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其他小说 > 光灵行传 > 第1943章 捕陷之于湖光 (十二)
    第1943章捕陷之于湖光十二

    与此同时,爱丁伯尔格近郊,哥特人的咖啡厅里。

    "你们来吃的这个晚餐也够迟的。"黑猫一边吐槽,一边把饭菜端来。虽然是造型奇特的黑暗料理,但它们看起来非常可口的样子。

    "不要问我为什么。"煞星郁闷地答道,瞥了一眼坐在旁边的女巨人。

    "他们都吃过了。"芙蕾左右仔细观察着放在她面前的那盘食物。它看起来就像是某种巧克力雪糕,虽然它的形状很奇妙,有点像某种恶魔的魔爪。

    "只是因为孩子们嚷着说想过来吃夏洛蒂你做的甜品,所以就带他们过来而已。"

    "哦。"黑猫试探性地看了芙蕾一眼,又瞥了煞星一眼。星辉龙看来颇为无奈,看样子芙蕾根本没有打算让煞星独自带着哈斯基和哈尔出来吃东西,她根本信不过煞星带孩子的能力。

    "你真可悲。"黑猫于是笑着对煞星说。

    "随便你怎么说。"星辉龙心不在焉地回答道,却在一直看着手中一颗小小的玻璃珠子,看得入迷。

    "煞星叔叔从昨天起就一直那样子,就像着了魔似的汪。"哈斯基压低声音对黑猫姐姐说。

    "他的幼稚也不是一天半天的事情了,"黑猫笑道,然后催促煞星:"饭菜都放在你面前了,你就只顾着看你的玻璃珠子,连饭菜都不碰一下吗?这有点不太礼貌吧?"

    "哼,好吧。"星辉龙本来根本没有打算吃什么,只是过来陪两个小鬼的。但他想被夏洛蒂讨厌,只好小心翼翼地把那颗看起来一点都不值钱的玻璃珠子收好,然后随意动了动刀叉,摆弄着他面前那盘番茄汁焗豆意粉。那意粉的味道本身并没有什么奇怪之处,只是意粉使用的是一种特殊的黑麦面粉制成,意粉本体就是黑色的,就像是某种死去的虫子一样,再配合番茄汁那红得鲜艳的红色,这味道很正常的番茄汁焗豆意粉俨然就成了黑暗料理......又或者说这是打着黑暗料理外形的正常食物。

    "所以说,你们现在还寄住在凯亲王的宅邸里?"黑猫转过来看着哈斯基和哈尔,好奇地问道。

    "就是汪,"哈斯基撒娇般嚷道:"妈咪和薇薇安阿姨都不知道在搞什么,哈斯基已经好几天没有见到妈咪了汪!"

    一旁的小哈尔则在摆弄着他那盘形状奇特的牛排,它看起来就像是完全烤焦了似的,却散发着刚好煮熟的肉的奇妙香气,哈尔不知道自己是否应该咬下去尝尝味道。

    "那真是可怜呢。"黑猫试着为两个孩子的妈妈辩护道:"但是她们肯定有她们的难处,或许最近工作真的很忙呢?你们再忍耐一下吧。"

    "我是不明白那些魔术师和学者心里到在想什么的。说不定薇薇安和莲音现在正忙着把她们看不顺眼的人切成碎片呢"煞星随口嘲讽道。

    "嘿,别在小孩子面前说这种东西!"黑猫马上打断了煞星。

    "小哈尔呢?你也在想念妈妈吗?为什么一直不说话?"她转而又问豹人少年。

    "呃,哈尔还好喵。"豹人少年随口回答道,显得有点心不在焉。

    "还好?怎么可能!"芙蕾显得不解:"我家的小公主可是三天没见到她的父亲就哭闹个不停呢,可让人头疼了。你们只是小孩子,不必压抑自己的想法,如果觉得不高兴的话,就直说出来吧。"

    "不,真的是还好喵......"哈尔嘀咕道:"妈妈以前也一直在忙自己的事,把哈尔和哥哥们留在突厥大沼地里喵。哈尔其实是哥哥们和伊丽莎白奶妈带大的喵。所以说长时间没见到妈妈......其实是还好喵。"

    "真是的,薇薇安也实在太......"黑猫本来想继续说点什么的,但是她突然想到她说的话最终可能传到薇薇安的耳朵里去,于是中途就打住了。

    "唧?"就在这个时候,有什么东西从餐馆的吧台里跳出来。那小东西火红火红的,刚从吧台里出现的时候,哈斯基还差点以为吧台里什么东西起火了。然而他再仔细一看,发现那其实是一直毛色火红的小鸡。

    "欸,你不能出来!"黑猫听到吧台那边有声音,马上急急忙忙地赶过去,本来想把那只小鸡按捺住,把它送回去笼子里的。但小鸡却格外地灵敏,一下就跳到了黑猫的头顶上,然后又借势跃出,一个高跳落在哈斯基他们所在的桌子上。

    "唧?"火红色的小鸡歪着脑袋,观察着哈斯基。

    "这是......?"犬人少年突然愣了一下。

    "啾!"仿佛感应到小鸡在附近,原本躲在哈尔腰带的纳物口袋里的小鲤鱼突然就窜出来了,开始兴奋地围着那只火红色的小鸡在转动:"啾?啾啾啾!"

