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其他小说 > 光灵行传 > 第1895章 钢铁处女 (十三)
    第1895章  钢铁处女  十三

    日落西山,暮色渐深。wwんw..

    自天空轻轻飘舞落下的、反常于季节的飘雪下,远方地平线上的土列尔堡,抹上了一道诡异的银白色。

    少年骑着马,在积着薄雪的草原上飞行进。与之同行的是另一位身穿吸血鬼猎人服装的青年,他骑着的棕色骏马和这位青年一样地壮健。

    "我必须提醒你,亚斯兰大人。"强尼.祖斯特也远远看见了土列尔堡,此刻的他忍不住开口了:"梅尔森兄弟没有政治立场。我们与法兰西,或者英格兰都没有任何的友好或敌对关系,因此不会干涉他们之间的战争。如果是远远观战的话,我可以奉陪。但以我的身份立场,无法插手这场战斗,否则,我的行动会对兄弟会带来尴尬的处境。"

    "我知道。"亚瑟轻描淡写地回答道:"我没期待过你参战。我这次来是要找贞德的,也不是为了和英军战斗。你能送我到这里来就已经很好了,如果你在场会让兄弟会蒙受损害的话,你从这里开始就别跟来,直接回去兄弟会吧。"

    "但是,保护亚斯兰大人的安全也是我的"

    "哈,说得好像我真的需要你来保护。"亚瑟不以为然地轻笑道。

    虽然穿越了九百年的时光,光魂被困在现在这副孱弱的少年身体里,但大不列颠的国王依然是大不列颠的国王,骁勇善战的亚瑟王无惧一切。与他相比,小祖斯特不过是一名年轻的吸血鬼猎人,战斗经验甚至都算不上丰富。

    更何况,亚瑟手上拿着他的炽天使圣剑。正常而言这个世界上已经没有任何人类敌人能够威胁得了他。人外之物,比如魔族,倒是另一回事比如吸血鬼们。但炽天使圣剑的真正形态又是专门用来猎杀魔族的。

    "我说不过你,亚斯兰大人。"小祖斯特叹了口气,随手把自己斗篷上的兜帽掀起,扣在自己的脑袋上。因为兜帽遮蔽了他的大半张脸,他认为这样就能让他更为低调一点,至少不会那么容易让自己吸血鬼猎人的身份被英军或法军识破。

    "尽管如此,还是让我跟在你身旁进行护卫吧。你现在这副样子,法兰西的军队不会轻易让你见圣女大人的,你需要有人负责引荐。"

    "随便你。"亚瑟哼道。

    与此同时,法军的阵地内。

    少女看着远处的堡垒呆。这种笼城战已经持续一个多月了,负责攻城的法军从最初的气势汹汹到现在的身心疲惫,完全是因为攻城进度缓慢所致。在之前的几个城池的攻城战中,英军使用的各种木制防御工事都算不上牢固,贞德的军队用火攻可以烧掉它们,用猛烈的强攻可以正面突破,所以之前的战斗几乎是一路畅通无阻的,法兰西的军队如同洪水一样把英格兰匪军冲散击溃。

    但这次的情况完全不一样。土列尔堡本身就是被设计来进行长期守城战的,加上两边又深又有着湍急激流的河道,让这堡垒自带了一道天然的屏障,让它成为名符其实易守难攻的要塞。

    贞德的军队无法像往时那样动冲刺攻破土列尔堡那牢不可破的钢铁城门;他们也没有办法不动声色的从两侧的河道绕过去进行突袭。

    不管用哪一种方法来快进攻土列尔,都一定会先一步惊动到对手。土列尔堡上面的英军一开始放箭压制,进攻的先头部队就会蒙受巨大的损失。

    一个月就这样过去了。法兰西的军队表面上还是气势如虹,认为法军在贞德的带领下必然能够拿下土列尔。但军队里肯定也存在着疑惑的声音,会有人开始怀疑贞德的指挥。这场拉锯战再这样拖下去,法军不仅无法攻破这个堡垒,甚至有受到挫败的危险。

    而人心一旦动摇,法军重新收复国土、把英国匪军赶出法国,就会变得难上加难。

    意识到这一点,少女知道自己不再做点什么,情势就会变得一面倒。

    必须做点什么。但是,她又能做点什么?

    就在少女为接下来的战略而困惑,陷入了沉思的时候,她身后有一名骑士过来传令道:"圣女大人,阿朗松公爵求见。"

    "公爵大人来了?"贞德略有点吃惊地转头看着身后的那名金骑士:"为什么你们会让阿朗松公爵来这么危险的战地?"

