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其他小说 > 光灵行传 > 第1931章 激战之于诡夜 (六)
    第1931章激战之于诡夜六

    "呃。"贝迪维尔尴尬地问:"刚才的话,你都听见了?"

    "听见了。"虎人青年没有转过头来看狼人青年。

    于是气氛变得更加尴尬了。贝迪维尔脸色铁青着。

    "我现在要带你回去我的船里,看看医疗舱能做点什么。"狼人青年于是说:"别担心,古代人的技术一定能把你治好的。"

    "你明知道那是不可能的事情,为什喵要白费力气去尝试。"艾尔伯特却表现得一脸平淡:"你没有听见医生说喵?我现在已经是不死之身了。这样的身体岂不是更便利,内脏机能停止又怎样了,让这种小事情都见鬼去吧。现在,如果可以的话,趁麻醉药的效果还没有彻底过去,你可不可以用轮椅把我送回去开罗大酒店?我猜穆特应该在酒店的房间里等着我,对吧?"

    ".....你不应该就这样出院的。"贝迪维尔不高兴地说。

    "这里的医生都拿我这副半死的身体束手无策了,我还留在这里干什喵?"艾尔伯特却继续说着一堆歪理:"让我回去。如果你不愿意帮忙的话,我自己想办法走回去。"

    "你真是个固执的家伙。"狼人青年知道他无法再劝说自己的朋友,只好放弃了:"在这里等着,我去弄一辆轮椅。"

    "嘿,"艾尔伯特突然叫住了贝迪维尔:"关于我弄坏了的封魔手镯,大不列颠的人怎喵说?"

    "啥?"狼人青年一阵错愕:"天,你刚从鬼门关上爬回来,这种时候还在意这点小事吗?你该不会真的想继续参加圆桌试炼吧?"

    "如果我说我是呢?"

    "那我只能说你是个蠢蛋。"贝迪维尔不禁嘟起嘴:"你这副身体现在应该躺下来好好静养几个月的。明天的比赛又怎么可能继续让你参加。"

    艾尔伯特直愣愣地盯着贝迪维尔,没有说话。

    "不过,毕竟是你这样倔强的人。"狼人青年又叹了一口气:"我也知道阻止你是没有用的。大不列颠的人也不是不讲理,他们回收了你的手镯的碎片,经过查明之后,认定手镯不是你人为破坏掉的。手镯因为无法承受你体内过于巨大的魔力而自行损毁,这是的责任不在你身上。"

    "所以......?"

    "所以他们不打算追究你的责任。等你的身体恢复以后,如果你真的还打算继续参加圆桌试炼,他们会给你弄来一只新的封魔手镯,放心吧。"贝迪维尔不带感情地说:"我这样说,你小子总算满意了吧?"

    "还行。"虎人青年如释重负地松了一口气:"毕竟,要是我不参加淘汰赛,你们未免赢得太轻松了。可不能就这样便宜了你们,呵呵呵。"

    听见艾尔伯特在那里呵呵地笑,贝迪维尔却笑不出来。他心里甚至有点酸。

    "总之暂时就这样了。我去取轮椅,我们回头再见。"他匆匆地逃离了医疗室的隔间,感觉自己就连多面对艾尔伯特一刻都窒息得难受。

    晚上八时左右。

    "就在这里?"贝迪维尔去按开罗大酒店顶层的豪华套房的门铃时,心里还有点怀疑。

    然而来应门的是穆特。看到猫人少年,贝迪维尔的疑惑马上就解消了。

    "我总算是把这家伙送回来了,虽然不是完好无损的一整块。"贝迪维尔推着轮椅把艾尔伯特送到房间的大门前:"接下来就交给你了。"

    "嘿,怎喵说得好像我是个货物那样。"坐在轮椅上的虎人青年吐槽道。

    "呃......谢谢。"穆特尴尬地和贝迪维尔对视了一下。

    "那么我走了,再见。有事再联络我。"狼人青年也尴尬地回了一句,转身走了。

    "嘿,小鬼。"等贝迪维尔走后,艾尔伯特才对穆特打了声招呼。

    猫人少年没有回答,把坐在轮椅上的虎人青年推进去,再默默地关上房间的大门之后,才突然跪倒在轮椅前,伏在虎人青年的怀里。

    "对不起。"穆特低声说道,那声音震颤着,似乎随时都想要哭出来的样子。

    "为什喵是你说对不起?应该是我说对不起。"艾尔伯特一边摸着穆特的猫头安慰道:"如果不是因为我跟斯芬克斯队的人赌气自顾走了,这一切就不会生。"

    "不!"猫人少年把脸埋在艾尔伯特胸口,说话的声音都变得模糊了:"是我。如果我当时有去劝你别走的话,如果我说什么都不让你走,一定要你跟我们回去的话,这一切就不会生!"

    艾尔伯特没有再去反驳,只是默默地继续抚摸着猫人少年的头。

    "我有点累了。"等穆特哭够了,艾尔伯特才开口说:"你可以扶我到床边喵?"