    "波奇,你在干什喵?"豹人少年急忙伸手去抓那条气球鱼,"快回来,别在黑猫姐姐的酒吧里乱飞,你会吓到其他客人的喵!"

    "啾!"白色的小鲤鱼却以为豹人少年是在和他玩耍,用更为快的速度游动,敏捷地躲闪着豹人少年的手。哈尔虽然并不笨拙,但是波奇却比哈尔灵敏得多,小小的气球鱼一次又一次地从豹人少年的小豹爪子之间溜过去,就是抓不住。

    "唧......!"那只小鸡似乎被吓到了,突然就伏在桌子上发抖,整个身体缩成一个火红色的小毛球。

    "所以说这是什么汪?"哈斯基伸出小爪子戳了戳小鸡,不禁好奇地问。小鸡抖得更厉害了。

    "这是......非洲某种濒临绝种的鸟类。"黑猫自己也懂得不多,只好随口解释道:"哈尔的爸爸帕拉米迪斯爵士在非洲的裂谷找到的。不过他们那边没法照顾这小家伙,所以就送过来让我照顾了。"

    "红色的鸟类?"煞星左右打量着那只小鸡,身为龙类的他并不算是见多识广,但他好歹活了上万年,认识的物种还是比正常人多一些。可他从未见过如此怪异的鸟类。这小鸡身上的绒毛是火红色的,小嘴和腿部却是一种金属电镀般的靛蓝色,非常有趣。煞星似乎能够隐约感觉到这小鸡身上有着莫大的魔力但这种感觉极其虚无缥缈,仿佛真有其事,也仿佛只是错觉。

    "所以说这种濒临绝种的鸟类到底叫什么呢?"煞星于是问。

    "呃......火烈鸟......之类的。"黑猫随口编道。

    "哈尔认识火烈鸟,火烈鸟的幼鸟可不是长这副样子的喵。"哈尔不禁纠正道:"它们的幼鸟毛色是灰白色的,长大了才变成红色而且也不是这种火红色,是比较浅的红色喵。"

    "是,是吗......"黑猫尴尬地一笑:"反正,嗯,就是某种濒临绝种的鸟类啦,详细的情况大不列颠的人也没有告诉过我,我也不清楚啦,啊哈哈哈哈哈哈"

    "唧!"就在这时候,仿佛被小鲤鱼逗弄烦了,火红色的小鸡一下跳到了哈斯基的头顶上,然后在犬人少年毛茸茸的头顶上缩成一团。

    "欸?"哈斯基低哼了一声。

    "你干什么?那可是我的特等席啊!"一旁的煞星不禁吐槽道。

    然后他理所当然地引来了周围众人的怪异目光。

    "什么?变小之后蹲在那个位置上超舒服的!"星辉龙若无其事地自我辩护道:"毛茸茸而且又暖和!"

    "煞星叔叔你......"哈斯基郁闷地看了星辉龙一眼。

    "而且在那个位置上可以很容易地看清楚周围的一切,也方便使用防护罩之类的法术,那是保护这个小鬼是最好不过的位置了。"煞星又加了一句。

    周围的人又愣了一会儿。

    "看来这小家伙真的很喜欢哈斯基你的头呢。"然后黑猫苦笑道:"我有个大胆的想法。也许你们可以帮我代为照顾这孩子?就如同你们所看到的这样,我在店里已经忙不过来了,而且这孩子太调皮,老是从笼子里跑出来骚扰我的客人们。这对店里的长期运营没有好处......"

    "大不列颠的人塞给你的任务,你马上就把它想皮球那样踢给我们吗?"星辉龙煞星不禁哼道。他的"特等席"被小鸡占据了,目前很不愉快。

    "这小家伙本来就是帕拉米迪斯爵士找到的啊,"黑猫转过去看着豹人少年:"就是小哈尔的爸爸发现的动物。或许是因为你们身上有着相似的气味,它才喜欢粘着你们?看来这都是缘分卡玛。你们最近的日子过得挺无聊的,照顾一下这孩子又有何不好?"

    "哈斯基不喜欢汪。"犬人少年却拉长了脸说。

    "为什么?它明明这么可爱。"

    "可是,小鸟都是会飞的不是吗汪?"哈斯基继续说:"连飞都不会的小鸟儿,岂不是连波奇也不如汪?"

    "啾!"一旁的气球鱼做出一个胜利的姿势,一脸得意。

    "唧!"伏在哈斯基头上的火红色小鸡却显得很失落,它明显能够听得懂犬人少年的话。

    "话说这孩子叫做什么?"一旁的芙蕾伸手摸完了一下小鸡,不过那动作更像是在摸着哈斯基的狗头:"要通过检疫把它从非洲带回来大不列颠,应该有走各种法律程序吧?"

