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其他小说 > 光灵行传 > 第1920章 逃亡之于诡夜 (三)
    第192o章  逃亡之于诡夜  三

    不知道又过了多久。Δㄟ.

    艾尔伯特醒过来,或者说他自以为应该醒过来了。

    他只觉得自己眼前一片漆黑,有布条紧紧地捆住了他的双眼。紧缠着的布条不仅让他无法视物,还为他的眼珠子带来一阵快要爆裂般的,受压迫的胀痛。

    他很难受,他想要呼喊。但他的嘴巴被某种球状物塞住。

    那东西软硬适中,塞在嘴巴上并无特别大的不适,但它却带着塑料般的臭味,始终卡在他的牙齿和舌头之间,让他连吞口水都无法做到。他微张着的嘴巴渐渐让他喉干舌燥,让他无法说话,只能出一阵含糊的呜咽,唾液却不由自主地从他的嘴角渗出,甚是羞耻。

    他的手脚肯定是被捆起来了。他有这种感觉,自己应该是被四脚朝天地吊在半空中。然而捆起他的四肢的那些皮带非常厚实,勒得极紧。

    它们把艾尔伯特尴尬地背朝天吊在半空中,把他的四肢拉扯得接近笔直地伸展开来,最终让艾尔伯特的四肢关节全都在长时间强行拉伸的状态下,变得彻底麻木。

    就连他的老虎尾巴也被吊起来了,吊在天花板上,受重力的作用而绷紧,好像随时都会被扯断。在疯狂拉扯之中,他感觉到了剧烈的疼痛。

    有谁抓住了他的头,把他拎起。某种尖锐之物贯穿了他的脑壳,似乎往他的后脑勺中注射进去了什么。

    然后又过了好久。

    周围是那样的寂静,在自身的重量之下,他的身体和地面几近融合。艾尔伯特估计自己应该是身处于一个牢房之中。他如同一只融化了一半的大猫一样,软塌塌地躺在粘腻腥臭的地板上,他被玩弄过,被玩腻了,所以就被暂时关在这种地方,等待被送去接受下一步的处置。

    他知道那群疯子对他的折磨肯定不会就这么简单地完结,这仅仅只是一个开始而已。他有少许时间能够喘息,而且还保持着清醒。他知道自己要是不趁现在脱离这个魔窟,他以后恐怕就再也逃不掉了。

    因此,他试图挪动自己麻木的身体,希望能够脱离这种困境。

    然而并没有用。身体绝望般不听使唤,更被夸张地五花大绑。自救是绝对不可能的事情,他只能等待奇迹的出现。

    艾尔伯特这辈子从未遭遇过如此的绝望,他这辈子也极少有真诚地忏悔过。但此刻的他向着在冥冥之中某种可能不存在的神明忏悔,甚至是他不认识的神明忏悔,仅为自己的愚蠢而忏悔。

    要是他从一开始就不跟斯芬克斯队的人闹翻,避开危险保全自身,此刻的他肯定不会落到这种田地,受到如此巨大的屈辱吧。

    鲁夫......

    不知道为什么,在这种时候他想到的却是猫人少年,在他的记忆中如同他弟弟般的存在。在很久很久以前那个无人的荒野之中,那孩子正在篝火边做着晚饭。炊烟伴随着炖肉汤的香气一同升起,充斥着艾尔伯特的感官。在那一个瞬间,从简易搭建起来的木头床上爬起来的艾尔伯特,突然觉得这样的生活要是能够一直持续下去也挺好,他有一种想把猫人少年抱起来捧高高的冲动。

    然而那副光景很快就被另一个身影所替代。鲁夫消失了,转过头来看着艾尔伯特的却是和鲁夫外貌极其相似,性格却大相庭径的猫人少年穆特。穆特在朝老虎吐舌头做着鬼脸,给他白眼。

    于是艾尔伯特总算知道了,从很久以前的那个时候开始,他的生活其实就已经回不去了。

    多么的悲哀。

    黑暗突然降临。

    手脚被捆起来,躺在牢房之中的艾尔伯特,眼睛扔被布条紧紧蒙住。但这布条并不能彻底地遮蔽光源,在这之前还是有少量的光芒能够穿透布条,射进艾尔伯特的眼睛之中,所以他知道牢房里原本的昏暗和现在彻底的黑暗,有所区别。

    这突如而来的彻底黑暗,似乎预示着,这里生了什么。但那到底是什么,此刻已经彻底绝望的艾尔伯特,并没有期待过。

    刷啦啦啦啦。伴随着一阵金属滑动的声音,牢房的门视乎被打开了。

    "呃......"有谁低叹了一声。那声音的主人似乎很惊讶。那却是一种意料之中的惊讶。

    过了大概十秒,那声音的主人才突然凑到艾尔伯特耳边,低声问:"你还好吗?还能行动吗?我现在就帮你松绑,要从这里逃出去了。"

    那声音却为虎人青年带来更大的绝望,因为他认出了那声音的主人。

    是香奈儿。

    真是糟糕透顶。他竟然被她看到了,自己现在这副落魄的模样。

    "呜......"嘴里的球体被拔走之后,虎人青年才开始出一声低哝:"事情并不是你想象中那样的"

    "我知道。"香奈儿正忙着解开艾尔伯特手和脚上的绳子,却不小心碰到了艾尔伯特的老虎屁股,大猫突然全身抽搐了一下。

    "抱歉。"少女知道此刻的虎人青年很敏感,她马上缩回了手:"我知道你感到羞愧,但这一切完全是不必要的。你只是被算计了。"

    "我被......算计了??"

