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其他小说 > 光灵行传 > 第1897章 钢铁处女 (十五)
    第1897章  钢铁处女  十五

    "该不会......!"小祖斯特惊呼道:"在英军里竟然会出现那种东西?!"

    亚瑟冷笑,理所当然地答道:"所谓的战场,就是滋生妖孽之地,你连这个都不知道吗?"

    强尼.祖斯特无言以对。

    "我们得去帮助贞德。她一个人没法对抗吸血鬼真祖的。"亚瑟说道:"那个什么......阿朗松公爵?传令下去,让你的军队给我们腾出一条路。"

    "即使你这样说"阿朗松公爵不禁愕然。最初他还以为这名金少年是见习的吸血鬼猎人,应该是小祖斯特的儿子什么的。但现在看来,这名少年的地位显然比吸血鬼猎人还高。而且还带着那样神奇的剑......

    "如果你不传令也罢。"亚瑟眉头轻轻一皱,"只要他们不挡我的路就行。挡路的话,就连他们也一起砍了。"

    然后少年一个空翻跃出掩体,大喊道:"要跑起来了,你跟得上吗,祖斯特?"

    "不用担心我,亚斯兰大人。"强尼也从法军的防御工事中翻出去,急急忙忙地跟在已经飞奔起来的亚瑟背后!

    "亚斯兰......?"被抛在二人身后的阿朗松公爵还在若有所思地念叨着这个名字,然后他恍然大悟地惊呼道:"他该不会就是......石中圣者?!"

    土列尔的正门前,尸体堆成了山。法军仍然在与英军交战中,尽管大部分的英军已经退守到了碉堡的内部,在那里进行着笼城战。那些来不及撤退的英军则在愤怒的法军猛攻之下死的死伤的伤,余下小部分人见大势已去,开始抛弃守城的任务,仓皇逃逸。然而战争是残酷的,正在逃跑之中的英军不管是从碉堡后门奔跑,还是直接从城墙跳进河道里逃离,他们背上都得挨上几箭。法军对着那群逃跑之中的英军放箭,残暴地虐杀了无数的逃兵。

    "走开,别碍事!"亚瑟却并没有时间去搭理这些法军,他在法军愣住了的时候就如同一道白光般从这些人身旁溜过,直奔城堡正中。亚瑟是从法军的阵地里冲过来的,即使没有军令,这些法士们也以为亚瑟和小祖斯特是法兰西的友军,他们还没有搞清楚状况之前根本不敢对亚瑟和小祖斯特乱出手。这也为亚瑟省了很多麻烦。

    城堡的正中央,在复杂的石质建筑物后方,有一个进入地牢的大门。木门已经被一群猛男用攻城锤强行撞破,而已经损毁的攻城锤也失去了作用,被弃置在一旁,连同周围无数的残垣败瓦。

    进入地牢的路已经彻底打开,但那不断往下延伸的大型楼梯却透出一股让人心寒的阴森之气。入夜了的土列尔堡本身的照明条件就很差,再加上地牢两旁的火把都已经是半熄灭的状态,不禁让人心生厌恶,根本不想进入这种幽暗的充满了未知的鬼地方。所以现场有十几名法军待在那里不敢动,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吧。

    然而亚瑟的炽天使圣剑在颤动,在光,它知道这个地牢里面有什么。

    "看样子,贞德已经带人进去了。"亚瑟无视那群围观的法军,一边按捺住他的圣剑,一边低声提醒道:"躲在地牢里面的家伙很强。很有可能比我之前对抗过的真祖还要强大。你准备好了吗,强尼?"

    "这是我这辈子第一次狩猎吸血鬼真祖,说实在,我有点不放心。"小祖斯特吞了一口唾沫,"父亲说过,能与亚斯兰大人你一起击败第七真祖德米安,是他一辈子的荣幸。我想我也会有同样的想法。"

    "前提是你能活下来。"亚瑟哼道:"要开始了,注意别死了!"

    "哦!"仿佛拿定了主意似的,强尼.祖斯特大声地回应了一句,然后跟着亚瑟一起冲下地牢。

    与此同时。

    土列尔堡的地牢就是一个复杂的迷宫。它最初就被如此设计,目的就是为了让守城的军队有一个退路,即使再最恶劣的情况下也能躲进这个地牢里面抗击敌军,一点点屈杀敌军的同时,也让守城的人有了反攻回去的余地。当然,城堡最初的设计者还是太天真了,他根本就没有给这个城堡的地牢留任何后路。这设计原来的想法就是让人破釜沉舟,让躲在地牢里面的士兵不要想着利用什么密道来逃离,而是想办法脱困,反攻回去。因此这个地牢实质上就是个死胡同,是有进无出,除了反攻取得胜利以外别无其他存活手段的死地。

    躲进地牢里的英军肯定不知道这件事。他们只是侵略者,不是法国本土的军队。这份无知,也为他们的完全毁灭铺下了基础。

    贞德带着一队越二十人的精兵闯进地牢,并命令其他法人在地牢外待命。人海战术并不适合在狭窄的地牢内施展,进来的人越多,牺牲反而越大,还不如让小数精锐把躲进地牢里那一百多名英军彻底歼灭。

    然而......