    "公爵大人坚持要来视察。"那名金骑士道:"战况持续了这么久,他以为圣女大人在攻城战中出现了什么阻滞,所以想亲自查问一下这边的情况。"

    "哦,当然。"少女的脸上突然泛起一阵他人无法察觉到的冷漠:"这次战争的士兵和物资都是阿朗松公爵提供的,他担心自己的[投资]蒙受损失,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那......我该怎么和他说?直接让他看战地的情况吗?"

    "不用了,德梅斯。你就让阿朗松公爵大人过来吧,我亲自和他谈谈。"少女说道:"我接下来有一个计划,可以带领我们的军队走向胜利,拿下这个难攻不落的土列尔要塞。但这方法非常冒险,我要先让你们知道这是我计划的一部分,而不是什么战略上的不利。你们只需要按照计划来行事就可以了,无需动摇,也不必感到惊慌。"

    "可是,圣女大人......?"

    "我会带你们打赢这场仗的。相信我。如果这里有任何人会蒙受牺牲,那也仅仅是我,我一个就够了。"少女的脸上没有半丝动容,她的面容一如她的别称那样,都是钢铁所铸,坚毅不屈。

    "听到你这样说,我就放心了。"一名老者出现在观战台上:"你有什么计划吗,圣女大人?"

    "阿朗松公爵。"少女转而把目光投向那名老者:"我需要盾牌。能覆盖住人的全身,大型的盾牌。很多很多的,数量......至少一百以上。"

    "可以。明天早上应该就能为你的军队准备好。"阿朗松公爵点头道。

    "那可不行。必须是今晚。"少女看着远方的天空:"今晚会有风暴来临,它是我们取下土列尔的最佳时机。绝对错过今晚的时机。"

    阿朗松公爵一皱眉,但他很快就点头答应了:"可以,如果粗糙一点的木制盾牌也能用的话,今晚七点之前就能给你准备好。"

    "那么,就等公爵大人您的好消息了。"少女也点头道:"等着瞧吧。明天太阳升起来之时,土列尔堡就会成为我们的囊中之物。奥尔良将会彻底解放,这也是我们把英军赶出法兰西的,最重要的一步。"

    "我等着你的好消息,圣女大人。"阿朗松公爵轻微点头行了一个礼,退下去了。

    "圣女大人......"那名叫做德梅斯的骑士一脸忧心忡忡地看着少女。

    "我能应付得来的。"少女却并不担心。

    夜色越来越深了,约定的时刻已然临近。一如贞德的预测那样,今天晚上开始刮起暴风,乌云都把月色掩盖,堡垒周围的风声如同野兽咆哮,格外凄怆。

    就在这如同天地都要毁于一旦的氛围之下,少女领着百人出阵。

    钢铁处女一手拿着宝剑,一手执掌军旗,站在队伍的正前方。

    她身后的,是一群手拿巨大木盾的士兵们。木盾本来并不牢固,是用各种大木板临时赶工制成的。但这个世界里能够射的威力最大的弓箭也不过是铁箭而已,这种木盾用来抵挡弓箭还是绰绰有余的。

    "英军听着!"在最前方带队的少女用最大的嗓门喊道:"今夜,法兰西的军队将会攻陷你们占据的土列尔堡!一直以来,你们蹂躏我们的祖国,用战火摧毁我们的家园。但你们恶行将到此为止!

    法国人民对你们的忍让,已经到此为止了!我们给了你们一个月的时间去忏悔、去认识自己的错误,但你们选择负隅顽抗,直到最后一刻都不愿意放弃这座虚假的城池。既然如此,等待着你们的就只有毁灭!

    这是人怨,也是天怒!上帝要借我之手为你们带来毁灭,你们就乖乖接受毁灭吧!

    "

    "那个女疯子到底在瞎说什么?"土列尔堡的城墙上,英格兰的指挥官正远远看着少女,如同看戏一样听着她的演说。然而这群自负的英国人不可能认同少女的话,即使他们在最近的几个月里被法军打得节节败退,现在甚至不得不守在这个土列尔堡内苟延残喘。

    英国人认为他们的国王亨利六世就是法兰西正统的继承者。如果这个观点本身不正确,英军打响的这场战争就会变成非正义的侵略战。英格兰是绝对不会承认自己是侵略者的,不管事实以怎样的形式呈现于他们眼前。

    "我已经受够了那个女疯子的疯言疯语。"指挥官哼道:"放箭!投石车也准备就绪!如果她真的是她口中所说,由上帝派来毁灭我们的人,那她肯定有办法在箭雨之中活下来吧?上帝到底在偏帮谁,谁又代表正义,我们打一仗就能见分晓!"

    于是,城墙上的英军纷纷搭起了弓箭,用他们的箭头对准了城堡正前方那石桥上的法军,对准了圣女贞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