕竟那个巨大的柴刀劈过来,即使只是从身旁轻轻擦过都是致命的!丹尼尔甚至有点希望羊头恶魔的攻击会把周围的护士人偶连带消灭掉,这样他就可以借刀杀人,不用亲自去对付那些护士人偶了!

    嚯!巨大的柴刀已经向丹尼尔劈过来了,又或者说是斜斜地横扫过来的,攻击范围却相当之大。同时也有一名护士人偶不怕死地冲过来,想用它手中的针筒扎丹尼尔。这些人偶本来就没有眼睛,只是靠听觉来感知丹尼尔的所在地,所以它们没有看到羊头恶魔手中挥舞的巨大柴刀,也是很正常的事情!

    因此很幸运地,那名人偶撞在羊头恶魔的刀口上,不禁被击溃,还因此而阻延了羊头恶魔的攻击,让柴刀挥舞起来慢了那么零点一秒左右。丹尼尔却趁着这一瞬间的空隙溜到了另外一名护士人偶身旁,敏捷地躲开人口手中尖锐的手术剪刀,然后绕至其背后,朝着它膝盖关节的后方踢了一脚!

    这些护士人偶的关节也是按照人类的关节来设计的,有些地方正好是关节的薄弱部位,这样挨了一脚,护士人偶理所当然地站不稳,顺势向前跪下去!它刚好赶上了羊头恶魔的大柴刀,又或者说刚才那大柴刀的斩击本来就没有中止,羊头恶魔见自己一击打空,边顺势拖刀,返身一个三百六十度的横扫,本来是打算追击溜到它身后的丹尼尔的。这一击没有打中黑铁骑士少年,反而让跪倒在地的护士人偶的头搬了家!

    这样就是两个。丹尼尔心里用了十分之一秒思索,同时后撤步远远躲开大柴刀的刀锋,一个翻滚就溜到了另外一名护士人偶的身旁。那名护士人偶倒是十分敏捷,丹尼尔刚刚接近,它手里的手术刀就已经快速落下,袭向丹尼尔的脑门!

    意料中事。黑铁骑士少年知道这些怪物的凶暴,也知道只要一靠近这些家伙,它们就会毫不迟疑地展开攻击。如此容易掌握的家伙反而对丹尼尔的行动有利,他刚刚完成翻滚就已经做好准备随时注意着护士人偶的双手了,他看见对手用手术剪戳他的瞬间,就喜见乐闻地一个扫堂腿把对手踢倒!人偶失去重心,向丹尼尔头上戳的那一下攻击固然出现了偏差,丹尼尔轻松地躲开了这一击,同时还还了对手一脚,刚好赶在羊头恶魔冲过来追击之前,把那人偶踢飞出去,踢向羊头恶魔!

    按道理那质量不算大的护士人偶应该不会对羊头恶魔造成多大的影响,毕竟那家伙是身高接近六英尺的壮汉。但阻碍倒是可以有的,羊头恶魔显然不想被那种东西撞上,已经挥舞大柴刀把护士人偶一分为二!房间里已经剩下唯一一个护士人偶了,丹尼尔成功地拖住了羊头恶魔的脚步,便去着手处理最后的一个碍事者。只要处理完这最后的护士人偶,他就可以和羊头恶魔单打独斗,风险也会小很多!

    然而

    "什么?!"丹尼尔刚想跑过去,却发现自己的脚被某种神秘的力量攫住。

    哦,不是什么神秘的力量,而是刚才那个被砍了头的护士人偶剩下的身体爬了过来,一手抓住了丹尼尔。那家伙本来就不是生物,没了头竟然还能照样行动!它还挥舞手中的针筒,似乎想用针筒扎丹尼尔的腿呢!黑铁骑士少年急了,先发制人一脚踩上去,刚好赶在脚被针筒扎中之前,把人偶拿针筒的手臂踩得粉碎!

    然而他被拖住了一秒的事实并没有改变,羊头恶魔那边处理腰斩完撞向它的护士人偶,这边已经追了过来,而且连喘息的机会都不给丹尼尔,朝着黑铁骑士少年的腰间就是一扫!

    糟糕!这样子一定会被腰斩的!而且丹尼尔手中只有两把小小的手术刀,用这种东西根本格挡不住对手的攻击吧!难道真的要看着自己被柴刀砍成两半?!

    "呜!"黑铁骑士少年却还是下意识地挥舞手术刀去格挡!这只是反射性的动作,甚至不需要合逻辑!

    咚!然而他这一下格挡却竟然起效了!不是手术刀挡住了攻击,而是从他拿手术刀的手上凭空地浮现出来的一把弯刀,格挡住攻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