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其他小说 > 光灵行传 > 第1926章 激战之于诡夜 (一)
    第1926章激战之于诡夜一

    巨大如山,光是身高就过了一千英尺的蜃楼黄金蟹死亡之颚,朝艾尔伯特无情地袭来。

    它死亡之颚的异名,来自于它左臂那只巨大得只需轻轻挥舞就能撼天动地的巨钳。如今它正毫不留情地,用这只巨钳,朝虎人青年的脑门上砸下!

    那攻击,如同天上落下的巨大陨星,轻轻一砸就能把地表砸出巨坑!

    那攻击,仅仅是轻轻擦过而已,就会让人粉身碎骨,死无全尸!

    那攻击,仅仅是拍打在地面上造成的冲击波,就能把人吹飞数百英尺,让人内脏悉数震碎出血而死!

    但是

    艾尔伯特举弓引箭,早就把箭矢如同逸散的星光般连射而出!

    冰结的箭矢,存货有三十枚。它们落在怪物的身上各处,这每一处,都是艾尔伯特可以进行空间交换的锚点!这些箭矢,每一枚,都带有特殊的魔力,魔力抵消了地心的引力,可以让它几乎呈直线般飞射到无限远处!

    嗖!

    在巨钳把虎人青年砸烂之前,他就瞬移到了嫉妒之座的右肩上,其中一枚箭矢落下的地方!

    "我们动手吧,鲁夫。"虎人青年低声念道,不拿弓的手腾空出来,轻轻一划。

    他的背后出现了巨大的白虎,一个若隐若现的影子,却伴随着艾尔伯特挥手的动作而挥出它的巨大虎爪!

    撕裂!

    虎爪虽然是无形之物,如同一个幻象,或如同一团光的雾气般穿透了怪物的身体,但它却能造成实质的伤害!蜃楼黄金蟹那看似厚重无比的蟹壳,竟然被撕出了一道伤痕!

    在那巨壳的伤口,或者说是凹陷处,出现了一把小飞刀!

    这不是普通的物理攻击,非也!

    艾尔伯特对巨蟹所做的,仅仅就是空间对调而已!

    他把白虎的幻影爪子碰触到的地方,和别处的空间对调了,把远处早已埋在地上的小飞刀挪过来,把巨蟹坚硬的黄金壳的一部分拆了,移动到三百码远处的地面上!

    咚!!

    死亡之颚的巨大蟹钳这时候才落地,在地面上砸出一个巨坑,同时也把艾尔伯特从它身上拆出来的蟹壳的一部分,砸成了粉尘!!

    地下玻璃海的"玻璃"由特殊的高分子硅构成,有一定的韧性,并不是一碰就碎的那种玻璃。但地面在巨大蟹钳的冲击之下仍然疯狂地碎裂,朝四方八面掀起一个由玻璃碎片组成的巨浪!

    你对力量一无所知。

    艾尔伯特再一个瞬移,已经来到了嫉妒之座右蟹钳的腋下位置。

    肆意挥舞着自己的武器,肆意地炫耀着自己的力量。

    他拉弓引箭,再一次射出一枚箭矢,这次使用的却是爆炸箭。

    而实际上,你却是那喵的可悲。

    爆炸箭击中嫉妒之座的右钳关节位置上,而这个右钳则是它较小的那只蟹钳。爆炸箭对黄金蟹的外壳造成接近于零的伤害,看似无足轻重,却意义重大!

    嗖!艾尔伯特已经瞬移到了蟹钳关节位的旁边,爆炸箭早已被他标记过,爆炸箭的任何一块碎片都是他的锚点,都可以进行空间交换!

    在死亡之颚反应过来之前,虎人青年背后的巨大的白虎幻影已经划出了一爪,幽灵般的爪子瞬间掠过怪物的外壳,对调空间,在其上留下伤痕,巨大的抓痕上插着一枚小小的匕!

    嚯!前一次攻击才刚刚完结,艾尔伯特就已经瞬移到另一枚碎片前,再一次召唤白虎的幻影,划出另一爪!

    嚯!瞬移,再一次爪击!

    嚯!再瞬移,另一次爪击!

    嚯嚯嚯嚯嚯嚯嚯!连续的瞬移,连续的爪击!艾尔伯特就如同飘忽不定的白色鬼魅一样,不断地跳跃,同时展开猛烈得让人无法看清的连击,一秒之内就动了数十次!

    其实在爆炸箭击中目标之后,爆炸就开始生效,箭头分裂出来无数的破片,伴随着冲击波呈辐射状飞散出去,在这些碎片因为过度分散而变得毫无意义之前,持续时间仅仅只有两三秒而已!

    但就在这区区的两三秒之中,虎人青年已经连续对调空间,进行了过百次的瞬移,每一次瞬移也同时召唤出圣灵白虎的幻影,对他力所能及的位置动爪击!那让人目不暇给的连击,把艾尔伯特整个人变成了一道白光,连续出现的白光也仿佛召唤出了数千数百的圣灵白虎,对目标猛烈打击!

    而实际上白虎只有一个,不断出现的白虎只是因为它出现和消失的度实在太快,在时空中无数次烙下的残影而已!

    三秒过去,连续的爪击已经在怪物的右钳关节上造成了密密麻麻得无法数清的抓痕!它们看起来都是巨大老虎爪子造成的抓伤,实际上却是空间对调之后残留的痕迹!

    这种接近于撕裂空间的攻击,攻击力可谓无限大!除非有对应的防护罩把它低档在外,否则世上再怎样强力的防御都拿它无济于事!

