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其他小说 > 光灵行传 > 第1945章 捕陷之于湖光 (十四)
    第1945章捕陷之于湖光十四

    听到赛格莱德如此说,贝迪维尔不禁皱了一下眉头。

    他认识的薇薇安不是那样薄情的人。薇薇安当年为了救被猩红瘟疫侵袭的赛费尔、赛格莱德两兄弟,都和帕拉米迪斯深入突厥大沼地的魔沼,冒着生命危险找到了解药。她为了帕拉米迪斯的两个儿子都已经做得够多了。而且帕拉米迪斯夫妇还答应了贝迪维尔的条件,把当年还是婴儿的小哈尔收养了。

    如果薇薇安真的是一个薄情冷漠的人,她从一开始就有太多的理由、太多的机会去拒绝这一切,根本不用等到帕拉米迪斯变成石像之后,才对豹人战士的儿子们冷漠以待。

    这其中一定有什么原委的,但估计也只有薇薇安本人才清楚了。

    "我对你们家里的事情不是太清楚,也不打算多去探究什么。"贝迪维尔于是说:"但就像我从很久以前就认识你们老爸那样,我也很久以前就认识薇薇安了。她一定有某种特殊的原因,才一直把你们留在突厥的。"

    "这个嘛"赛格莱德随口一句带过,没有说下去,又或者说他没有打算继续和贝迪维尔争论下去。

    "但是有一点我可以十分肯定。"贝迪维尔又说:"你们两兄弟要是继续这样下去,要是必须父子相斗、兄弟相斗、最终在比赛中获得胜利,并靠着那没有意义的胜利来复活你们的妈妈......你们最终伤害到的一定是薇薇安。她为你们做了许多事情了,你们难道就完全不知道感恩吗?"

    豹人青年的脸色则沉重下来:"感恩是一回事,复活我们的妈妈又是另一回事喵。"

    "你这......"贝迪维尔的额头上冒出青筋。

    "我小时候有和爸妈在一起生活过,我至少是有和妈妈在一起的记忆喵。"赛格莱德继续说:"但是哥哥可不同,他这辈子只见过妈妈一次,第一次见面也就是最后的一次喵。他心里一定有着很大的遗憾吧喵。所以......就算老爸和薇薇安阿姨不同意,我们还是要完成这件事喵。至少得让哥哥再见一次妈妈喵。"

    贝迪维尔陷入了沉默。

    "我们还是不谈这个了喵。"赛格莱德匆匆吃掉烤好的棉花糖,把暖炉的火力降低了一档,然后转头爬进帐篷里:"我有点困了,有什么以后再说吧喵。晚安喵。"

    那小子竟然真的就这样钻进睡袋里,开始呼呼大睡起来。

    贝迪维尔叹了口气,他知道自己永远叫不醒一个装睡的人,也就没有勉强继续说下去的必要了。于是狼人青年从地上爬起来,转身打算离去。那条叫做闪银的伪龙也呱地叫了一声,啪嗒啪嗒地从暖炉旁跳到帐篷顶,然后借力跳出,窜到了树上。那些魔松树正是伪龙们最好的窝,估计它会在树上找到属于自己的归宿吧。

    "你倒是无忧无虑。"贝迪维尔说。

    与此同时,红海的上空,有一道隐约的红光在盘旋。巨鸟身上的火光虽然耀眼,但它却精通匿踪魔术的使用,它用类似防护盾般的光学迷彩层盖在自己肚皮底下,所以当它在天空上飞的时候,地面上的人几乎看不见它,只有从远处一定的角度才能隐约看到那道红光。

    "好了,这就是开罗的夜景了,你也看够了吧?"坐在巨鸟上的黑袍男子问道:"看够了的话我们就回去咯?"

    "咦,那是什喵?"黑袍男子身后的一名虎人少年好奇地指了指红海上的一处。

    "那就是石柱林吧。"黑袍男子答道:"在这个时间线里,大不列颠的人应该是在红海的海面上构筑了石柱林,以这个地方为舞台进行圆桌试炼的淘汰赛。"

    "淘汰赛是什喵?"

    "呃......解释起来很复杂的,反正你没有必要懂。"黑袍男子懒得去说明了,一句带过。

    "大哥哥,让我们稍微凑近去看看喵!"虎人少年于是又说:"好像很有趣的样子!"

    红海的石柱林里其实藏着大不列颠战舰进击的帕拉米迪斯号。但是这战舰附近也一样张开了光学迷彩层,从远处几乎是看不到战舰的存在,只能看到石柱林的。然而并不是所有停泊在石柱林里的船都有使用光学迷彩层,贝迪维尔的曙光号就没有。它停在帕拉米迪斯号旁边,实际上只有船体的大半是被光学迷彩层覆盖到的,剩余的一部分银色船身隐隐约约地从迷彩层的边沿上露出,从某一面可以被人轻易看见,而且在月光之下格外显眼。

    "不行。"黑袍男子却否定道。他知道这个地方很不妙:"这个地方有太多可能认识我们的人了。身份暴露之后会很麻烦。"

    "他们怎喵可能认识我们!至少他们根本不认识奥伯特的啦。"小老虎于是说道。

    "即使是这样也不行,不能冒这个风险。"黑袍男子说道。

    "哼"小家伙一脸不高兴。然后他突然顽皮地吐了一下舌头坐在前面的黑袍男子看不见,脑子里似乎冒出了一个坏主意。他咧嘴笑道:"呃,豹哥哥的小鲤鱼在前面飞!"