    少女一边在队伍的最前方带队,一边疑惑地看着通道两旁的尸体。

    "根据报告,躲进地牢里来的英人应该只有一百人左右,对吧?"少女说。

    "是的,圣女大人。敌军人数不会过两百。"她的副将回答道:"剩下的英队几乎都在地牢外被消灭,或者被打得溃散了。"

    "那就奇怪了。"本来正忙着赶路的少女放慢了脚步,但她并没有完全止步不前:"从刚才起我们就在这个迷宫里走着,走了这么久,通路两旁的英军尸体都已经接近一百具了。他们的死相很可疑,仿佛是连挣扎的余地都没有,就被什么东西直接砍杀的。到底是谁,做出了这样的恶行?既然英军已经大部分死了,那么我们接下来面对的东西......到底又是什么?"

    "哈哈哈哈哈哈......分析得不错。"地牢深处,传来一阵让人毛骨悚然的笑声。那声音是非人之物出的,他的阴险已经远人类能够企及的程度,他仿佛从刚才起就一直在监视着圣女贞德,所以当少女出这样的疑问时,他也出了哄笑。

    "谁?!报上名来!"圣女贞德的副将,骑士德梅斯大吼道。

    这位骑士一直都保持着临战状态,手中宝剑在握,另一只手则高举着火把。打头阵的部队的照明都是由这位骑士负责的,因为贞德一直拿着她的军旗和剑,也没有空余的手去再举什么火把。

    "呼呼呼呼呼......"地牢深处于是又传出一阵阴险的笑声:"我就这这里,不逃也不躲。你们快来吧。好戏马上就要上演。"

    少女皱了皱眉头。她知道地牢迷宫深处有某种穷凶极恶的魔物在等着她,以及她的部队。但现在就是最后的冲刺了,只要把这个地牢也清理干净,土列尔堡就完全被法军攻占,这场战斗的胜利就属于法兰西。不管前路等着她们的是什么可怕的非人之物,不管它有多么恐怖邪恶,少女也没有退缩的余地,没有逃跑的理由。

    她认为她能做到,或者说,带着这二十多名精锐部队,她能打赢。

    "天佑法兰西!"少女高举着她的军旗鼓舞士气,带兵朝地牢最深处冲锋。

    在这个幽暗的地牢的最深处,有一个稍微开阔的场所,足以容纳五六十人在这里混战。这地方原本就是提供给逃进地牢里的守军驻守喘息的空间,但它似乎更像个最后决战的战场。

    少女第一个冲进去,伴随其后的骑士才举着火把把整个空间照亮。

    而在那个大房间的正中央,一个穿着一身黑色长袍的瘦长人影,正用手捧着另一个人。

    "呃啊啊啊啊啊......"那名英军的指挥官在瘦长人影的怀抱里低声哼叫着,叫声渐渐变得虚弱无力,和那名指挥官不断变白的脸色相呼应着。英军指挥官的生命正在被不断地抽走,从他的脖子的大动脉上被抽出,进入那名瘦长黑袍男子的尖牙之中。

    他正被吸血鬼吸血。

    "吸血鬼!"贞德的副官,骑士德梅斯大喊道:"大家注意!别被吸血鬼咬到了!!"

    "呵呵呵呵"此时,冷笑着的黑袍男子已经把英军指挥官吸成人干。他把那只剩一副枯骨瘦皮的尸体往地上一丢,然后抬起头来看着那群法士的指挥官。

    "圣女贞德,对吧?真是幸会。"吸血鬼并没有因为单独面对着二十多名军兵而感到恐惧,他甚至还一副游刃有余的样子,朝少女行礼:"第十真祖赛伦斯,很荣幸与您见面。"

    "真祖......!?"少女倒抽了一口凉气,恐怕那些法士里面,知情的人也有在倒抽凉气。

    在他们眼前的这怪物,可不是普通的吸血鬼。他是吸血鬼的最上位种,是血族的始源,是为数不多的十几名真祖之一。

    为什么血族真祖会出现在土列尔,这是个谜。但贞德知道,这吸血怪物肯定是来者不善。她的手下意识地捂住自己肩膀上的伤口,并不是因为它在疼,仅仅是因为她知道。刚才的攻城战之中,在城头用冷箭射伤了贞德肩膀的,就是这名血族真祖,第十真祖赛伦斯吧!

    "你到底......"圣女刚想开口问。

    "啧啧啧,真是性急的小女孩呢。"真祖一边啧啧地笑着,一边摇了摇头:"不管你们想问什么,都必须先击败我。这是游戏规则。但是等等,你们要击败的可不仅仅是我一个而已注意看你们的周围哦!"

    "什么?!"骑士德梅斯举起火把照了照。

    在这个战场之中,原本已经倒地死去,尸体都已经冰冷了的数十名英军士兵们,缓慢地爬起来。

    被吸血鬼杀害的他们,此刻已经变成了尸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