    "有点本事。"艾尔伯特似乎能够听见他的对手在嘟哝,他永远都无法知道那是真有其事,还是自己的幻听。

    此时他的身后却已经有东西呼啸而至,那是黑色的、如同浓痰般的人状物!按嫉妒之座的说法,那是它体内的"绝望残渣",而它却把它当成一种攻击手段,朝虎人青年射来!

    嗖!当然,这种攻击永远不可能打中。老虎就像长了后眼似的,那黑色的绝望残渣还没有接近他,他就一个瞬移到了别处,彻底消失在嫉妒之座的视野中!

    "你不知道喵?"艾尔伯特再次出现的地方,正是怪物的头顶上。他站在那怪物如同山般的巨大头顶上,本来被俯视的他变成了俯视对手。

    "鲁夫给我的力量就是控制空间的能力。控制空间的能力,也包括空间感应能力。"他趁机拉弓,说道。

    "在那区区的十码范围内,任何接近我的东西都可以被感应到,我甚至都不需要回头去看。"

    一支箭直飞出去,一直箭朝高空中飞出,向着无尽高的天空中延伸,似乎想要击中地下玻璃海的天花板。

    "在以我自身为中心的那片绝对防御领域之中,任何东西都无法偷袭我!"

    巨大的白虎再一次出现在艾尔伯特背后。

    "也就是说,这个世界上没有任何东西,能够威胁得了我!"

    这一次,白虎并不是使出爪击,而且捏着巨大的双拳,朝怪物的头上砸落!

    咚咚!仿佛有砸中的声音,那实际上却只是艾尔伯特自己脑子里补完的音效。但白虎的拳头确实完成了它的使命,它幽灵般的拳头和对手头部接触的瞬间,就在蜃楼黄金蟹的脑门上挖出了两个深深的大洞,直接把坚硬无比的蟹壳挖穿!

    当然,怪物的身体如山般巨大,这两个所谓的大洞实际上小的可怜,也丝毫没有对蜃楼黄金蟹造成任何伤害。

    当然,这一击根本就不是艾尔伯特真正的目的,只是达到目的之前的一个过程而已。他的对手甚至还没有反应过来,另一枚爆炸箭已经朝黄金蟹的右肩上同一个关节位射去,只是艾尔伯特射箭矢的角度从斜下方变成了斜上方而已!

    磅!!箭矢精准地落在关节上,爆炸,艾尔伯特伴随着破散的弹片一瞬间就出现,而且出现过无数次,一瞬间就召唤出无数圣灵白虎的幻影,疯狂地对怪物的右钳关节处实施爪击!原本的斜下方连续攻击,已经在怪物的关节上造成了大量的伤痕,现在的斜上方的连续爪击,则制造出更多伤痕,让嫉妒之座的右钳关节伤痕累累!

    但与此同时,蜃楼黄金蟹也并没有闲着。虽然艾尔伯特在那里的身影如同鬼魅般飘忽不定,无法瞄准,但它根本没打算瞄准,直接朝虎人青年大致的所在之处连续吐出了上百黑色的浓痰。那些所谓的绝望残渣都是些濒临死去生物的遗体,是承受了来自圣杯那里涌出来的绝望,被腐蚀成非人惨状的东西!这些粘稠又带着强力腐蚀性的东西铺天盖地般汹涌而来,大有想碰运气打中艾尔伯特的想法!

    ......根本没有用!虎人青年的能力并不仅限于短距离的空间相互对调。力量完全解放的圣灵白虎,力量的有效作用范围远得惊人!嗖!艾尔伯特对巨蟹的右钳关节连续使出上百次攻击之后,在自身快要被黑色的绝望残渣淹没之前,已经瞬移到了巨蟹的肚皮底下!

    啪滋滋滋滋滋滋滋滋!如同潮水般汹涌而至,却打了个空,上百上千带着强力腐蚀性的绝望残渣,落在巨蟹的右钳上!

    巨蟹的厚重蟹壳原本设计上就是为了抵御这类东西的腐蚀,它本应可以轻松无事地抵抗住绝望残渣。但蟹壳的外层却被艾尔伯特用圣灵白虎的虎爪挖了个遍,留下大量的伤痕,那些受损部位抗腐蚀的能力明显差得多,黑色的焦油般的东西洒落在其上,马上就开始产生激烈的腐蚀,伴随着浓烟的升起,出刺痛人耳膜、难听的滋滋声!

    时机已经成熟。

    艾尔伯特带着冷笑,出现在怪物的右钳上,就这样直愣愣地站在巨大蟹钳那多毛带刺的顶部,和巨大的蜃楼黄金蟹对视。

    再强大的人,也会因自身的力量而毁灭。

    虎人青年用脚狠狠地一剁,他脚下的整个蟹钳就突然撕裂扭曲,然后和艾尔伯特自己一起消失得无影无踪。

    与此同时,最初艾尔伯特站在巨蟹的头顶上时射的,垂直向上的那枚箭矢,也被空间对调了,凭空出现在巨蟹的断臂位的物理中心点上。

    "死吧!"从高空中驾驭巨大螃蟹断钳,以惊人之势朝巨蟹头顶落下的艾尔伯特,疾呼道。

    蟹钳的尖端瞬间刺中巨蟹头顶那两个大凹洞上,并顺势深深地嵌入!

    啪滋!那些被称为绝望残渣的黑色脓汁,从怪物破碎蟹壳中喷溅而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