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其他小说 > 光灵行传 > 第1893章 钢铁处女 (十一)
    第1893章  钢铁处女  十一

    与此同时,法兰西南部的某处。

    一头野狼在林中穿梭。它双眼着橘黄色的光芒,一边奔驰一边把渐入夜色的森林看个遍。它的目的倒不是这片森林,森林只是达到它目的之前的一个过程而已。它真正的目的是紧邻着那片森林的一个村庄,以及更远的另一个城镇。

    这头野狼的度惊人,在地形复杂的密林中也能敏捷而无障碍地飞奔。它不消几分钟就越过了森林,来到村庄的边沿。夜色渐深,贫困落后的法兰西小乡村里弥漫着迷雾,这里的居民都很早睡,因为人们深信夜晚是妖魔鬼怪的天下,只有尽早躲进他们砖石砌成的小破屋之中,才能免受魔物们的袭击。

    这些人类的想法或许是对的。这头成精了的野狼也许正是人们畏惧的那些妖魔鬼怪们的一个佳例。即使这头野狼本身没有恶意,人类要是在夜里碰上这样一头眼睛光的野狼,恐怕也会被吓得屁滚尿流吧。

    野狼肯定也知道这件事,所以它并没有打算惊动村庄里的人类。它仅仅是把自己的身影融入夜色,静静地潜伏在村庄里,打听各种情报。它轻而易举地绕过农夫们的视线,到达了一座房子的后院。它把耳朵贴在墙壁上,透过略微漏风的石头墙,它能够清晰地听到屋内人类们的对话。

    "今年的庄稼又歉收了呢。"有人抱怨。

    "干旱持续了好久。真希望老天爷能长眼,至少下几滴雨吧。"另一个人抱怨。

    "在这样下去,日子根本过不下去了。"

    "都是那群该死的英国佬搞出来的好事。要是没有那种战争,我们根本不用窝在这种小地方过日子。"

    "嘘!别乱说话!要是被英国人听见就糟了!你想死吗?"

    农民们的抱怨持续着,一句接一句。但这一切并不是野狼想要打听的情报,它们毫无意义。野狼听了几句之后就离开了村屋的后院,继续前行。

    为了打听到更多情报,不进入人更多的城镇里去,是不行的。

    如此想着,野狼便沿着村子的边沿继续潜行。村庄只是城镇的延伸,只要穿过这片郊区,野狼就能进入城镇里相对繁华的街道。从城镇里能够偷听到的情报,可比这个村子里的农民们的抱怨,有意义得多了。

    但是,当然地,越是靠近人口密集的地方,人类的守卫就越严密,它潜行所冒的风险就越大。在城镇的边沿就已经可以看到巡逻的骑士小队了。要是正面碰上这些骑士们,野狼几乎毫无还手之力,只能坐以待毙。它无法战胜手执兵器的骑士们,即使想要逃跑,骑着马的骑士们也会追上它,然后用长枪贯穿它。一旦被现就完了,所以它只能更为小心地潜行。

    还好这个世界的科技水平光子文明水平非常落后,即使城镇里面的照明系统,也不过是最为简单不过的火把。用电力来照明的街灯肯定是没有的,城镇里倒是用不少木桩把盘子高高挂起,其上添了灯油,可以持续燃烧一个晚上。但灯油毕竟是从动物的油脂那里提炼而来的东西,是消耗品,数量有限,不可能整条街道都用密集的火盘来照亮,所以这种城镇里的"街灯"也不过是每隔三十英尺树一个,靠着它们彼此之间不太明亮的灯光,勉强照亮着大理石砌成的街道。

    灯光之间的昏暗间隔还是有的,这让野狼有了在昏暗区域来回溜动的机会。它借助着城镇的昏暗,一边躲避巡逻队,一边在城镇的大街小巷之中潜行。每每到达了它无法不穿过的有光亮的区域,野狼就用最快的度和尽可能小的脚步声,瞬间奔跑过去。虽然它的身影在光芒照耀之下显现,那却仅仅是一瞬间,正常没有多少个人类会辨认出它来。人们甚至会以为这仅仅是某种流浪狗,不会去在意呢。

    冒着被杀的巨大风险深入城镇,野狼此行的目的就是城镇里的几个酒吧。一到晚上,酒吧里面就汇集了形形的人,在他们话里行间也会透露形形的情报。这头野狼仅仅是靠偷听情报,就能得知生在这个国度里各种光怪6离的异象。对于急着找到自己的同伴的这头野狼而言,这就是它达到目的,最有效快捷的方法。

    当然,隔墙偷听显然是不可能的事情了,毕竟这个酒吧挺大,后门是厨房,前面则暴露在路灯的光芒之下,不便潜行。野狼看了一下周围的环境,突然越到后巷的几个木箱子上,然后借力再一蹬墙,爬到了酒吧的屋顶上。和乡村那些简陋的茅草屋顶不同,酒吧的屋顶有木制横梁负责支承,也有瓦面遮风挡雨。它的屋顶并不完美,但正是因为不完美,这屋顶刚好为野狼提供了向楼下偷窥偷听的机会。

    再一次,这头成精了的野狼把耳朵贴在屋顶上,偷听着酒吧里杂七杂八的对话。

    "好消息!圣女贞德又一次打赢了。"一个声音说:"她带领法兰西的军队,目前正在土列尔堡前与英军僵持着。恐怕攻陷土列尔也是时间问题吧。收复法兰西指日可待!"

