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其他小说 > 光灵行传 > 第1930章 激战之于诡夜 (五)
    第193o章激战之于诡夜五

    与此同时,大不列颠战舰,进击的帕拉米迪斯号里。

    传送室的警报声在轰鸣,刺痛着贝迪维尔的耳朵。

    "怎么了?"原本被吩咐在这个传送室里等待的贝迪维尔,不禁激动地问:"你们找到艾尔了?正在带他回来的路上?"

    "不是。"卡多尔却摇了摇头,一面紧张地看着监控的屏幕:"有一个外来的传送信号黑到我们的系统之中。那传送信号使用了和这艘战舰的传送室完全一样的通信频道。对方似乎是想远距离强行打开我们的传送装置?!"

    "这种事情也能办到吗?"

    "正常来说是不可能的事情。所有的频道都经过严格的加密,外人不可能简单地破解,除非对方本来就知道这个大不列颠的军用频道。"

    卡多尔一边跟贝迪维尔解释,一边用对讲机呼唤其他骑士:"这有可能是敌人的袭击。都聚集到传送室前面,随时准备迎战!"

    "你们未免有点紧张过度了。"贝迪维尔哼笑道。

    "有备无患,总比被敌人突然入侵的好。"卡多尔低哼。

    嘀。控制台出一声奇妙的声音,似乎传送系统又起了什么变化。

    "又怎么了?"

    "入侵停止了,对方却留下来一个固定的坐标。"卡多尔皱了皱眉头:"这是......地底的坐标?大致位置是在......撒哈拉沙漠西南部?"

    "沙漠的地底?"贝迪维尔突然似乎明白了什么:"该不会是,在地下玻璃海里?从那种地方可以信号过来吗?"

    "按照坐标的指向来推测,就是这样。"卡多尔耸了耸肩:"但这正常是不可能的事情。即使大不列颠也未曾拥有这么强大的信装置,能穿透整个沙漠的阻隔,把地底玻璃海的信号传到船里来。除非对方有比我们更为先进的信号增强装置。"

    "那么,这个坐标是用来干什么的?可以用来打开传送门吗?"贝迪维尔又追问道:"要不要打开传送门试试?"

    "看样子对方是希望我们用这个坐标来打开传送门。"圆桌骑士眉头皱得更深了:"但这有可能是个陷阱。搞不好传送门一打开,对面就有岩浆涌进来......"

    贝迪维尔不禁有点不高兴地皱眉:"这种事情不试过是永远不可能清楚的。试试把传送门打开吧。"

    "嘿,你说得真够轻松的,"卡多尔于是全力讽刺道:"你又不是这里的负责人,出了问题也不用你来背锅,对吧?"

    "卡多尔,打开传送门。"传送室的扬声器之中却突然传来骑士王亚瑟的声音。

    "可是,陛下!"

    "打开传送门并同时维持着门上的结界,可以防止海水或岩浆之类的东西倒流进船里。"亚瑟王又说:"既然贝迪维尔想要满足自己的好奇心,就让他自己一个人进去门的另一头探路。这样大家没有意见了吧?"

    卡多尔和贝迪维尔对视了一眼,沉默。

    "非常公平,陛下。"圆桌骑士卡多尔于是想不出更多的话去反驳了:"所有人准备好了,传送门将在十秒内开启!"

    "十,九,八"卡多尔这样宣布的时候,狼人青年也从控制台这边走出去,走到传送室内部。大不列颠那些骑士也格外紧张地在周围拿着武器戒备,仿佛真的以为门一打开就会有一群敌人冲进来和他们火拼似的。

    "传送门开启!"伴随着卡多尔的声音,一道门凭空出现在贝迪维尔身前。贝迪维尔最近经常利用这个传送系统,这传送门他可说是见惯不怪了,但这次出现的传送门上带着某种奇妙的七色光彩,和他平时看到的传送门似乎微妙地有那么一点儿不同。

    "哼?"他于是哼了一声:"对面应该也是需要封魔手镯之类的器材,才能打开这种传送门吧?"

    "理论上是这样的。"卡多尔答道。

    "那既不是大不列颠自己的产品,却又能轻易黑进大不列颠的系统里面?难道说对手的科技水平比我们先进很多?"

    "你打算进去还是不打算进去?"卡多尔有点不耐烦了,"不进去的话我就把传送门关闭咯?"