    "你在安哥拉的军事基地里碰上的那个家伙,是赛特的得力手下之一。没有人知道他的本名,人们只把他称呼作[猎人]。猎人是世界上仅存的几个大师级别的匿踪专家,他几乎可以在任何人都无法察觉到的情况下潜行到对方背后。"

    "这"

    "你从一开始就没有胜算,被抓走也是理所当然。"香奈儿继续说:"你被他从背后接近的瞬间就已经输了。他朝你背脊注射了一种麻醉药剂,控制住你的精神与。接下来你只能任由他宰割。"

    "可是......"

    艾尔伯特似乎想明白了什么,突然满带愠怒地问:"所以......你看到了这一切?你从一开始就在暗中观察着我所遭受的一切,但你却没有出手救我?"

    面对艾尔伯特的问,香奈儿愣了一愣。

    "抱歉,我找不到下手的机会。"她答道:"即使是我,也无法和赛特的手下们正面硬碰。"

    "所以你一直跟过来了,在暗中观察,看着我被...呃......折磨?"

    "你在说什么?"香奈儿刚解开艾尔伯特蒙住眼的布条,一脸懵然地反问道:"我为了找到下来这个秘密基地的路,花了好长时间。我找到这里来的时候,你已经是这副样子了。"

    "你......"老虎白了少女一眼,却没有从对方的眼中看到半点虚假。他于是有点恼火地哼道:"算了!"

    其实香奈儿见艾尔伯特下半身一丝不挂还粘答答的,已经猜到了个大概。她却装作没有看见一样,把自己黑色的斗篷解下,塞给艾尔伯特:"你的装备都到哪里去了?在找回装备之前,先用这个遮羞吧。"

    艾尔伯特没有说什么,恨不得赶快照办。他用斗篷把自己下半身围起来,虽然这就像穿裙子一样奇怪,但它勉强能够遮一下羞。

    浑身无力的艾尔伯特试着从地上爬起,他的手脚仍然麻痹得很,他整个人都虚弱到了极致。

    香奈儿于是直接用肩膀支撑着艾尔伯特,让老虎能够站起。艾尔伯特本身虽然并不算高大,但他好歹是兽人。黑暗精灵少女那娇小的身材和艾尔伯特的身材根本没有办法比,即使强行扛起艾尔伯特,两个人这样一样是没有办法顺利走动。

    艾尔伯特感觉到自己下体在摇晃,有种随时要崩塌的感觉,他知道自己的身体状况极其恶劣。

    "够了。"他用手臂扶住墙,停止了移动:"不用勉强带着我走。还是你自己一个逃离这里吧。"

    "你在说什么?只能趁现在逃走,等他们说的[第三阶段]开始,你就再也逃不了了!"香奈儿依然用尽全力试图扛起沉重的大老虎:"他们会开始向你的身体中注射药物。会把你改造成怪物。一旦变成那样子,一切都将变得无可挽回!"

    "即使这样......呜!"腹痛在侵蚀着艾尔伯特,原本麻痹的身体逐渐恢复,反而更为剧痛难当。他一脚踩空,整只老虎向前扑倒,连同试着支撑起他的香奈儿也一起倒地了。

    "呜!"少女笨拙地爬起来,额头被磕碰得有点疼。她看着如同一团烂泥般倒在地上爬不起来的艾尔伯特,不禁叹了口气。

    "快起来,拜托了。"香奈儿低声说:"电力系统的中断只能维持十分钟,这是我们唯一的逃脱机会。"

    艾尔伯特从地上挣扎着试图爬起,但挣扎了几下又扑通一声倒下。五脏六腑都像被搅烂了般剧痛不止,他吐了一口血。

    咚,咚,咚,咚!周围的灯光接二连三地打开,电力开始恢复了。香奈儿本来就很难带着这种奔溃状态下的艾尔伯特离开,现在只怕更加困难了。

    "可恶。"少女皱着眉,抓住地上的老虎的肩膀拖动起来:"事到如今,只能"

    她抱起大老虎,朝着牢狱深处一个类似通风口般的入口走去。赶在追兵到来之前,她就把艾尔伯特塞进通风口中,然后自己也跳进去了。

    向下倾斜的通风口带着二人一路下滑,朝着近乎是无尽深的地底落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