    "你睡着以后......会醒过来的,对吧?"穆特抬起头,担忧地问。

    "你是笨蛋喵?"艾尔伯特吐槽道。

    猫人少年破涕为笑,尽管那是一种夹杂着苦涩的笑。

    "嗷......"躺在柔软舒适的床上,艾尔伯特这个时候才感觉到些微的放松。

    他例行公事般试着合上眼,却完全没有半点睡意。变成了这样的一副身体之后,到底还需不需要睡觉,还是一个谜。这副心脏停跳的身体,到底是否还有新陈代谢机能,都是个谜。

    就在他困惑的时候,他却感觉到猫人少年偎依在他身旁。

    "你在干什喵,穆特?"

    "你好冷。浑身都冷。"穆特低声说:"就这样睡着的话,会着凉的。"

    "所以你就过来给我送温暖?"

    "只是一会儿的话。"穆特说,又往艾尔伯特这边蹭了蹭,把身子靠得更紧。尽管如此,这小子其实月至少用背脊对着艾尔伯特,躺在虎人青年身旁而已。所谓的"送温暖",送的真不够专业。

    "你明天打算怎么办?"穆特躺在那里一动不动,却低声问道。

    "没打算怎喵办,"艾尔伯特闭着眼睛随口答道:"能动的话就去参加比赛。"

    "都已经变成这种样子了,还打算参加比赛?"穆特顿了一顿:"等等。打算参加的是你自己的擂台赛,还是"

    "都参加。"

    猫人少年于是又顿了一顿:"你应该不用我提醒你吧?暗黑美式足球的比赛是在明天早上九点钟。我甚至怀疑你的身体能赶那之前恢复过来......"

    "这种小事用不着你担心。"虎人青年哼道:"除非你不想让我参加足球比赛?"

    "我......"穆特似乎还真的想阻止艾尔伯特去参加比赛,但他忍住没说出口。他比谁都更清楚,现在的斯芬克斯队不能没有艾尔伯特。特别是级杯赛事已经进入白热化阶段,接下来的比赛将会越来越困难,球队无论如何都需要艾尔伯特的力量。

    见穆特在迟疑,艾尔伯特不禁淡然笑了一下:"既然你不打算阻止我,那接下来就没什么好担心的了。现在从我的床边滚下去。让我睡一会儿。"

    穆特没有说话,但也没有动。

    觉得这样有点烦人了,虎人青年一转身,从背后搂住了猫人少年。他恶作剧般的举动原本只是为了吓一下穆特,以为这样就能吓跑猫人少年。然而穆特却丝毫没有抗拒。

    "消毒水的气味......"他只是静静地躺在那里,低声吐槽了一句。

    "医生处理完我身上的伤口就把我送回来了。我还没有洗澡。"艾尔伯特说。

    "腥臭味......"穆特又说:"而且......还有女人的香水味。"

    "所以......?"艾尔伯特没有去否认。

    "有点讨厌。"猫人少年低声说:"你要不要去洗个澡"

    "我真的很累了。"艾尔伯特不耐烦地打断道。

    "我可以帮你洗......"

    "闭嘴,让我睡一会儿!"虎人青年更加不耐烦了。

    "好吧......"穆特于是不说话了。

    然后又是一阵尴尬的沉默。

    "你真的不打算从我的床上滚下去喵?"艾尔伯特于是又问:"是因为知道我没有力气把你赶下去,所以才这样为所欲为?"

    "我没有......"

    "我又遇到鲁夫了。"虎人青年突然说。

    "什么?"

    "他一直都在,守护着我。"艾尔伯特长叹一口气:"即使在这段时月里我们忘记了彼此,也没有办法用正常的方法交流。"

    "我没听懂你在说什么......"

    "是他救了我。再一次。"虎人青年瑟缩了一下,把猫人少年抱得更紧,就如同搂着一个毛茸茸的抱枕:"他最后的话,要我......"

    照顾好穆特。

    听见艾尔伯特话说了一半就没有声音了,穆特有点奇怪。

    "笨老虎?"他试着叫唤了一句。

    没有回应。

    猫人少年大惊,转身看了艾尔伯特一眼。

    虎人青年已经沉沉睡着了。

    他睡得那样死,就好像真的死去了似的。穆特探了探艾尔伯特的鼻息,现艾尔伯特是真的没有呼吸......几乎没有。就连心跳也完全停顿,他简直就像一具冰冷的尸体那样。

    在这之前穆特已经接到过电话通知,贝迪维尔已经对穆特简单说明过艾尔伯特的身体状况有多特殊。但实际遇到的时候,穆特还是觉得这一切很可怕。

    老虎该不会真的就这样睡着了,永远地睡着了,再也不会醒过来了吧?

    想到这里,穆特不禁惊恐。漫漫长夜,他本来可以从虎人青年的拥抱中挣脱,跑去干别的事情。但他反而依偎在艾尔伯特的怀里,把耳朵贴在艾尔伯特的胸前,一次又一次,试图听见那已经不存在的心跳声。因为时间好得过久,他自己也被一阵困顿所捕获,最终昏昏沉沉地睡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