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其他小说 > 光灵行传 > 第1937章 捕陷之于湖光 (六)
    第1937章捕陷之于湖光六

    与此同时?,大不列颠的伦敦。

    晚上,在旧街区一间略显破落的小酒吧前。

    "嗯,还没有来......"黑铁骑士少年丹尼尔看了看手表,手表上显示的时间是晚上八点钟。

    他本来约好了和另外的几位骑士在这里碰见,然后一起去见殉职的黑铁骑士多雷的家属,向多雷的家属道歉。

    他本来甚至打算不和其他骑士汇合,自己一个人去找多雷的家属道歉。

    但是他想到之前黑铁骑士塔尔卡斯的话,如果他自己一个人去的话,估计只会把事情越描越黑,激怒多雷先生的家属而已。

    而且,最重要的是......他现在有点害怕了。

    心里没有底儿。

    一想到自己会被别人怨恨,而且说什么都不可能消解这场误会,丹尼尔的心里就一阵刺痛。

    果然还是等其他人来,汇合之后再去找多雷先生的家属比较好。

    然而他等来等去还是没有等到,从晚上六点钟一直等到晚上八点钟了。他的耐性几乎用光了。

    塔尔卡斯他们该不会是被公务耽搁了吧?再一次?

    黑铁骑士少年叹了一口气。

    就在他万般踌躇,不知道接下来该干什么好的时候,一阵歌声打断了他的思绪。

    "晚夜长,寂影空叹。

    晚夜长,醉影扰梦。

    如瑟缩,晚风清冷。

    愿今宵予慰藉,展臂弯。"

    熟悉的歌声,与今天中午时听见的一样,充满了孤寂,悲伤,却和这个长夜十分相衬。

    "

    心空冷,梦影醉寻。

    绪极愁,借酒消闷。

    如瑟缩,晚风清冷。

    愿今宵予慰藉,展臂弯。"

    其中隐约流露出来的一点点温暖,却莫名地打动了黑铁骑士少年的心。

    "

    何须叹息,此身冰冷。

    愿今宵予慰藉,展臂弯。

    "

    那歌声暂时结束了,紧接着的是一阵清冷又似有若无的掌声。那歌声是从多雷先生的家楼下那小酒馆之中传出来的,那声音也是今天中午丹尼尔见过的那名少女所唱出的。

    然后少年突然记起今天另一个约定,他应该在晚上酒馆营业的时候,再去为那名女孩捧场的。

    其他同伴等来等去都还没有来,丹尼尔现在也没有别的事情可以做,所以,为什么不呢?

    丹尼尔低调地慢慢走进了酒吧。他这个年龄的年轻人走进酒吧里本来就容易引人注目,更何况他穿着一身骑士的盔甲。不过他走得足够地低调,足够地满,酒馆里在喝闷酒听歌的平民也没有空去搭理丹尼尔,所以直到他找地方坐下来之前,一切似乎还好。

    "所以你总算来了。"不知道过了多久,一名少女走到丹尼尔的桌子前,在幽暗的环境中展露出微笑。

    "我来了。"少年腼腆地答道:"你的歌很,很好听。"

    "谢谢。"少女凑到丹尼尔耳边,低声说道:"我想你应该点些什么东西喝。你一直坐在这里却不点东西,老板不高兴了,要我请你走。"

    "给,给我一杯果汁吧......"少年于是掏出一个金币说道。

    "一整个金币那么多?这个够用果汁把你灌成胖子了。"少女开玩笑般说道,"但是好吧,剩下的钱我会负责私吞掉的,你的果汁马上就送来。"

    丹尼尔不禁一阵苦笑。

    少女刚想去给少年取饮料,丹尼尔却突然想到了什么,叫住了少女:"呃,如果你可以留下来陪我一下的话"

    "噢,小色鬼。"少女一脸滑稽地笑看着黑铁骑士少年:"好吧。反正我刚换班,在休息时间里可以陪陪你的。看在这一个金币的份上,老板应该也不会为难我。你在那里老实地等我一下。"

    丹尼尔点了点头。

    只是过了几分钟的时间,少女就拿着一杯饮料过来了。虽然丹尼尔点的是一杯果汁,但他却看不懂这杯莫名其妙的果汁。它看起来像是某种水果与汽水的混合饮品,下层是晶莹剔透冒着气泡的苏打水,上层则是橙红色甚至带有果肉的果汁,顶部还有白色奶油。

    "我比较怕喝太甜的东西......"丹尼尔拿着装果汁的玻璃杯子,低声吐槽道。

    "这个不会很甜啦。这是我的自信作品,保证好喝的,你试试嘛。"少女坐在丹尼尔对面,甜甜地笑道。或许这果汁苏打水确实不甜,她需要给丹尼尔加糖。

    与此同时,酒吧的小舞台上也响起了另一名歌者的声音。从那成熟的唱功与歌喉判断,歌者应该是一名三十多岁的中年妇女。

    "原来有别的人在唱啊。"丹尼尔不禁好奇地说。

    "那不是当然吗。如果我必须一整个晚上都唱歌,几天下来我就会变成哑巴。"少女吐槽道。

    "可是她唱得没有你好。"丹尼尔红着脸小声说:"唱功是很不错,但是,嗯,歌声之中没有......感情。"

    "嘘,小声点!"少女于是打断了少年的话:"丽莎大姐头很记仇的,你让她听见这种话,我在接下来的几个星期里可就难熬了!"