    "好像叫做毛毛fluffy。"黑猫答道:"名字和外貌一样可爱,不是吗?"

    "一点都不可爱汪!"哈斯基吐着舌头说道。

    与此同时,非洲,撒哈拉沙漠的地下玻璃海。

    在艾尔伯特和蜃楼黄金蟹决战的战场遗迹里,大不列颠的骑士们到处翻找着那神秘的第三方势力的蜘丝马迹,可是现场除了那个势力留下的能够生成结界的箭矢以外,就没有任何别的东西了。

    然后这些骑士总算是放弃了,一一走进传送门中离去。毕竟传送门不可能一直开启着,这边的传送门和大不列颠战舰的传送室连通着,而且一次只能点对点地开启一个传送门。这边的传送门一直不关闭的话,就会影响到传送室的运作,让其他人没法使用传送门到达别处去。

    "哦哦哦,他们总算走了呢。"一名孩子放下手中的望远镜,咧嘴笑道:"那些骑士叔叔们好忙啊,可惜搞了半天都是空忙活,喵哈哈哈哈!"

    "我们只是幸运而已。"另一个声音回答道,在那名孩子身旁的是一名穿着黑色斗篷的人,而且这人的声音正是之前帮助过贝迪维尔、把索拉尔从坍塌的遗迹里救出来的那个人的声音。

    他们两个站在半空中,如同使用了某种特殊的戏法浮在空中似的,脚下什么都没有,而且他们周围也被某种特殊的光学迷彩所覆盖,别人从远处根本看不见他们。

    而刚才那名孩子,也并不是人类的孩子。那孩子长得非常特别,他是一名大约只有六七岁的虎人少年,正好处于在人一生中最为顽皮、不识天高地厚的阶段。

    这名浑身毛发雪一样白的虎人少年,身上的虎纹却是极其特殊的冰蓝色。他长得和普通的白毛黑纹老虎完全不同,他那冰蓝色虎纹根本就不是正常兽人毛发应有的颜色,仿佛是故意染上去的,但它们的颜色分布又极其自然均匀,用染色的方法不可能达到那种水平。

    "你也看得够多了,奥伯特。我们是时候该回去了吧?"那名黑袍男子见这里已经没有什么可看了,便催促那名孩子离开。

    "再一下下嘛,大哥哥。人家好不容易从避难所里出来透透气。"虎人少年嘟着嘴说。

    "不行。再在这种地方待着,迟早会被人发现的。"黑袍男子郁闷地说:"我们在这个时代里行动,不被人发现而隐秘行事才是要务。要是你不听话,以后大哥哥就再也不带你出来玩了。"

    "这就难办了。"小孩收起望远镜:"可是毛毛也想偶尔出来透透气的,你说是喵,毛毛?"

    "唧!"二人的脚下响起一个低调的叫声。没错,两人并不是凭空悬停在半空之中,他们脚下实际上是一只巨大的鸟儿,然而作为坐骑的那大鸟此刻正使用某种偏折光线的法术来隐蔽自己,而且他做得更好,他自身几乎完全隐形了,于是就变成了两个人站在半空中的这副特异光景当然这光镜从稍远一点的距离就看不到,半空中那两个人也会被光学迷彩隐蔽起来。

    黑袍男子很清楚,眼前这名虎人少年是绝对不甘心就这样回去的。但他没有别的选择,只好劝说道:"听着,奥伯特。你说你是为了过来看看你妈咪年轻时候长什么样子的,于是你看到了。你也说过,你看了以后就满足了,肯跟我回去了。是个男子汉的话就应该遵守自己的承诺,说到做到,不是吗?你再这样赖着不走,回去以后我就要找你妈咪告状了哦?"

    "噫,大哥哥好坏啊。"虎人少年跺了跺脚,"好吧,我们回去吧。不过还是得先坐毛毛到处兜兜风,偶要看开罗的夜景喵!"

    "好吧,如果只是兜风的话。"黑袍男子无奈地答应道,然后转换了姿势坐在地上又或者说是坐在大鸟的背上:"起行吧,毛毛。"

    "唧!"巨大的鸟儿听从命令,从地面上突然升起。

    他扇动着翅膀,展开防护罩,穿过玻璃海天顶上的流沙坑,轻而易举地飞离了地下玻璃海。巨鸟从流沙坑中脱离的瞬间就剥去了自己身上的光学迷彩,变成了黑夜中一只耀眼的、带着火红色光芒的鸟儿。

    隐藏身姿是不必要的事情。他是沙漠中出没的火鸟,是这里广为流传的传说,因此即使偶尔被目击者发现,也是理所当然。

    火鸟载着两人展翅腾飞,瞬间就窜到了夜暗笼罩的高空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