    "什么?怎么可能!"黑袍男子竟然真的上当了,顺着虎人少年所指的方向望去:"在哪里?那笨蛋竟然把那种东西放出来乱跑"

    "就在喵哈哈哈哈哈!"小老虎突然就从后面推了黑袍男子一把,把本来坐姿就不稳的黑袍男子从火红巨鸟的背上推下去!

    "毛毛!"黑袍男子向下坠落的同时大喊道,意思是要巨鸟过来接住他,让他免于跌死。

    "嘿嘿嘿"然而就在同一时间,小老虎也顽皮地笑着,从巨鸟的背上跳出!

    "奥伯特!"黑袍男子慌忙叫道。

    "拜拜咯!"虎人少年从半空中急坠而下,很轻易地就和巨鸟、和黑袍男子拉开了距离。火鸟忙着去救它自己的主人,也根本没有时间去顾及坠落的虎人少年,只能任由他越坠越快,越离越远!

    "臭小子!"黑袍男子才刚爬回巨鸟的背上,已经看到那名虎人少年坠落得非常接近石柱林了。火鸟全速冲过去救人的话,或许还有机会把小老虎救回来,但那样做也意味着火鸟必须出现在大不列颠的人的视野之中,无法继续保持匿踪!

    黑袍男子并没有这样做,目前的失态已经够多了,不能进一步把事情闹大。

    他一咂嘴,驾乘着巨鸟匆匆离去,离开了这片"危险"区域。

    "嗯?"就在此时,正在曙光号的甲板上,正打算回到船舱里去休息的贝迪维尔,突然听到半空中似乎有东西坠落的声音。空气摩擦的声音极其激烈,但是听起来却非常违和,完全不像是一个物体坐着自由落体运动时发出的声音。

    贝迪维尔好奇地抬头一看,刚好看到一个白影从天而降。

    那是......一头老虎。

    小老虎。

    而且是白色的毛皮,带着冰蓝色虎纹的怪异小老虎。

    而且他还长着一对冰蓝色的小小翅膀。

    那小子从天而降,坠落的势头本应很急,他那似乎带着魔法的小翅膀却让他在半空中稳住了,减缓了坠落的速度,最终让小老虎以一个均匀的速度落下,落向贝迪维尔的船的甲板上!

    "什么?"狼人青年不禁闷哼道,眼前的一切槽点实在太多,以至于他根本不知道从那里开始吐槽比较好。

    "哈啰!"小家伙落在甲板上,看到贝迪维尔的瞬间就挥手打招呼道。

    "哈,哈啰......"贝迪维尔无奈地顺势回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他现在还是一头雾水。但最起码的礼貌可不能丢。

    "嘿嘿嘿,回去了呢,笨蛋大哥哥。"小鬼又窃笑着,抬头看着天空。

    贝迪维尔也沿着少年的目光顺势看过去,他能在半空中看到一道隐隐约约的红光,似乎是某种载具的喷射器的火光,但他没法看清楚光芒消失隐匿得太快了。

    "你是......从那里跳下来的?"贝迪维尔于是问道:"你是谁?哪家的孩子?从哪来的迷路的小孩?"

    "嘿嘿嘿"小老虎一脸狡猾地笑着,转而对贝迪维尔说:"偶要去找妈咪。你知道偶妈咪在哪儿喵?"

    "我连你是谁都不知道,又怎么可能认识你妈咪。"贝迪维尔拉长了脸说道。他最怕这种没头没脑的对话了。

    "偶是奥伯特啦。"小老虎咧嘴笑着,倒是笑得特别甜:"狼大叔不认识偶喵?"

    "不认识。"贝迪维尔郁闷地重复道。不知道这是哪来的小鬼,不过在埃及的虎人族应该不算多才对。贝迪维尔突然有一个大胆的想法,但是......不,艾尔伯特那家伙怎么可能会有孩子呢。那家伙说不定还是处男呢。

    然后狼人青年又打量了一下面前的虎人少年。除去那特殊至极的毛色以外,这孩子身上穿着的衣服也和这个时代格格不入,仿佛是别的世界的来客。那一身看起来极具弹性的蓝色人造纤维紧身制服让小老虎看起来并没有那么毛茸茸,制服上奇怪的金色趁边看来是某种金属,却和人造纤维的衣服一样柔软有弹性。那孩子胸前还印有个金色的印字,其上用罗马数字标识着大大的"111"字样。

    这到底是什么鬼。贝迪维尔的额角冒出一滴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