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其他小说 > 光灵行传 > 第1938章 捕陷之于湖光 (七)
    第1938章捕陷之于湖光七

    两分钟之后,丹尼尔与杰弗逊站在一扇略显破旧的大门前。

    "就是这里了。"黑铁骑士杰弗逊压低声音说道:"怎样?你要我先进去打招呼吗?还是你自己来?"

    "等一下,让我再仔细想想。"丹尼尔还在犹豫着,他甚至有点想退缩了:"我真希望塔尔卡斯先生能来啊。杰弗逊先生你有点......不...太......靠谱............"

    丹尼尔吐槽的声音实际上是越来越小,仿佛生怕杰弗逊听见。但杰弗逊还是听见了,而且暴怒起来:"嘿,所以塔尔卡斯就很靠谱,我就不行了?你这样说真是伤透我的心啊!我特么还特地翘班来陪你呢!我对你这么好,你却一点都不感激??"

    "对,对不起。"丹尼尔心不在焉地道着歉。

    "算了!反正我就是不如塔尔卡斯靠谱!"杰弗逊开始自暴自弃:"那家伙老实到了死板的地步,明明有机会开溜的,却没敢溜出来。反正他就是那样的人,把完成上级命令看得比帮助朋友还重要。"

    丹尼尔没有置评。他隐约觉得塔尔卡斯做的也没有错,但是当杰弗逊说出朋友这个词的时候,他的心里又不免有一阵小小的触动。

    见丹尼尔站在那里良久都还没有做出任何行动,杰弗逊也忍无可忍了,他主动凑到门前敲了敲门:"好,我来打头阵!"

    叩叩。

    没有回应。

    叩叩叩。

    还是没有回应。

    "好奇怪啊。"杰弗逊不禁好奇道:"这种时候多雷先生的家属应该在家的。他儿子大病初愈还没有去上学,即使上学了,也不应该这么晚都不回家。他老婆是家庭主妇,常年守在家中,更不可能在这种大晚上的离家太远。"

    "他们有没有可能一起出去外面吃饭或者看电影之类的?"丹尼尔刚问了一句,突然就觉得自己这个问题实在很蠢。多雷先生家里的经济条件应该还是很拮据的才对,他老婆儿子又哪有闲钱跑出去吃饭看电影。更何况多雷先生家里目前正在办丧事,家属有心情出去吃饭看戏,才是怪事。

    "总之......有点不对劲。"杰弗逊皱着眉头说,又用力敲了敲门,同时在门外大喊道:"多雷夫人?你在家吗?一切还好吗?应该没有生什么事,对吧?!"

    还是没有回应。屋内是一片吓人的死寂。

    "嗯......或许他们故意躲着我们,不愿意开门。"黑铁骑士杰弗逊有点郁闷。

    "又或者真的出了什么事。"丹尼尔隐约感觉到门的后面传来一阵淡淡的血腥味。

    "抱歉,我要撞门了!"丹尼尔突然叫道,仅仅是为了让可能站在门后的人有所准备。

    "等等,你疯了吗?"杰弗逊慌忙阻止道:"你是来跟多雷的家属道歉的,不是来撞烂他家的大门的吧?!"

    "如果只是一场误会的话,我会负责赔偿大门的钱。"丹尼尔掏出一个金币塞到杰弗逊手中:"但就怕不是误会,他们真的遇到了什么意外!"

    没有等杰弗逊再多说什么,丹尼尔就一脚踹在多雷先生家的大门上。他这一脚极其用力,他毕竟是深绿骑士,动起真格来力气也乎常人,这有点老旧的门被他轻而易举地一脚踹开了!

    磅!!公寓的门被掀翻,与此同时房间之中一股隐约的血腥味涌出!

    "你们没事吧?!"丹尼尔惊慌失措地冲进去公寓内,看到的却是

    "呜......"一名瘦弱的少年倒在地上,胸口冒出血红色。

    "我的天!这是怎么回事?!"杰弗逊也冲进来同时惊呼:"你是多雷先生的儿子,对吧?你妈妈呢?"

    "出......出去打工了......"那名少年似乎想要转过身来,但他虚弱得连转身都办不到。

    丹尼尔看看天花板上被更换一新,特别明亮的灯泡,又看了看地面上被打碎的另一只灯泡,再看看倒在一旁的凳子,他瞬间就明白了一切。

    "所以你一个人在家,想为家里做点什么,就去换灯泡了?"丹尼尔分析道:"然而大病初愈,刚换好灯泡就体力不支,倒下来了?"

    他看着那名少年被血迹染红了一片的白色条纹衬衫:"倒在地上的时候很不幸地扯到了伤口,手术的缝线都裂开了?"

    "大......大概就是......那样一回事......"那孩子现在很虚弱,可能眼花缭乱,实际上都没有认出丹尼尔来。他回答丹尼尔的时候,语气之中只有慌张,却未带有半点敌意。

    "这可不行啊,我们得尽快把他送去医院。"杰弗逊转头和丹尼尔商量道。

    "先处理一下伤口。"丹尼尔说,"你有带任何急救工具来吗,杰弗逊?"

