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其他小说 > 光灵行传 > 第1882章 耀世之于日轮(八十六)
    第1882章  耀世之于日轮八十六

    "好可爱"凯特连忙凑过去看,"哇哦!是红色的小鸡啊!狼大叔,我可以养它吗?我可以养它吗?"

    "唧!"可是红色小鸡好像怕了凯特一样,几下窜出蛋壳,拍动着它那还未成形的小翅膀,落在在贝迪维尔头顶上。e  小说.仿佛在寻求庇护。

    "不行,你不能养。"贝迪维尔有点不高兴地说:"你已经养了一只猫,不准再在我的船上养别的宠物了。"

    "小气!"凯特撅着嘴说。

    "你照顾好你的小猫再说吧。"贝迪维尔看到凯特怀里那只小黑猫在伸着毛茸茸的小爪乱抓,他知道那只猫是看到小鸡就嘴馋了,打算把小鸡吃掉。

    "真是有趣啊,这到底是什么物种?"大.法师罗根也凑过来仔细观察着那只小鸡。和普通的雏鸟不一样,除了这火红色毛色之外,小鸡的鸟嘴和脚都是金属电镀色的天蓝色,非常奇异,也格外地美丽。这漂亮的小鸟的外形却和法师认识的一切魔兽、珍兽都有所出入,完全是他未曾见过的物种。

    更不要提它是从蜘蛛巢内一个虫茧里跑出来的。

    "我是听说过峡谷狼蛛有收集闪闪光的物体的癖好,说不定它们把漂亮的鸟蛋偷走,当成宝物藏起来了。"罗根用手指逗着小鸡,一边说,"不过这样就更难推断出它到底属于什么鸟类了。"

    "既然你的船里不能养它"亚瑟王从贝迪维尔的头顶上一把抱起那只火红色小鸡:"那我就带走咯?或许大不列颠的学者们知道这是一只什么鸟类的雏鸟呢?看样子应该是濒危物种,不好好保护起来不行啊。"

    "这......好吧。"贝迪维尔没有去反驳。[濒危物种]这个词把他唬住了。

    "可是我想要养!"凯特还是不死心地凑过来,他似乎没有意识到他怀里那只小黑猫正在调皮地用毛爪子乱挠。

    "唧"火红色的小鸡这次是瑟缩在亚瑟王的手心,仿佛寻求着亚瑟王的保护。

    "以后再说吧,等你证明了自己有能力照顾好那只小猫,再谈养更多宠物的事。"骑士王敷衍道。

    "切......"凯特噘着小嘴哼道。

    "那么,"亚瑟王转而对贝迪维尔说:"既然要交代的事情你也交代完了,我们要单独谈的事情也可以开始谈了吧?"

    "哦,当然。"贝迪维尔搔了搔头:"我跟你走就是了。"

    他又转眼看着船里的其他人:"好吧,解散,大家爱干什么就干什么去。伊芙,确保帕拉米迪斯把他手上那个破裂的虫茧烧毁,并且在他彻底消毒洗手之前,脏手不准碰我船上的任何一处。"

    "明白了,舰长大人。"船的人工智能导航系统答道。

    "噗。"豹人战士不禁嗤笑。

    贝迪维尔没有去搭理帕拉米迪斯,而是直接抬起手,在自己的封魔手镯上按了一下,打开传送门。从这传送门可以直接传回去大不列颠战舰的传送室里,也就省了搭乘运输艇来回于两艘战舰之间的时间。

    "我们先去医疗室一趟,把这小鸟交给康士坦丁吧。"骑士王一边说着,一边捧着红色的小鸡走进了传送门。

    贝迪维尔也随后跟上。

    "唧!"小东西在亚瑟王的掌心出欢叫。似乎看到了光景突然变换,小鸡感觉到很新奇。

    "话说你打算给这小家伙改个什么名字?"骑士王问。

    "你问我也......"狼人青年不禁搔了搔头:"哎等等,为什么得由我给它取名字?"

    "它似乎认定你是它爸爸了。"亚瑟把小鸡捧到贝迪维尔面前。火红色的小鸡开始兴奋地拍动小翅膀叽叽喳喳叫起来。

    "欸?!"狼人青年马上露出一副困扰的表情:"怎么会!"

    "鸟类的雏鸟都会把自己刚出生看到的第一个生物认定为父母嘛,这是常识。"亚瑟王开玩笑般说:"它刚才破壳而出,应该是第一眼看到了你。"

    "不应该是亚瑟你吗?"贝迪维尔刚想这样说,但是他马上就明白了,帕拉米迪斯当时是拿着虫茧里面是鸟蛋的,他拿着鸟蛋时手只举到了大概腰部的位置。而狼人青年虽然躲在了亚瑟王身后,当时却有探头出来张望。说不定他探头张望的瞬间,刚好就是这小东西看到他的脸的瞬间。

    不是其他人,不是亚瑟王。这只红色的稀有小鸡会熟络地跳到贝迪维尔头顶上寻求庇护,似乎已经说明了什么。

    想到这个,狼人青年心里就不禁一阵烦躁。

    "反正我们会照顾好这只稀有的小鸟,你倒不用太在意。"亚瑟王走在前面,这时候已经进入了医疗室:"康士坦丁,有你的[包裹]。"

    "什么?"从医疗室的隔间中走出来的圆桌骑士康士坦丁,看到亚瑟王手里捧着的小鸡,突然脸色一变:"哎呀呀呀呀,这孩子是什么?好可爱啊"

    "啧。"贝迪维尔在旁边出一阵不满的咂嘴声。

    "这是贝迪维尔找到的,某个不明物种的雏鸟。极有可能是濒危物种。"亚瑟王于是自顾介绍道,"在分析结果和检疫完成之前,你可以代为照顾一下吗?"