    "好,好,我这就"狼人青年没有多问,一步就迈进了门内。

    传送门只是两个空间之间的连接点,通过传送门的过程实际上只消耗极其短暂的时间。下一瞬间,贝迪维尔已经来到了一个类似地洞一样的地方。

    "呃......嗨,贝迪维尔......?"躺在地上艾尔伯特看到贝迪维尔,先是一阵错愕,然后尴尬地打了一声招呼。

    "艾尔?!"贝迪维尔这边也充满惊愕地看了对方一眼。他本来还在船里耐心地等待着,以为大不列颠的人通过交涉,能救回艾尔伯特的。没想到大不列颠的人都还没有行动,这边一个传送门就直接把狼人青年带到了虎人青年面前。

    "噢,我的天!"贝迪维尔看到全身几乎一丝不挂,只围着一块破布的艾尔伯特,不禁惊呼道。

    "噢,我的天!!"贝迪维尔又看到一旁衣服被撕烂了好几处,腿上还有伤的香奈儿,不禁再次惊呼道。

    "噢,我的天!!!"贝迪维尔仔细地看,看到艾尔伯特胸口那可怕的伤痕,不禁大声惊呼道。

    "你叫完天了喵?"艾尔伯特见贝迪维尔一直在惊呼,有点不耐烦了:"你叫完的话,可不可以先把我们从这里救出去?我的身体动不了......"

    "呃......当然。"狼人青年先是把上衣脱下来丢给虎人青年,然后过去扛起他:"嗯?"

    他的小狗鼻子动了动,似乎嗅到了什么不对劲的味道。

    腥臭味。

    "你这小子......"他斜眼看着艾尔伯特,用眼神在责备干过坏事的艾尔伯特。

    然后他又瞥了香奈儿一眼,替她感到可惜。

    "咳咳!"艾尔伯特知道贝迪维尔已经嗅到了什么,赶紧干咳一声打断:"详细的经过我们回去再谈可以喵?我觉得我快要死了耶"

    贝迪维尔没好气地低哼了一声。

    "你们先走吧,"香奈儿冲贝迪维尔苦笑:"之后记得叫医疗队来救我就好。"

    贝迪维尔无奈地咧嘴一笑,没有去管香奈儿,扛着重伤的虎人青年走进了传送门。

    一小时后,大不列颠战舰进击的帕拉米迪斯号,医疗室内。

    "他的状况如何?"贝迪维尔在医疗室的隔间外,压低声音问。

    "很不乐观。"圆桌骑士康斯坦丁答道,"内脏有过大规模的内出血与破裂。身上有多处的淤伤和烧伤,伤口则有不同程度的溃烂和感染。最糟糕的是,他的心脏已经停止跳动。"

    贝迪维尔脸色一沉。

    "他的心脏明明已经停止了跳动,他却还活着。"康士坦丁打了个寒颤:"他的脑部维持着正常的思考机能,血液也在如常地流动。这简直是件不可思议的事情。他那副样子,仿佛体内的血液已经不是依靠心脏的搏动而泵到全身各处,而是血液在自行流动。"

    "这种事情......真的可能吗?"

    "他的身体已经越了一个生物应有的常理,是接近于自然的存在了。"圆桌骑士眨了眨眼,"血液里面能够检测到高浓度的固有光子,他的血液已经和光子完全融合,血液的流动实际上就是光子的流动。"

    "怎么会......"贝迪维尔皱了一下眉头,"这样下去真的没有问题吗?"

    "兽人的本来就能承受光子长时间的影响,我不觉得他短时间内会有石化的危险。但他确实是个无法预测的特例。他的性命已经完全依赖着光子的供给,但这种供给到底能否顺利地成为他生命活动的能量,能不能持续补充他的物质消耗,没有人能够百分之百确定。"

    "那么,也就是说......?"贝迪维尔斜眼看着医生。

    "他的内脏机能几乎完全停止了,我怀疑他还能正常进食,维持正常人应有的生命活动。"康士坦丁于是实话实说:"即使体内的光子血浆还在维持着他的性命,让他暂时不至于死去,但他的恐怕会越来越衰弱,最终变成干尸或者活尸之类的东西吧。"

    贝迪维尔的脸色再一沉:"就不能想办法让他已经停顿的内脏机能重新复苏吗?"

    "我会告诉你,我已经把一切能做的事情全做过了。但是很遗憾,我已经束手无策。严格地说他其实已经死了,已经不是一个生物了。"康士坦丁摇了摇头,"你可以试试把他放进你的船里那个所谓的医疗仓里,希望古代人的技术可以让他起死回生。但是......不要抱太大的期望。"

    "好吧。"贝迪维尔已经懒得再和医生说什么了。情况颇为绝望,但他决定还是把艾尔伯特送进医疗仓里试一试,或许真的能够出现奇迹呢。

    他匆匆结束了和康士坦丁的对话,走进医疗室的隔间内,没想到艾尔伯特已经醒过来了,躺在床上若有所思地看着窗外的夜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