    "对,对不起......"黑铁骑士少年于是不好意思地搔了搔头。

    "所以,你来这里到底是为了什么?"少女靠在椅背上放松,开始问道:"你看来并不仅仅是来听歌的。中午的时候我就看到你了,你看起来好像迷路了一样。"

    "我没有迷路......"

    "不是迷路,就是迷失。"少女突然说出一句似乎很有哲理的话。

    丹尼尔无法反驳。

    "呼呼,放松点,我不是在审问你,你想说也好,不想说也罢,没有人逼你的。"少女饶有兴趣地看着少年:"不过这里是酒吧,就是一个让人排忧解闷的地方。你是未成年人,我没法给酒你消愁。既然如此,你何不试着把你心里的烦恼说出来让人听听呢?或许说出来以后会舒服一点呢?"

    丹尼尔眨了眨眼,突然觉得自己的眼眶似乎有点湿润。幸好现场的灯光本来就很昏暗,他确定自己那副想哭又哭不出来的尊容不会被对方看见。

    少年低声答道:"我是有些烦恼。"

    "说出来听听?"少女继续说:"但你得长话短说。我还有......她转头看了看酒台上的时钟嗯,还有五分钟的休息时间。以一个局外人的身份,或许我可以给你一点意见。"

    "好吧。"丹尼尔叹了一口气:"我这次来这附近的城区......实际上是为了向一位殉职同僚的家属道歉的。"

    "嗯?"少女视乎有些惊讶,但是她没有说什么,而是继续用温和的目光看着少年,鼓励他说下去。

    "我那位同僚最近殉职了。这一切都是因为我。因为我力量不足,没有办法保护好他们......没有办法保护好每一个人。我本以为一切的战斗,一切的伤害,一切的痛苦,全都由我来承受就好的。我以为只要他们不出现,只靠我自己一个的话,就能把一切办妥。然而我失败了。我就连牺牲自己都做不好。救不了别人,救不了自己,甚至还拖累了同僚。我真是个没有用的废物。"

    对方一直在认真地听着,没有表半点评价。直到最后,那名歌手少女才突然问道:"所以,你觉得你做得不够好,害死了你的同僚。所以,你觉得你亏欠了他的家属咯?"

    "......大概就是那么回事。"丹尼尔喝了一口苏打水,答道。就连本来是甜味儿的苏打水,也似乎带着一丝苦涩。

    "你那位因此而死去的同僚,他死之前说了些什么?"少女又问。

    "我不知道。那时候我......失去了知觉。"丹尼尔当时实际上是石化了,但他为了容易解释而把实情简化了一下。

    "但是听其他同伴说......他最后似乎是在......嗯,感谢我。"

    "感谢你?"

    "我不知道他到底是怎么想的。为什么为了我而牺牲,却还要感谢我呢。"黑铁骑士少年苦笑道:"或许只是为了让清醒之后的我听到,不至于那么难过吧。他真是一个很温柔的人。"

    "关于他温柔这点,我不能更同意。"少女低声念叨道:"但我认为他不一定是为了让你不难过,才感谢你的。"

    "或许吧。但这种事情我永远也不可能弄清楚了。"丹尼尔更为苦涩地一笑。

    "丹尼尔,你原来在这里!"一个声音突然打断了黑铁骑士少年与歌手少女之间的对话:"天啊,我到处找你,你却在酒吧里泡妞!真可恶!"

    "杰弗逊先生......"丹尼尔有点意外,"呃,塔尔卡斯先生呢?"

    "他来不了。文森特那家伙似乎收到了什么情报,他就是不肯让塔尔卡斯下班,到现在还一直找各种理由来留住塔尔卡斯。"杰弗逊一脸无奈地说:"看样子只有我能陪你了。我还是违抗命令偷偷溜出来的呢。"

    "给你添麻烦了,抱歉。"丹尼尔不禁一脸的愧疚。

    "呃嗯,我的休息时间也差不多完结了,你们慢慢聊吧,回头见?"少女从椅子上站起,匆匆离开。

    "回头见。"丹尼尔还没有来得及跟那位少女道别,她就匆匆走了。

    "嘿,那妞儿长得挺漂亮,你小子眼光不错嘛!"杰弗逊看着远去的歌手少女的背影,压低声音跟丹尼尔攀谈到。

    "她唱的歌很好听,她是个很好的聆听者。"少年随口答道:"但是仅此而已,我没有在泡妞,谢谢。我们走吧。是时候去见一见多雷先生的家属了。"

    丹尼尔拿起手中的混合果汁一饮而尽。

    "还是太甜了。"他低声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