    "我这边是很忙啦,不一定能养小动物。"康士坦丁揉着小鸡毛茸茸的脑袋说:"我问问看吧,黑......夏洛蒂那边可能有空照顾小动物呢。可以交给她照顾吗?"

    "夏洛蒂也可以。"贝迪维尔于是说。如果只是照顾小动物的话,兰斯洛特的妹妹应该比较靠谱。

    "话说这孩子叫什么名字?"于是康士坦丁问:"把受保护生物登录在案,至少需要一个名字吧。还得和埃及政府商量这事呢,毕竟这孩子是在埃及境内找到的。"

    "嗯......"贝迪维尔见亚瑟王和康斯坦丁都不约而同地看着他,不禁额角冒汗。看来他是不想出一个名字不行了。

    "话说这还是是男孩还是女孩?"贝迪维尔于是问:"好像需要先花点时间进行检查......啊哈哈哈哈哈......"

    "男孩哦。"康士坦丁却断言道。

    狼人青年疑惑地一皱眉:"你是怎么知道的?"

    "我就是知道。"圆桌骑士加强语气说。或许他真的有某种方法快检测一个生物的性别吧。

    "好吧......"贝迪维尔又顿了一顿:"嗯,这个,这孩子就叫"

    "干脆点。"康士坦丁不耐烦地催促道。

    "唧?"小鸡歪着脑袋,天真无邪地看着狼人青年。

    "嗯......毛毛f1uffy?"贝迪维尔随口说道。

    "毛毛吗......"亚瑟王和康士坦丁不约而同地愣了一回事。

    "这小家伙确实是毛茸茸的没错。"骑士王摸了摸下巴:"但总觉得......人们只要是毛茸茸的小动物都会叫它们做毛毛?"

    狼人青年拉长了脸:"那到底怎样,换一个名字吗?"

    "不,这样挺好。"亚瑟王于是说:"就叫这孩子做毛毛吧。嗯,挺可爱的。"

    "那我就把毛毛的资料登录在案了。"康士坦丁于是捧着小鸡走了,一路上还摸着小鸡毛茸茸的小脑袋,一副满足的样子:"嘿嘿嘿,毛毛"

    "他一直都是这幅样子的吗?"贝迪维尔目送走康士坦丁,才不禁吐槽道。

    "康士坦丁对小动物没有抵抗力。"亚瑟王忍住笑答道:"这样就又处理完一件事。然后我们该去战术会议室找默林了。"

    骑士王在对话这提到默林,当然是指他们穿越到九百年后的异世界的那件事。看来某种时空的联系总算被默林宰相修复了,亚瑟和贝迪维尔总算可以再次传送到九百年后的世界里去了。

    "我想也是。"狼人青年试探性地看了骑士王一眼:"终于又要出到[那个地方]去了?"

    "确实是的,贝迪维尔。"亚瑟走出医疗室同时说道:"这估计又是一次自杀式的任务。我知道你明天就要参加淘汰赛的最后一场比赛了,打赢以后直接进入总决赛。我想最后确认一次,你真的要跟我一起走吗?说不定走了就再也回不来了,你现在得到的一切都会化为乌有。"

    "你为什么要浪费时间再问我一次呢,亚瑟。"狼人青年跟在骑士王的身后,眨了眨眼:"不管问多少次,我的答案都是一样的。我们走吧。"

    "很好。"骑士王于是轻描淡写的说道,没有再问什么了。他们二人转了两个弯,很快就来到了战术会议室。

    而在那里,看起来面容有些憔悴的默林宰相,已经等候多时。

    "你们总算来了。"看来是连日修复[时空的联系]让默林受累了,他现在才如释重负地道:"那么,我们开始吧?"

    "你确定不需要先休息一下?"骑士王却问,"别因为过度疲劳而导致出了什么差错。"

    "没问题。"默林宰相却已经挥手展开了黑幕结界,把整个战术会议室包围起来。

    "现在的疲劳都是的疲劳。等我以灵体的状态从这幅躯体脱离后,疲劳感就会消失。"

    语毕,默林的躯体变成石头,一道光芒也从那副躯体之中脱离,变成一个缥缈的如同人影般的型态,在半空中打开了一道特异的时空裂缝。

    盯着这一切看的贝迪维尔,在意识到之前,就被那道裂缝吸走了。