    "这点小东西还是有随身携带的。"黑铁骑士杰弗逊从腰间掏出一柄小匕,那东西现在几乎是大不列颠骑士们的标配了,不算十分锋利,但是极其轻便的匕,用于裁切各种布料绷带非常合适,而且匕上的插件系统还能喷射出消毒杀菌,止血止痛的医疗凝胶。

    "很好。"丹尼尔接过匕,小心翼翼地把少年翻转过来,快用匕割开他的衬衫。那孩子的伤口原本被压住,没有特别严重的出血,但一翻转过来以后马上就鲜血猛涌。丹尼尔没有犹豫,拿起匕动插件系统,用医疗凝胶瞬间喷在少年胸前撕裂的伤口上!

    出血的势头马上就收敛了不少。丹尼尔顺势把少年已经破损的衬衫撕碎,变成绷带一样的东西,配合更多的医疗凝胶,缠在少年的身上,算是一种紧急的包扎处理。

    "行了。我们快把他送去医院吧。"杰弗逊看见丹尼尔把少年包扎好,便马上催促道。

    "我马上就可以把他送过去。"丹尼尔却似乎不急,"但是杰弗逊先生你应该留在这里向多雷夫人解释情况。我们已经是破门而入了,还突然带走她的儿子,恐怕会把她吓着。"

    "可以是可以,但你要一个人扛着这孩子跑去医院......?"

    "相信我,我能办到的。"黑铁骑士少年答道,他看来充满了决心。

    "那么你一路小"

    嚯!

    杰弗逊的话音都还没有落下,背着受伤的少年的丹尼尔,突然就不见了。

    "什么......?"杰弗逊看得一脸懵然。人类是不可能高移动突然消失的。那看起来应该是某种魔术,极有可能是传送魔术。

    然而丹尼尔不是无魔者吗?那小子竟然能用魔术,而且是瞬间移动这种高等魔术?

    黑铁骑士杰弗逊百思不得其解。

    一小时后,伦敦市郊的一所医院里。

    "真是不知道该如何感谢你的好。"一名中年妇女对丹尼尔说,"为了家计我不得不出去上班,那孩子又倔强得很,叫他在家里老实待着一会儿都不肯,竟然生了这种意外。要不是你们及时赶到把他送到医院来,只怕我回到家的时候会看见他冰冷的尸体!"

    "没有这回事,令郎的生命力顽强得很。"丹尼尔答道。他们现多雷先生的儿子时,那小子估计已经躺在地上好长一段时间了,而且估计还能再躺好几个小时。

    "那孩子懂得用自己的体重压住胸前裂开的伤口以避免出血。他知道如何避免死亡。他不愧是骑士的儿子。"丹尼尔低声说。那种分析甚至带有称赞的成分。

    "不管怎样,还是得感谢你们。"妇女说,"现在,先失陪一下。我得进去教训一下那熊孩子。"

    多雷夫人走进病房里去,略有点生气地关上了门。

    "呼。"杰弗逊走过来坐在长凳旁,咧嘴对丹尼尔一笑:"虽然和我们这次来的目的相去甚远,但是你也做得不赖嘛。"

    "别这样说了,"黑铁骑士少年捂着额头,一脸的烦躁:"现在搞成这样子,接下来道歉的事情反而更加难开口。我已经错过最佳时机了。"

    "但你救了多雷先生的儿子,这种事情一定会有高感度加成的。"杰弗逊开玩笑般继续说。

    "你把这说得好像个游戏一样,这个世界上的事情真有那么简单就好了。"丹尼尔郁闷地答道,也坐在长凳上:"哎。接下来该怎么办呢。杰弗逊先生你不用回去骑士团加班吗?被现是溜出来的就不好了。"

    "反正都已经溜出来了,我也做好明天挨骂的准备咯,干脆放自己一天晚上的假期吧。"杰弗逊双手托住后脑勺,依靠在长凳上,大有想找个舒适的姿势坐好的样子。

    "真是轻松。"丹尼尔淡然笑了一下。然后他站起来转身想走。

    "不过,如果你现在就进去给多雷先生的家属道歉的话,我们就不用找时间再来一趟了,那样的话我会更轻松的。"不等丹尼尔离开,杰弗逊又加了一句。

    "......现在真的不是个好时机。"黑铁骑士少年不禁嘀咕道。

    "那什么时候才算是好时机呢?"杰弗逊追问:"你可不能一直逃避哦。"

    丹尼尔陷入了沉默。

    "不过依我看来,你根本就没有道歉的必要。你没有欠多雷先生的家属什么,现在反而是他们欠了你一笔人情债。或许根本不管这事就行了。整天想着道歉什么的,你只是在自找烦恼。"

    "或许吧,杰弗逊先生。或许吧。"丹尼尔叹道:"我先走了。还得去爱丁伯尔格借铁骑来练习呢。"

    "哦,你不说我都几乎忘了你要考铁骑驾照的事情。"杰弗逊咧嘴一笑,虽然他明知道丹尼尔是在找借口逃避:"那就祝你好运咯。"

    "谢谢。"丹尼尔没有继续说什么,急急忙忙地逃离了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