    "你真的相信这个圣女贞德吗?"另一人却保持着怀疑的态度:"我不知道上帝是否真的在帮助我们法兰西。但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农村女孩竟然自称受到上帝的神谕,我是不相信的。"

    "她带着军队横扫了可恶的英军!"

    人们你一句我一句地议论起来。

    "她加入军队,拯救了几乎沦陷的奥尔良!"

    "她被安排去谒见查理七世大人,查理七世大人为了测试她,故意装扮成下人的样子,让他人冒充他。她却一瞬间就把乔装打扮的查理七世大人认出来了!"

    "她是天选之人,如有神助!她能遇见未来!"

    讨论越激烈起来,人群之中也是赞颂这个圣女贞德的为多,鲜有怀疑圣女的言论。

    然而

    "罗马教廷到目前为止都没有承认过这位圣女。她真的是上帝派来救助法兰西的圣女吗?如果是的话,为什么教廷从未受到过上帝的指示?"

    讨论于是戛然而止。

    当然人群之中肯定还有不少人愿意去为这名圣女贞德说话的。但这些人却没有一个敢站出来说罗马教廷的半句不是。

    因为,在这个时代里,胆敢公开反对罗马教廷的人都会被认为是异端,将受到异端审判官的制裁。

    "所以......只要罗马教廷一天不承认这位圣女贞德,她一天就不是真正的圣女吗?"有一个声音低声问道:"教廷那边到底怎么说?"

    "他们什么都没说!"回答却是模棱两可的:"有些事情就连罗马教廷都不敢断言。"

    "但是教廷那边已经派出了红衣主教来法兰西勘查。奥尔良之女贞德,到底是真正的圣女,还是一名假以上帝之名参与战争的女巫,就让红衣主教来查探个清楚吧!"

    伏在屋顶上的野狼轻微地眯了眯眼睛。

    时代变迁,风云异起。在不久的将来,法兰西和英格兰之间必定会有一场更大、更残酷的腥风血雨,把法兰西的民众悉数卷入其中吧。如今又有这个罗马教廷在捣局,情势只怕会变得越来越复杂。

    野狼在思索的同时,耳朵动了动。他想得太入神,甚至都没有察觉到身边悄然靠近的危急。

    嚯!一道尖锐的破空之声突然响起,野狼这时候才意识到躲闪,然而长枪锋利的尖刃,已经在野狼的背脊上划出一道浅浅的伤口。

    疼痛肯定是有的,但它不足以致命,只是皮外伤。

    而背上负伤的野狼则充满敌意地看着屋顶上的另一个黑影,一名持枪的人类男子的身影。城镇的灯光固然昏暗,照不见这人的全貌。但星月之光,再加上野狼本身的夜视能力,足以让它大致看清楚他到底是怎样的一个人。

    这名体格修长的男子和他使用的长枪非常般配,身上穿的轻甲既轻便不碍事,又能提供最基本的防御,露在外面的实际上只有两个被擦拭得锃亮的肩甲而已。而这名使枪的男子胸前则披着白色的长衣,轻飘飘的长衣把下面的盔甲部分遮盖住,长衣本身则在白色基底上缝有一个红色的十字。

    长时间进出各种城镇收集情报的野狼,当然知道这身装扮代表什么。

    这名使枪的修长男子,正是隶属于罗马教廷的十字军。尽管十字军的全盛时期已经是将近一个世纪之前的事了,但这精锐部队仍然有极少数的一部分人被保留下来,成为罗马教廷忠实的走狗。

    他们可不好惹。

    "哦哦,看看我们现了什么?"这名使枪的十字军战士开口就是浓重的罗马人口音,却别扭的说着法语:"一头妖狼?都成精了,能上屋顶了?"

    野狼没有回答对方,尽管它能够听懂对方的话。他知道以自己现在的实力,面对如此精锐的教廷十字军,绝对不会有半点胜算。它现在唯一能考虑的出路,就是想办法趁着夜色逃走。

    "不回答是吗?但是你的行动已经出卖了你。深入市井,飞檐走壁,绝对不是一头普通的野兽能够办到之事。你这等可憎之物abornation,就在这里接受神的审判吧!"

    话音刚落,那名十字军已经攻了过来!他度飞快,走在屋顶之上竟然也能如履平地。他的长枪如同流星般划向野狼的脑门,这一击极其致命。

    野狼不能继续坐以待毙,它看准了长枪划过来的轨迹,一个后跳,漂亮地躲闪开。

    "笨蛋,都是骗你的啦。"然而那名男子却说。

    野狼还没有意识到是怎么一回事,另一道风声已经从它的背后袭来。有另一名十字军从野狼的背后偷袭,出手快又狠,在野狼感到危险,开始闪避之前,长枪就已经从它的后颈刺入,贯穿了野狼的喉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